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90 疯血(二)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正文 2890 疯血(二)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残阳如血下,刚才还如潮水一样汹涌而来的十余万草原军开始缓缓后撤,所有的精气神,如狼群一样死扑城墙的锐气,都在也一刻,完全的消失,城外沟壑留下满地的断体残肢,尸体叠着尸体,一层层的躺在那里,特别是遭受到投石器覆盖的地段,草原人的尸体是被某个隐形的巨人正面猛击了一拳,整片的人体残肢谱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褐色,这样的痕迹甚至长达十余米,只要是靠近这些红褐色痕迹的尸体,即使穿着重步兵铠甲的身子,也呈现出扭曲成不自然的姿势,整个队列就像是被打爆了的一样,钢质的塔盾当场四分五裂,各种各样的不知名的器官血肉被碾进了土壤里,草原上苍凉的狼胡笳,如泣如诉从草原军营地方向飘出来,即使是最勇敢的战士,视线也都下意识的避开了那个地区。

    “战损如何”

    在十多名草原战将的簇拥下,一身狼头大铠红披风的耶律宏泰,身形矫健的从战马上下来,冷峻的目光中如寒风般看向一名急匆匆赶来的大军统计官问道,可能是受到耶律家立国的影响,虽然已经六十的年纪,但是岁月带来的苍老,在耶律宏泰这位草原枭雄身上似乎失去了作用,一双充满了睿智和冷意的目光,依然让每一个人都不知觉的屏住呼吸,这就是草原头狼的威严!就连草原人自己也都认为,耶律家现在是有大气运,是长生天的宠儿,即使是顶着真正的黄金后裔名号的北方王庭,此刻都不如耶律家如此耀眼,而这一切,对源于一个人,一个在王庭隐忍了三十年,带着三十万狼的子孙和凶悍,一心要在中比亚建立一个草原人王朝的人,耶律宏泰,

    ”大人,各军战损共计死亡六千七百六十人,伤员一万四千余“

    手里拿着刚刚统计出来数据的统计官,双手举着名册,身体微颤的单膝跪在地上,大军进燕州一个月,也没有今天一天死的人多

    ”也就是说,只是一天,我草原两万战力就这样退出燕州之战了?“

    耶律宏泰立正身体,神色难看,放开战马缰绳的手顿了一下,目光闪过恼怒

    燕州上京,龙阳不惜以自己为诱饵,也要将自己引来的最为坚固的屏障,果然不是一般的难攻,但是耶律家要立国,就必须攻下燕州,要攻下燕州,就必须攻下上京,这是一个死结,躲不掉,也避不开!自己知道,草原军知道,龙阳知道,所以龙阳才显得如此有恃无恐,不怕自己不让燕州上京这道嗜血防线上投入兵力

    ”大人何须如此,我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却是值得的“

    听出耶律宏泰语气里的一丝悲凉,一名耶律家的草原将军出来声音洪亮的说道”两万人,对于我大军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部分兵力而已,而属下相信,今天一战,三万死守上京的龙家西军,只怕也是不好过的,属下可以保证,如此攻势只要继续上十天,上京必然是我军囊中之物“

    ”是啊,磕掉我军两万战力,龙家西军就算是如何优势,只怕也要付出六七千代价,仅从这上面看,今天的攻击是划算的!“另外一名耶律家的将军说道

    ”十天!“

    耶律宏泰目光暴闪了一下,当初自己带着三十万草原人南下,如同饥民一样的狼狈,首攻中比亚卢州军,只是两天就打垮了对方,逼压的气势汹汹北上燕州的六万卢州军,即使在自己杀入中比亚帝京平原之后,也是十几天都不敢出上京一步,帝京平原大战,五天冲入平原,第八天就在泗水击败中比亚军拦阻,第十七天,攻入中比亚帝京,全部时间加起来,总共也就是一个月就实现了先前连想都不敢想的战略目标,鼎定自己谋划了十余年的中比亚中部攻略,再看看现在,十六万大军入燕州,大军徐徐而进,精甲披身,物资充足,一个月,才打到燕州上京,

    耶律宏泰有些感到无奈走入自己的军帐,神色复杂难明,有些话,他刚才没有说,憋在心里就像是一团火焰,一年前,三十万草原部族残破不堪,不仅仅南下毫无目的,而且连食物都保障不了,可是现在的草原军,身上披着中比亚最精良的铠甲,握着锋锐的能够刺入重甲的武器,今非昔比,但是战力却明显不如以前,这难道就是进入中比亚中部的代价?

