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分歧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四十二章 分歧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在那崭新的世界里,韩林的脑海中便浮现过很多的画面。其中一部分,就是对术法的阐释。

    他看到有术士手中掐诀念咒,让那脚下的泥土凝聚成一条土龙,来进行战斗。也见到有术士使用术法,掏空一片湖水,让湖水结冰,或让其凝聚成猛兽形态进行战斗攻击。又有一些,便是更加诡异莫测的能力,高举双手,天空中万道雷霆闪电落下。又或者呼唤火焰的力量,焚烧天地。此为术法。

    本质上来讲,心魔与神尊是分不出一个孰高孰低的。可为什么会出现符文师一直压制术士的情况,道理也很简单。

    心魔与本尊分不出高低,但掌握这两者的人类却有高低之分。

    符文界出了一个堪称划时代人物的符文鼻祖。这老人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智慧,根据从其他位面得到的奇特符文,硬生生是开创出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符文术。让那符文术横跨两个文明,到近代书本世界依旧可以得到传承。

    术士界,当然也依靠着神尊掌握了术法的力量,但他们却缺少一个像符文鼻祖这样优秀的先贤。也无法将对神尊的利用释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不管怎么说,术法与符文术纠缠了无数年,却也只不过是一种“单相思”似的徒劳搏斗,从未能取得过任何一次胜利。

    在这里,韩林明白了一个种族的由来。那便是神族。

    说白了,神族也并不是什么神灵,而是从神魔文明时期,一直传承下来的术士后人罢了。他们如同术士一样掌控雷电,火焰,与狂风的自然力量。以强大的神尊将这种力量进化为更强的存在,便出现了天雷,天火等等。所谓神族,只是他们自己一厢情愿的叫法,认为掌控自然力量便是神了。却并不知道在古老的神魔文明,他们一直都是符文师的手下败将。

    当然,这种秘闻韩林是绝对不会告诉神族的,以免引起神族对符文师的仇视。

    在常年被符文师压制的情况下,术士界内部也产生了极大的分歧。他们认为术法已经无力挽回局面,继续发展下去前途堪忧。另一部分的顽固派,却始终坚持发展术法,认定了这是一种有着巨大潜力的能力。

    这,便分出了保守派和激进派。这,又与符文师和摄魂师的分歧何其相似。看起来,让一个宗派或者一个业界内发生分歧最终导致破裂的根本原因,也并不是单纯的强大与否。弱者会产生分裂,强者也依然如此。

    还说那术士界,保守派顽固的守着术法不肯放弃,妄想着有朝一日能赶上符文师,并将其超越。最后当然以失败告终,便再来说激进派。

    他们发现,术士所掌控的自然力量,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符文师掌控的符文力量。继续比下去也是徒劳,便转而开辟了另一条崭新的道路,那便是功法。也是后世修士的真正起源。

    何为术。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武者凭空打出一拳,那便是一拳。如战斗起来,也只是根据身体的不同变化,做出不同动作,用来寻找对方破绽,去最终致胜的一种肉体技能。

    可术士,在这种武者的武技基础上,添加了术。那便是凭空打出一拳,这一拳或附带出强大的拳影,或是用术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玄念拳头。又例如武者可以劈出一剑,但附加了术之后,这一剑便能够附带剑气,剑芒,或剑虹。

    这样胆大新奇的尝试,让激进派术士尝到了巨大的甜头。他们开始深入研究并研发新型功法出来,种类也开始变得五花八门。后世的两大分支,劲宗与念宗,其实都源于此处。而念宗,则更像回归本祖保守派的术法,劲宗则是纯粹激进派的功法。

    修士的祖先,术士激进派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壮大,并越发强悍起来。甚至隐隐超过了保守派术士,但另一个问题也接踵而来。那便是,要使用功法,必须要用到神尊。可世界上的神尊数量是极少的。

    既然无法在实力上战胜符文师,便要用数量来弥补这个差距。大规模发展功法,让更多的人学会功法,是当务之急。

    内丹,也因此应运而生。那是从神魔文明时期,一些妖兽的先祖身上得到的启发。他们开始尝试去改变人体结构,但最终失败。直到一个神秘的女人出现,这种困境才得到改观。传闻,此女一直在寻求力量的真谛,并以莫大的未能改变了人类身体构造,让他们拥有产生内丹的能力。这内丹,便可以权且当做神尊的替代品。

    可这还远远不够,内丹只能够演化出罡气,而跟强大的意境,还是需要神尊力量的支撑。

    因此,术士开始研究神尊力量的本源所在。并渐渐的掌握到了一些微末的要领,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功法体系,能够让人凝聚本心。这,便是太上感应篇的由来了,太上感应篇的增强版,便为心经。

