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10 梦画江山(四)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正文 3010 梦画江山(四)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少族长,我军上墙了!”一名耶律军的将军,神色喜悦的抬起手指向前方天狼城

    “我看见了,我耶律家的勇士自然不是区区一个小小天狼城能够阻挡的!”耶律古达嘴角终于露出了笑意,骑在一匹棕红色的战马上,看着远处大军必下的天狼城外墙,数日亡命逃奔的狼狈都被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

    天狼城已近在眼前,边界也就不远了,虽然这一次差一点被帝国军包围截杀,但是耶律古达认为自己是因为被那些战力羸弱的西北部族而又贪婪的部族族长们所牵累,如果真是十几万耶律家的本军,就算是面对帝国大军主力,自己也不需要害怕的,现在只能先夺取天狼城再说了,只要有了天狼城这座实打实的坚固据点,奔逃了数日的大军就可以得到休息的场所,最少也不需要时刻提防帝国大军从后面掩杀过来那么狼狈,

    耶律古达内心的傲然认为,前面的一点小挫折算什么,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当初不是一样也有被帝国军逼迫南下的狼狈史,相对而言,自己仅仅凭借能够逼的强势如此的帝国放弃天狼城不战而逃,就已经是超越了当初父亲的程度,要知道天狼城可是进入荒野的大门,谁控制了天狼城,就等于掌握了这道大门的主动权,这是对帝国的被动防御转为主动的;重要一步,足以改变整个西北局面的大事,

    所以耶律古达也是有些意外,如此重要的战略节点,帝国不可能说不知道,说丢就丢了,可见当时确实被自己吓到了,否则如果现在有一支帝国军在这个天狼城内,而且不是区区战力羸弱的三千中比亚人,那么自己奔逃了数日的四万大军,很可能就是被关门打狗的可悲境地,但是现在,耶律古达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切都决定在能不能拿下天狼城上面

    ‘传令下去,竭尽全力,无论是谁,首攻上天狼城墙者,赏百夫长!“

    耶律古达深吸了一口气,双目寒冷,向身后的传令骑兵摆手下令,帝国追击的兵力随时都可能出现,现在每多耽搁一刻,都是及其危险的,想到眼前的天狼城决定着自己这次战败后大逆转,如果不是因为身份,耶律古达都有身先士卒的冲动,毕竟是草原年轻一辈中少有的勇将,对于战斗的渴望一直都是流淌在游牧民族血液里的东西

    “首攻上天狼城墙者,赏百夫长!”传达命令的骑兵带着野狼杂毛尾巴的军盔,就像是划过天空的流星一样从前面的草原军阵列前面飞驰过去,听到传令骑兵的喊声,还在准备的第二波耶律军,顿时就骚动起来

    ‘听到了吗,首攻上天狼城墙者,赏百夫长!“所有人看着飞驰而过的传令骑兵,眼睛都是红色

    “奶奶的,那还耽搁什么,要是让其他登上去了,我们不是就白忙活了吗?”

    “冲啊,冲上去!”第二波耶律军已经如排山倒海向前冲去,成片的草原军射出的箭簇,更是像一大片黑色乌云,遮蔽了天狼城的城墙,城下如潮水扑来的耶律家战士,更是已经犹如爬满在蜜糖上的蚂蚁一样攀上了天狼城墙,嘴里咬着弯刀,踩着人叠着人的肩膀,顿时就在高达五米的天狼城墙横面上布满了闪烁寒光“上,拿下天狼城,拿下百夫长的荣耀”不仅仅是已经冲上去的,还在冲上去的,此刻都最已经是打了鸡血一样

    要知道百夫长虽然只是部族中下层的军官,但是已经算是摸到了部族贵族的门槛,很多的大贵族子弟,也是需要荣立相当的战功,才可能爬到这样的位置,,要知道草原部族里的军职都是一个家族一个的,一般情况下都是由长子继承军职,可是如果能够拿到这个百夫长,就等于是有了两个军职在手,百夫长虽然起点低了些,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提升的空间,

    何况现在正是耶律家锐意扩张,立国在即的前期,一系列的战争打下来,百夫长变成千夫长,万夫长也不是不可能,等到立国,那就是多少户的管理权限,这种比真金白银还要令人动心的奖赏放出来,谁不眼红