    对于整个耶律大军而言,这只是一次阶段性的进攻,但对于草原人来说这是六千七百名草原勇士回归长生天,按道理来说,上千年来,草原男儿都自认能够一头撞死在燕州上京城下,就是一种荣幸,可是现在,耶律宏泰却能够明显感觉到,草原战士的内心似乎已经出现了变化,那不是哀伤,而是恐惧,这些草原战士在畏惧燕州上京

    战死,难道已经不再是认为是荣幸了?要不然,怎么会在听到全线攻击的那一刹那,大军向前的决然锐气里边,多了一些不属于草原战士的东西,怯弱,犹豫,怕死,甚至溃逃。。。。。为什么!耶律宏泰低声喃喃,一拳头打在帐篷的大木柱子上,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是同样的战士,同样的将官,只是区区一年时间,为什么就会有如此差距?

    攻燕州上京,不就是要用人填的吗0!为什么在苦寒草原上,挎着弯弓,啃着牛肉干远征的草原骑兵从来没将生死当回事,而到了这里,却开始怕死了!雄才大略的耶律宏泰,终究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草原人也是人,以前不怕死,是因为人命不值钱,而且男人死了,女人会带着孩子从新跟着其他的部族男子,部族的孩子,没有人会嫌弃,会把孩子养大,并且亲手将跨上战马的马背,能够拉开弯弓的弓弦,草原的男子几乎有三分之一,都不是在完整的家庭长的的,养父大多严厉而无情,自然也就养成了草原男儿冷漠的性格,一岁一枯荣的草原,人的命有时候还不如牲畜

    但是现在不同了

    见识了中比亚的繁华,如水一样的美丽南女人予取予夺,比草原女人皮肤都光滑的绸缎,多的能够批到马匹上,宽大的府邸房屋,可以烤着热烘烘的炭火,吃着最精美可口的食物,有了这份上位统治者的感觉,谁还会将自己的命看的轻了,现在听到热血沸腾的草原狼号,向前扑之前,总是会犹豫一下,那里还能像以前那样,只想着向前,向前,用手中的弯刀博取一份属于自己的战功!

    ”大人,外围警哨报告,帝京的第五批急报到了“

    夜晚,一阵急促沙沙的脚步声,一名耶律家的将军神色紧张的揭开耶律宏泰军帐的布幕,里边淡黄色的光线透出来,耶律宏泰还没有休息,正在审视手中的一份燕州上京城防图,虽然是耶律宏泰的帐篷,却是简朴的惊人,只有一个书桌,一个毛毡,如果不是桌子上摆着插着狼头令的令筒,还有挂着铠甲的木架子,摊在桌子上中比亚地图,只怕没有人会认为这就是在中比亚中部如日中天的耶律家家主的帐篷,

    ”告诉他,情况已经知道了,不要入营,立即打发回去!“

    耶律宏泰放下手中的城防图,神色平静的抬起头,语气里透出不容置疑的决然,燕州上京近在咫尺,已经打到了这里,就绝对没有退后的可能,龙家西军两万杀入帝京平原又如何,想要裹挟那些被征服的中比亚奴隶翻天吗?开什么玩笑,就算聚集起再多的中比亚奴隶,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自己在帝京也是留下了一万骑兵的,其他的地区不敢说,足以镇压帝京百里之内就够了,其他的部族有自己的私兵,抵挡不住,自然会向帝京靠拢,到时候自然就会汇聚成一支军队出来,这些中比亚人哪里知道,在草原上,本就是如此生存的,还以为会是如那些懦弱的中比亚人一样,只要打开了羊圈就会自己臣服?

    开玩笑,狼的子孙,汇聚到一起就是狼群!草原人的生存法则,那些攻入帝京的龙家西军根本不懂!

    龙破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着耶律家想做,却碍于草原规矩而不能做的事,他亲率两万龙家西军精锐杀入帝京平原,对草原部族展开残酷的扫荡作战,太阳尚未升起之前的帝京平原,白雾弥漫,全身披甲的龙破跨在战马上,目光凝视着前方正在集结的草原骑兵,这些草原骑兵根本不会守城,在被自己一口气强夺而来三座城市后,干脆干起了老本行,野战!

    远处,草原骑兵缓缓向这边靠拢的集群,随着一声犹如狼嚎的悠长,战马集群开始犹如波浪向前叠进,马蹄踩踏在冰冷的地面上,鼻翼碰出白色气息,在西军的视线下,集群然后猛然从前端猛冲而出,犹如雪崩般借着坡地的弧度加速,凭借着高超的控马技巧,夹紧胯下的战马,没有太多的犹豫,几乎是同时整齐推进,草原骑兵没有太多的防御,只是将一面镶嵌铁条半圆形塔盾举在胸口,这些草原骑兵连最基本的齐射都放弃了,竟然直接将龙破的西军精锐当成了以往碰到的中比亚地方军,想着一口气冲上去,对方就会自己一下轰然溃逃,这种事已经在中比亚地区见怪不快,对这些中比亚人放箭,完全就是一种浪费!

    “枪阵向前!”龙破抬起手,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这些呼啸而来的草原骑兵,妈的,一帮轻骑兵就敢这么干,把敢于面对西大陆墨菲龙甲骑兵的龙家重枪当成了什么!,老子不分分钟教这些草原人怎么做人,就不叫龙破!(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