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绝望的新生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九十五章 绝望的新生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三个人在书房门前静静的站着,心情却无论如何都平复不下来。

    回头看去,那单独漂浮于半空的书房,与这里的末日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样一个彻底死去的世界当中,一个小小的书房竟然承担着如此重大的责任。它承载着生物文明延续下去的最后希望。

    韩林很难想象得到,这书房主人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幸存者,当时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是如何端坐在书桌前去默默的书写那磅礴大气的世界阵图的。

    房间里书香飘溢,房外雷鸣闪电。似乎房间里的人掩耳盗铃般去刻意忽略外面的死界,他怀揣着一颗热忱的心,一颗为了延续生物文明的伟大重任,在书房内忙忙碌碌或许一生。

    自问,韩林认为自己若与那人身份互换,很可能会失去这种毅力。宇宙何其大,但若当你知道,也许在这浩瀚无边的宇宙当中,你是唯一的人类了,那种漫长的孤寂感该如何忽略。

    韩林的心态变得有些复杂,先前他遗憾这个世界的陨落,后来他同情那最后一人孤独终老的悲怆。大威能,究竟有多么吸引人,若孜然一身便是拥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又去用给谁看。

    “活着真好。”韩林说。

    这句话,引来海啸与茉莉无限感慨。

    “想必他临终前还是满怀希望与憧憬的,以一己之力创造出下一个文明赖以生存的温床,这是一种创举,也是一种对世界挥之不去的浓重情怀。我现在已经开始怀念那个未曾消逝的人类文明了,那时候的人类,该是何等模样。那时候的世界,该是何等面貌。”海啸说。

    深深的叹了口气,韩林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生物的求生欲望是极其顽强的,这种顽强令人赞叹,让人震撼。

    好似一群蚂蚁行走在苍茫的大地上,不知何时风雨交加雷鸣闪电,所有蚂蚁都死了,只剩下最后一个。这个时候的它或许已经不再是单独为了求生而逃跑,心里想的最多的,应当是将这蚁群最后的生息传递下去。于是它躲回了蚁巢继续养育后代,繁衍传递。可洪水来了,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小小蚁群又灭亡了,于是它躲进穴室,继续努力。洪水未退,再次淹没它,它便躲进一块小小的泥土中苦苦挣扎,直到那泥土块最终也溶解不见。

    五衰便是如此,一次又一次的文明陨落,一次又一次的香火传承。总是不想就此放弃,宣布对抗世界的最后一丝想破灭。

    那书房中的一本书,便是当代世界所弥留的最后避难所。

    “那半部书籍,记载的应当就是这里了。若我们想要进入上一个文明,必须依靠它。”

    感慨总是有的,但不能一直消沉下去。知道了当代世界的真相后,这种事实的确很难被人所接受,可现实便是如此,无法逆转,只能在绝境中寻找一线生机。

    韩林要寻找古月仙子,本能的,他认为古月仙子的做法对这种文明的传承是一种玷污。为了寻求到圣体,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那女人居然不惜重回真实残酷的世界,不顾任何代价。这种行为是无法被原谅的,至少韩林无法原谅。

    翻开那半部书籍,这书籍上面虽然只以线条勾画出一个世界的大概轮廓,却不难想象,曾经的这里也一定是草木茂盛生机盎然的。韩林之所以判断当前死去的世界也是一个阵法,理由便来自于这半部残书。

    书上所记载的世界,标注明确的阵型图通络,甚至有明确的阵眼所在地。此地为人类文明最后的破败世界,若想要得到圣体,须得回到妖兽文明,从妖兽文明回到神魔文明,再从神魔文明一路回到荒古悠远的修罗文明时期。而想要做到这些,就必须借助这半部残书。

    韩林仔细阅读并发现,这前半部的残书是以递进的方式来记载,整个世界阵图如何制作的。从一幅幅插图当中不难推测出断片的通络走向。只是那后半部的阵眼,却被古月仙子拿走了。

    “这前半部大多为制作流程与方法,真正的路线图实际上还是在后半部分。想来那妖女应该可以通过其掌握的残书寻找到下一个阵眼入口。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赶路。”

    对照残书上的阵图通络,韩林让那紫电心魔大致推演出了三条可能的路线。这三条路线并不能确定哪一条是通向最后阵眼的,因为整个阵法太过复杂,很难用当代符文阵的常识套用进去。

    “分头行动么?”海啸问了一句,眼神中有明显的迟疑神色。看样子这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一种选择,三个人分头探索,在这样茫茫无边界的地方实在危险。尤其那茉莉是他的妻子,心中总会牵挂着。

    韩林摇了摇头,笑道:“便是再想找到古月仙子,我也不可能做出这种选择。三人分头行动危险系数太大,且你们二人对符文阵知之甚少,让你们独行,我不放心。三个人一起走吧,只看机缘。”

    茉莉惊讶的望向韩林,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激之情。在这种情况下,韩林人性化的选择让她感到了很浓郁的温暖。尤其是这悲凉的世界里最后一丝人性光辉,让他们可以明确的说服自己,我还活着。我还是一个人类。

    三选一,选择并不算明智。若放在一起韩林或许会毫不犹豫的让三人分头行动,可见识过这样悲惨世界之后,还有什么能比感情的温暖更加可贵的了。充其量,大家不过都是灭绝世界中最后一支苦苦挣扎的幸存者罢了。

    “这书房能够一直存在下去,避免被灭亡的世界撕碎。从这一点上我大致可以做出判断。”三人围拢到半部残书跟前,由韩林向二人解说。也许是因为这里太“冷”,都情不自禁的靠近了一些,像是冰天雪地中迷失道路的旅人在相互取暖。

