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执掌轮回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执掌轮回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你了解自己么?你真的认为现在的你,就是现在的你么?人这一生中,总会遇到各种离奇的境遇。现实也总是会给我们开一个天大的玩笑。当你活在平淡的日子里,在午后闲暇时,在夜晚沉思中。是否会曾想过,你究竟有多少身份?

    你不会知道的,你永远不能知道自己有多少潜力,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耐。相信我,这世上没有废物。

    韩林说。

    ************

    “学……学你的符文阵法?为什么?我只要无极符文咒。”

    “学了我的阵法,我便给你无极符文咒,不学,便不给。”

    “你这老头儿怎么这样不讲理。”

    符文鼻祖哑然失笑:“你两手空空来索要我的无极符文咒,难道就很讲理么?”

    那人闻言,立刻尴尬起来。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很没道理。

    符文鼻祖再笑:“这文明将灭,可多年来,我都未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继承衣钵。”

    “你认为我合适?”那人指着自己的鼻子,根本不肯相信,说道:“我认识一个女子,她学可能更好。”

    “她能学,而且,她领悟符文的能力更在我之上,可她掌控不了更多的心魔。布置那样巨大的符文阵,需要强大的心魔力量作为牵引,她做不到。可你能做到。”

    那人挠了挠头,突然叫起来:“不对!有人可以做到。我见过,后世有人用符文阵创造出了新的世界,构造出一个个文明。是他用符文阵维持这世界的衰败。你一定能找到他的。说老实话,我对符文阵真的没多少天赋。你不如再等等,他会来的。”

    闻言,符文鼻祖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却并不说话。

    那人被看的有些窘迫,这老人的眼神很难理解。半晌后,好像若有所思。

    “想到了么?”老人笑问。

    那人指着自己的鼻子,失声叫道:“不……不会吧?你说那人是我?是我创造了规模宏大的符文阵!?”

    “那你要不要学?”

    “我的天……没想到,竟然是我。可,我真的学不会那样复杂的符文阵啊,你看我哪里有强大的推演能力……”说到这里,那人闭上了嘴巴。

    “你没有,可你的道心,却有。”老人呵呵笑着,指向了那人的前胸。

    “老头儿,你先别说话。我冷静冷静,这一切都太诡异了,你等我冷静一下再回答你。吗的,这是真的假的?我不会在做梦吧。”

    ……

    “那老头儿的确很不一般。也恐怕是唯一一个让我无法战胜的人了。可他后来,究竟是见了谁呢?”洛月苦思冥想,却找不到结果。她只将目标对准了神魔文明,却从没想过会有一个现代人回到过去。

    便在那识海神鼠真正穿越了第一个强大的符文阵,来到神魔文明的世界时。

    韩林心里突然动了一下,这种感觉让他无所适从。他找不到感觉的来由,好像一件未曾发生在自己身上事,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发生了。他感觉他自己的东西被人给动了,却不知道是自己的什么东西,被什么人动了。

    “谁动了我的东西?动了我的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被侵犯的感觉?”韩林喃喃自语,他不断的感受着来自于荒古时代的轰击。这种感觉很可笑,也很怪。

    一个现代人,感受到荒古时代的震动,本身就让人难以理解。可韩林自己清楚,荒古世界,其实没有消失。

    “嗯?”先知在识海神鼠突破符文阵后,突然愣了一下。变色道:“不对!不对不对!这创造符文阵的人还没死!可为什么……没道理啊。我的确感受不到那人了,却怎样又觉得他还活着?”

    神魔文明世界,符文鼻祖哈哈大笑:“最好的隐藏,不是躲在某个角落里。而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是谁。外人想找,自然也是找不到的。”

    ……

    识海神鼠穿越符文阵的速度渐渐加快了。每一个文明的衰落背后,便隐藏着另一个文明的脆弱。神魔文明世界的承受能力,无法与修罗文明相比。也因此,两个不同的文明之间,有强有弱。

    当那识海神鼠终于穿越一个个符文阵,来到那书房后,盯着书本愣住了。

    先知也愣住了。这一路上的见闻,已经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她从没想过,在一个小小的空间裂缝里藏着一个世界,在一个山峰空气上空藏着一个世界,在另一个空间裂缝里还藏着一个世界,在一个书房书案上的书本里,居然隐藏着最后的世界。

    这整个世界,所有的人类,全都躲在一本书的封面上。

    先知表情复杂,似乎遭遇到了最难以理解的怪事。她的信心再一次被击溃了。她以为她至少能够跟创造出这种神奇阵法的人并驾齐驱,哪怕稍有不如,最多也只差了一点点而已。可当她看到那本书之后,她惨笑。她发现了自己的可笑之处,也发现了她与那人相比是多么的渺小。

