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帮你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帮你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修罗文明世界。

    最后一个护界天神终于轰然倒塌。

    从现在开始,整个修罗文明彻底宣告结束。

    那六个始终不肯离去,一直守护着世界的守护者,用他们自己的生命和尊严,陪伴生养他们的家乡,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旅途。在任何人看来,哪怕是他们的敌人,也绝对会给予他们极高的评价。

    不会有人去苛责他们六个,去质疑他们六个。

    入侵者们都很清楚,他们六个尸骸到底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到底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没有经历过这次惨烈战斗的人,绝对体验不到其中的各种酸甜苦辣。

    六个护界天神死光了,入侵者,也险些全体阵亡。大长老身受重伤,斩天剑破碎了一地。二十个长老死了十七个。其余的入侵者高手们,只残存下不到两百。

    这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争,正如先知所言,能够活到最后的人,才是唯一的赢家。双方损失严重的超乎想象。大长老心里后怕,那先知预料果然无限接近现实。不到两百个入侵者的幸存数量,这样的胜利惊险万分。

    她,已经老的快要睁不开双目。

    事实上,最后一个护界天神爆发出了无以伦比的强大力量,几乎就此扭转败局。他做了一件最为疯狂的举动,为了他的家乡,为了他要守护的世界,和他自己的尊严以及使命。他吞掉了其他五个护界天神的尸骸骨粉。最终,却由那先知发动了致命一击,这才未能让最后的护界天神力挽狂澜。

    大长老说,为了胜利,为了生物文明的传承,一切的牺牲都是必要的,也是义不容辞的。所以他最是理解这最后的护界天神的做法,也对此献上了有生之年,唯一的一次跪拜大礼。

    战争的双方,应该是互相仇视的,恨不能生食其肉,饮其鲜血。

    可那六个护界战神的死,却给了入侵者们太大的震撼。在他们心里,他们是正义的一方,绝对不是杀人狂魔。只是他们拥有他们自己的信仰和坚持,不得不杀,不得不做。

    因此,幸存者们,心中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是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为他们最值得尊敬的对手,献上了属于他们自己最为隆重的祭奠。

    世界变化很快,总是忘记一些人,记住一些人。送走一些人,又迎来一些人。杀场寂,战鼓息,飞沙扬尘灰。三万里河山,不枉英杰走一回。功名去,人情虚,忆当年旧地,胆似铁打捶,挽弓踏shè苍狼北。

    经过一番调养生息,先知率领最后的余众前往星球的另一端,那小小的空间裂缝跟前。

    “先知,休息一段时间。你需要好好的恢复。”大长老鞠躬弯腰。

    先知老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却淡淡的笑出声来,那声音沙哑而疲惫:“送我离开。一年后,我会回来。”

    “是。”

    大长老双手向天,一道星光之力映shè下来,包裹着他与先知二人飞快升上天空,而后,跃进那茫茫的宇宙海。

    传说,先知是树上结出来的神。她每逢使用清算,都会减少寿命。可这种寿命,却是能够补充的。但唯一的补充方法,却并不太那么让人尊敬。是以,她很少会用。

    吸收。

    先知要恢复实力,必须吸收一颗星球的生命能源。换句话说,也便是抽走一颗星球的生机,来换取她自己的阳寿。当她这样做了,便表示一颗星球的文明也要走到尽头。

    很长时间以来,她都未曾使用过如此极端的手段,去成全自己。这种态度,也赢得了所有同族的尊敬。

    可大长老知道,这一次,先知是动了真怒。他不知道先知的识海神鼠经历过什么,给她造成了怎样的侮辱。可她却很反常的决定离开,去茫茫的宇宙中寻找下一颗拥有生物文明的星球,要将那星球吸干,耗尽。

    因此,先知是决心要拿下这五衰星球了,是决心要施展狠辣的手段了。

    大长老早就看出来了,从先知主动出手,击杀了最后一个护界天神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

    她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识海神鼠,在那空间裂缝跟前仔细的参悟。参悟神奇的阵法。

    识海神鼠可以穿越符文阵,但她先知却不行,大长老,和那些残存下来的同族也不能。一年,是先知给自己定下的期限,要在这段时间里,彻底弄清楚符文阵的奥秘。用她那可以清算天命的能力。这也是唯一的一次,那先知对待一种文化产生了如此强大的兴趣,和好胜之心。

    ……

    天空中明灭的烟花渐渐的散去了,那些欢声笑语,也渐渐的化作了惊慌的尖叫。许多人在城主府内四处奔逃,许多人被杀,许多人被俘。

    那负责监视韩林的四个人,依然如此。守门的老头儿默默地自斟自饮,似乎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那鹰钩鼻的一双眼睛始终放在韩林身上,片刻不曾离去。箭塔yīn影中的两个高手一动不动,若与影子融为一体。

    韩林抱着双肩斜靠在墙壁上,静观其变。他没有准备立刻动手,而是在等待尘埃落定。

    少时,一名修士任务者惊慌逃窜而来,距离还很远,便惨叫到:“那少年,快救我!!出大事了!!”

