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跟我学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三章 跟我学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世界,有属于它自己的独特“语言”。这种语言,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语言。而是一种构造出世界的真谛,是精髓所在。任何东西,都可以是世界的语言。包括一块石头,一滴水,一朵花,一棵树。

    符文,便是强大的贤者,读懂了世界的语言之后,将那语言具体化,所记载下来构成的文字形态。它可以是文字,具象化后,便可以是实物。一个符文,看上去是一个符文,具象化后,它便有可能变成一棵树,甚至是一个人。

    语言无处不在,符文也无处不在。它是一种真谛,一种创世的构造基础。若彻底掌控了符文,便可以用符文制造出世界万物。

    然而,它也并非是这世界上唯一的真理。与真相对应的,便是幻。识海,便是一种思想,一种意识。当它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凭空将脑海里思想的东西具体化,制作出来。相对于蕴含万物真谛的符文来将,识海所创造的东西,便是对立面的幻。

    这世上的东西有真有假,有实有幻。有因有果,有阴有阳。但只要存在的,便为合理。

    真与幻,应该是其中最为典型也最为强大的两种“力量”了。

    那先知自信自己的识海神力,可以突破任何阻碍,寻找到本星的生机所在。事实上,打从她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先知,意识到自己的识海是前无仅有的时候,便坚定了这种想法。在漫长的宇宙路途中,她们见过,也摧毁过太多的文明。正如她自己所想的那样,她没有遇到过任何一种,可以与识海神力相媲美的能力。这让她越发自信,也越发坚定了识海的霸主地位。

    然而,她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样一颗破败到几乎要死的星球上。她居然遇到了与她的识海神力能够分庭抗礼的能力,真谛之力,符文!

    两种最强,也最为复杂的东西,在这里展开了精彩绝伦的碰撞!

    真与幻,谁强谁弱?

    先知眉头紧皱,额头上已经开始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难怪我能算到生命迹象,却找不到其所在方位。原来,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存在。居然可以跟我的识海神力相抗衡!”

    喃喃自语中,先知心神摇曳。她那坚定不移的自信第一次产生了动摇。她以为可以独霸天下的识海神力,也第一次真的遇到了天敌。在这之前,她一直是无敌般的存在。是傲视宇宙的。

    她是识海第一人,其地位,几乎可以媲美符文鼻祖了。这样的两个开拓者,这样两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鼻祖,却很遗憾的没能遇到一起,没能碰撞出精彩的火花。事实总是如此,会留下很多不完美。

    终于,那识海神鼠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与挣扎之后,突破了符文阵,一瞬间来到五个文明中,最为神秘,也最具有创造性的神魔文明世界。这里诞生了辉煌灿烂的符文文化,这里萌发出了后代修士的种子。这里孕育出了延续整个星球赖以残存的符文阵法。若非要决定哪个文明对这世界的贡献最大,毫无疑问,绝对是神魔文明。

    “败了……”先知颓丧了,一双眼睛,从来没有泯灭过的自信光芒,渐渐的暗淡了下去。虽然她的识海神鼠最终是突破了符文阵,可结果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要知道,符文鼻祖可都死了无数年了,符文阵也是死的,是没人掌控的。可她先知是获活的,她掌控着自己的识海神鼠,去与一个无人掌控的符文阵进行对决。以如此艰难的方式取得胜利,这种胜利本身就是失败。

    “不知那人是否还活着,真想见见他啊。”先知笑了笑,眼神里满是遗憾。其实她自己已经有了答案,不可能见到创作出符文阵的鼻祖了。那强大的贤者,已经随着流逝的岁月而去。

    “每一个开创者的陨落,都如那天空中的一颗星辰熄灭。”先知心里出现了一丝孤独感,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与她并驾齐驱的人,却发现那人已经死去了多年。纵观茫茫宇宙,还有谁可与她一起探索真理。

    ……

    “那老头儿的确不凡。”在书本世界,洛月遥望天空,喃喃自语道。她的脑海里,映现出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幅画面。

    “你能打败我么?”那时候的洛月还很年轻,还很冲动。她自负的询问眼前老者。这人,便是创作出符文术的人,被后世无数人敬仰的符文鼻子。

    老人淡淡的笑答:“打不过。”

    “知道就好。”洛月洋洋得意的挥舞着小拳头。

    “可你,也打不过我。”老人像是看待自己的孙女一样,笑眯眯的说。

    “不可能!多说无益,打一架看看谁更厉害!”洛月恼怒了,她特意找到这个传说中的强悍老头儿,就是要确定自己天下第一的霸主地位。她曾经单挑过修罗神,也与阿修罗王打过架。这两种传说中最强大的生物,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可如今,这个看上去很文弱的老爷爷,竟然如此狂妄。

    “人都说你是真神,是传说中才会出现的人。我却偏不信,来试试看!我倒要领教一下你为什么如此自信!”

