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4 牧野晨风〔七)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1834 牧野晨风〔七)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高卢人在溃散,金色丝线绣嵌的华丽军团旗帜也无法掩饰怯战的苍白,他们在雨中战栗,猎鹰军队的军阵直接冲垮了少数几个还有骨气选择坚守的队伍,但是来自友军的冲击才是最致命的,从 第 1768 章 群横扫,尸横遍野,人头飞滚“妈呀”恐慌的高卢部队开始从撤退变成了溃散,然后是无法抑制的溃逃,漫山遍野就像被吓坏了的鸭子

    “不堪一战!”

    撒隆嘴角不屑的撇了撇。抬起手示意全军压上,猎鹰军和斯拉夫南下人群之间的阻挡被冲破,高卢军队在下午时就彻底逃的没影了,或者说是被撒隆这个杀神吓到了,这一战短短的交锋,高卢人战死的人数并不多,才三千七百人,伤四千。对于十万大军来说,不过是一场热身,傍晚时分。在已经细雨停住的山丘上,撒隆看见了南下的斯拉夫人护卫军团,简陋的轻皮甲,头上戴着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代人的生锈头盔,背上背着圆盾,高卢帝国制造的塔盾。还有用木板组成的方盾,腰上别着短斧,一些士兵的身上背着短标枪,没有骑兵。或者可以说非常少,

    看见前方的猎鹰军队,斯拉夫人表现的并不是预期中欢呼雀跃,反而是异常谨慎,对于斯拉夫人来说,答应收容他们的维基亚猎鹰并不代表着就是救世主,各种各样苛刻的条件依然加在上面,

    南下的队伍开始停下来,在撒隆派去一名联络官不久,斯拉夫护卫军团中的一名将军也来到撒隆面前

    “亚德里?”撒隆目光闪烁的仔细辨认出眼前已经累的脱形的斯拉夫将军,在长墙,同样是他们两个代表各自双方谈判,他记得当时的亚德尔虽然经历了长久的迁徙,饥饿,但是依然表现出一个北方寒地人特有精气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满身污泥和血水,脸上的胡茬和头发乱糟糟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味道,连目光都显得浑浊了,撒隆熟悉这股味道,这是死亡的味道

    “撒隆大人!”亚德里向眼前骑在彪悍战马上的猎鹰帝国将军行礼,眼神才开始有了焦点,嘴角苦笑了一下“让撒隆大人见笑了,一年前长墙之缘,没想到一年之后,还是见到撒隆大人,只是那时我族虽然艰难,但依然有百万,现在。。。。。。”亚德里声音有些呜咽的停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不用再担心了,高卢人已经被击溃!只要进入帝国的控制区,你们就安全了!“撒隆从战马上下来安慰道,随口问道”不知道长墙谈判时的那位巴斯大人在哪里?

    “巴斯大人带领三千战士坚守安图拉以迷惑高卢人,现在只怕已经不在了,否则高卢人不会如此之快的追上来”亚德里的脸色越发暗淡,撒隆用手拍了拍亚尔德的肩膀,说道“时间很宝贵,我们不宜在这里耽搁太久!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启程,后面的路还有几天呢”

    “最快也要明天,我们需要一些时间休整,战士们也太累,需要时间休息,还有那些掉队的人。。。。。”亚德里脸上难看的说道,显得很不好意思“贵军突破重重阻挡到来,我们却无法提供感谢,实在是令人汗颜”

    “各自尽力吧!”

    撒隆慷慨的表示理解,经过一连串战斗,他的部队也需要休整一下,撒隆犹豫了一下,问道“协议中提到的那些?‘

    ”都在“

    亚德里艰难说道”高卢北方地区的地图和我们斯拉夫人原来居住地区的地图,以及这一年来,我们对于高卢北方地区资源的分布,按照协议,我们非常小心的带来了!“亚德里声音停了停,语气苦涩说道“那些东西对我们而言,已经跟一堆废纸无异,为了保护这些东西,我们还死了一百多人!”

