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只手遮天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章 只手遮天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下界

    “不能睡,不能睡啊师弟!!坚持住!”

    流云宗。劲宗中等门派,以刀法为主修功法。由于下界修士主张释放本性,回归自由。故而他们更倾心于轻灵活跃的剑,却并不太喜欢过于霸道凶狠的刀。

    因此,那流云宗虽然只是一个中等劲宗门派,却反而成了劲宗修刀法的第一大派。这样的身份,使得他们在下界地位匪浅,若抛却实力单单从身份上来算的话,甚至可以与清水派和穿云峰并驾齐驱。

    曾几何时,这里也是门庭若市,每年开春总有数之不尽的年轻才俊跋山涉水,万里迢迢来到流云宗拜师求艺。这里曾经繁华无比,可当下,整个流云宗却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风吹过,有风声呜咽。像荒芜许久的破庙荒宅,烈风席卷着叶子打在曾经美轮美奂颇具豪气的建筑上,啪啪作响。那地上本该每日清扫的干净整洁的地面,也被一层厚厚的落叶掩盖了起来。

    地上,柱子上,走廊里,四处都是潮湿的苔藓,与那看上去纵横交错的刀伤剑痕。

    浩然亭。

    流云宗宗主主修浩然刀法,这浩然亭便是他每日修刀的禁地。平日里弟子们是没有资格进来的,如今,整个流云宗都空了,数以十万记的年轻弟子全都拥挤在这宽敞的浩然亭中,和四周。各个依偎着取暖。

    可他们脸上也都带着一层深深的倦意。

    “不能睡啊师弟!睡了,便再也无法醒来了!!”

    一个年龄稍大些的男子使劲摇晃着对面的小师弟,声音迫切而悲苦。

    那小师弟头如小鸡啄米,不断的顿了又顿,强撑着张开双目,眼球上满是血丝:“师兄,让我睡吧。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我受够了……”

    “别!师弟别放弃!”那师兄咬着牙眼角含泪,双目中也是血丝遍布,因为过度的困倦,脸上的皮肉也显得松松垮垮。

    “师傅出去与那些恶魔交涉了,他老人家一定能够说服那些恶魔离开。放过我们流云宗。而且,其他宗派也绝不会坐视不理,他们一定会来支援我们的。一定要坚持下去,决不能放弃。”

    啪!说着,那师兄猛的一耳光打在了小师弟脸上。

    这一耳光也起到了些许作用,将那小师弟打的稍稍清醒了一些,顿时也是抱着一丝希望说道:“是啊,师傅去了两天了。我想,他一定是说服了那些……师兄,你快看!那是师傅的三尾雪貂!!”

    一语出,满堂皆惊!成千上万的师弟师妹师兄师姐们,从那连日来始终困扰他们的困意中挣扎出来,全都其身而立。

    “师傅回来了!!”

    三尾雪貂上正端坐着一人,在千呼万唤的迎接下落地。

    “师傅!师傅!!”

    众人一拥而上,可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的师傅是回来了,可脑袋,却被师傅的双臂抱在怀里……

    那能够让他们坚持到现在的流云宗宗主,竟然死了。于是乎,整个宗派内的弟子,也全都绝望了。

    此时,山门外的天空中,有那么一群人脚踏黑云而来。这些人双手低垂着藏在袖子里,各个面上都没有丝毫的表情。由远至近悄然无声,若不是有人眼尖,可能根本无法探查到有人靠近了。

    也是随着这一群人的踏云而来,那种困扰着他们的倦意越发浓烈了。

    一群人凭空而至,漂浮于地面之上两米处,各个俯首望向流云宗的弟子,面部表情也出现了变化,看上去无比的高傲。

    “臣服于我沈家。”当首一名老者双手背负与身后,淡淡的说道。

    “你……你们是谁!?难道不怕我劲宗门派报仇雪恨吗!”

    说是这样说,可这群自称为沈家人的神秘来者,身上的气质实在太过逼人了。那是一种让他们本心摇曳几乎溃散的古怪力量,压迫的玄念根本无法释放出来。

    “这是,心魔力量!快,快去请符文师!!”

    人群中站出一人高声呼喊,便是流云宗大弟子刘方旭。几个月前,清水派突然遭受邪魔之地摄魂师狙击,险些灭门。而后求助于暮光总会派遣符文师支援。此后几乎每一个门派内都常年驻守至少十名以上符文师高手,为的,就是防止摄魂师再次来袭。

    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现在看来,这种举措显然是太正确不过了。

    那些自称沈家的人淡淡的悬浮于空中,似乎并没有阻止的意思。直到那些所谓的符文师高手赶过来,并鞠躬弯腰喊了一声马修会长后,整个流云宗顿时鸦雀无声了。

    “马修会长……马修……那不是暮光总会的副会长么?为什么?”

