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58 无声处起惊雷(十二)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正文 2358 无声处起惊雷(十二)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雨水打在宫廷殿阁台阶上的白玉石龙口上,顺着台阶上的盘龙滚滚而下,两侧的中比亚禁卫军站立的一动不动,一身大红色袍服的李隆出现在了大殿的门口,本来应该意气风发的脸上,充满了寥落,嘴角苦笑了一下,昂起头看向天空,泗水打败了!波动的不仅仅是帝京之战的局面,还有中比亚朝堂,就在刚才的殿阁会议上,军方的将军们一脸冷漠,表示杨紫虽然骄悍,但应该还没有胆子故意丢了泗水,而且也是真正敢跟草原军打硬仗的悍将,只是草原人压上泗水的是五万最精锐的草原前军,在燕州差一点就逼的六万泸州军饿死在上京,战力上自然不会太差,而杨紫手中也不过三万,就算有泗水河也无法长时间的坚守,必要时放弃泗水,这样的结果还可以接受,

    相比于防御不足的泗水滩,山势百里横卧的五陵坡,更适合中比亚军队的防守战术,而且从南方杭临开出的十万奉承军,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五陵坡不足五十里,应该还很就能够赶到,就算杨紫方面没有挡住草原军,也可以来及在帝京布防,泗水失守,影响远远没有那么大!

    听到武将们的解释,年轻皇帝的脸色才算是好了点,帝京已经成了他内心最疼的软肋,好几次都从梦中惊醒,汗流浃背,第一次帝京被攻破,至少中比亚军队还坚守了三四个月,最终因为战局不利才放弃,帝京数十万人被屠杀,繁华的城市被焚毁。已经被中比亚全国视为奇耻大辱,自己和朝堂同样也都被骂的狗血淋头,

    自己是皇帝,但皇帝也无法控制别人不说话,好不容易才淡化了一些影响,鼓起了遭受重创的军心民心,这一次要是再被草原人攻破地京。那就是裸的打脸了,自己这个皇帝铁定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架子上,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帝来说,这份羞辱。怎么可能接受!

    “泗水之败,杨紫有责任,但其他人就没有责任了吗?”年轻皇帝阴冷的目光扫过,整个殿阁的温度都冷了几度,将军们一个个低下头。三万步兵打五万骑兵,能没有被击溃就很不错了,何况杨紫还全兵全力的退到了武陵坡,但是这种话,谁敢说,奉承军主陈东阳刚刚被免职,皇帝打定了注意,是要用这场帝京之战来锻造出一支新奉承军,

    “臣认为,泗水之败。除了杨紫将军作战不力之外,主要还是因为器械不给力!”一名身穿红绿色袍服的武将脸色凝重从队列里边站了出来。目光狠狠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前面的李隆背影,冷声说道,

    ”朝堂花了五十万两白银所购买的重要军械,竟然如此无用!这里边是不是有问题可查?

    “虽然这次购买雷神是中比亚与猎鹰帝国之间的协议,可是经办人,都是李家!军部阁方面是李隆大人,猎鹰帝国方面是李月华,要说里边一点猫腻都没有,只怕也难以让人相信!”

    武将的话看似有些不确定。但就像是一颗石头一下砸进了死寂的水面,犹如石破天惊,箭头直接指向了四门阀之首的李家

    ”是吗?“年轻皇帝的眼睛微眯成一条线,

    说话的人正是军部阁的三号人物。杭临镇守,彰武军主罗武阳,红绿袍服,已经是武将中的军主一级人物,是比李隆的全红还要更高一阶,按照道理说。应该站在李隆前面的,但是这位军主站在李隆后面。就显得有些扎眼,

