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02 雷雨(二十二)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正文 2502 雷雨(二十二)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堪尼亚罗桥口,无数的费泽士兵正疯狂的冲击着桥口防线,漫天大雨飘飞,泥浆里,人仰马翻,杀声、惨叫声混成一片,场面乱得如一锅煮开的沸腾的稀粥一般,双方士兵都像疯了似的,刀丛枪阵中人人各自为战,惨叫声中不断有人被砍掉了胳膊、脑袋,血溅得半天高,洒得泥浆都变成了红色,砍人的旋即披人所砍,被砍掉的人头和肢体飘在泥浆表面浮来浮去

    “所有部队全部展开攻击,预备队也上,我要在最短时间内拿下桥口”

    纳斯尔拜德看着桥口方向的惨烈厮杀,嘴角终于露出了一抹傲意,帝的兵力本就不足,现在更是抽调走最为重要的骑兵,留守桥口也就是些步兵弩手了,问题是这些帝国弩手已经连续不断的射了一个多小时,就算帝国弩的强劲,在如此大雨中,也会显得疲乏,何况拉动这些杀伤力不俗的帝国弩的是人,弩是死物,人却是血肉之躯,连续拉动一个多小时,依照帝国弩一分钟最慢也有五六次的射击频率,一个小时,每一名帝国弩手至少拉动了两三百次,如此多的次数,对面的弩手只怕也快要到了手臂都难以抬起的境地,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怎么会让自己的部队一口气冲到了硚口!

    “命令,全体下水!”得到命令的费泽士兵队长挺着胸口,大声向士兵喊道,神色激昂的就像是打了鸡血,现在的局面,就是瞎子也看出来了,对面的帝攻击已经无法持续,前面的桥口突破在即,只需要在加一把劲,就可以打破这道阻挡在前的桥口防线,只是桥口太小,不足以承载数万大军的攻击线一下投入,

    “啪啪啪”

    水花四溅。无数的费泽士兵跳入河中,这一次,不再是所谓的炮灰仆军,而是真正的费泽野战部队。手中举着圆盾道数百米长的人潮,一下哗哗的像赶鸭子一样跳入河水中,河水翻滚起大片的浪花,翻江激浪也在如此庞大的人潮面前显得渺小

    聚集在石桥方向的费泽军是第三,第五。第六,第七军团的兵力,除了第五,第六军团遭受过重创外,其他两个军团兵力几乎完好,总兵力一起共计十万九千余人,此刻一声令下,人头涌动,,

    “前进!”

    “为了费泽。为了回家!“

    各种各样的高声呐喊,十余万人被堵在这条河道上数次的憋屈和愤恨,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密密麻麻的费泽士兵跳入河水中的景象颇为壮观,成千上万的木排漂浮在河面上,激浪滚来,打翻一片,不少人落水,但是更多的木排弥补上来,百米宽的莱瑞河面上到处都是人。来自河对面的弩射变得稀松无力,虽然不断有种箭者落水,但是在数万大军强渡面前已经显得微不足道,头顶是投石机呼啸的巨石猛砸下来。在河面上爆起了一个接一个巨大的水花,被巨石砸到的木排顿时变成碎片,连同上面的人都再也找不到

    ”大人,桥口快支持不住了!“

    来自前方的报告,让索尔顿的脸色越发凝重,没有了远程火力压制。桥口方向的压力顿时就巨大起来,尽管帝国重步兵战力不俗,但是也架不住对方一的填进来,而后方的帝国弩手也出现了体力不支,拉动弓弦的拇指早就被割的鲜血淋漓,帝国弩在第二代就配上了便捷省力的拉动杠杆装置,可是在如此大雨中,拉动杠杆和弓弦早就出现了打滑,所有的帝国弩手们都是使用最原始费力的办法,用脚蹬开弓弦,不少弩手已经无力再战下去,帝国重弩车的情况也不好,雨水让弩车机簧出现了问题,还在坚持射击的只有寥寥十几架,

    索尔顿神色苍凉的扫视着整个战场,清楚地知道,防线到此刻,已经是守不住了,不撤回来,就是全军覆灭!

