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答卷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四十五章 答卷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轩仲让我给你带个话,请你尽快去一趟。”

    两人对视良久,洛月最终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嗯。”韩林点点头,披上外套与洛月擦肩而过。

    相视凝望中,洛月很想要找到一种方法,让两个人能够多待一会儿。哪怕不说话,只是互相看看也好。

    两个人都怀揣着同样的想法,心中有种冲动,就想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个。那样,便有了一个很合适的理由继续相伴。

    感情的萌芽让两人有种不顾一切的想法,真正面对面之后,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于是只有长长的沉默。

    那洛月最终打破了这种沉默,当说出这句话后,她的心凉了。

    擦肩而过,便是两人短暂“重聚”后分别的序曲。

    洛月伤势恢复,离开了。韩林转身离去的时候,喃喃自语了一句。

    “梦开始的地方,便是结束的地方。”

    擦肩而过,远方洛月数次回头。她期待看到韩林也回头望来,她不知道若韩林真的追上来,她是否能够答应和韩林在一起,可她期待这样一幕的出现。但在她的视野中,唯有韩林那一道渐渐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未曾转身。

    洛月以为,这是她与韩林相识到离别的全部过程,以后也许也不会再见面了。韩林却知道,洛月手持油纸伞站在雨中作为百万年前分别的一幕,百万年后还是这样一幕,二人要重续前缘。

    谈不上有多失落,韩林早就知道了结果。冲动毕竟是冲动,对洛月的感情早已不像当初那样纯粹。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韩林说。

    轩仲完成了韩林的托付,很尽责的治好了洛月的伤势,因此现在该是韩林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轩仲的要求很简单,让韩林表明身份来意,让韩林将那封印恶魔城的符文阵传授出来。

    人类都是自私的,有了好东西第一时间考虑的当然是将这好东西据为己有,这是天性使然。便是亲如父子的师徒之间,也有授艺留一手的说法。

    然而任何一个文明能够走向辉煌,也总是从大公无私开始的。

    符文术是一种很新奇的东西,当它出现后,立刻在这个小小的区域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发现了这样一种无比强大的瑰宝,自然是欣喜不已,并愿意投入全部精力去研究它,去将它发扬光大。

    这个时代的符文师也是可爱的,在符文崛起的初期,符文师之间没有秘密。这强大的符文术让他们感到震撼,让他们欢欣雀跃,这个时候,他们也来不及去考虑任何藏私的念头。

    如同是一个个友爱团结的学生,每一个符文师在符文术上有了新的发现,有了新的建树后,他总会希望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别人,与别人一起来分享这种喜悦。

    于是乎,这围墙内的世界便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在街上,在路边,在餐馆内,在任何地方。总会有那么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手中捧着厚厚书籍埋头苦读的符文师,有时沉思有时雀跃。有时干脆随手从路上拉来一人,指着那厚厚的书籍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便问:“这里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

    被询问的人便往往一脸的严肃,指着那地方耐心详细的讲解。

    有时一名符文师捧着书籍兴奋的冲进邻居家,将他的新发现与邻居共同研究探讨一番,当确定这发现具有实际价值后,两方便奔走相告。

    符文研讨会。

    这是一个在城墙内十分宏伟的建筑,那是一方高台。有资深符文学者将百姓们的新发现融汇贯通,归纳到一起。并定期展开符文研讨会,届时则会有无数符文师捧着笔记前来认认真真的听讲。

    每一次在符文术上新的进展,总会让这些可爱的符文师兴奋许久。继而再一次投身进入那兴致盎然的符文研究当中去。

    最坏的年代,常常也是最好的年代。

    这个世代恶魔城打开,怪物肆虐。可人类却史无前例的团结在一起,少了勾心斗角,多了相互帮助,相互依靠。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只有完全信任的将后背交给别人,才能够专心致志的去战斗。

    韩林在百万年前极少发现人类之间出现矛盾冲突,人们更愿意做的,是牺牲。在这个年代,舍己救人是一种光荣。若说牺牲掉某些人,便可以换来和平。那这些人绝对会义无反顾的献出自己的生命。

    韩林感慨。

    和平,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乱世中人们团结友爱,和平年代人们却相互猜忌算计。

    让人懂得和睦相处互相信任的,不是贤者,不是圣人,反而是恶人。推动科技,文明向前的,不是和平,不是稳定,竟然的灾难。

    很多时候韩林想不明白,是否这世界本身便需要各种各样的灾难和恶人出现,因此才能够让人们懂得什么叫做和平的可贵,什么才叫做信任的价值。因为有了生命危险,生物才能够不断的进化,不断的繁衍出它们之前并不具备的生存技能。所以猴子变成了人。

    若这样去想的话,对世界贡献最大的,竟然反而是恶人与灾难么?

