第三百三十七章 相煎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百三十七章 相煎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开启符文阵之后,韩林起身后退,飘出了符文阵的范围。将二十四名沈家人留在当中。看了看已经被撕碎了的大妖,心中难免感到遗憾。可惜的是那大妖不是被他自己亲手所杀,而是死在了沈家人的手上。否则,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死后所提供的杀念,哪怕在现实世界中也足够韩林提升好几个段位的了。

    面对韩林的符文阵,那些沈家人几乎各个脸上都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沈林,你莫不是疯了头脑。我们可是沈家人,是符文家族。在你的这些长辈面前卖弄符文阵,是不是有点太托大了。”那二十四个恶魔尽数对着韩林裂开了大嘴,发出怪异的笑声。

    “你们这个样子,还提什么沈家人,连人都快不配去做了。你们说我是自不量力?那好,我给你们时间,看看能否破开我的符文阵再说吧,否则的话,我可要进攻了。”韩林并没有被激怒,他知道他自己的符文阵有多大的威力。

    “七哥,这符文阵有些怪。”

    沈家人终究是符文家族,底蕴在那摆着。很快便发现了韩林这符文阵的与众不同之处。符文阵几乎是不会具备任何进攻能力的,超过一半以上的符文阵,都只是起到防御作用,剩下的里面,也是绝大多数起到保存的作用。例如用符文阵封住某个宝贝,让其在千万年过后依然不失去其本身的灵性。

    介于此,虽符文阵繁杂多样千种万种,可真正对符文阵感兴趣的符文师却没有几个。就是因为它不够霸道,不具备进攻性。

    当韩林的符文阵出现之后很短的时间里,沈家人差点将这符文阵判定为一个高等封印符文阵,可以将阵内的任何生灵困住,使其无法外出。这种符文阵等级颇高也极难寻见。大约只存在于数十万年前的符文界当中,沈家人自然保留着藏本,对这种符文阵是了解的。

    可当他们看到有些过于淡定从容的反应后,再去仔细观察这符文阵,方才发现到其中的奥妙。

    “绝对经过改良了,而且出自于名家手笔……”

    韩林干脆找了一个石块坐下来,托着腮帮子静静的看着沈家人的反应。他很愿意看到沈家人的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更愿意看到沈家人脸上出现挫败感。更喜欢这种惊讶和挫败感,是他韩林一手所造成的。

    他要让沈家人明白,当年那么多人来算计当时还年幼的他,是多么愚蠢的决定!沈家人,要为这种愚蠢的决定付出代价。

    “这不可能是你制作的符文阵。”在短暂的商量过后,沈家人终于得出了这样的最终结论。

    其中一名老者往嘴里塞了一条心魔,得以继续维持魔化的形态。而后上前一步,面色猛然间变得怒不可遏,朗盛呵斥道:“沈林!逆贼!胆敢联合外人对付自己族人!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我们不知道,这阵眼便是虚空心魔。你一定借助外人的力量来对付我们,让他出来吧。我们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如此狗胆,敢觊觎我沈家心魔。”

    韩林闻言哑然失笑。看来沈家人料定了他背后有人帮助,而且认为,那人接近他,也是想要夺走他的虚空心魔。

    “哦?你是因为什么才认为,这符文阵不是出自我手?”韩林淡淡的反问道。

    那沈家人冷哼一声:“这符文书写手法纯正到了极点,纵然是我们,平生也从未见过如此标准的符文符号。而且其中蕴含着极大的杀念,沈林,不是我小看你。这点你无论如何都……”

    “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么?”

    沈家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们看到,韩林已经风轻云淡的,用了一根看上去很普通的棍子,在地上书写了一个符文符号,在沈家人的话即将说完的时候,那符文符号已经漂浮了起来。正释放着强烈的杀念!

