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6 三日之约(八)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3486 三日之约(八)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大人,石桥方面发来求援”

    一名席亚丽家的军官来到正在指挥士兵撞击一座巨大石门的席亚丽金发家主面前,金发家主的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正在撞击的沉重石门,远处燃烧的火光照耀的他一身铠甲发红,一颗巨大的树木被放倒,作为撞击石门的重锤木,被数十名士兵簇拥着,只等着他的一声令下,就会再次猛力向前,与前方的巨大石门碰撞在一起

    听到军官的报告,席亚丽家主才极为不甘心的从石门方向收回目光,闷哼了一声“是谁家在冲击石桥,好好的一个红枫城不去享受,攻打石桥做什么!库龙多这个家伙平日里胸口拍的啪啪响,真到了关键时刻,却是屁用没有,不过一座宽不过五米的石桥,还需要多少人去守?”大人,库龙多素来勇猛无敌,既然发来求援,肯定是遭到了相当的压力“站在他身后的一名将军脸色凝重的说道

    他们对于家主如此看重这座巨大石门也是不解,按道理说,席亚丽家已经掌握了大局,目光整个艾伦斯堡基本都已拿下,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一直秉持着中立的伦道夫家族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将各家的家主都带入眼前的这座巨大地穴,等到席亚丽家的军队控制艾伦斯堡,才发现各家领主已经被引走,但是那又怎么样,各家在红枫城的军队已经乱套了,为了抢夺财物,各家军队也是杀红了眼,谁还记得艾伦斯堡内的家主们,

    这种情况下,有没有抓到各家家主又有什么区别!

    但是家主就是如此固执,其实这次冲突也怪不了谁,曾经铁板一块的北陆各家,此刻已经是完全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北陆各家自己都有些想不通,局面怎么会变成这样!北面各家被帝国军抄了老底,甚至连家族族人都全数被杀,自然是跟帝国不共戴天的仇恨,但是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帝国军在第二天已经开始接受投降,也就是说,他们的老婆孩子都捏在帝国军手中,席亚丽家要他们与帝国死战到底,这不是开玩笑吗?

    谁知道席亚丽家突然调动军队封锁了离开的石桥,开始大肆抓捕各家的家主,与各家的卫队发生了激战,摆明了是要以各家家主为人质,胁迫驻扎在外围城镇的各家军队听从席亚丽家,关键时刻,伦道夫家突然转变立场,明明知道北面占强,却是将各家领袖带入密室,北面军队攻破内堡后,却发现各家家主不知去向”立即给我找,这里是湖心岛,四面临湖,除了石桥能够通到外面,谁也不可能走掉!我就不信他们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席亚丽家主气急败坏,下令士兵全面搜索,艾伦斯堡的前身是安斯泰王室的夏宫,作为一个王室夏宫,拥有密道和密室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要说这条密道能够穿越湖泊到外面去,那也绝对不可能,所以各家家主一定还在岛上,这些中部地区和南部地区的家族首脑出尔反尔,毫无信誉可言,前面还在信誓旦旦的表示会跟自己站在一起,与帝国死战到底,转过身来就立即私下里联合起来想要将自己从艾伦斯堡驱逐出去,如果不是自己抢先动手,自己怕是就要被他们绑起来送到帝国军营去了!这些可恶的家伙就应该一刀一刀的活刮了他们

    内堡的范围就那么大,不过五六百米的范围,士兵们拍成队列犹如梳子一般的扫过,很快,搜寻的士兵就找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内堡一处极为隐秘的院落内,厚重斑驳已经大部分被青苔覆盖的沉重大门被士兵们找了出来,大门之下看起来应该是某种洞穴,大门的颜色是黑暗色的金色,而且大门两侧是盘旋弯曲的花纹,有的犹如云彩,有的犹如花朵,上面的花纹虽然让人看不懂,大门的左右两边各有看似眼睛的圆形图案,

    席亚丽家的金发家主站在石门前,用手种利剑狠狠的一剑砍上去,之见一道红色的火花溅射,大门之上竟然连一个印子都没有,只是第一眼,他就可以肯定这大门绝对不是近几百年的产物,最大的可能是千年强盛一时的菲雅王朝的遗迹,或者更加久远也难说

    安斯泰王室的夏宫,竟然有这样的东西?

