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60 帝国的风 二十一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正文 3060 帝国的风 二十一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局势变迁,就如风行草偃,相比于前家主龙阳的孤傲大义,现任家主龙破从新调整后的龙家,明显更让龙雪山这样的龙家大将感到有振奋,两人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为中比亚而战,另外一个则只是为了龙家而战,

    问题是,如此乱世,西南龙家顾不了整个中比亚!

    就像中比亚新京临杭被草原军攻破,数十万临杭人被屠杀,很多人都唾骂龙家坐拥重兵,却在在也耶律家南下之时,没有从西南派兵,冷眼旁观,坐看临杭被破,但又有几个人知道,龙家为中比亚所做出的牺牲,曾经是是何等的惨烈,

    一代中比亚名将,上任龙家西军之主龙阳死在了燕州,已经让龙家不得不收拢起怜悯心

    当初龙阳希望能够为中比亚守住最后一缕反击的可能,结果是数万龙家战士死战燕州,自己也身死燕州的悲惨,龙雪山现在都还记得,自己以龙家特使的身份抵达新京临杭,将此消息带给朝堂诸公,其中景象,是何等的令人寒心

    每次想起当时的场面,龙雪山的心在滴血

    龙阳是为中比亚而死的,可是仅仅因为所谓的违背了朝堂割让燕州的命令,在死后没有连一个应有的尊号都没有,还将龙家原本的二品门第,降为三品,这是羞辱,裸的羞辱,

    在朝堂众多大臣竟然无人为龙家说一句公道话,反而朝堂上还有大臣,对龙家严厉指责,恨不得将耶律家对朝堂地区展开猛烈的攻击,都归罪到龙家身上

    “如果不是龙阳任意妄为,在燕州重创了耶律家,耶律家怎么会将将怒火到发泄到了中比亚朝堂的头上,甚至连原本已经谈妥的条件,都被加了两倍,这都是龙家的过错,违背陛下旨意的不尊之人,给中比亚带来如此灾难的人,死后竟然还想要什么陛下赐予尊号?只是将其二名等阶降为三品,已经是无上恩典了!”

    这些人,难道就没有一个明眼的人吗?

    耶律家南下,横穿燕州就已经差点垮了,进入帝京平原后,更是拖着沉重的包袱,就是来寻死的,所带的草原部族虽然有三十万之多,但是排除其中不堪征战的老弱妇孺,顶死了也就是十余万的可以用来征战的力量,而这些已经疲惫不堪的草原军,其所面对的是什么,是朝堂方面卧薪尝胆组建起来的数十万新军,是已经完成整备的老兵精锐,怎么看,此战,朝堂方面都是占足了优势,如果发挥的好,甚至还能够通过这一场大捷来重整中比亚的国威

    这是何等好的局面,这简直就是送上来的,可是偏偏,中比亚就是一败涂地,朝堂方面已经被打寒胆子,军部各属各怀心思,都想着保存自己的力量,稍微遭遇损失,就立即想到了放弃帝京平原,

    耶律家南下之战,应该是一路苦战不堪才对,而不是如飓风横扫,以十余万疲惫之军,打垮了中比亚朝堂亲自坐镇指挥的四十万大军,可就算如此,只要龙家还控制着燕州,断了耶律家从草原获取人力部族的道路,这场消耗战,就绝对会有翻盘的时候

    随同耶律家南下的草原人就是三十万,战死了一个就少一个,十余万的兵力,一连串的苦战打下来,最后还能剩下多少?

    可是没有用啊,

    中比亚皇帝看见挡不住耶律家,为了让耶律家攻击的矛头转开,竟然直接就是落井下石,下令燕州割让给了耶律家,最终导致龙家军在无任何支援的情况下,在十余万耶律家大军和南下王庭军的两面夹击中,

    燕州失守,多少龙家之地血洒燕州

    燕州,这个支撑了中比亚数百年繁华之世的屏障,都被中比亚朝堂丢弃了,就是因为燕州落入草原人手中,北方草原与中比亚地区畅通无阻,从北方草原滚滚南下的草原人,犹如蝗虫一样,在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迅速超过了百万之数,滚滚汇入中比亚大地后展开的破坏和掠夺,是当初耶律家南下所带破坏力的是多少倍,最终压制中比亚再无丝毫能够翻盘的可能

    这样的中比亚朝堂,龙家还有什么可以拯救的!龙家又怎么救的过来!