    “一个符文阵的坍塌,最初是从边缘区域的阵眼方位开始的。只要主阵眼不毁灭,这符文阵便能够一直存在下去,即便边缘地带支离破碎。所以我想,我们很幸运的处在中心阵眼的周围。相对而言,这里会安全一些。得以让书房存在的时间更长久。”

    “那么说,我们距离中心阵眼的距离很近了?”海啸眼睛里闪过喜色,可这种喜色又立刻淡化了。他方才意识到,这地方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符文阵,而是以整个世界为蓝图架构起来的复杂大阵。所谓的近,也不过是相对而言的。就好比那罪恶大陆不过是世界的一角,而两极之地也不过是罪恶大陆的一层而已。若这里相当于极寒之地,那中心阵眼相当于热砂之地,这两者之间的距离依然很漫长。

    看着天空中不断闪烁的空间裂缝,三个人心中都明白。多一分的距离,便代表多一分的危险。任你实力强横,一旦被空间裂缝卷进去也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如果这里靠近中心阵眼,我们便可以做些简单的推断。这有三条最有可能通向中心阵眼的路线,其中两条向两侧相反的反向延伸,也就是说那两条当中必然有一个是错误的,这基本上可以完全肯定了。根据整个大阵的阵眼分部来看,左边的路线阵眼分部较多,右边的稀少一些。可以推断出,右侧道路错误的可能性更大,它应该通向边缘地带。”

    “那么中间这一条呢?”茉莉指向中间在半途断层的通络问道。

    韩林沉思一阵,微微点头道:“确实,中间的路线为正确道路的可能性也很大。以我对符文阵的理解也很难分辨出这两条谁是谁非,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做出选择了。走左边,还是正前方。”

    三人沉默,这时候谁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最终选择了一种看似非常胡闹的方式来确定路线,扔石头。

    既然没有更多的理由去明确哪条路线可能性更大,那么便是五五开了。一切都听天由命吧。

    韩林找来一根锥形石块,三人同时放手上去抓着一角抛向天空,待那石块落地之后,尖端所指的方向不是后方,不是右边,刚好就是左方。

    “就这么定了。”海啸说道。

    确定了方向,三人便同时望向左侧,彼此都很没有把握的对视了一眼,立刻上路。

    也许是出于对先人的缅怀,已经对残存世界的不舍,韩林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那书房,不知这一路走下去是否还能回来。

    “等等!”就在韩林这一目要收回的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二人不解的望向韩林。

    “不对!我们应该走中间!”

    “理由呢?”海啸反问。

    “你们看那书房,它的正门所对应的,便是中间的道路。”韩林若有所思的说。

    “但这并不能作为我们判断的标准,难道书房的大门与符文阵有关?”茉莉很好奇。

    “无关。”韩林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说道:“可它与最后幸存者的心态有关!”

    海啸身为男人,尚未明白韩林话中的意思。作为女人的茉莉心思更加细腻,恍然大悟的用力点头。

    韩林道:“这样一个世界的最后幸存者,他心里会想些什么?如果是我身处在黑夜中,那么我要望向的远方,应当是东方,因为那里将会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最后的幸存者的心情一定是绝望中又憧憬希望的。这书房与阵法无关,却应该代表最后幸存者的信念。你瞧,它对向正前方,那里应该便是中心阵眼,通向妖兽文明世界的路线。便是临死前,也要面对真实的世界,面对希望。”

    “对啊!”海啸一拍脑门,立刻笑了起来:“没想到韩小弟如此有远见。”

    韩林苦笑道:“这可不是什么远见。只是设身处地感受到最后幸存者的情怀后,有感而发罢了。”

    一路向前。

    “这山,好高。”

    “这水,曾经也一定很深。”

    一路上的见闻,都让三人兴奋不已。毕竟面对的是真正人类文明的最后世界,在伤心绝望过后,能够触摸到真实,也是一种很不错的,能够聊以自慰的自娱自乐了。

    人心总是要面向阳光的,心中有了希望,才能在绝望的世界里勇敢的前进下去。

    一座座半腰被斩断,或远方塌陷的山脉,大约可见到古老文明的辉煌。在脑海中自动填补了被摧毁世界的空缺,仿佛勃勃生机再现眼前。

    此时韩林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墓穴中有大量的英魂气息,能够让许多原本不具备生命能力的东西活过来。造就了岩石怪物,行走的古树。原来所谓的英魂,并非真的就是某些英雄的灵魂,这个概念太狭隘,也不足以产生让死物复活的强大动力。

    所谓的英魂,不过是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那是他们向往新生,向往明天的一颗炽热的心。这种心情竟然强烈到可以被感知,强烈到能够穿透书本进入当代文明,去影响整个热砂之地。

    绝望的新生。

    行走中,三人都很认真的在四处寻找。试图找到哪怕是一颗植物,甚至是一株小草。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还在努力,还在拼搏奋斗,它还想重生,想要继续活着。半分生机,足以让人充满动力。

    遗憾的是,一切都如眼前所见,死了,全都死了。这里没有任何具备生命气息的东西存在。哪怕韩林瞪大了神观双目,试图去寻找一丝生命火焰的痕迹,最终也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三个人变得越发沉默起来。海啸与茉莉只是环顾四周,尽量去寻找一些能够吸引注意力的东西。

    韩林则默默的翻看着残书,按照仅剩下最后的一小段通络,尝试修复断层出将前方丢失的区域串联起来。

    “我们到了这个神奇的地方,可上面所标注的图案却难以理解。”韩林指向残书,让海啸二人过来观瞧。

    前方的路线,那符文阵通络即将在不远处消失。后面的会出现在下半部残书当中,只是这里有着大量复杂难懂的图形,目前还无从辨认。

    那是用黑色墨汁标注的,一条条的黑色漩涡。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