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信谁?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十章 信谁?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你们也进来了。”韩林苦笑,他原本指望着沙尘暴与百合二人能够发现此地异状,并从外面想办法将里面的人迎接出去。虽然这种可能性不高,但韩林心中始终有着一丝的期望。可现在看来,唯一的期望也泡汤了,这两个家伙,居然也陷入神奇的宫殿结界当中。

    沙尘暴苦笑道:“刚才行走中,莫名其妙的看到这座宫殿,便想要一探究竟。谁料进来后是无论如何都出不去了。”

    “你们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韩林无语。看来这宫殿,还真是将所有靠近的人都“吸进来”,想要出去,却是无论如何都出不去的。

    “是啊。”沙尘暴点了点头。

    此时韩林觉得身后有人鬼鬼祟祟,便回头去看。原来是那吴仪哆哆嗦嗦的躲在韩林身后不敢出来,贼眉鼠眼的望着沙尘暴,眼神中满是恐惧。

    韩林皱了皱眉,低声道:“你不必害怕,先前那是一场误会,我已经与他说清楚了。他不会再打你。”

    可这句安慰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吴仪是说什么都不敢露面出来,这种举动,引起韩林的细心注意。一个人的眼神不会说谎,他隐约感觉到,吴仪对沙尘暴的恐惧有点过分的夸大了。一次意外的交战,应该不至于这样才对。

    而且,还有一点,韩林心中有些小小的疑惑。这吴仪究竟是发了什么疯,先是将自己当做敌人也就算了。可以看做是他不想离开恶魔城,准备多玩一阵子。可没来由的让城主属下主动挑衅沙尘暴与百合,莫非这小子真是一个疯子?遇到人便要进攻?

    韩林摇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那吴仪身上疑点很多,一时半会儿弄不明白。当着沙尘暴的面也不好询问。

    “当下该想想办法离开这宫殿范围才对。”韩林暂且将这些疑点搁置,想办法离开,才是当务之急。其他的,他也没有心思去追查。管那吴仪与沙尘暴有什么渊源,把他带回去交了任务才是最终目的。

    “朋友说的没错,可这地方,该怎么离开。”沙尘暴也附和着韩林的话,但眼神,却有意无意的望向了宫殿。

    在这种古怪的地方,打量宫殿原本也没什么。可韩林现在神经都绷紧了,任何一个人的微小动作,都能够引起韩林的注意。他察觉到,沙尘暴的眼神中,总带着一丝躲躲闪闪,似乎望向宫殿的举动不愿意被人察觉到。

    “先前我自己试验过了,当我逃离宫殿的时候,这宫殿总是一直跟着我。不管我走多远,它便跟多远。是不是应该这样尝试一下,若那结界不是封印,而是一种类似于跟随的东西。那……”

    说到这里,韩林瞳孔收缩,整个人猛然呆住了。

    “那该如何?朋友,你想说什么?”沙尘暴见韩林突然住嘴,感到有几分好奇,便急忙询问。

    怎么会这样……

    韩林的心脏开始彭彭的剧烈跳动起来。就在他刚才说话的一瞬间,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蜂拥而至。

    许多人,在生活中都会难免遇到某个时间段的某种情景“重演”。并让这些人产生十分古怪的想法,似乎正在发生的事情,曾经经历过一遍。而后,又在短暂的时间里,一般情况下大约不超过十秒钟,这十秒钟又印证了这些人的想法。果真是与“某段记忆”重叠了,可仔细追溯,记忆深处也并没有这段记忆。

    这种古怪的似曾相识,曾经在妖兽世界,向纳尔飞兽族群的玄府内,韩林与天玄老人共同讨论过,也得出了很准确的答案。那便是,当时光倒流后,整个世界便如同一卷放映中的录像带,时光倒流,便是录像带飞快后退。这个过程中,有些人的记忆会残留下破碎的片段。当这录像带重归正常继续前进的时候,便会出现“似曾相识”的感觉。

    刚才,在说出那番话的瞬间,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猛然从韩林身上爆发出来,而且强烈的程度比任何人所经历过的都大!那种感觉,几乎是在眼前真真正正经历过一般。

    怎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莫非,在这个时间段内,有人逆流时光了?

    “朋友,朋友!?”沙尘暴见韩林不语,又呼唤了两声。

    韩林被唤醒过来,身子微微一震,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平静了一下思绪,继续说道:“这样,我们分别站在不同的方位,向着宫殿外行走。若宫殿只会追随一人,那这结界或许能够破掉。当然,我并不敢保证一定成功,我们不妨一试。”

    “好。我没意见。”沙尘暴点了点头,也赞同韩林的观点。

    这两人表决了,其余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意见。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所谓的立场了,只要谁愿意站出来想出一个离开此地的主意,哪怕听上去不怎么靠谱,也一定愿意试行。怕就怕谁都没有主意。

    稍后,所有人分散在宫殿的“结界”边缘区域,在韩林一声令下之后,便同时迈出了脚步。

    这一次韩林有了心理准备,想要看看这结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在前进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回头观望的姿态。身体向前快速飞行,那宫殿也真的如同会移动一般,无论韩林怎么走,宫殿始终追随。

    再看其他人,便出现了先前与吴仪一样的状况。当他们迈步踏出结界区域后,便又一次在结界内出现,而且存在于各个不同的点上,重复刚才迈步的动作,又消失出现,出现消失。

    整个困局,并没有因为韩林的想法而得到改善,更谈不上打破了。

    终于,韩林放弃了。重回刚才的位置准备与大家再仔细商量一下对策。可这个时候,场面上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儿了。

    “你为什么不走?”

    “你也没走。”

    “呵,我们说好的,一起向着不同方向出发,你不走,是不是你捣的鬼!?”