    他不知道韩林有多少手段,但却明白,这少年人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否则不可能一巴掌打飞一个神观境界的修士。

    人就是这样,当生命遭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曾经自己不屑一顾的人,曾经自己看不起,看不上眼的人。只要他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那他就自动变成了亲人,比亲人还亲的亲人。在他眼里,韩林是救星,是能够挽救他生命的神灵。

    韩林没动。也没有怜悯任何人,还是那句老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修士是一种很特殊的人,当他们决定修炼,决定拿起武器开始闯荡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双手要沾满鲜血,占满无辜者的献血。他们早就知道自己会作恶,会滥杀无辜。所以,他们也早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一天。

    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这条注定要高人一等的道路,因此,在这道路上的前进路上,应该要付出代价。也必须要做好随时死去的觉悟。没有人能够例外。

    “我们终将堕入地狱,只是你,比我先走一步罢了。”韩林嘴里默默的念叨着这几个字,冷眼旁观。

    没谁是值得怜悯的,也没谁是比谁更干净的。你来了,你又走了。所以我只看着。

    自斟自饮的老者面无惊色,只是随手将那酒杯丢了出去。

    这酒杯越飞越快,且越变越大。初时不过拳头大小,待靠近那任务者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间屋子大小。最值得注意的是,这酒杯在飞行的过程中无声无息,不引动一点风声。若不是韩林亲眼看到,连他都很难注意到酒杯的存在。

    事实上,那名幸存者,便一样没有发觉有东西飞来。那酒杯在空中诡异的静静划过,又诡异的变成庞然大物,一切都显得那样安静,显得那样不真实。直到它猛然倒扣下来,将那任务者扣在里面。

    韩林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幕,心里已经肯定了一个想法。这些人实力境界不算太过出彩,可神奇的是他们的意境。

    酒杯,韩林用神观双目看过了,表面附着着一层薄薄的光幕。显然,有问题的不是酒杯本身,而是那老头儿。

    在酒杯内部,传来叮叮当当的碰撞声。重伤的任务人在里面反抗,试图将酒杯撞碎。以他的实力,要撞碎这酒杯似乎也并不是不肯能,只可惜那老头儿不会等。

    他嘴里含着一口酒,面无表情的向着酒杯方向,噗的一口喷了出去。

    那酒水在空中飞过,化作熊熊的火焰。火焰有双色,青与蓝。

    韩林看的饶有兴致,双色火焰,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种火焰可不是用来烧人的,它烧的,是一个人的神魂。

    有趣,韩林心中默默的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能够网络到这些奇人异事为他卖命。又究竟是什么样的财力,可以支撑着老头炼成如此神奇的意境。韩林想象不到,当然也没有那个兴趣去深究。

    青蓝火焰顺着酒杯自动开启的一道缝隙钻了进去,稍后,便听到里面凄厉的惨叫声。这惨叫维持了不到五分钟便渐渐的熄灭了。

    酒杯缩小升上半空,地上趴着一个年迈的老人。死了。

    他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老死的。

    当一个修士失去了维持漫长生命的修为之后,他的生命也一样会走到尽头。这种威胁,只针对年龄超过三百岁的人才会出现。若是韩林,却并不会老死。因为他的实际年龄,也不过十七岁而已。

    老人招手,那酒杯飞回来被接住。里面重新注入酒水,继续自斟自饮。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格外去关注韩林。似乎他的任务,只是守着此地,不让任何人靠近。至于韩林会不会突然出手,他并不在乎。

    直到那喊杀声渐渐消散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道充斥了整个城主府后,韩林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事实上,喊杀声持续的时间很短。他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这城主府里的高手尽数叛变,没有一个人肯帮助城主。是以,这场杀戮,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别人不帮你,我帮。你应该庆幸,这世界上,我愿意帮助的人并不多。”韩林拍了拍因为靠着墙壁,沾染在后背上的尘土。他终于动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