    席亚丽家主目光扫过手中竟然出据说现了一些残缺裂口的剑刃,嘴微微张开,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旁边的其他人看见这一幕,也是一片倒吸气的声音,家主的这把佩剑虽然不算什么有名的神兵利器,但也是费泽王都有名的铸剑大师罗本大师的作品,当初家主可是花了足足一千黄金才从费泽王都拍卖场买下来的,取名”芒寒“,在这几年里,也不知道砍断了多少刀剑,却没想到会被一扇大门裂了刃口,”家主,怎么看,似乎这座艾伦斯堡,都像是为了掩盖这扇大门而修建的“席亚丽家主背后的一名部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听到他这么一声,其他人脸色也是诧异,左右四周的看了一圈,越看越是心惊,四周严密封锁的内堡墙壁,明显是故意栽种的茂密植被,就想死这扇大门的附属品一般,

    这可能吗?连席亚丽家主自己都觉得这还死一个疯狂的想法,一个王朝花费了无数心血修建的夏宫,而且还是整个北陆号称永不可能被攻克的要塞,竟然是为了掩盖一扇大门?”家主,还是谨慎一些好,属下倒是觉得,这很想是传闻中的英雄王的地宫”也有人脸色凝重的提出,这句话,就像是一颗石头砸进了平静的湖面,顿时荡漾起波澜,其他人的内心顿时炸了”英雄王的地宫?“”不会吧,不是说那是一个假传闻吗?“”呵呵,当初还说夏宫内堡内只有杂草呢,那么眼前的这算什么?“

    “所谓英雄王的地宫传说,已经在北陆流传了两百多年,谁也没想到,我们有一天会亲眼看见,两百多年前,英雄王以飓风之势在短短几年内统一北陆,建立了安斯泰王朝,被整个北陆人视为精神脊梁,甚至有人说,如果英雄王不是突然暴毙,就不会有现在的费泽

    四周的人都开始沸腾起来了,原本有些受到影响的军心士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恢复,甚至超过,英雄王,两百年前安斯泰王朝的创立者,即使费泽一直都在极力抹黑贬低这位北陆人自己的英雄,英雄王的传说依然在北陆人里边口口相传,可见英雄王对于北陆的影响力,

    “湖心岛,安斯泰王室夏宫,英雄王的地宫,或者我们真的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席亚丽家主眼睛亮的怕人,脸色狰狞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本来只是寻找躲起来的各家家主,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奇遇,如果这真是传闻中英雄王的地宫,那就是不得了的事,

    据说这位英雄王年少之时被家族放弃后的居住地,就是赫赫有名的红枫城所在地,当时还只是叫做艾特罗小镇,并没有如此多的红枫,顶多也就算是风景如画湖边小镇罢了,而当时木讷怯懦的少年镇长,也只是一个喜好游玩的孩子,艾伦斯堡所在这座湖心岛,据说就是少年镇长最喜爱独处的地方,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少年返回家族,突然如彗星般崛起成为家族之主,随后仗剑四指,所向披靡,在南欧巴罗的这片高原之上建立了安斯泰王朝

    在建立王朝的第二年,这位英雄王就亲自下令在这座湖心岛上建造自己的夏宫

    其实这座湖心岛的面积并不算大,虽然风景如画,但交通不便,作为一个王室夏宫其实是不合适的,但是安斯泰王朝却花费了相当的人力物力,也要在这座景色绝美的湖心岛修筑夏宫,有传闻说,这其实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看风光,而是因为这座岛的地下有着一个巨大神秘的地宫

    少年英雄王就是在这座地底迷宫内遇到了先知,得到了强大的力量,这座地宫里装着英雄王的秘密,为了掩盖这一秘密,英雄王才将王室夏宫修建其上,并且还将夏宫守备之责交给最信任的护卫家族,直到一百多年后,费泽军攻入北陆,安斯泰王朝王都被攻破,这座孤独的夏宫也坚持了足足半年多时间,迫于大势选择了向费泽王室投降,并且要求费泽王室保全安斯泰王室最后的成员,而费泽王室答应请求,并且保留了这名王室公主的原因,也不是什么所谓的信誉,而是因为这位王室公主是安斯泰王室最后一个掌握需英雄王秘密的人