    洛月心高气傲,无法容忍有人挑衅她的权威。是以,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拳轰了出去。

    这一拳看似柔弱,可力量却霸道的惊人。

    “就是这样的小拳头,活活打死了一个阿修罗王。小丫头确实不凡。”符文鼻祖依然呵呵的笑。他挥了挥手,身前出现了一座大山。

    洛月身体并未停止前进,一拳将大山轰碎。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就这种能力?山峰?开什么玩笑!”

    老人再挥手,身前出现了一棵大树。

    洛月将大树轰碎,嘲讽道:“来点真本事。”

    “你想看真本事,我给你看。”老人呵呵的笑,两根手指掐着一张符文咒,看似很随意的甩了出去。

    这一次,洛月便那么轻松了。她很清楚,这老头子可是创作出符文咒的鼻祖。强大的符文师使用出来都威力无穷,何况是他了。

    那符文咒贴在洛月身上,将其瞬间移动到了世界的另一头。

    “老家伙耍诈!”当洛月长途跋涉回来之后,愤愤的吼着。

    “那你尽管再来。”老人淡笑。

    这一次,老人用符文咒将洛月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一张接一张的定身咒甩出去,任凭那洛月气的呀呀大叫,却无可奈何。她碰不到老人,老人也伤不到她。

    “你这不是打架,是耍赖!”洛月不甘心的叫到。

    “符文术本来就不是专门为了打架制作出来的。”老人很随意的一句话,反驳的洛月哑口无言。

    “那也不行!你必须跟我实实在在的打一架!不然我天天来找你!”

    “呵,好吧。你来。”

    老人始终盘腿坐在地上,当说出这句话之后,右手手掌猛然拍击地面。只听得轰然大震中,其右臂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那力量幻化做心魔的样子,半条身躯缠绕在老人臂弯。

    紧接着,又是一阵接着一阵的轰鸣。那老人的双臂,双腿,与躯干,均都被最强大的心魔缠绕起来。这些心魔依附在老人身上,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看上去威风凛凛,杀意无穷!

    洛月双目微眯,知道真家伙来了!

    战斗的过程很激烈,结果却并不让洛月满意。事实上,符文鼻祖还是输了,洛月还是赢了。可她赢的一点都不骄傲,她发现控制五条心魔的老人打不过她,但同样的,她也没办法击杀这老人。

    “如果六条心魔凑齐,我可与你一战。”老人面露遗憾深色,似乎在沉思着。

    “可我还是不能杀了你。”洛月气的咬牙。

    “你不是打不过我,而是打不败真理。我的符文术蕴含万物真谛,你若破不开它,它便是无敌的。”

    “那你就弄六条心魔来跟我打。”

    “没那么简单。无极符文咒是我开创的,可我,并不是最适合它的人选。”

    “那人在哪你告诉我,我把他找过来。你传授他无极符文咒,我跟他打。”

    “你不是他的对手。”

    “不可能!没人能打赢我,你自己都不行!”

    “你战胜不了自己的心,所以你打不过他。你走吧,有人要来见我。”

    “装神弄鬼。”洛月转身离开。

    这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符文鼻祖。可后面那符文鼻祖究竟见了谁,她却无从得知。只是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唯一一个,得到他无极符文咒传承的后人了。

    循环。

    老人笑了笑,取出七张符文纸,用神奇的手段,在上面绘制了复杂的图文。那些图文乍一看像是地图,却内有乾坤。

    存在既是存在,存在了,循环便也成立了。当他将无极符文咒地图制作出来的一瞬间,便注定了后世会有人找到它,而后根据地图,再找到他。

    于是乎,那地图形成之后,身前的空间开始扭曲,一个瘦弱的人影从里面很狼狈的掉落出来。

    “你来了。”符文鼻祖笑呵呵的问。

    “你……你……”那瘦弱的人惊疑不定的看过来。

    “没错,就是我。”符文鼻祖笑道。

    “我要无极符文咒!!”那人大喜过望,很没有礼貌的叫嚷起来。

    “你要,我会给你。但我有一个要求。”符文鼻祖点头。

    “什么要求?”

    “留下来,学我的符文阵法。”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