    韩林将书本合拢,长长的出了口气。那女人自然是洛月,也只能是洛月。至此,韩林已经不再感到惊讶,洛月这女人总是会一次次带给他更大的震撼,到现在也渐渐习惯了。

    同时,他也明白了修士的由来。原来那本心并不是心魔,而是神尊。由于长期接触心魔,让韩林忽略了这个概念。本心的成长是人类自身练出来的,它不具备心魔的污秽,也不拥有神尊的圣洁。其能力也大打折扣。

    术士界的保守派顽固不化,不肯放弃术法。可随着越来越多的术士反目加入激进派,让保守派的数量越发稀少。这些日益衰败的保守派便带着他们强大的神尊,以十分颓败的方式退出了历史舞台。躲藏在无人所知的角落中。

    反之,激进派迅速壮大起来,在不拥有神尊的前提下,让一个普通人也能修炼功法。这种全面的覆盖性,成为了它能够发展延续下去的重要优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激进派,让本来掌握神尊的激进派比例严重缩水,一直到后世,激进派已经渐渐的不懂得如何去掌控并使用神尊了。

    这样看来,所谓神族,便是术士的保守派后人。所谓修士,便是术士的激进派后人了。

    这一段埋藏了无尽岁月,不为人知的历史秘闻呈现在韩林面前,让韩林也是感慨无限。他不知该如何评说先辈,也无法去断言到底是符文师强,还是术士更强。因为传承的重要性,让更容易生存的修士几乎成了现代世界的主要战斗力量,反而曾经盛极一时,以绝对优势压制术士的符文师,却因为传承的困难程度,渐渐衰败下来。

    韩林又想到了紫电心魔那句话。什么是强者?能活到最后的才是强者!符文师强大那又如何?现如今的符文师能有几个真正站出来跟强大的修士战斗的?

    “怪不得我的道心,能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复杂的功法。原来症结在此啊……”韩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的道心,原来是本心的超级增强版。它并没有过分倾向于心魔或神尊,却在分身期的过程中,发生了极端的两极分化。之所以曾经的道心更像心魔,还是因为那道心是以虚空心魔为框架所参悟出来的。

    那么说,心魔与神尊,竟然源自于同一种本源?

    韩林心有不解,这样污秽与圣洁的两种巨大的存在,竟然是同宗同源的。

    这世界的奥秘究竟还隐藏着多少?韩林无法推测,并还有一个问题是始终弄不明白的。为什么他的道心,拥有境界的分化?从虚无一直到现在的分身境界。这,该如何解释?

    默默的站在图书馆内,韩林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下来。

    望着琳琅满目的功法书籍,知道这都是那些不甘屈居人下的术士,千百万年来的智慧结晶。若让它们就这样湮灭在历史长河中,是否太过罪孽深重了。可把它们带回书本世界,只能引发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

    “只能说,一个文明,只能适应一个时期吧。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

    韩林这样安慰自己,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这些强大的功法就让它们继续躺在这里吧。当做是对前人智慧的一种祭奠。

    离开了圆形托盘,韩林又在那些书架之间漫步游走。他对功法兴趣不大,却想要找到一些关于洛月的记载。曾经的洛月改变了人类构造,帮助术士将功法传承的方式圆满。那么在这里,便不可能没有任何对于洛月的记载。

    一排一排的书架被韩林淘汰掉,他只寻找一些没有明显标志性图案的书架。直到最后,耗费了三天时间,韩林终于来到了这图书馆的尽头,在那里,有一个小巧的书桌,这书桌上刻绘着一条长河。桌子上则摆放着三本书籍。

    如此特殊的“待遇”让韩林立刻意识到这三本书意义重大。立刻带着书籍回到圆形托盘上并一一放入凹槽内。

    前两本,全是对于术士界内部的变革记载。术士界的整体发展韩林已经知道了,便对这些细节彻底失去了兴趣。

    在第三本书上,他找到了他想找到的东西。

    那是一个天空昏暗的日子,聚集在,这是神魔文明的最后一天。而那一天的毁灭,则源自于一个疯狂的女人。

    那女人身着一袭月色长裙傲然站立于天空之上,下方是无数的符文师,数不尽的术士抬头仰望。韩林看不清这些人的表情如何,却能够看得到,每一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对那女人有着巨大的忌惮。

    停立于空中许久,女人终于开始了让人为之震撼的一幕。

    她竟然纵身攀升,以一己之力去轰击苍穹!

    一击!那苍穹居然因此裂变!

    两击!苍穹之外有黑色雷电降落,尽数命中其身。

    女人身躯颤抖,在寸寸龟裂,可她并未因此停止那疯狂的举动,毅然决然的展开了第三击!

    这一次,天空破裂,数量庞大的空间裂缝开始出现,期内虚空茫茫不见尽头。

    数量远超先前百倍的黑色雷电出现!那些雷电拧成一股子直接命中女人,将其灰飞烟灭。

    至此,神魔文明,终结。

    “任何知道我身份的人都会要杀我。”韩林脑海里,回想到百万年前洛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可那,是为了什么?韩林双目泛红。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