    不要说那些普通的耶律军士兵,就是那些中层军官也是跃跃欲试,眼里冒光,甚至有不少人都已经是披上了重甲,准备自己亲自冲上去,远射压制城头,精锐轻装借机攀爬掘开突破口,这是多少年来,草原人用来针对中比亚地区城墙据点的老战术,而对于耶律古达麾下的这四万精锐而言,在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攀爬攻城也不是没有过,当初突入临杭城下,也是如此眼前一般,没有任何的攻城器械,最后愣是用人肩叠攀的最原始战术,一举攻上临杭高达七八米的坚固城墙,强破了这座中比亚人南迁后的新京,制造了震动整个中比亚的战争奇迹,

    眼前的天狼城在大多数的耶律军士兵眼中,根本就没法与临杭那样的南方大都城相比,,当初林那种坚固石城尚且一战而下,这只要使大一点力气就能够碾碎推垮的土城,用脚都能把它踩碎了!

    \'上来了,射啊“

    “都在干什么呢”

    天狼城的守军看起来更是混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在草原军的弓箭压制下,几乎连最基本的反不敢,照这样的速度,只要再过十几分钟,攀爬的第一队攻击,就有可能一次性突破天狼城五六米高的褐色土墙,一个小时内,将里边的所有中比亚人全部杀光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终于,一名耶律军士兵翻上了天狼城的城垛口,结果他的半个身体才刚刚越过去,无数的刺枪就将他捅成了血葫芦,

    “啊”

    这名耶律军士兵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挂在刺枪上,睁着不敢相信的眼睛,手紧紧的握住一柄刺入是自己身体的刺枪,在临死前的一刹那,他看见了城垛口后面所展现的另外一个景象,上百架已经拉开的长臂投石器,就在这一刻,猛地松开了,巨大整齐的震动声,甚至给人一种撕裂空气的刺耳,刷,无数菱角石块一下就像受到惊吓的鸟群一样飞向天空,数量之多,甚至让天狼城上方这一刻的天空都遮蔽了,

    “注意’正聚集在城外射箭的耶律家射手完全没想到过这样的场面,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在一刻突然变黑,然后他们就看见天空一下朝着自己头上坍塌下来,天空就象是被隐形的大手一下狠狠压住,

    “那些是什么东西!“

    “怎么会有石头落下来!”措不及防下,耶律军的射手连躲都忘了,被石块砸中的人,鲜血翻涌飚射如喷泉,本来就是抬头看天空的人,更是凄惨,不断被尖锐的菱角石块砸在脸上,脑袋上,那喷出的血浆还是热的,身体直挺挺的就倒下,密集的队列整排的被推倒,简直就像遭遇了飓风的茅草,似乎同时踩在了某个巨大的风口上,人体做出各种不同的转动姿势,狠狠地砸入潮湿绵软的泥土中。

    “救命”

    ‘我的头破了,我的手断了!’各种各样的哀嚎声,慌露的人相互践踏、血花腾起在半空,惨叫着人从高处城墙一下栽落下来,尖叫、哭号,你撞我推地挤成一团,自相践踏,有人卧倒躲避,却给惊慌的同伴踩在身体上,脑浆飞溅,受伤的人长长的嘶叫声惨绝人寰,

    这场打击爆发的如此突然,整个耶律军都傻了,

    与此同时,城墙上一下冒出了无数的西南龙家军,这些西南龙家的步兵举着盾牌和刺枪,犹如一个个乌龟壳一样,冒着飞射的箭雨,直接就扑上正在攀越城垛口的耶律军,“杀“双方的力量,终于第一次重重的撞在一起,充满杀气的呐喊声响彻大地,

    耶律军的攻城部队也蒙了,城墙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不是说只有三千守军吗,此刻怕是一万都不止,数量上的突变,让刚刚冲上城墙的耶律军士兵直接就被推了下来,一排排冰冷刺枪刺穿铠甲,挑起如花一样的暗红,

    “妈的,情况不对啊!”