    和平的时间久了,一定会出现灾难。这似乎是恒古不变的一种诅咒,然而现在韩林却明白,任何一个时期,当文明停滞不前后,总会需要出现新的动力推动文明的发展。那这种动力,可以是任何不好的东西。

    那么这样来思考的话,也许我们需要圣道,尽管洛月的本意并非如此。这样想着,韩林的心中多少有些释然了,他知道圣道一定要被铲除,然而那种铲除圣道的动力,则从仇恨渐渐变成了顺应世代的车轮。

    这个时代需要进步,在所有人面临灭绝的时候,尤为需要。所以韩林完全没有过多的思考,便将符文阵传授给了轩仲。

    轩仲并未表现出太过强烈的感谢之情,他认为有好东西当然要拿出来与大家分享。这是这个时代符文师的想法,显得那样理所应当。对比千恩万谢,韩林更愿意看到这种理所应当的接受。

    紧接着,韩林在这围墙内的世界公开招收学生。

    英雄部族需要拯救,现在一股脑的横冲直撞去寻找英雄部族并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唯一可以拯救英雄部族的,是这小小围墙世界里的符文师们。只有符文崛起,才能彻底断绝了恶魔城的根源。

    是那柴与火的画卷。

    许多少年人还未曾真正的接触到符文术的奥秘,或由长辈栽培,或有邻居指导,每一个人都迫切的希望得到资深符文师的指点,可同时资深的符文师自己也一样要学习,要发展。因此,像韩林这样公开“浪费时间”去专门授课的人,少之又少。

    几乎消息散播出去不到半天的时间,韩林的宅子门前已经门庭若市。

    大量的少年人将这地方围堵的水泄不通,他们高高的抬着头,每人手中都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像是跋山涉水万里迢迢去求艺的学生,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温和的,是充满了求知欲的。

    便是在宅门之上,悬挂着柴与火的画卷。韩林有规定,谁能看懂这三幅画卷,大可以迈步进去让韩林亲自考核。

    一个个的少年人抬头望着画卷,或低头沉思,或茫然的瞪眼。

    韩林在这个时候便端着一壶茶坐在院落的藤椅上,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先生,我知道了!”

    一名少年人兴奋的冲上来,将自己对画卷的想法告诉韩林。

    “先生,我也知道了!”

    一个又一个的少年人走来,被这样一个完全不符合年龄姿态的先生考核。

    “好,好。”

    韩林欣慰的笑着,不得不承认这个世代的符文师悟性高的吓人,三天时间内,前前后后日夜不间断,足有三百余人主动上前来表明自己的看法,这三百人中,竟有二十人的回答是让韩林满意的。

    韩林很开心,收获是巨大的。

    有人成功便一定有人失败,成功的少年欢欣雀跃,失败的少年也并没有颓废沮丧。韩林要传授的课程,其实并不能立刻提升少年人对符文术的理解。

    时光与空间,这是一门连韩林自己都不懂的领域,他所要做的,只是将他自己能够理解到的东西,传播给这些年轻的符文师。让他们自己去思考去发现。

    短短十天的时间里,来求学的人渐渐稀少,韩林的学生也从二十人发展到了四十人。

    当在庭院中,韩林坐在藤椅上为那些学生讲述时光法则的时候,门外总有一名黑黑瘦瘦的孩子驻足而望,一双让人印象深刻的黑亮眼睛里,有着难以描述的憧憬与羡慕。

    这黑瘦的少年约莫十一二岁,与大多数少年年纪相仿,可他却是无数失败者当中的一员。只是别人走了,他却没走。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韩林自己有时候也感叹,有些东西注定与有些人无缘。悟性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本领,你懂了,便是懂了,不懂,便是将最终答案告诉你,你也还是不懂。