    这是因为皇帝前段时间任命李隆暂待军部阁首,李隆一下就从四号人物,提到了二号,位置仅次于还空悬的首位,所以谁都认为,罗武阳说出这样的话,是对李隆的不服气

    奉承军奉命北进增援帝京,现在留在杭临的就是六万彰武军,虽然都曾经在帝京之战中遭受重创,但是彰武军与草原军数次野战,几乎丢光了家当,这位罗武阳军主随同朝堂南下时,身边兵力不足一万五千人,花了这几月的时间,才算是恢复到了六万,但是谁都知道,彰武军几乎就是新兵营的代名词,派往帝京平原就是去送死,

    ”是啊,五十万两白银就买了那样的东西,难怪前线的杨紫将军要惨败了!“殿阁顿时就是一片议论声,发出声音最大的,竟然是往日一直都看李家脸色的文臣,这一次可是集体调转枪头,同时针对李家发难,

    ”一群白眼狼“李隆现在能做的就是低头,当作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到,今时不同往日,李族也是大不如前,老宰相李太辞了相位,李家的遮阳大伞就算是没了,

    如果是以前,这群墙头草哪敢哼一声,自从张阀死在了帝京,世家豪门的力量也在那场战争中被连根拔起,剩下连四分之一都不到,门阀数百年的震慑力被削弱到了数百年来最为虚弱的时代

    皇帝变着方的想要整顿世家的力量,来确立自己真正的王权,李阀失势,帝国宰相位置悬空在哪里,文臣们自然是憋足了劲想要表现自己,谁都看出来了,李太辞位,并不完全是主动的,而是因为皇帝的忍耐心已经快要到了底线,

    皇帝已经快要动手了,李阀统治文臣的时代结束了,众文臣翘首以盼,

    四大门阀,李族和张族控制文武两党,唐族则根本就是皇帝的狗腿子,宋族远在南方,而且一直都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在朝堂上根本没有话语权,只是象征性的一品门阀,原来帝国稳定时,皇帝还需要依靠李张两族来支撑朝堂,所以对两族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是现在帝国乱世,皇帝又是一个颇为有野心的雄主,张族已经死在了帝京,军权落在了皇帝手中,

    身为大门阀之首的李族,就显得太碍眼了,宰相李太如果不自己请辞,那就是逼着皇帝对李族动手,原本不少人,都想要看看李族会怎么被皇帝连根拔起。看着这戈压在众人头上的庞然大物轰然坍塌

    谁知道李太不愧是无数风浪里杀出来的狠辣老臣,该放下时绝不犹豫,对于皇帝的心思掌握的非常精准,帝权自帝京惨败后就已经被皇帝所牢牢掌控。现在皇帝要问权,李族退而求其次,放弃宰相位置,甚至主动与文臣们划清了界限,交出来文臣控制权。表示自己再也不会插手朝堂事务,以此来换取李隆在军部阁位置但上升,

    军权本就是皇帝手中的,所以李隆无论怎么升,其实都是在皇帝的手掌心中,这就是李太的高明之处,一下就从皇帝的对立面,站到了皇帝的忠诚部下的队列里了,

    泗水之败,是个意外。皇帝还不会因为这个影响就为难李族,否则以后就没有世家愿意真心投靠了,但适当的处罚是肯定的,如果可能,就装聋作哑吧!李隆在第一时间就向族长李太上报了情况,也是得到了老族长李太的指点,

    ”装聋作哑吗?“

    李隆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不愧是老族长,这种时候,说的再多也没用。事实摆在那里。签约时随便购买十门雷神,是皇帝的意思,但是执行人是自己,猎鹰帝国那边是李月华。自己不出来扛,难道让皇帝来扛?而且现在可不是当年李族权倾朝野的时代,草原军已经打到了帝京,虽然已经四处调集了援军,看似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其实李隆并不看好这场帝京之战。

    西军龙家前去救援,结果被皇帝任命为燕州镇守,西军控制权却一手甩给了南方的宋族,还希望燕州的西军会拼死力参战,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泸州军战力装备都还可以,问题是刚从北方燕州撤回来,疲惫不堪,李隆代表军部阁还专门去慰问过,那场景,简直就是像叫花子一样,真不知道是怎么囫囵从草原人的刀锋下活着回来的,修整都还没有十天,一张调令要刚刚散回各军的泸州军再次北进,怎么进?大军调动,物资筹备,没有十几天时间怎么可能动的了!