    “辛苦了!”撒隆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命令斥候将侦查范围扩大到20里,都没有发现高卢人的踪迹,看来是真的彻底放弃了。两方面开始进行交接手续,疲惫不堪的斯拉夫护卫军团终于可以安稳的休息一夜了。黑夜里,没有风,同样没有平静,能够听到隐约的哭声从斯拉夫营地方向传来,这一次迁徙。斯拉夫人死亡4万七千多人,失踪一千五百多,都是男性!这对于一个人口只剩下二十多万的族群来说,牺牲巨大

    站在夜晚的漫天星光之下,撒隆的独眼望着北边的方向,在带军北上接应斯拉夫人南下时,曾经私下写信给猎鹰陛下,斯拉夫人这种得到喘息机会。稍微复苏就还咬人一口的白眼狼,全部让高卢人剿灭在高卢北部不是更好一些,

    离开了苦寒地带的北方地区,迷惑于高卢北部的辽阔繁华,以坚毅顽强著称的北方寒地民族,已经再也不是当初哪个被逼入绝境,就敢于冒死翻越雪谷山岭,破釜沉舟一口咬下高卢北部的凶残民族。

    斯拉夫人雄风不再,也再也没有崛起的机会,

    在高卢军队的步步紧逼之下。名义上有百万的人口,其实目前剩下的不到四十万人,样的人口基数,对于已经拥有5千万人口的帝国来说,实在是无足轻重,就是单独一个西南区的人口都是其十倍以上。让斯拉夫人与高卢人在北方血战,帝国只需坐山观虎斗,就可以轻松达到消耗高卢军队的目的“

    来自皇帝陛下的回信,让在路上本来一天只行军20里,准备等到斯拉夫人全部死完在去捡取便宜的撒隆,一下将行军速度提高到60里,

    撒隆是个粗人,但是胖子最依仗为心腹的人物,是因为两人的思维都是典型的功利性思维,一句话,没有好处的事不干,而在接应斯拉夫人南下这件事上,撒隆就没有看出一点好处,正因为如此,他才特意向胖子写了请示信,但是胖子给其的回复简单明了“接应下斯拉夫人,高卢北方可以一战而定,长墙之外的千里沃土,可以轻松纳入帝国囊中!”涉及到陛下对于欧巴罗北部的大战略,撒隆就是跑断腿也干

    深秋的高卢街头显得寂寞而苍凉,深秋的寒风从冷清的街道上刮过,将地面上的一切都吹得飞扬起来,地面垃圾在天空中胡乱的飞舞,让那些发黄的灯光显得更加的阴暗。街巷

    不时地传来一两声软弱无力的狗叫,将这寂静的夜晚反衬的更加的凄凉,不时地从黑暗中走出一两队巡逻的禁卫军士兵,他们沉重的军靴在青石板街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震慑着城中的每一位居民,他们低头匆匆的走着,只有武器上发出令人心寒的光芒。

    猎鹰军的前锋已经打到了距离高卢京都不到五十里的波里德里,因先前的草原骑兵和战乱的影响,无数的灾民托儿带女背井离乡本能的蜂拥着逃向帝都布达佩斯方向。虽然帝都城卫方面及时采取了很多阻拦的措施,但是依然有很多难民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帝国京都的繁华街道。大量难民的涌入无疑给治安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盗窃、抢劫和凶杀案层出不穷,刑事案件都处于急剧上升的状态,

    因此,在十天前,帝都宣布进行戒严,实行宵禁。夜间加强了巡逻,并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措施。不过,在京都的另外一些地区,这一切紧张的气氛都是不存在,来自东部的四大执政集体受命入京,就像丢进京都这片死水的石字,分别荡漾起各自的波浪,有的执政官毫不避讳在家族府邸召开盛大的宴会,有的则选择闭门不出,在东部四执政之一的朱晨伍德家的京都别墅内,

    一个身穿高卢宝蓝色军官制服的青年人,由于过度的气愤,他的脸色显得异常的涨红,他紧紧地握着自己腰间的佩剑,指尖在剑鞘上的菊花的条纹上用力的曲着,仿佛随时都要拔剑发泄心中的怒火。

    “父亲,皇帝宣布恢复达拉克尼塔执政官的命令书你看见了吗!那个嚣张跋扈的野种,现在也到了能过我们平起平坐的地步了,这样的事,难道也要容忍吗”激动而高亢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壁炉里篝火熊熊,不时跳动的火焰发出明媚的光芒,将漆黑和寒冷驱散的无影无踪。空气中飘荡着弥久不散的香气。书籍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四周的古老纹漆的柜被擦拭的一尘不染。诺大的书桌上。有条不紊,

    一名面色红润的老人正在靠椅上翻阅着一本书。对于青年人的激动显得毫不在意,倒是身边一名身穿紫色长裙美丽的少妇捏着肩膀的手用了一点力,他就立刻感觉到了,低声的轻轻的爱惜的责骂了一句,好久才转头朝扭曲了脸的青年人说道“噢。你刚才都在说什么来着?”