    怜悯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韩林无法帮助那执着的黑瘦少年。也无能为力。

    餐风露宿。

    那少年格外的执着,甚至将韩林的宅院门外当做了自己的家,吃住都在门外。无论刮风下雨。

    韩林于心不忍,曾劝说那少年离去,可并未成功。又打算让那少年住进来,可那少年固执的摇头不肯。他说,他若没有懂得画卷的意思,便没有权利进入宅院,没有资格聆听先生的授课。

    每一天,这少年总会在门外静静的站着,脸上的坚毅从未消失,每一天韩林讲课时,也总能够看到门外有着一双黑亮眼睛的瘦弱少年。这似乎渐渐的成为了一种习惯。

    月走星移,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韩林没有离开围墙内的世界,一来,那些孩子们还没听懂时光的概念。二来,封印符文阵里面的很多问题,韩林都需要随时解答。这个世代的人,对现代的符文阵了解很少。可以说符文咒是他们渐渐开始熟悉起来的东西,可符文阵这种不依靠心魔,完全使用符文力量为基础的东西,是符文师最陌生的领域。

    韩林的出现,也让这小小的符文世界,将重心从心魔身上分离出一部分,真正开始专注于研究符文本身的价值了。

    这一个月来,那少年未曾离去。

    是夜,乌云密布,大雨磅礴。

    韩林望着雨夜中宅院外的那道瘦弱的身影,轻轻的叹了一声。起身披上外套,撑伞而出。

    “先生,我是不是很笨?无论如何努力,都看不透其中玄机。注定我是一个失败者,我不会成功。”

    站在韩林身旁,那生着黑亮双目的少年第一次嚎啕大哭。现实的残忍,打破了他心中最后的执着与期望。多少个日夜,那一直支撑着他的梦想,在今夜终于轰然崩塌。

    漆黑的雨夜,家家关门闭户早已睡去。在这样只有雨声的世界里,韩林独自撑着伞与那少年并肩而立。一高一矮。

    “我无法成功的,对么先生。”少年哭声更大。

    失败者这三个字,足以击垮任何一个内心执着的强者,它是魔鬼。

    韩林一手揽住少年的肩膀,将那枯瘦如柴的小身子贴近自己,能够感受到少年冰冷身躯上传来的颤抖。

    “没有人是失败者,曾经的我,以为我是。后来我知道,我不是。现在的你以为你是,将来你也会明白,你不是。”

    韩林没有点破那画卷的玄机,他只是静静的站在少年身边,微笑的陪着他而已。

    事实上,这画卷可以有一百种解释,每一种解释都对。所以那少年并不算失败,他给出的每一种解释也都是正确的。遗憾的是,韩林要的解释,只是着无数种解释其中的一种而已。

    先生没有承诺任何事,那少年也没得到任何的提示。可先生站在身边拍着他,无形中给了少年莫大的支撑,让他那可逐渐死去的心又燃烧起来。这一晚,少年改变了很多,心中的想法也再次坚定起来。

    他完全愿意相信韩林说的那句话,这世界上没有失败者。他也告诉自己,一定要给韩林一份满意的答卷,不辜负先生的一番苦心。

    百万年后,向纳尔飞兽玄府外。当韩林随着众多向纳尔飞兽高手离开族群时。

    在那玄府门内,天玄老人面向韩林的背影猛然跪地参拜,一双老眼中满是泪水,颤颤巍巍哆哆嗦嗦,声音中带着沙哑。

    “老师,学生没有让您失望。那时光功法,是我对您的承诺,也是我,给您交上的一份答卷。承蒙老师厚爱,才有了学生的今天。您,可还满意。”

    百万年前名扬四海,整个符文史上第一个成功踏入十一级符文师领域的高手。于功成名就时突然放弃冲击十二级符文师的巅峰,并率领无数符文师义无反顾投身恶魔城立下时光圣殿。

    没人知道为什么鼎盛时期的他突然放弃了符文术,转而选择研究时光法则。

    只是因为雨夜中,那与他并肩而立的一道身影。和足以改变其一生的话语。

    这世界上没有失败者,你以为你是,将来你会明白你不是。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