    奉承军十万倒是如期开到了帝京,看似已经让战局稳定下来

    但是李隆知道,奉承军新兵占了一半,武器配备都没有完全配齐,很多士兵手中的武器还是木杆刺枪,这样的军队去对抗草原军,怎么打?

    实在是时间太短了,帝京浩劫,整个城市化为飞灰,不仅仅死亡的都是平民,还有中比亚帝国百年来所累积的十余万军器匠人,各行各业的收工人才,这些人才是帝国最惨重的代价,

    整个中比亚花费百年才建立起来的军工锻造体系,被草原人一战摧毁,朝堂迁往南方,所迁移的大部分都是文史典籍,从未想过什么军工匠人们的死活,结果到了南方才发现,这里的工匠数量非常少,而且技艺精湛的军工匠人几乎全都被泸州军垄断了,如果不是军部阁从泸州强行借来了五千匠人,帝国连武器装备都无法保障供应,更不要说,在短时内,武装起一支十万人规模的军队,所以战场帝京大战,也就是表面看起来气势如虹,真正要打死仗的时候,除了杨紫的三万帝京军,只怕是一个都靠不上!

    李隆觉得自己有些思想走神,四周的声音依然很大,文官们还在争吵,武官们是一脸愤然的姿态,皇帝在宝座上更像是一名看戏的人,自己这位李家现在在朝堂上唯一代言人,此刻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在杨紫送来的报告里,除了提到草原军强渡之外,很大篇幅都是在说帝国雷神无用,

    其实就连李隆自己也觉得,花费五十万两白银购买帝国雷神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如果不是听到李月华的一力举荐,自己也看了一次雷神试射,应该也不会买的吧!雷神那东西也就是看起来厉害,真正用起来怕是没有什么用!

    ”泗水之败,军部阁难辞其咎,李隆大人已经自请省禁一个月,同时李阀拿出十万两白银作为战死将士们的补偿!“

    朝堂殿议结束,刚刚被提为军部阁暂带的李隆,一下又回到了第四的位置,同时李阀受到处罚的消息传遍了杭临,李隆禁足,李阀风光不再,正是我帮奋起之时,朝堂散后,杭临城内最奢华的林园,装满酒水的第一杯酒,被文臣们放入林园中的河水中,往日,这些酒水都是需要垫着脚,毕恭毕敬送到李相手中,而今日,文臣们相互庆贺,将此次殿议看成一次针对世家门阀的重大胜利,

    武臣们则更加看重李隆禁省后空出来的军部阁首的位置,身为三号人物的罗武阳更是第一时间在部阁议军堂,主持召开军事会议,显示自己才是军部阁真正的主事者,在军事会议上,罗武阳直言不讳的说出

    ”好好的文臣之首不当,却来趟我武人的浑水,真以为在燕州北地看塑风寒雪十几年,就以为得了精髓,认为自己可以运筹为决胜千里拉?笑话,如果都是如此简单的事,那我罗武阳打了一辈子的仗,岂不是用眼睛都能够把敌人瞪死?“

    四月春雨剪断了杭临的满波湖光,将冷冷凄凄的春雨洒落大地,

    走上门外等候的马车,李月华最后看了一眼李阀府邸所在的方向,她要回去西南了,花费了不少心血才弄来的雷神,被中比亚军方完全看成了废品,以至于牵连到了李家,以至于李阀用宰相位才换来的进展,一下被打回了原形,对于一个首屈一指的世家来说,可谓是数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李隆省禁,就算解禁后,只怕也无法再在军部阁有丝毫进展,

    李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当自己站在李阀大门前,大门紧闭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现在不走,待这里继续羞辱吗?(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