    因此她不甘心,不息浪费大好年华,再一次掐指清算,去算那阵法鼻祖。她算过了世界,算过了时光,却算不过那老头子的一场天大的局。也因此,划时代,时空相隔的两个人对话了。

    “这是你设下的局!你算计了我,你不但算计了我,还算计了布置符文阵的人!他究竟谁,他躲在哪里?你把他藏到哪里?不可能!我不可能算不出他是谁的!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符文鼻祖哈哈大笑:“最好的隐藏,不是躲在某个角落里。而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是谁。外人想找,自然也是找不到的。”

    “你……”先知气喘吁吁,她越来越无法接受了。她可是先知!是能够清算一切的人。可为什么眼前这个连清算都无法掌握的人,却算计了她这个先知。这是她不能容忍的。

    “你知道我要来?你不具备清算的能力,为什么能猜到无数年后我的出现?为什么能提前安排隐藏那人的身份?”

    “我为什么不知道你要来?你这不是已经来了么。”符文鼻祖淡笑着反问。

    “有因必有果,因生果,果种因。当因形成之后,果已成定局。你该走了,否则会老死。”符文鼻祖淡淡的挥了挥手,驱散了那凭空而来的一道神识。

    此界,先知面色惨白惨白。惨败惨败。她凄然而笑,嘴角溢出鲜血,双目流出了血泪。她无法容忍自己被一个不懂得清算的人大大的算计了一次。可她却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

    因果。

    有因必有果,符文鼻祖很清楚,当他准备制作出能够穿越时光的七张地图之后,其实结果就已经有了。也已经发生了。他很自信,自信无穷的岁月中,后世一定会有人来找他学习无极符文咒。他心里有计划,要制作维持世界的巨大符文阵。这计划出现之后,他还是自信,自信后世来人的能够学会符文阵,所以,那符文阵也便存在了。

    之所以迟迟不肯动笔,迟迟不肯将韩林召唤过来。是因为他在等。他还是自信,他在等一个能够破掉符文阵的人来。这种等是没有证据的,只凭借强大的预感。

    因此他什么都没做,他没有制作地图,没有召唤韩林,也没有让韩林制作那弥天大阵。可他清楚,当他这样想了之后,凭借他的本事,这因就一定会结出果实。事实证明,他猜对了。他等到了那能够破坏符文阵的先知。

    局。

    那需要多大的智慧,来预测,推断,并算计尚未发生的事,尚未出现的人。

    他用韩林的没有到来,算计了先知的清算能力。此时的韩林还没有回到现在找寻并随他学习符文阵。因此那先知是算不出的,他算计了先知。当先知离开之后,他方才动笔。牵引着后世的韩林回来,传授于他符文阵发。

    于是,那先知穿越时空的清算,只算到了符文鼻祖,却算不到韩林。也因此,那先知当代的清算,却也一样算不到,连自己都不清楚是自己制作了符文阵的韩林。

    这局设的不可谓不秒,所谓窥破天机,算尽天运,也至多如此了。

    没人能够了解到符文鼻祖的强大,也没人能够跟这个独自开创出辉煌符文术的老人拼心。

    何为强者,何为独霸天下?

    老人盘腿而坐,未来,如今,和过去,尽在掌握。他只是淡笑,笑看这世界更改,笑看那时光的推移。

    独居山巅,不动不走,不寻不出。静静的等人来,静静的等人走。默默的安排,默默的执掌轮回。此为盖世强者,此为独霸天下!

    先知恨,恨自己已经进入了符文鼻祖的局。既然已经进来了,便也成了局中人。可她仍不死心,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于是她又一次清算,这一次让她长发全白,让她老如枯树。可她还是算不出来。

    “我败了。”最终,她只能绝望的承认了这个现实。败给了一个不懂得清算的老头儿。

    穷其一生,唯有二人是她无法清算的。一个,便是传说中的那人。她很清楚,算不出这人是有原因的。第二个,便是那制作符文阵的强者。她已经知道那人还没意识到是他自己做出了符文阵。可又能如何?那人自己都不清楚,她更是算不出来。

    “啊啊啊啊啊!!!!”

    先知一声凄厉不甘的怒吼,引得所有入侵者均都面色惊慌。他们不知道先知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却知道,从先知出现以来,她还没有如此愤怒过。

    “这星球,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入侵者身上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越发感觉这星球怪异了,怪的令人心惊胆寒。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