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没有玄念的战斗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六章 没有玄念的战斗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分身劫,这劫难莫非是对我说的?是让我面临分身的危机?

    韩林脑子里飞快闪过了这个念头,他知道,劫难已经开始了。因为被道心抓住肩膀的时候,他的身子再也无法动弹一下,已经被某种神奇的力量固定住了。

    眼角余光,能够看到紫电心魔焦急的说着些什么,在劫难中也完全听不到。

    猛然间面对如此古怪的劫难,韩林心中乱极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确切的说,他是不知道怎样才算渡过这个劫难。是在道心手底下活下来?还是将道心给杀了?无论怎么看,面对最终的结果,损失最大的都是韩林。这种提升,还算是提升么。

    那道心没有给韩林过多的思考时间,而是抓着韩林的双肩,张开嘴巴。噗的一口黑气喷了韩林满脸。

    这是……它先前吸掉的人影……

    韩林发现,道心吸收人影后留下的力量是储存在嘴里的,现在,它却将这口力量喷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个念头才出现,眼前的事物便天旋地转,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韩林几乎没有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更像是一直以来,都以清醒的状态存在于这个古怪的世界里。

    这世界没有色彩,不分红橙黄绿青蓝紫,找不到白也看不到黑。只是有四面八方的光,将这里照亮。

    虚空漂浮着,韩林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道心。大约已经猜到了,应该是昏迷后进入了一种神奇的意识当中。在这样的意识里,只有他和他亲手创造出来的道心。已经与外界彻底断绝了联系。

    再看那道心,面对着它的主人韩林,双目中却表现出了一种如临大敌般的神色。在韩林未能反应过来之前,早迈步上前一拳轰向韩林的面门。

    果然还是来了。

    韩林微微皱眉,他尚且奢望着会发生与预料中完全不同的场景。例如道心并不是想要杀他,而是想告诉他某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现在看来,奢望终究是奢望,道心,还是出手了。

    道心虽然重要,可韩林也明白自己的性命,比那道心重要多了。活下去,是首当其冲的。

    那道心的进攻并不算太过迅猛,出拳缓慢而扎实,韩林看过去,认为这一拳毫无花招,想要反击也是易如反掌。

    可当他伸手试图隔开道心的拳头,并反手进攻的时候,才发现事实远非他所想的那样简单。因为他的一身修为并没能带进这神奇的意识当中。身上的力气太渺小,与常人无异。而且身体也十分虚弱,属于一铁锹就能拍昏过去的孱弱体质。

    用来格挡的左手,被道心一拳打开,而后拳头继续前进,狠狠的砸在了韩林的脸上。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韩林便如断了线的风筝飘飞出去。

    不公平!韩林心中恼怒,这根本不公平。他所有的能力都被夺走了,道心却反而强大起来。这种战斗完全没有可比性,想要胜出无异于痴人说梦。

    道心的脸上出现了狞笑,韩林却看的触目惊心。这种表情,应该说,道心的脸上从未出现过任何表情。今天的道心,果真是与从前不同了。

    这一次,道心没有选择以蛮横的身体碰撞方式去进攻韩林,而是微微抬起头双臂展开,一双手高举向天。稍后,其身体内部开始有一股股黑色的气流冲出来,这些气流围绕着道心迅速盘旋上升,汇聚到双手上空化作一柄黑色的镰刀。镰刀成型下落,被道心一把抓在手中。

    “该死!!”韩林恨恨的骂了一句,他最喜欢用的兵器,居然被敌人用上了。显然他平时进攻的时候,道心一直都在暗中默默的观察着。只是眼前道心手中的镰刀,与韩林使用的镰刀有些区别。

    韩林的镰刀是杀念构成的,道心与心魔有着本质上的相同点,所以这镰刀也是心魔的力量。

    更让韩林感到心惊肉跳的是,现在的他也不具备对心魔力量的抵抗能力了。当镰刀尚且在凝聚的时候,头部剧痛的感觉便油然而生,让韩林的意识开始飘渺起来。

    “这样下去不行……”