    韩林能够写出如此完美的符文,又是得力于他的道心。这道心,也是唯一一个不需要草药支撑,便能够凭空制作出符文的存在,而且制作出来,便是极品。可以说,这世界上最多只能够有人做到与韩林相同的地步,却绝对没有人能够超越他。因为他所书写的符文,本身便代表完美,毫无瑕疵。没有比这更标准的符文了。

    “说不出话了?”韩林戏谑的说道:“是不是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是不是不敢相信你们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韩林话音越发冰冷:“是不是认为,曾经被你们算计的那个小子,绝不可能在符文天赋上超过你们?”

    “是不是!认为!在你们夺走了我一切之后!我便必须苟延残喘!像个丧家之犬一样活着!你们什么时候需要我死!我便什么时候死!你们什么时候需要我活!我便要千恩万谢!”

    “韩小子冷静,不必如此动气。”紫电心魔安慰了韩林一句,他看到韩林的情绪马上要失控了。

    恩,我知道。

    韩林心中答了一声,在众多沈家人复杂的面色中,尽量将仇恨与怒意压制下去,保持一颗平静的心态说道:“你们谁能了解我心中的恨意。血脉相连?说的多好听,你们何曾将我当做一名沈家人了?从你们开始利用我,害了我爷爷的那一刻开始。我便再也不是沈家人。告诉你们,我姓韩,不行沈!沈家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们以为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将我铲除了?我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现在,该是我这个沈家的弃人,反击的时候到了……”

    杀!

    韩林心中下了一道命令,虚空心魔立刻开始了。

    那些平静漂浮在空中的符文,其中所蕴含的杀念,在虚空心魔的启动下瞬间释放出来。

    乱葬岗,其内冤魂无数,怨念滔天!多年来,这些怨念被封锁在乱葬岗中不得释放,从而开始对整个区域造成巨大的影响。使得许多原本不具备生命的物体,也都出现了曾经死去亡魂的遗容。它们的恨意与杀念被禁锢太久太久了。也因为漫长的时间剥削,让它们渐渐的丧失了曾经心中明确的目标。这种怨念已经化为戾念。它们不再记得曾经是谁杀了它们,而是迁怒于所有能够见到的生灵!

    因此,一但这些怨念有了突破口,便会蜂拥而至,此时不必韩林再去刻意的吸收怨念了,而是那些怨念争先恐后,蜂拥而至。主动进入韩林制作的符文阵当中。

    等待它们的下场也不会太好,被符文利用进攻敌人后,亡魂会消散。可它们并不在乎这些,它们只需要一个宣泄口。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它们愿意付出一切。

    现在,剥夺,已经变成了主动赠与。无数的亡魂疯了一样钻进符文阵,疯了一样化作强大的杀念扑向那二十四只恶魔。

    “多美的一幕啊。”韩林安静的坐在石块上,享受着仇恨宣泄的快感。这一刻,他已经与那些亡魂没太大的区别了。他们都是心怀仇恨一心想要找回尊严的狂魔。

    整个乱葬岗内,亡魂呼啸而过。韩林静静的坐着,却能能明确的感受到耳边风声烈烈,那是无数亡魂从他身后奔向符文阵所造成的。

    “怎么……怎么会这样!?”

    二十四个恶魔一下子乱了阵脚,魔化后的他们,根本不必惧怕所谓的亡魂和怨念。唯一能够对他们造成损伤的,只是韩林的杀念而已。可现在他们慌了,因为他们发现亡魂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他们毛孔都张开。

    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铺天盖地的亡魂蜂拥而至,密密麻麻的如同潮水般袭来。那些亡魂相互拥挤着,相互推搡着,甚至有些干脆拧结在了一块,数量之多,将整个符文阵以外的天空彻底遮蔽起来,觅不见天日,寻不到大地。一瞬间,整个银色的世界全都黑了。

    “壮哉……”

    韩林喃喃的说了一句,连他自己也感到分外的惊讶。他可没想到会出现眼前这样的诡异状况,那二十四个沈家人被大量的杀念正快速削去身上的心魔力量,消散的心魔力量华为黑烟升腾而起。因此,每一个沈家人魔化后变作的恶魔也都在迅速缩小着。