    城主手下与沙尘暴二人分庭而立,双方表情都不太友好。

    韩林脑子有点发懵,不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走?明明所有人都动了啊。

    “朋友,他们似乎并不想实施你的计划。”沙尘暴望向韩林。

    “你也没动,凭什么说我们?”吴仪壮着胆子喊了一句,而后马上藏到韩林背后。

    “等等,你说什么?你们都没动?”韩林忙问,他明明看到所有人都动了,可为什么双方却主动表示他们确实没动。难道刚才看见的是幻觉?

    “你,过去。向结界外行走。”韩林阻止大家的争吵,命令那吴仪再去走一遍。

    “我……我不去。”吴仪慌乱的摇了摇头。

    “我代替公子过去吧。”一名城主属下主动请缨,这场面上,韩林与沙尘暴和那百合三人的实力为最强。那城主属下一行人很清楚这点,弱者,自然是用来做炮灰的。吴仪不能牺牲,便由城主属下以身犯险了。

    韩林看了沙尘暴一眼,对方没有表示反对。也便点头同意。

    那下属走到结界旁边,咬了咬牙,一步跨了出去。而后其身影立刻消失,出现在宫殿结界内的另外一块区域,同时又是一脚迈出去,再次消失,再次出现。如此循环几十次,最后回到了原点位置。

    “你为什么不动?”这一次,连吴仪都感到奇怪了,不等沙尘暴询问,他自己反而好奇的去问手下人。

    “我……我不知道。我想动的,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动……”那下属一脸的惭愧,但脸上更多的,还是疑惑的表情。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站在原地,明明想要跨出去,但这个念头出现了,身体却不听使唤。

    “老头子,他动了啊,他刚才明明动了。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意识到这点?”韩林立刻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了。好像只有他韩林一个人能够看到别人的动态,其他人是看不到的。不说其他人,便是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动过了。

    “韩小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似乎是一个空间乱流?”紫电心魔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不是那些人没动,他们的确动了。可在走动的下一个瞬间,被时光又拉了回来。无论他们走多少次,便被拉回来多少次。因此外人是看不到的,当事人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

    “那……我为什么能看到?我与他们,有什么不同之处?”韩林脑子有些乱。事情的进展,越发诡异莫测了。

    “快看,那沙尘暴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紫电心魔突然出声叫了起来。

    韩林瞬间望过去,发现沙尘暴正低头沉思,脸上的神色飘忽不定,不断的变化着。显然这人是一定知道些内情,却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肯说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古怪。这地方,用正常思维是说不通的。

    困住了。

    两天的时间飞快流逝,这两天内,韩林等人想尽了各种方法,甚至韩林悄悄的选择入梦,也一样毫无进展。整个宫殿,便成了一个死局。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颓废的坐在地上,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绝望。两天的努力已经让人精疲力尽,心也一样疲倦不堪。在这种绝望笼罩的氛围下,可以迅速消磨掉一个人的斗志,让“活人”渐渐“死去。”

    僵局。

    “你……你有水么?我可不可以喝一点。”

    这时候,那吴仪悄悄的碰了碰韩林肩头,索要清水来喝。

    韩林无奈,知道大家都累的够呛了,幸亏他自己有准备食物和清水的习惯。当下便大方的拿出来分了一些出去。

    “朋友,你是个仗义的人。谢谢你的慷慨,把水分给他们吧,我们自己有。”沙尘暴善意的向韩林点了点头,对韩林的慷慨解囊表示十分的敬佩。

    “呵呵。”莫说别人,韩林自己也有些无力感。真要是出不去,这趟任务可就亏大发了。死在这里,那得多冤。

    短暂的休息时,韩林想到了先前与吴仪的误会,便出声询问道:“这沙尘暴兄弟为人极好,你为什么主动攻击他?”

    “他们是坏人!”吴仪谨慎的朝沙尘暴的方向看了一眼,将声音压到了最低。

    “怎么说?”韩林诧异,莫非事实与自己了解的有出入?不是吴仪主动进攻了沙尘暴,而是沙尘暴进攻了吴仪?

    对待这些神秘人,韩林始终保持着几分警惕,从来都没有完全信任过。

    那吴仪将声音压到了更低,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来让韩林观瞧:“先前,也有他们这种打扮的人,抢了我的宝贝!你瞧,就是这东西。”

    韩林很好奇,将那盒子取过来只看了一眼,整个人便呆住了。又是那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盒子有古怪!

    想罢,忙将盒子放在眼前认真观瞧,这小小的木盒呈正方体形状,其上刻绘着许多无比陌生的文字。这种文字,韩林认得出来,竟然是符文!而且,是陌生的符文。在他所学的符文知识当中,从来都没见过这种存在。

    “老头儿你看!这是什么?”韩林急忙问道。

    紫电心魔也低着头如有所思的打量了一阵子,渐渐的,一双眼睛瞪大了:“这……这东西咱们见过啊!”

    “啊?什么时候?”韩林楞住了。

    “那谁,天玄老头送你的时光功法还记得吗?功法外皮上就是这种符文!”

    “真的?”韩林急忙将时光功法取出来对照,竟然真的与紫电心魔说的一样。时光功法的封皮上刻绘着古怪的符文,与那小方盒子上的符文简直如出一辙。但又可以确定的是,两种符文是同一种符文,但不是同一个符文。只是类似而已。

    “这盒子,你从哪弄到的?”韩林忙问。

    “我……”吴仪咬了咬嘴唇。

    “快说!”韩林面露恶相。

    “啊我说,是我捡到的。这盒子里面还有一把钥匙的,被那沙尘暴的朋友给抢走了。”

    “胡说八道!当真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抢过你的东西!真真是满口胡言!!”

    吴仪的话刚说完,那沙尘暴突然暴怒。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