    青年人狠狠的说道“那些拿了达拉克尼塔家族好处的人,都该投入黑狱,永无出头之日!”

    老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那么,你的父亲,我也要投入黑狱?”

    青年人鼻孔里哼了哼,没有说什么。

    那名美丽少妇浅笑着看着争嘴的两父子,说道“其实皇帝恢不恢复达拉克尼塔家族执政官的名声有意义吗?帝国东军第三军团一样是达拉克尼塔家族把持着啊。现在京都方面被猎鹰帝国打成了这样,想要以此来笼络达拉克尼塔家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何必那样生气呢”

    青年人冷冷的说道:“你滚开,这里那里轮到你来说话?”

    “娜格,你先下去吧!”

    老者神色平静的摆了摆手,美丽少妇并不生气,淡淡一笑,跳动着身子在老人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跳着脚高高兴兴地从侧门离开了。青年人看着她的背影,一张脸都是青的

    “我知道你对那个女人有意思,但是你认为那个女人对你有意思吗?”老人瞥了他一眼。低头摆弄了一下身边壁炉里的火苗,感觉屋子里足够暖和了,才疲惫的往椅子里面一靠,缓缓地说道“朱晨伍德瓦特,我朱晨伍德家族本是出自中比亚的豪族,后投入高卢的怀抱。但历来也是京都严密监视的对象,每一代的继承人都会被要求在京都待到继承时才能返回,

    ”这次将我们调入京都也不是什么好心,自己扛不住了,就想到我们东军了!“老人的语气有些鄙夷“真当我们是傻子吗?还在御前会议上表示,谁能够夺回失去的土地,谁就可以成为那个地区的执政官,也就是能偏偏你们这些什么也不知道的蠢货,维基亚猎鹰横扫西北,高卢数十万精锐大军尚且挡不住别人的兵锋,让我们东军那什么去堵,所以明天的事,你不要参合,达拉克尼塔想要贪图那一点点不知所谓的名誉,就让他去好了!你看着吧,京都第一个要推上战场的一定是达拉克尼塔家族,你也少去哪个什么军官俱乐部,都是一群不知所谓的家伙,满口的热血报国,猎鹰军都打到了波里德里,距离京都不过就是一天的路程,怎么没看见他们去,在这场乱流里保存自己,才是我们生存下去的根本,你是真要把已经五十八岁的父亲让高卢人推上战场才安心吗?”

    ”高卢完蛋了,难道东军还能够存活?“青年人挺直了身躯,很不服气的说道

    ”东军只是高卢人读我们的蔑称,在高卢人以前,我们叫卢卡斯自由民!“老者冷冷一笑“我们是不容于两个大陆的联合城邦,高卢人不信任我们,中比亚人仇视我们,你在京都呆的太久了,久的已经快忘了你是哪里人,你想要干什么?京都人的生死什么时候跟我们有关系了?四大执政区本就是独立的,一损皆损,一荣皆荣,在两块大陆之间如草一般,除了我们自己相互扶持,谁会真心帮我们一次,每一次在两块大陆崛起的国家,不是想着将我们吃掉,就是想着将我们连根拔起!“

    ”父亲,我们的信使回来了!那个女人同意跟我们见面“

    这时候,从旁边的厢房里走出来一个人年轻人,一个很秀气的年轻人,身材修长,眉清目秀,黑发黑眼,不经意的流露出深邃的目光令和老者说话的年轻人显得非常不满,黑色头发的年轻人说道“大哥,你难道就不能和父亲好好的说话吗?这次东军应招入京,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其实是步步杀机,已经耗费了父亲不少的心血,,现在局势如此的紧张。。。。。。。”

    ”我的事还不需要你这个中比亚女人的小杂种来管“年轻人冷冷的说道“这是我朱晨伍德家的大事,你有什么资格!还是你认为你会成为未来的家祝”

    ”拉赫!“这句话明显刺激了老者,他顿时咳嗽起来。背后的年轻人一边拍着父亲的后背,一边对朱晨伍德拉赫说道“我没有影响父亲的任何决定!满腔热血不是用来帮助敌人的,数百年来,为高卢人卖命最后如野草般死去的朱晨伍德家的人难道还少吗?高卢人还能不能挺过这个冬季都是问题,我们必须要提前考虑退路才行!”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