    费泽军在占领夏宫之后,负责北进之战的费泽元帅马利亚和立即下令对整个湖心岛进行了仔细的搜寻,最后得出的结论,英雄王的传闻是假的,岛屿上没有什么能够给予人力量的地宫,更加没有什么英雄王的秘密,反倒是一年的坚守,曾经繁华的夏宫已经是坍塌了不少,很多建筑都被破坏了,满地都是碎石,荒芜人迹的整个堡垒内部,除了开满地面的紫色花朵,就是拂动的杂草,还有坚守者留下的各种排泄物和垃圾,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所谓的英雄王的秘密,完全是安斯泰王室给自己脸上贴金瞎编出来的,所谓英雄王,其实不过是一个力气大一些的普通人罢了,安斯泰王室欺骗了整个北陆,继续抵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不会再有英雄王横空出世!”费泽王室大力对外宣传,随着一个个所谓安斯泰王室腐败无能,欺压人民的证实列出,整个北陆的抵抗也是迅速减少,在北陆人心中,他们坚持抵抗是因为英雄王是他们的精神所在,是北陆这片土地自己培育的英雄,

    而现在却被证实那是一个谎言,安斯泰王室更是一个腐朽衰败,完全不顾人民死活的王室

    对于整个北陆当时的抵抗者来说,英雄王是他们竖起的旗帜,而现在这面旗帜却是令整个北陆蒙羞,而王室更是让他们痛心疾首的烧毁了英雄王的旗帜,他们走出山地,走出密林,走出雪谷向费泽人投降,根据费泽的记载,仅仅在攻下北陆的五年时间里,费泽军处决的抵抗军就达到了十六万余人,整个北陆的抵抗被摧毁,最后北陆被费泽纳入成为费泽的一部分

    而百余年来,伦道夫家族入主艾伦斯堡,作为费泽王室指定给安斯泰王室公主守墓人,更是对于当初的传闻嗤之以鼻,就算有人提出当年英雄王的的传闻,伦道夫家也会狠狠驳斥对方是失心疯,如果真有那样的地方,伦道夫家族怎么会百余年来毫无一点发展

    但是总是有些对于传闻不死心的人,最后伦道夫家干脆将通往艾伦斯堡原来的大桥拆毁,从新修建了一座小石桥,并且在堡垒的最外层多增加了一层,中间第二层当作了居住区,而城堡内部还有三分之一的面积则是被宣称永久性密闭,伦道夫家族对外声称的是这里是艾伦斯公主灵柩坐在之地,如果那些对于英雄王还有所期许的人,就更加不应该打扰这位英雄王最后后裔的安宁,整个北陆都知道伦道夫家是艾伦斯公主殿守墓家族,这样的理由也是合情合理,对于艾伦斯堡的骚扰者在三十年后,终于不再有

    随着时间流失,传说也逐渐变成了笑谈,湖心岛外的小镇也变成了人口聚集的红枫城,

    其实对于从费泽贵族里边分裂出来的北陆贵族,各家的秘闻本身就是一种资本,就像有人说耿狄家的先辈其实是一位被戴上金属贴面,被严令永久不准露出面容的费泽双生子之一,而不是所谓的无关紧要的旁支;而耿狄家前来北陆的时间,也正是费泽历代国王中,以子嗣众多而著称的白令王,据说这位费泽国王曾经下令处死过三个双生子,而耿狄家的先辈则是第四个,是被秘密送出了王宫,在外面生长到十八岁才以囚徒的身份发往北陆

    有人说泰西家其实是当初安斯泰王室的厨子,因为在安斯泰王室的酒宴上下毒,毒死了当时被誉为安斯泰王朝第一名将的基亚本格,导致了安斯泰王朝战斗力最强的三万精锐哗变,甚至倒戈,才让费泽军一举突破北进之路,好毫不费力就攻破了安斯泰王都,因为这份功劳,泰西家的先辈才被费泽人任命为北陆的一个领主家族;

    有人说伊卡亚家族的第二代家主纳亚科其实是女扮男装的阴阳人,所以一生未娶,最后将家族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外甥,