    “都认真的看清楚了,前面的兰芝城,是我龙家的兰芝城,不仅仅是兰芝城,就是西北,燕州,都是我龙家的”看着远处位于金色大河端头一边的兰芝城,龙家大将龙雪山声音洪亮的向身后的龙家骑兵说道,目光中透出的是一点不服气,一点隐忍,就像是一头凶兽,静观望着即将来临的风云变化,似乎是想要将这座原本的山地小城,全数都容纳到自己的眼睛里边去

    ‘是“

    龙家骑兵们年轻的身躯一震,龙雪山这句话,让他们目光一下变得炙热,如果是以前的西南龙家,或者还不会如此底气,但是现在的龙家,早已经不是当初可比,因为就在两个月前,龙家家主龙破带领龙家大军展开了北进之战,一路大战连捷,击溃草原军十余万,吓得西北之地,数十万草原人避让逃窜,随后又转进燕州,一举斩杀屠灭临杭的草原人耶律古达,

    消息传来,震动整个中比亚大地

    就是身为龙家一方重将的龙雪山等人,也是恨不得亲自追随这一路,虽然半个月前,传来消息,龙家一路连破的军势,在龙石堡被草原人阻挡住了,但是那又怎么样!龙家已经打出了中比亚军人的士气,也让整个世界都看见,中比亚还有一支能战之军,还有不屈服的战士,仅仅这一点,就足以在朝堂无能,丢失大片土地会后,中比亚上空沉闷的空气,一下被龙家西军绽放出的耀眼光芒所撕裂,所吹散!

    这次龙雪山来兰芝城,其实是来要求帝国归还西北的,自从龙家崛起,龙家与帝国的关系就变得很古怪起来,特别是帝国在天狼城攻击龙家军事件,帝国在龙家众人的心里,已经不是潜在的敌人那么简单了,而是已经打上了随时可能爆发战争的标签,而这次帝国占据了原本属于龙家的西北,又从龙家后面拿走了燕州,现在又抢占了要道兰芝,摆明了要将西北变成帝国的版图,这种事,怎么能行!

    代州,库来城,

    风雪已经停止了数日,因为龙石堡战败,龙家军南下受阻,库来城是位于龙石堡东面的大城,是原来中比亚代州防线的东面门户,城墙高耸,虎踞龙盘,城墙顺着山体建造,一直延伸到侧面碧蓝色的海湾,犹如一道闸门,向北是燕州叠嶂,向南,居高建聆,虎视代州一方,同时也是代州北地区最大的产粮地,以往就是作为支撑北面燕州军的后勤中心存在的,灰色的城墙内,依然可以看见寺庙林立,掩映着层层叠叠的房屋顶檐,城外都是大片大片的抛荒田地,如此蕾腴之土,此时已经完全被一片片的难民棚子战局,几乎将城墙周围都已经铺满。

    耶律家控制代州时,也是耶律家用来囤积物质的重地,龙家大军从燕州南下,除了主力攻击龙石堡外,就是库来城,在库来城内的龙家主营,此时也是满满的都是铁甲铮铮的守卫,宽阔的通道上空荡荡的,只是偶尔有传信传骑飞驰而过,龙破目光扫过送来的报告,将其重重的压在桌子上,尽管已经是尽力减少供给,但是来自后勤官的报告还是写上了粮食只够五日的内容,