    “上天啊,我偌德不过是想要得到一个认可,难道就这样难吗?!”索尔顿昂首看向天空,嘴唇颤抖,低声喃喃,头发完全被雨水打湿,兵力不足的短板,终于动摇了战线,骑兵战力被抽调走,继续死撑下去,唯一的结果就是连堪尼亚罗也丢掉,虽然已经向偌瑟安维克传去撤回的命令,但是只怕也不是短时内能够撤回来的,下游的费泽人必然会全力拖住偌瑟安维克,放弃桥口,死守堪尼亚罗,等待骑兵回援,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是这样的话,军务部要求坚守十天的命令就难以完成了

    “能够用如此劣势的兵力,自帕普特王都一路跟随,数次激战,连续牵制四倍敌人精锐到如此程度,就算是军务部要追究,我索尔顿也问心无愧了,只是可惜了我偌德的大好男儿,异国他乡浴血而战,最终,依然却无法得到胜利者的荣耀!”

    神色悲沧的索尔顿,猛的转身大声命令“传令,放弃桥口,所有部队撤入堪尼亚罗“”

    “轰隆隆”

    索尔顿下达命令的声音还没完全说出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桥口方向传来,索尔顿就看见从下游方向,一道长长地黑色浓烟聚拢的尾巴朝着桥口飞射而来,这道尾巴随之而来的是非常尖锐的破空地声音,然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朝着这边砸过来,

    ”轰隆隆“

    又是一声清脆的爆炸声,这一次,索尔顿看的清清楚楚,只看见一团巨大火光从远处射来,在桥口上爆开,火光附近的费泽士兵就像是玩具一样高高抛起来,一瞬间,落点的附近地区好像地震了一样,犹如有一双看不见地大手,轻而易举地就抹平了上面的一切.

    费泽士兵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就在楞神的功夫,砰!砰!砰!又是一连串的爆炸,石桥在爆炸中颤抖,即使是坚固的石桥也被炸的碎石乱射,无数地细点飞舞,上面的费泽士兵吓的趴在地上,有的慌不择路的从桥上跳到河里,拚命挣扎“救命啊!救命啊!”无数的手在水面上扑通扑通挣扎摇晃着,一个浪头过来后。只看到几只手无助地在水面上晃了几下,水波涟漪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是帝国雷神!”

    认为胜券在握的纳尔斯拜德骑在马上的身为微颤了一下,刚刚感觉到胜利在望,立刻就是一盆冷水当头而下而感觉。让他整个人都还没回过神来,这里怎么会有低功耗雷神?帝的雷神怎么会在下游方向?

    这一个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但这还不是让他彻底感到心凉的,因为他已经看见了答案,只见在下游方向出现几艘体型宽大的商船。这些商船正在努力的朝着上游逆行,看起来就像是一群肥胖过度的鸭子在浮水,但是这些鸭子一点都不可爱,因为那些不断朝着上游射来的雷神弹,将桥口附近的费泽步兵压制的连头都不敢抬的爆炸,正是从这几艘看似商船,其实根本就是改装战舰的东西所发射出来的,桥口被这么一通猛炸,顿时空出了一片

    “不用管桥口了,冲上对面的土垒也是一样!”

    纳尔斯拜德大声向身后的传令骑兵命令。帝国雷神虽然猛,但是看得出来,这几艘改装的商船上雷神的数量并不多,击中封锁桥口已经是其最大力量,面对长达数百米的河面攻击线,这些雷神就只能干瞪眼

    何况河岸土垒不仅仅有费泽人,还有帝,对方应该还不会决心将自己人也炸死吧,

    此时河岸边作为防线的土垒,到处都是盔甲。到处是刀剑,到处是尸首,对面费泽人如潮水般一股股从河面上渡过来,拼死向上推。已经打到了白热化,堤坝交战线犹如一个无底的黑色漩涡,把本就不多的帝队一队接一队地吸进去,吐出来的只有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首,血水汪汪地往江水里流淌,土垒堤坝上尸首多得帝国士兵都站不住脚了。只能边厮杀边用脚把死尸往河里踢,

    “冲上去,冲上去啊!”