    话还没说完,道心双手持着镰刀,一个纵身跳过来,那长长的镰刀挥舞成风,直切韩林的脖颈。

    面对如此熟悉的进攻套路,韩林快速判断出几种不同的逃跑路线,并选择了其中最完美的一个。在那镰刀即将切割在脖颈上时,他不退反进,以右肩撞击在道心的胸口。

    这种长兵器,最忌讳的就是近身战。两人贴的极近时,便很难发挥出应有的威力了。韩林自然明白这点,只是明白也徒劳无功。因为他的力量太过渺小了。一次撞击过后,那道心是纹丝不动,双目冷冷的凝视着韩林。

    呼……

    深吸了一口气,在道心左手即将掐住脖子的瞬间,韩林向一侧翻滚出去,算是狼狈的躲开了。现在的他,连冲刺都做不到,就是用尽全力跳出去,最多也不过跳个一两米的样子。就地翻滚反而成了目前最好的逃跑手段。

    而且,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也出现了。

    韩林急促的呼吸着,微微眯着双目看向自己胸口。在躲避镰刀横扫攻势时与那镰刀近距离接触。现在他的胸口已经黑了一片,用拳头重重的锤击了几下,感受不到丝毫的触觉。

    嗖!!

    道心稍作停顿,而后手持镰刀又是一个横扫过来。它的进攻基本没有套路与招式可言,就是单单纯纯的进攻,进攻。普通而缓慢。

    韩林修为没了,意识还在。也总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刻躲过道心的攻击。正面进攻躲过了,却在每一次与镰刀近距离接触时,被那邪恶的心魔力量影响到。

    这一次,他的半条左臂也变成了黑色。大块的黑板在皮肤上缓缓的蔓延着,完全失去了对左手的感知能力。

    “跑!”

    不管怎么看,韩林都明白绝不会是道心的对手。打也打不过,躲也躲不开。每一次近身,总是要被心魔力量影响,那身体虽然不至于变形。可每一块区域被感染后,立刻便要失去直觉。继续下去,恐怕到最后全身上下都会“死去”。若不小心被那镰刀从脑袋一侧掠过,便要提前失去意识了。

    因此,他决定逃跑。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逃跑。离那道心越远越好,打不过,逃跑总可以吧。劫难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要么成功要么失败。逃跑最多算个失败,让道心重新回到开灵境界,也总比死了的强。

    转身,双脚狠狠的踩在地上。这,应该是韩林有生以来,第一次使出吃奶的力气去奔跑了。可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与在他眼里看起来无比缓慢的前进速度,都让韩林无奈到了极点。

    曾几何时,他已经忘却了作为一名正常人是怎样的感觉。忘了不小心磕碰在桌角上会产生疼痛,忘了一个人奔跑的速度再快,也始终快不过动物。作为修士以来,前期他能够纵身一跃十几米,中期能够在空中自由翱翔,后期可以化作一道流光转瞬千米。现在让他以正常人的速度奔跑,在他看来,这简直与原地静止没有任何区别。

    纵然他已经跑的气喘吁吁,整个肺部几乎要炸了,双腿的肌肉也开始麻木起来。依然是缓慢的前进,待回头望去时,却见到道心居然飞行而来,手中持着镰刀近在眼前!

    “真要了命了!!”韩林无奈的哼了一声,眼看着镰刀已经钩了过来。

    唰!

    猛然间,韩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就地起跳,让那镰刀切割向脖颈的位置落在了左腿上。切割声响过后,整条左腿齐根而落。

    韩林再次落地失去一条腿也无法站稳,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可奇怪的是,左腿被切断了,竟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你以为,有了力量可以打败我。”出乎意料的,道心开口说话了。

    韩林还没能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股子惊涛骇浪般的气势从天空袭来,骤然钻入了韩林体内。

    “有力量了!!”

    韩林双目发亮,那丢失的一身修为彻底复原了!!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想道心为什么会成全他,因为道心的下一次进攻已经到了。

    先是侧身躲过道心的镰刀,而后韩林立刻化身为黑炎骑士,同样是手中持着黑色镰刀反击过去。左手失去直觉无妨,左腿没了也无妨。只要还剩下一条手臂,便可以挽回劣势!

