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94 东庭南下(十三)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正文 3094 东庭南下(十三)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胖子脸色冷峻的从座位上站起身,目光落在帐外的山坡上,雨季刚刚停下的山地,已经开始有了野花的颜色,红的,粉的,黄的,紫的,就像是在一夜之间变化出的巨大的花圃,与春季一起来的,是西南的雨季,

    潮湿的天气是帝国大军不得不面对的最大敌人,

    这仗还打不打?西南还进不进?

    在猎鹰汗王的威严下,东庭各部的头人们一个个自然是不敢问,论军事战略,权衡考虑,难道还有比猎鹰汗王更厉害的?既然汗王让大家驻扎在这里,那一定是有深意的!这次征调的东庭各部都是北方草原人,随着南方雨季的到来,水土不服的情况也越来越明显,人都还好,顶多就是难受了一些,东庭人的战马就惨了,在这种南方潮湿天气里,完全就是趴窝了

    拿着这几天统计上来的情况,芮唐庭娜的脸上一片灰色,这里是潮湿的西南山地,不是北面干燥的荒野,草原人在这里完全就适应不了,仅仅这段时间落下的雨水,就已经让东庭军感到异常难耐,不要说别人,就是芮唐庭娜自己的手臂上都长出了瘙痒红点,还没有进入西南,营中就已经有了瘟疫的迹象,听说军中病倒的人更多,才十几天就是如此情况,长久驻扎下去,谁也不敢说会怎么样

    “陛下,宋族船队已经离开离昌,直扑龙家本营广临,相信不用几天,就可以打到龙家本营广临城,这次我东庭数万人南下,花费了那么大的力量才击溃了龙家主力,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最后捡取便宜的是宋族不成!”芮唐庭娜草原人的火爆脾气没有丝毫改变,即使是对上皇帝也敢顶

    胖子不以为意的回过身,看向一身彩色草原长袍,将整个优美的身段都包裹住的东庭长公主,嘴里笑着说道“不看着能怎么办?这样的雨季里,如果我下令东庭各部开入西南,你觉得会怎么样?”

    “现在进入西南?“

    芮唐庭娜脸上楞了一下,忍不住变色,白玉般的牙齿咬在嘴唇上,不敢再说话了,是啊,宋族开入西南,帝国能怎么办?打龙家?只会是帮了宋族,进入西南,又水土不服,真是进退两难,

    眼前的情况,实际上已经有些超出胖子的控制了,他也没想到西南春季的气候会如此潮湿,简直就是像终日生活在水蒸气里边一样,这种潮湿环境对于草原人来说,真是咬了老命了,如坐针毡,草原铠甲的内部都是皮革,草原人对于皮革的处理又是一贯的粗糙,只是风干后硝制,在干燥气候下,对于皮肤的刺激性还不明显,现在一下到了润潮的南方山地,简直就是让草原人上下都不自在,简直就是一刻都不愿意多待

    现在还只是停留在西南山地的边缘,如果真的下令东庭各部开进西南山地,谁也不敢说后果会怎么样

    胖子嘴角咧了咧”龙家已经是急了,表示只要帝国同意停战,愿意将整个西北,代州,燕州都割让给帝国,而且还愿意拿出一百万来补偿帝国兰芝城的损失,而且龙家还表示只要帝国此时肯停战,一切都可以谈,就算是要割让西南广木城以北也是可以的“

    “广木城以北!”

    这样的条件,让芮唐庭娜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从地图上来看,广木城所在位置,已经是西南三分之一的地区了,协议里什么西北,燕州,代州都是虚的,广木城以北才是实实在在的西南之地,龙家竟然都肯拿出来?看的出来,龙家这次是已经什么也不顾了,只想着怎么才能抽出力量来抵抗即将抵达广临的宋族大军,甚至宁可采取用土地换和平的屈辱方式,也要从与帝国的战争状态中抽身!

