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色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色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偌大的殿堂内,寂静无声。前一刻那近乎于真实的体验过后,立刻回到如此冰冷的世界里。前后的反差之大,让韩林短时间内没能反应过来。

    可稍后,他笑了。笑的无比灿烂。

    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便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便对你哭。

    韩林成长了,在极为难得的情况下,与爷爷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让韩林的心态开始发生了转变。

    他不再认为曾经拥有现在失去,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任何事都有它的两面性。

    如果将这种重逢看作是一场注定要分开的离别,韩林的心中一定难舍难忍。

    可如果将这种重逢当做是一次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突然获得的美丽馈赠,那韩林将喜悦,感恩。

    曾经的韩林一直都很悲观,很苦大仇深。认为这世界太冷太现实了,认为人类太残酷也太无情了。认为自己这一生过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年纪轻轻失去了最亲的亲人,更是被族人驱逐追杀。一个本该拥有美好生活,拥有大好前途的少年就这样被强迫性的逼近了残酷的世界里。他风餐露宿,很少能够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他居无定所,至今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才是他的家。他得不到亲情,唯一的亲情也没了。他得不到爱情,最爱的女子也离他而去。

    然而如今,他却渐渐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他认为自己看惯了世态炎凉,是一个少年老成的人了,他拥有少年的容颜却怀揣着一颗沧桑的心。他以为他自己很成熟了,认为他自己已经懂得了什么是现实,什么是世界。

    可现在他明白了,这一切都太幼稚,太可笑了。

    风餐露宿,他曾经以为自己很悲苦,可与那些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相比。他韩林也吃过这世界上最好的美食,也住过这世界上顶级的酒店,他曾经拥有美艳无双的女人,还拥有无数人遥不可及的强大力量。至少现在走在街上,有人顶撞冲突,他韩林可以毫不顾忌的一巴掌打回去,而不用畏畏缩缩低声下气。相较之下,他韩林是多么的幸运。

    居无定所,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个没人要的流浪者。可与那些先天或后天残疾,只能坐在小小的窗子内憧憬外面世界的人相比。与那些要照顾妻儿老人,每日困在两点一线的工作岗位上而不得抽身离去的人相比。他韩林可见过名山大川,他韩林上过天,下过地。他见过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景色,也见过这世界上最凄凉的失落国度。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些无法走出来,终其一生要困住的人只有做梦时才可以梦见的自由。相较之下,他韩林是多么的幸福。

    他经过无数坎坷与磨难,可与那些一生注定要平庸度日的人相比,他的人生又是多么的精彩绝伦。

    凭什么自哀自怜,凭什么苦大仇深?凭什么愤世嫉俗,又有什么脸面去惋惜自己的一生?韩林羞愧难当,他简直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占据着天下所有最美好的东西,却整天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混蛋。

    成熟么,聪明么?韩林自嘲的发笑。可以前的那些想法,算得上成熟?还是一个自己戏耍自己的小丑?

    一件事,从好的方面去想,他就一定是好的。从坏的方面去想,他就必须是坏的。

    什么才算是人生的赢家?是装作一个老道世故的人,面对那些天真烂漫的笑容而讥讽奚落?认定那些灿烂的笑容是因为没有见识过什么才叫做丑恶,什么才叫做肮脏的愚蠢行为?他认为那些人什么都不懂,根本是白活一世。所以他什么都懂,他郁郁寡欢,在满怀着对这个社会,对这个世界失望绝望的情怀下郁郁而终。这是一种不敢面对,也不敢反抗的懦弱行为么。

    亦或者是明白了这世界的真相,却能够依然乐观,坦然的去面对。便如同生在淤泥中的荷花,竭尽所能的让自己绽放的更加灿烂,更加纯洁。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温暖,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美丽。当回头展望这一生,临终前他可以满足的笑着离去。这是一种坚毅勇敢,勇往直前的真正勇士么。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韩林不懂。但他能够确定,前者绝不会是人生的赢家,即便有,那也一定是后者。

    什么是成熟,什么是幼稚。自以为自己成熟的人,自以为自己什么都懂的,却反而活的并不如意的人,才是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幼稚,甚至是愚蠢。他们浪费了在人间活一次的宝贵机会。

    韩林已经明白,曾经的他,就是这种人。

    如果放在以前,韩林铁定会狠狠的抽自己一记耳光,嘲笑自己的懦弱。可现在,他却只是淡淡一笑,心中释然。

    谁还没个少不更事的时期。没个自认为自己已经很了不起很不一样的可笑阶段。

    韩林不知道那符文咒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可他明白。这种释然,应该是一名出色的符文师必须要具备的基础。那些终日与最肮脏最污秽的心魔打交道的人,很容易被其影响心态,影响看待这个世界看待自己生命的态度。若没有一颗乐观释然的心,如何能够在符文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韩林向那符文咒深深的鞠了一躬。道了一声谢谢。是那眼睛看不到的先辈点化了他,是曾经辉煌的符文鼎盛时期,让他这个后世的小小符文师,懂得了什么叫做顽强。

    头已经不疼了,所谓治病治本。肉体上的痛苦可以除去,但思想中的隐患却难以根除。休息可以让韩林恢复常态,却不可能达到符文咒给他的这一场福泽。

    迈着轻盈的步伐,顺着长廊回到了连接带区域。此时的他,再看这神殿便觉得如此宏伟,如此的美丽。再回想自己的人生,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丰富多彩。

    步入七星阵,一道朦胧梦幻的星光影射在身上,韩林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抬着头去感受那清凉透彻的星光。