    远处的耶律古达脸色僵硬,本来还有一些喜色,此刻已经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最让耶律古达感到头皮一下炸开的是,他看见天狼城紧闭的城门,竟然在这一刻,在数万猛攻城墙的耶律军面前缓缓打开了,不但他看见了,其他的耶律军的将军也看见了,这完全不正常的情况,让所有人的心里都猛升起一股凉意,对方想要干什么,突然冒出这多的守军还不够,还想要干什么!

    ‘我曾经承诺过你们,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杀草原人杀个够,今天,便是汝等报血仇的时候了\'咧咧战风中,龙家当家主龙破走到了城门的上端,目光中战意正浓的拔出了佩剑,残破的声音里更是透出一股钢铁般的寒冷

    ‘报仇!报仇!’

    在他的下方,上万龙家血军骑兵双眼发红,整齐的都将战马缰绳紧紧绞攀在手上,就连腿脚位置,也是完全用绑带困在马鞍上,目光里全是恨不得直接咬死草原人的冲劲,这样可以保证即使是上面的骑士死了,战马也会一往无前的朝着前面奔跑,这可是从草原人那里学来的,可以保证就算骑术上不怎么精湛,也能够让战马集群不会出现混乱,毕竟要想在短时内内训练出一支能战劲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既然这些血军肯舍命,那么龙破也不介意赌上这一把,

    ‘出击!’龙破的佩剑寒光落下,

    在这上万西南龙家劲骑的最前端,三百名完全由龙家子弟组成的龙家重骑兵,作为全军前锐,迅速朝着城门冲了出去

    “轰隆隆‘地面开始动摇,这股震动感,甚至连天狼城的土墙都是尘土在落下,骑兵跃动拍击,犹如钢铁滚龙一下就冲入外面的耶律军中,各种呐喊声,砍杀声,已经混成了仿佛海潮一般的声音,已经被打的有些懵逼的耶律军,此刻一下在西南龙家骑兵的冲击下,根本就无力阻挡,他们的步战武器大多都是弯刀,一下面对犹如挤压的铡刀般切入的重骑兵,顿时就是被踩踏的空缺出一大块,”啪啪“撞入重骑兵犹如一柄猛然砸进面粉堆里的铁锤,单薄的盔甲和盾牌薄弱保护的血肉之躯纸糊般脆弱,前排的草原军瞬间被绞得粉碎,马蹄之下,无数的血雨伴随着残肢,腥风血雨,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袭来,直接在重骑兵后面拖出了一道血肉模糊的长廊

    “杀”

    高声呐喊中,一队冲入,第二队从入,第三队……,锋锐的武器相互猛力撞击,龙家血军悍不畏死就像疯了一样冲入后,朝着耶律军全线拉开,这场突然而来的冲击战,就像是可怕的风暴在刹那间释放,骑兵的角队形将耶律军就像是撞散的撞球般挤开,上面一脸狰狞的血军骑兵,连生死都不顾,只是猛力的挥舞手中的长刀,斩击,热滚滚的鲜血炸到脸上,

    一名被草原人拼死拉下战马的血军骑兵,手紧紧的握着倒插的草原人的弯刀,嘴里带着血泡“杀,杀草原人!”一声激荡的呐喊声,激昂到了极点,也悲苍到了极点,那是遭受草原人压制了足足一年多的整个中比亚族群的呐喊声,足以让任何中比亚人的的肾上激素高度分泌

    “杀,杀草原人\'中比亚人洪水泄流一样的骑兵冲阵,终于在这一刻,以逆反的形式,加注到了草原人身上,正在攻城的耶律军崩了,一些发觉不妙的耶律军骑上自己的战马迎上来,结果一样被打翻,这些开路的西南重骑兵,身上穿着从西大陆重金购买的全套重甲,就连战马都比其他骑兵战马高出半个头,更不要说更加矮小的草原马,几乎就是一口气直接撞进去的,

    一向只有草原人利用骑兵冲击优势横扫中比亚步兵的,今天西南龙家也要用同样的手段,将草原人加注在中比亚军人身上的所有耻辱全部返还回去,没有了战马,没有了弓箭,他西南龙家就是要告诉这些连最基本的结阵步战都不会的草原人,你们就是一群渣!(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