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捅了马蜂窝的孩子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章 捅了马蜂窝的孩子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要合并么?”顾清丰似乎还有些不太情愿,合并,说起来容易,可这里面有太多的问题没能解决。レ♠レ

    若是清水派与穿云峰合并的话,那么究竟该算作是念宗,还是劲宗?该主修念宗功法,还是主修劲宗功法?弟子排序该如何划分?劲宗强,还是念宗强?

    这个问题,是直接导致当年太上道分庭而立的主要矛盾。谁都不服谁。修念的,当然认为天下功法,当以念为首。而修劲的,也丝毫不肯让步。

    因此,那些先贤们便自作聪明的选择了一种最直接的判定方式,便是决斗!谁赢了,自然是谁强。谁输了,便是谁弱。

    答案自然不必多费口舌了,这种决斗根本是毫无意义的。它从来都不是分出胜负,判断高下的良策。

    因为决斗,往往需要有一个前提。那便是他们心中保持着共同信仰的情况下,才能够通过决斗来化解矛盾,分出强弱。

    可他们两方,一方信仰念,一方信仰劲。完全不同的信仰,决斗只能激化矛盾。

    一支狮群,通过战斗的方式能够选出狮王,从而让其他狮子臣服与脚下。因为他们属于同类。可什么时候见过,狮子与老虎战斗,一方赢了,另一方是愿意臣服的?这种方法本身便太过荒诞可笑。

    而且,当下最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徐若水与顾清丰的实力半斤八两。门派合并后,谁是掌门?这是个问题。谁做了掌门,另一方的弟子都不会愿意承认与接受。搞不好,远古时代的两宗之争,还会再次重演。

    经过商议,徐若水与顾清丰最后暂时定下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便是念宗劲宗再次合并为太上道,这个一直存在,却被人遗忘多年的道派。而太上道又还是分为劲宗与念宗。

    看上去似乎跟没有合并是一样,可双方共居,弟子们要选择哪个宗门也是zi you的。掌门也有两个,依然是徐若水与顾清丰。征召弟子,当以弟子本愿为主,不得清醒干涉。

    说白了,就是两方共同生活在穿云峰,却分立与两个山头。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敌人来了一起打,敌人走了继续玩。虽然谈不上是真正的合并,也能够起到缓冲当下危难的作用。

    一旦沈家危机消除了,还是各回各派。各玩各的。

    两大掌门人都是颇为无奈,却也没有办法。这么多年来,无数先贤都无法解决的矛盾,指望着他们两人能够化解,实在是天方夜谭。

    “今天,我与若水掌门有一件重大的决定需要宣布!”

    穿云峰,汇聚了清水派数万弟子,与穿云峰十几万弟子的峰顶试炼场上,顾清丰与徐若水共同宣布了这个让两派弟子都瞠目结舌的决定。此后,清水派定居穿云峰。

    ……

    “老祖,人都走了。”

    空空如也的清水派大本营内,那符文领袖揣着袖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看样子,徐若水是通过圣道丫头知道了我的身份。这徐若水可也够果断的,说放,整个清水派便全都放弃了。一根草都没带走,实在让人敬佩。”

    “罪恶大陆那边怎么样了?”符文领袖,当然,便是一直隐藏很深,如今终于被揭露了身份的沈苍宇,问道。

    “进展还算顺利,只是,那沈林尚且未能拿下。”垂首站在符文领袖身旁的,赫然便是韩林一直以来都十分尊敬的清柚导师。

    “嗯……林林这孩子,不止一次让我刮目相看。曾几何时我也想过,是否当年那样对他,太不公。你与他生母是亲生姐妹,由你来评断,我的决策正确与否?”

    清柚摇头苦笑:“我只是在想,若他知道了整个暮光大陆上的头领,居然全是沈家人后。他是否能够接受这种现实,在沧澜山脉他已经经受过一次不小的打击了。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我想他或许会难以承受吧。毕竟,曾经为了暮光总会他也献出过一份力气。”

    “是啊……帮助愁人的滋味怕很不好受。”符文领袖也点了点头,可那双目中,看不出丝毫的悔意。

    “我的恩师呢。”

    这里提到的恩师,自然便是沈苍宇的师傅沈苍联了,一直躲藏在罪恶之王身边的左右手。

    “杀了。沈苍联前辈……他老人家的洪荒心魔,正在运送回来的路上。要不要暂且停留,将沈林除掉夺回虚空心魔?”