    可这符文阵虽强,却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弱点。便是很难做到一击必杀,而是以均匀平缓的消磨架势来杀敌。沈家人在被杀念消耗的过程中却能够做到不断的往嘴里送去心魔,将弱化的力量重新填补起来。

    让韩林感到惊讶的地方在于,这强大的符文阵吸收怨念凝练为杀念的速度本就快的惊人。可此时还是有些赶不上了。因为冲过来的亡魂数量庞大到难以统计。那符文凝练怨念的速度居然渐渐跟不上亡魂涌来的速度,以至于许多亡魂只是在符文符号里短暂停留,而后便直接冲向沈家人。

    因此,便出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杀念在剥削沈家人的心魔力量,在杀念的缝隙中,更有大量的黑色亡魂被符文符号少许凝练,暂时幻化为模糊的人影冲向沈家人。这些亡魂有了模糊的容貌,面目狰狞的张开嘴巴直接去撕咬,去啃噬恶魔。

    这一幕,饶是韩林自己看起来也觉得心惊肉跳。那些亡魂全都疯了,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沈家人吓也都快吓疯了。他们挥舞着双手去格挡亡魂,以强大的心魔力量将成片成片的亡魂击溃。可杀了十条,冲上来一百条,杀了一百条,冲上来一万条。谁都不知道乱葬岗究竟有多少亡魂存在,沈家人击杀亡魂的速度,与亡魂进攻的速度完全不成正比。

    这种情景就好似沈家人将全世界的人全都杀光了,而整个世界死者的亡魂去到地府后,判官突然宣布,他们可以回去复仇!可以想象到,那将会是一种如何惨烈的场面。

    韩林惊呆了。这是他先前根本没能预料到的结果。他原本预想沈家人或许能够依靠强大的心魔力量,在符文阵当中坚持一天两天,也许还能并肩作战试图尝试去破解这符文阵。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种机会了。

    终于,在雷霆万钧的攻势下,一条恶魔死了。死后的恶魔体内出现一道人影飘向韩林,被韩林一把攥在掌心。那是沈家人体内强大心魔死后,所产生的杀念。这东西韩林无法吸收,却能够让道心来吸收,提升的,不是道心的力量,而是境界。

    “十四表哥!!”

    沈家人面对力竭不支而死去的族人,心痛的呐喊了起来。

    又一条恶魔死了,同样一条人影飞向韩林。

    “八哥!!”

    终于,有沈家人的精神快要崩溃了,他以一种哀求的口吻向韩林叫到:“沈林,住手!这些都是你的长辈!他们是你的亲人啊,快住手吧!!”

    韩林豁然起身,快步朝符文阵边缘走去,怒吼道:“你不提倒还好,你提起来,我便要与你好好说道说道。他们是你们的兄弟亲人,我爷爷是不是!为什么要让我爷爷做一个牺牲品!他老人家是多好的一个人啊,可偏偏就被你们给生生的抛弃了!”

    说到这里,韩林已经眼含热泪,右手颤抖的指着符文阵中所谓的沈家人,怒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肯定知道!便是临死前最后一刻,爷爷也还是爱着沈家的,便是死前,他也还是选择要死在沈家宗祠内!你们对得起他么!”

    “临华他……”一名沈家人听到韩林提起他的爷爷沈林华,长叹一声道:“他确实很好,可惜,他更强的是修士天赋,却并非符文天赋。因此,也只能让他做出牺牲了。可他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他为了沈家做出了他应该做出的贡献。”

    “放屁!放屁!!”韩林又哭又笑,他真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精神错乱的沈家人了。他哭是为了死去的爷爷感到悲哀,他笑,是狂妄,是自由。他庆幸他脱离了沈家。脱离了这群该死的精神病,这群该死的疯子!

    “那我呢……”韩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