    随意挑选了一条长廊跨门而入。

    还是那殿堂,还是那柱子。此次,所遭遇到的状况也更加离奇了。

    越是近距离感受神魔文明的辉煌,便越让韩林心潮澎湃。他从来不知道符文咒可以做到这么多,符文师可以强大到如此难以置信的地步。

    踏上第二根柱子,韩林很惊奇的望着眼前的另一个韩林。那韩林与他一模一样,像是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种对视并非没有发生过,在恶魔城混乱区域,他见过更多的自己。但现在遇到了自己,却比恶魔城更震撼。因为他清楚的认识到,这并非时光乱流,而是那符文咒实实在在塑造出来的。

    前方,那巨大的符文符号飘来,等待着他去学习。

    但韩林心中却有另外的想法,他试图强行登上第三根柱子,结果,另一个韩林果断出手相阻。韩林动手反击,二人打的不可开交。一直战到双方都力竭了,却还是没能分出个胜负高下。

    韩林笑了笑,大概猜到了那符文咒的作用。这样神奇的功能的确让人非常渴望。

    因此他没有继续展开过分的举动,而是按部就班,一点一点的学,一点一点的向前,最终,将那符文咒拿在了手里。

    浮台正前方,人形虚影按照惯例再次出现。将那符文咒贴在人形虚影身上,便听得深沉厚重的轰鸣声大作不止!恍如天外来音,又似一道穿越了悠久岁月跋涉至今永不停歇的暮鼓。闻之让人内心空灵,心绪悠远。

    人形虚影,正如韩林判断的那样,在瞬间分化为两个。两者毫无差别,可算是真真正正的复制。这种复制的持续时间,达到了惊人的一个小时!

    韩林心潮澎湃,如果能将自己变做两个与人战斗,那该是何等恐怖的力量。两个韩林,四个道心!简直不可想象!

    回到连接带区域,韩林总结了一下自己得到的六张符文咒,但从效果上来说,是无法分出高下的。每一种,只要运用得当,都能够发挥出超乎想象的效果。

    “该是最后一道长廊了。”韩林又一次进入七星阵,进入那七星阵的最后一道星芒之中。心里却有些不舍,面对如此辉煌的符文遗产,却只能够拿走七个,实在算不上美事。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样的灿烂文明展现给沈玉,看呐,符文咒可以这样强大。

    终究还是要面对最后一道长廊的,韩林知道自己无需遗憾。他已经得到很多了。

    当从七星阵的星芒中离开之后,那七个圆形的星斑突然熄灭,而后再次恢复了亮度。即便能猜到结果,还是尝试性的想要站进去,结果自然被柔和的力量推了出来。

    韩林笑自己太贪心,他挥手随意一指,便确定了一道长廊。

    步入其中,眼前所见,让韩林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这条长廊太不平凡,如果要韩林自己来形容眼前所见的话,那几乎是一条万魔窟!在长廊甬道的两侧,或站立,或飞翔,或爬行,甚至正在分裂的,数之不尽的妖魔。

    这一看之下惊的韩林连连后退,因为他看到,这些妖魔当中,几乎全是最污秽之物。有强大狰狞的心魔,有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有恶魔城内行走的凶兽,有那闻所未闻的混世大妖!这些东西,比韩林曾经见过的任何一种都更加离谱,更加古怪。

    “这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韩林心乱了。前面六道长廊虽然宏伟巨大,可与第七条长廊相比,简直算得上平凡无奇了。

    为什么会不一样呢?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符文咒?韩林心中摇摆不定,暗想,里面的符文咒绝不会是好东西。光看与其他长廊大相径庭的构造,便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正琢磨着,身后突然有轰隆隆的巨响传来。

    闻之,韩林冷汗瑟瑟。脖子僵硬的回过头去看,顿时目瞪口呆。

    那符文鼻祖的雕塑居然活了!手里捧着一本厚重的书籍,正踏着大步而来。

    这一幕让韩林无法理解,本能的让开道路,将身子仅仅的贴在长廊一侧的墙壁上。而那巨大的雕塑却并未看韩林一眼,径直向前。

    韩林无法解释这种古怪的状况,唯有快步跟上。要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现在的他,已经顾不上自己是否太过大胆了。

    一路上,两旁不断出现的另类妖魔看的韩林心底发颤,神魔时期,说的不该仅仅是心魔与神尊。这些前所未见的混世妖魔,哪一个拿出来都足够震惊世界了。

    韩林甚至在长廊中后段,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雕塑,那居然是虚空心魔!这种强大的心魔,也只能排列在中后段。可见更深处的妖魔有多么惊人。

    穿越长廊,来到了尽头的殿堂深处。

    “别过去,别过去!”一道声音在韩林心中响起。

    韩林猛地一怔,立刻辨认了出来。这声音是来自于贪蛇那女人。在她跟随自己以后,一向都是老老实实的,没有他韩林授权,她便从来不敢胡作非为。可现在,居然主动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韩林忙问,认为贪蛇也许察觉到了危机。

    “我不知道,总之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你不要过去,感觉真的很不好。”

    韩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没有感情的女人,会说出这种话来。他很清楚,就是现在让她去死,她也不会有片刻迟疑。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向来不在乎生死的八步贪嗔蛇都为止惊慌失措呢?

    身处于殿堂之内,韩林立刻观察此地情景。是那些柱子,和浮台上,一张与先前符文咒完全不同的,呈纯黑色的诡异符文咒。当看到这黑色符文咒的一瞬间,韩林便从灵魂深处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大魔净世咒!”猛然间,那符文鼻祖雕塑居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说的,是韩林能够听懂的语言。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