    费泽步兵队长们从木排上跳到对岸浅滩,粗鲁的叫骂、愤怒的咆哮、手中的长剑猛力指向前方,推动费泽士兵一群群的踏水而上,前面的帝防线已经是摇摇欲坠了,可就是冲不破,无数尸体交叠的血色景象,都能够有好几天吃不下饭,你死我活的交错厮杀,无数刺枪密集如林的对撞,不少人冲上去又被打下来,层层交错的混成一团,直到大地在脚下剧烈的颤动起来,这些费泽士兵们才愕然的看见,在下游不远的土丘,一片巨大的黑云迅速而来,

    “下游侧翼,帝国骑兵!”

    不知道谁在乱战中大喊了一声,,黑甲滚滚,一排,两排、三排……那是如山一样帝国骑兵冲阵,是被调走的那些帝国骑兵,,这些骑兵看起来虽然经历过战斗,但是并没有什么损失,竟然又杀回来了

    “稳住,不要跑!”

    “架枪,不想死就快架枪!”混乱的喊叫声在费泽军此起彼伏,无论是桥口方向,还是猛攻土垒的费泽士兵们,此刻第一反应就是想跑,面对从高处犹如洪水冲击而下的黑色骑兵,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阻挡的

    那种无数战马推着血光而来的压力,如不不是真正直面,永远也无法体会到,当你的眼前是无边无际高大长,体重超过半吨,速度更是犹如飞驰电掣一样撞散你身上的每一寸骨头,上面的骑兵甚至不需要挥舞武器,只需要将刺枪放下就可以犹如切割麦草一样收割掉脑袋,什么勇气,胆魄,在这一刻,都会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怎么架枪列阵,你来试一试啊!”费泽步兵还在缠杀中,谁能保证出一条完整一点的枪阵来,所以看见帝国骑兵的出现,所有费泽士兵的脑海里完全就是空白,只感到脚下地面一下变得犹如波浪一样上下颠簸,

    从土丘袭来的黑色洪流在眼里迅速扩大,还带着血色的刺眼刺枪,在瞳孔的视线中最终化为一个光点

    “噗”

    快如闪电的光点,洞穿了身体,血肉横飞,短暂到一秒不到,发出了骨肉碎裂的轰鸣

    桥口方向的费泽士兵被一下洞穿,

    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横撞上了的战马重重的撞飞出去,战马疯狂涌入,啪!啪!啪“密密麻麻的骑兵刺枪成排的从桥口密集的费泽士兵背后和胸口捅出来,高速冲击的力量被集中在一个点上,

    那一刻,除非是身穿两层重甲的重步兵或者能够幸免,一般的铠甲完全就是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如同纸片一般,毫无阻碍。连人带着被刺穿的盾牌一起提起来,不少费泽士兵就这样混着血雾被撞的四散,

    战马轮番他们的尸体上踩踏而过,尸体破烂的比西红柿强不了多少,

    “纳尔斯拜德大人,你不是说骑兵都去奥目那边去了吗?那么这些是什么?”桥口方面的重大损失,让一名费泽将军气呼呼的责问道,他是帝国骑兵的到来,基本上就已经是彻底斩断了占领石桥的可能,那数万大军浴血奋战的结果就等于付之流水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奥目搞的鬼”

    纳尔斯拜德看着河对岸出现的帝国骑兵集群,一双眼睛里满是阴毒,咬牙切齿的说道”按照计划来说,帝国骑兵是应该正在下游践踏奥目的主力的,可是这些骑兵这么快就杀回来,奥目呢?好歹也有五六万的兵力,奥目在干什么!那个混蛋,不会是把我们全都卖了吧?”

    “只怕奥目,还真是把我们卖了!”

    一名费泽将军脸色变得死灰,其他费泽的将军们顿时一下沉默,奥目一直都主张要求轻装南下,但是都被将军们无视了,现在的局面谁都知道,带着如此多的财物想要抵达南部边界,基本上是非常困难的,只是将军们都故意回避了这一点

    “好一个奥目,不但骗了我,也骗了所有人!”纳尔斯拜德气极反笑,手中的马鞭狠狠打在自己大腿上,疼得他咧牙,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次分成两线,奥目故意将自己亲信安排为一线,其他将军是一线,现在回想起来,从制定这个两线攻击计划的时候,奥目可能就已经是在盘算将所有不愿意抛弃财物的部队都丢弃掉,如果不是如此,这些帝国骑兵怎么会这么快就杀回来?原本是想要让奥目来吸引这些骑兵注意力的,一石二鸟,没想到现在却变成了自己成了关门打狗!(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