    流云宗大弟子刘方旭脑子混乱了,他彻底懵了。为什么,前来支援下界的是暮光总会,可现在过来企图灭他满门的人,还是暮光总会?而且,这马修,怎会成了什么沈家的人?

    “臣服于我沈家,可活。否则,便死。”那老者双手始终没有从背后转过来,脸上也渐渐的挂上了笑容。因为他看到,所有的弟子终于匍匐在地,他们放弃抵抗了。

    “从此后,你们仍能修炼自家功法。但这门派,将来要换一位掌门人了。沈鹤!”

    “在!”那群人最后方,一名看上去年纪轻轻,最多与韩林同龄的年轻男子漂浮而至。

    老人淡笑道:“你是小一辈中出类拔萃的后生,从今天开始,便与另外四个兄弟姐妹,共同接管流云宗。”

    “是!一定不辜负老太爷厚望!”那沈鹤双目放光,显得极为兴奋!可随后,他脸上又立刻出现了一丝妒意。

    “那……那……”

    老人目光轻移,停留在沈鹤俊朗的脸上:“说。”

    “那……那沈玉表姐……她是否要接管清水派?”

    这番话问的很明确了,他堂堂沈鹤竟然只够资格接管这中等门派,可那些名门正宗的大派呢?谁来接管?沈家最后一辈的人里面,谈资质,论成就,无人能及沈玉。因此想到这里,沈鹤心中妒火中烧。

    “终究太年轻。”老人失望的看了那沈鹤一眼,甩甩袖子带着一群人又脚踏黑云离去了。

    “清水派?这种愚蠢的问题都问的出来,沈鹤表弟,你未免想的太多了。那清水可是念宗第一大派,掌门徐若水岂是这般容易对付的?更何况,圣道的蠢女人与徐若水暗中勾结。要拿下清水谈何容易。”另一个年龄稍大的沈家后辈冷嘲热讽,对于这流云宗被沈鹤接管,也是感到非常气愤。能找到机会好好损上以损,当然不会放过。

    ……

    空中数万道流光划破天际!下界平民无不抬头仰望,心中惴惴不安。这段时间以来,这下界总是不太安宁。今天这个宗派被灭门了,昨天那个门派被接管了。也许明天,哪个山门或许要被血洗一空。

    曾经碧空如洗的蓝天,也被一层看不到的乌云渐渐遮蔽起来。再也看不到那些飞天菜空莲的仙子们了,那些仙子,曾经是韩林的最爱。

    数万流光在飞行过程中,不断有一股又一股的流光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将货郎前辈全都找来,下界生死存亡的关头到了。”徐若水忧心忡忡的吩咐,便马上又有门下弟子快速接令而去。

    货郎,又称彩虹货郎。曾经苏婉为韩林介绍过这些神奇长辈的事迹,那都是一些顶级大高手,可又厌倦了红尘,厌倦了修行。自此变卖家产寻得天下至宝。游走于尘世间,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廉价卖给,或赠与有缘人。这些人向来是不去理会尘世间的纷争的。

    可现如今,徐若水也实在被逼无奈。只能再次叨扰那些强大的前辈了。

    流光过,落于穿云峰峰顶。

    “若水掌门。”顾清丰率领着大量弟子快步迎接而出,其身后便是闻名于世的四大剑豪。再往后,几乎只于四大剑豪靠后半步的位置上,则站着苏婉。

    “咦!?多年未曾拜会,这穿云峰焕然一新啊。”徐若水双眼发亮,见到那恍如天宫般的穿云峰后,居然一瞬间忘记了来意。

    “师傅,这地方好啊,比咱们清水派秀丽多了。适合咱们居住。”清水七侠刘俊峰一句话说出来,引得整个穿云峰顿时骚动无比,无数劲宗第一大门派弟子横剑于身前,如临大敌。

    顾清丰的面色也是变了再变,而后苦笑道:“俊峰贤侄还是如此洒脱。”

    徐若水也感到很无奈,看着虎视眈眈的劲宗弟子,苦笑连连。这刘俊峰为人虽然爽快,就是有些口无遮拦。什么叫适合咱们居住,话也不说的明白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这是想要将人家穿云峰整个挑了。占据人家山门呢。没有当场扑过来厮杀就算够给面子了。

    “真的到了么。”小小的闹剧立刻过去,顾清丰叹了一声问向徐若水。

    “到了。我想,该是放弃前嫌共同迎敌的时刻了。洛月那女人说的没错,符文领袖,便是沈苍宇!如今,他掌控了整个邪魔之地,已经将手伸向此界。”徐若水说着,伸手一拉,从那穿云峰门下弟子的人群中,有足足四十多个符文师被束缚住,拉致身前。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