    这是韩林心中所想,事实上,也的确很顺利的一刀收割了道心的头颅。那脑袋与身体分家跌落在远方,滚出老远。

    “呼……”长长的松了口气,看着远处倒地身亡的道心,韩林心中说不出的苦涩。这算哪门子的劫难?目的只是让自己杀了自己的道心?未免也太坑人了。

    可很快的,韩林脸上的苦涩表情又变成了震惊。因为那道心的脑袋自动与身体合并,重新站在了身前。与此同时,韩林惊恐的察觉到,右手上也出现了麻木的感觉,其中三根手指头失去直觉了。

    低头望去,半只手掌化作黑色。刚才迅速而短暂的进攻,让道心脑袋分家。同样的,近距离接触,心魔的力量也污染了韩林的半只手掌。

    此时韩林方才意识到,这道心,根本是杀不死的!或者说,无法用正常的攻击手段击杀!

    “你还是输了,若只有这点本事。那这劫难恐怕要落败。代价,是我消失,我,所带给你的所有好处也会随之消失。”道心双目中有着一丝的黯然,看上去也颇为无奈。

    韩林却傻了。他想过劫难也许会失败,却没想到失败的代价如此惨重!道心消失,连同它带来的好处一起消失!?那岂不是……

    韩林立刻回想了起来,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小小的三阴境界修士啊!道心带来的好处如果全都没了,那么他一身的境界也会消失不见,变成一个根本不懂得真正功法,不懂得何为境界的普通修士。这种实力,在罪恶大陆是完全没办法生存下去的。就是同盟会的那些人,动动手指头也能杀了他。那时候的他,连罡烈都打不过。

    这一次,韩林是真的恐惧了。若沦落到那种境地,倒不如直接死了痛快。

    唰!!

    道心摇了摇头,再一次冲上来挥舞镰刀进攻。本能的,韩林骑着战马迎面冲刺上去,可当手中镰刀要命中道心的瞬间却迟疑了,调转方位骑着战马立刻偏开。不去与那道心接触。

    道心杀不死,却能够在每一次近距离接触时,将自己的身体污染。这样来看的话,怎么打都是自己吃亏。

    还未等想出更好的对策,韩林的身体迅速下沉,而后摔落在地上滚出去老远。惊慌未定回头看,战马已经匍匐在地,任凭四肢如何努力也再不能站起来。整个马头同样被心魔力量所污染。

    韩林愣住了,他最强大的攻势,在道心面前也毫无优势。此时此刻他发觉已经走入了一条死胡同。要战胜道心,决不能这样横冲直撞。可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了任何手段。

    不远处,道心面有悲哀之色,微微举起手臂,那右手手掌遥遥的对准韩林,而后一只黑色的掌印脱手飞出,狠狠的印在了韩林胸前。

    噗!!随着一声闷响,跌坐在地上的韩林被向下压来的力道震的反弹起来,像是山头上滚落的石块,向后飞速翻滚,不断的碰撞地面,弹起来,落地,再弹起来。如此反反复复飞出去数十米的距离。

    待他身子终于停顿下来,张开嘴巴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前胸都被心魔力量腐蚀了。在胸口位置,则留下一个深陷的掌印。

    呼吸立刻变得困难起来,心脏受到巨大压力的损伤,在短暂的时间内停止了跳动。

    好似一块巨石压在胸口上,让韩林呼吸不得,反抗不得。这种窒息的压迫感,让韩林感觉到了恐惧和无力。

    彭彭……彭彭……

    在韩林双目渐渐发黑,即将死去的时候,心脏也奇迹般的缓过劲儿来,垂死挣扎的缓慢跳动起来。

    呼……

    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依旧有些眼冒金星。

    “打不过,无论如何都打不过啊……”从最开始的愤怒到恐惧,从恐惧到现在直面死亡,韩林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任何一个出色的高手都知道,盲目,是导致失败的罪魁祸首。而慌乱,则是走向死亡的通行证。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