    作为一个豪门家族,怎么能够没有传闻,要是没有一点所谓的神秘传闻,要是没有一些让人敬畏的东西,底蕴深厚这四个字应该怎么体现出来?北陆各家都声称自己底蕴深厚,甚至有些家族为了显示自己来历不凡,还会各种胡编乱造,反正这里是北陆,对于费泽中央来说就是一块流放之地,只要各家不反对费泽统治,爱怎么说都无所谓,只要不是涉及到家族的名誉,一般也没有人太过于追究,

    但是当传闻一下变成了真实,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何况还是足以让任何君主心动的英雄王!”哈哈,不管里边是什么,我们撞开不就知道了吗?来人,立即准备檑木,把门给我撞开”

    席亚丽家主眼睛亮的怕人,凝视着眼前巨大的地宫石门,关于英雄王的种种传闻在席亚丽家主的脑海里翻腾,此时此刻,他那里还管什么其他,看着眼前两扇禁闭的巨大厚重石门,站在石门之前的席亚丽家的金发家主整个身躯都在激动的微微颤抖,嘴角带着一种怪异的狞笑,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在北陆最为危险的时候,传闻中赐予英雄王力量的神秘地宫却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意味什么!这表示自己是天赐王运!”大家加把力,撞开大门“席亚丽家的军官们振奋大喊,人心振奋,上千的火把照耀的四周一片通亮”一,二,三!“”碰“

    在众人发红的目光中,十几名士兵扛着人腰粗的黑色撞木加速冲向石门,一声沉闷的回响,巨大的石门明显在颤抖,大量的碎石从高处如雨般落下,巨大的石门不知道是存在的时间实在是太久远,还是大门的后面抵挡物已经腐化,只是连着撞了十几下,在一阵晃动碎石之中,一扇石门被轰然向里边倒下,露出里边黑洞洞的入口,一阵犹如砂砾流动的撒撒撒的声音隐约从洞口里边传过来,所有人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伸长了脖子,睁大眼睛,英雄王的地宫里边到底有什么?但是黑洞洞什么也看不见

    “火把,把火把丢进去看看”

    席亚丽家主大喊道,本来是晴朗的夜空,突然变得乌云密布,天色黯淡了下来,四周绅甚至刮起了风,一阵又一阵的,冷飕飕的让所有人都感到内心发怵,轰隆隆,天空中竟然闪过了一道雷鸣,耀眼夺目的银色犹如利剑划过,地宫内来了轰隆轰隆沉闷回响,声响越来越大,直似洪荒巨兽在里边咆哮怒吼,一个火把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朝着地宫的入口飞过去,火光中,地宫入口犹如黑色的石块显露出来,在洞口的位置,一片片密密麻麻的黑影猛地扑闪而出

    “注意,是老鼠啊!“有人看清了冲出来物体的外貌,更是发出惊恐的声音,冲出来的是老鼠不假,但是其中一头实在是太大了,几乎跟一头小猪差不多,躲在老鼠群的里边,奔涌的老鼠群犹如分开的洪流一般从两侧冲过去,

    巨鼠口里锋利尖锐的牙齿在月色下闪光,尖啸声再次撕裂众人的耳膜犹如晴天霹雳,连树林都在簌簌颤抖,灌木林纷纷被吹倒,猝不及防下的席亚丽军士兵就像是遭遇了一场暴风一般,巨鼠挥起前爪一拍,一名士兵被打得飞起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立即断了气,席亚丽军纷纷抬起了手中的弓,朝巨鼠射出了箭。眼见飞箭纷落如雨,但那巨鼠轻轻一抖,箭矢都纷纷从它身上滑落下来,竟然恍若无事,迎着箭雨,巨鼠凶猛地转向,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在它粗壮的躯体前,碗口大的杂木树被撞倒、断折”杀了它,不要让它跑了!“

    眼前的一幕,不但没有让席亚丽家主失望,反而更加兴奋,这果然是英雄王的地宫,只是一只老鼠都能得到这样的力量,要是人的话,岂不是天下无敌,难怪当初都说英雄王突然由羸弱变为强悍无比,看来也是不假的!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