    符文领袖摆了摆手:“暂且不可,为了引他出来,我让临国带了地图过去。想必罪恶之王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多做停留便多一份危险。先将恩师的心魔取到手,林林的虚空心魔,逃不掉。”

    “地图……”听到这里,清柚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在沈玉手中。”

    “什么!?”符文领袖猛的一震。

    “临国是担心罪恶之王突然插手,故此将地图存放在沈玉那里。我想,他应该已经索要回来了吧,玉儿,也该随着临国一柄回来了。”

    符文领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摇头笑道:“罢了,无极符文术终究是不存在的,拿回来作用也并不太大。如今有了魇族在手,这下界很难支撑太久了。”

    他们并不知道,便是在沈临国击杀沈苍联的当口,沈玉刚好被七情yin差阳错的带上了罪恶之城,彻底进入罪恶之王的势力范围内。也因此,沈临国此时十分懊恼。

    ……

    “我呢!?”韩林指了指自己,惨笑一声。

    “我又算不算沈家一员,算不算你们的亲人!可你们是如何对待我的?”

    “若只是你们这群老家伙要算计我韩林,我认了!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拉上我的亲生父母一起参与进去!你们又是否想过,这样对我太不公平。是否想过这样对我太过残忍!?”

    韩林怒极而笑:“现在你们让我放过沈家族人,说他们是我的亲人?可曾几何时,你们是如何对待我的,是否想过要放过我!?我问你们,是否想过要放过我,这个亲人!!”

    面对韩林的职责,那还只剩下十九个的沈家人面如死灰。他们知道,完全没有必要谈下去了。韩林,也绝对不可能放他们离开。

    说完这番话,淤积在心中的仇恨也稍稍释放了一些,韩林叹道:“在做一件事之前,总是要想到后果的。我明白你们没想到我会有今天,会有实力与你们再谈谈所谓的亲情。呵,报应啊。报应……”

    摆了摆手,韩林不再去多看那些沈家人一眼。他杀意已决,今天,没有沈家人可以活着走出去。

    越发强大的冤魂出现了,那些已经被深深的埋藏在地表之下,多少年来未能见到天日的冤魂,随着上层积压的冤魂大量涌出,也终于有机会崭露头角了。

    这些从远古时代便一直存在的强大冤魂,体型完全没有了人类的形态。时间可以磨灭一切,能够让他们淡忘曾经的他们是人类,让他们遗忘曾经的他们是以何种形态存在的。可那口怨气,却随着时间的累计,不但不没有减少,反而越发强烈。

    一条条巨大无比的黑色影子冲天而起!竟将遮天蔽日的无数冤魂冲散了一些,而后一头扎进了符文阵中。

    光芒大作!!一道道响彻苍穹的哭嚎拔地而起,直插天际!

    一条恶魔死去,随之是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沈家人的死未能化解冤魂心中的一口怨气,死的越多,怨气越重。整个乱葬岗早已成为无法收势的烂摊子,连罪恶之王轻易都不敢动手铲平这大凶之地。

    因为韩林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竟然引得逐渐平静下来的乱葬岗,彻底乱了。

    面对着身躯越来越庞大,怨念也越来越重的冤魂,一条又一条的从地底之下钻出来,韩林猛然察觉到,似乎捅了一个天大的窟窿啊!

    “韩小子,好像玩大了!!”紫电心魔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了。闹什么?极寒之地本来就够yin森恐怖了,如今韩林不小心捅了马蜂窝,让那些埋藏在深处的大冤魂开始往外钻了,这样下去可不得了。

    “怎么办?”韩林一时间没了主意。现在冤魂们的目标是沈家人,可沈家人死光了,那接下来被当做进攻目标的,当然是自己了。

    “现在逃跑?”韩林看了一眼符文阵,那里只剩下五个沈家人尚且存活了。

    “得堵上这个缺口啊,无论如何要把符文阵消散才能走。”

    “为什么?太冒险了。”韩林对紫电心魔的大胆提议感到不解。

    “废话!你傻了!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了。这里的老大不姓韩!你若是捅了马蜂窝便逃跑,那罪恶之王怕是会亲自出面一掌劈了你。你说,为什么?”

    “对对,还是你老不死的深谋远虑,不能走,现在决不能走!”韩林的慌乱也来的突然,正如他完全没想到会引发乱葬岗的暴乱一样突然。作为一个经常需要逃跑的人来说,遇见无法收势的大麻烦,第一个念头自然是抽身而退了。可经过紫电心魔的提点也立刻明白,不能这样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虚空,听我命令。我说停,你便立刻停下大阵。现在巨型亡魂的数量还不算太多,到时候抱着我立刻逃跑。他们还伤不到你。

    什么?为什么要帮我?你可以不帮我,那就等着被沈家人用太阳神石收走吧。我想,zi you状态,总好过被人吸收吧。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