    再等下去,就是坐以待毙了,龙破脸色复杂的站起身,目光透出窗户看向外面,龙石堡之败,对于龙家而言还算不上伤筋动骨,真正让龙破感到迫在眉睫的,还是这上百万的西北流民怎么安置的问题,本来以为燕州能够解决一部分,结果谁知道,燕州会是那样的景象,还好耶律家因为内乱,囤积在库来城的大批物资粮食都没有来及运走,结果全部落入龙家军手中,才算是让一路饥饿的龙家军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只是面对上百万紧随的西北流民,库来城的粮食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五天时间,如果还是打不开局面,其后果会怎么样,龙破都不敢去想

    但是既然已经打到了这里,自己还有退路吗,即使是拼上最后一个人,也只有向前了,一场生死决战应该怎么做,是由绵延的前哨战掀开序幕。无数小队在地区内反复纠缠,试探,对冲,拼杀。双方将帅竭力控制战场的走向,最终在最有利的局面下,稳住阵脚,展开主力,当双方十几万大军呼喊着结成阵型互相冲杀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判断失误,或者意外,都可能让整个战争变成惨败,

    在龙石堡,自己就是太托大了,才让草原军钻了空子,结果因为侧翼崩溃而大军溃散不可收拾,,而这一次,不会了,根据传回的情况,其实因为耶律家内乱的关系,在代州一线的草原军远比自己预想的要少,只有七八万左右,而不是先前所预想的可能会面对整个耶律家主力的情况,

    这就是机会,为了打开僵局,龙破已经绝对搏一把,

    这一次,不仅仅只是龙家军,而是整个上百万的西北流民,人海战,不仅仅草原人会,难道我龙家就不会,只是草原人是驱赶,而我龙家则是全力协助,当发现活命的机会只有一个的时候,就算是中比亚人,一样也是敢拼命的,面对这样的人海,龙破也想要知道,区区七八万的草原军,如何挡!五天之内,要么草原人死,要么龙家军死,这就是局面,没有选择的局面!

    这几天里,库来城外茂密的山林都被砍伐一空,削木为枪,木板为盾,这就是龙家这几天全力在做的事,随着这样最简单的装备发下去,聚集在库来城方向的数十万西北流民,已经完成了最简单的装备,除了孩子,所有的男子,无论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将投入这场求活之战

    一月三日,龙石堡方向

    凤台部骑兵带回来的消息,让位于龙石堡的草原军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龙家终于动了,但并不是如草原人预想的那样惨败后的复仇,而是滚滚如洪流一般朝着龙石堡方向压来的人海,无边无际的人海,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就算是嗜杀成性的草原人,此刻也忍不住都微微后仰,似乎承受不起这扑面而来的气息,这怎么打?不但士兵的脸色不好看,就算是百夫长,千骑长们也都相顾惶然之色,中比亚人真的疯了,

    凤台部族长蒙古烈按着城垛同样绷紧了面孔,目光震惊的打量着城下还在不断铺开的中比亚人,凝重的气息从他消瘦的身形中满溢而出,这是怎么情况啊,龙家三十万南下已经让人吃惊,这一次,怕是不止三十万吧,最让草原人吃惊的是,这些中比亚人是从哪里来的?北面的燕州,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中比亚人!龙家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啊

    城下来自龙家方向的鼓点之声。同样鼓动着整个大地的寒意,满天萧杀,

    第一线排开的中比亚人就多达十万之多,随后第二线,第三线,第四线,一面面临时赶制的矗旗,被风吹得啪啪的响,人头一层层平铺下来,这是真正的人海冲击,龙石堡前方宽阔的地面,完全被密密麻麻的人站满,尽管这些中比亚人的脸色有些苍白,握着木枪的手在发抖,但是目光却异常坚定,他们是男人,是支撑整个家的支柱,在他们的后面,无数的亲人等着他们打开一条活路,生死在此一战,如果打不开前面的路,死的将不是他们一个人

    龙破握着马鞭的手紧了紧,开始抬起手,风从他的身后吹过,在他身边一线排开的百余大鼓同时停下,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瞬间寂静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