    “如果我下令东庭军全力南下,能够抢在宋族之前攻下广临吗?“

    胖子脸色冷峻,来到椅子旁边坐下,眼睛眨了眨,明显是在盘算这种可能性

    宋族船队沿河道而进,在速度上不会太快,帝国骑兵如果全力朝着广临开进,未必就会比宋族船队慢多少!过了一会,胖子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不行,怎么算,都是不行啊!,进西南,打广临都不是问题,甚至最后从宋族手里将西南抢过来,帝国都是可以做到的,

    问题是,打下西南后怎么办?

    宋族现在可是代表着中比亚正统,执掌中比亚朝堂风向,就算是把整个龙家连根拔起,整个中比亚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如果占领这些地区的是帝国,一但陷入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尽管胖子已经是在尽力协调,但是帝国在中比亚地区扩张太快的短板也非常明显

    短短的几个月,帝国分别将西北荒野,西北,燕州等加起来长达千余里的广大地区,一下都纳入帝国的势力范围,这种扩张的速度,就算是吞并也没有那么快,与之相比的,是帝国在中比亚地区的兵力缺口,

    在帝国荒野之战,帝国抽调的兵力约十万人,随后进入西北,燕州,一路扩张,转眼就是上千里的土地,帝国兵力上的缺口更加明显,毕竟是远离帝国本土,从帝国本土抽调太多的部队长久镇守相当困难,而短时间内,有无法从本地征募镇守兵力,

    接手西北和燕州时,还看不出来

    毕竟这两个地区的中比亚人不是跑了就是死了,留下的只是大片的空地,所需要的镇守兵力并不多,可是进入帝京西路就感觉出捉襟见肘了,伯兰特邦妮的荒野军团总兵力就那么多,一下坐镇三个大地区,还能剩下多少兵力

    现在打下西南,帝国又从什么地方抽调兵力坐镇?

    “就算陛下此刻下令,怕是也赶不上宋族之前,抢下广临的!”芮唐庭娜娇媚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矛盾之色,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见胖子那凝重沉思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陛下,帝京方面的信函!”一名近卫在军帐之外喊道

    “进来吧!”胖子站起身,向外面说道,一名近卫拿着一份密函走进来,双手递给胖子,胖子接过来打开,目光扫过,顿时露出一抹凝重来,

    “怎么了?”芮唐庭娜忍不住好奇问道,所谓帝京方面信函,所指的就是来自耶律家的信函,

    “要起风了!”胖子自言自语的嘴角撇了一下,将那份密函递给芮唐庭娜“我就说嘛,龙家如此高傲,这次怎么会同意拿出广木城以北为界线,原来原因在这里啊!”

    芮唐庭娜一脸莫名,接过密函看过去,顿时就感到背后一阵发冷

    “来人,把中比亚地图拿来!”胖子走向办公桌,一脸严肃,很快,近卫就将一份中比亚地图送了进来,胖子拿起地图在桌子上摊开,目光在地图上寻找着什么

    “耶律七夜光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如果真有这样一条路,怎么以前没有听人说过”芮唐庭娜身形款款的来到胖子身边,将那份信函放在桌子上

    “应该不会是假的,因为耶律古达就是这样被人斩杀在燕州”胖子一脸凝重的摇头,表示了对信函内容的肯定,手指落在地图上的一道南北走向的山脉上,从地图上看,这条山脉自西北横穿而过,进入燕州后转向代州,犹如一个巨大的弧弯倒钩一样,将北方燕州的叠嶂群山与中部的另外一座山脉连在一起,长度之大,怕是有七八百里都不止,

    深吸了一口气,胖子的手指最终停在这条山脉的前段,那是代州,恰巧就是耶律家凤台部的势力范围内,顺着山脉的走势向南,竟然就是西南的边缘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龙破这是要玩一把大的啊!”胖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黑色的瞳孔里杀机隐伏,

    如果不是耶律七夜光的这封信,还真可能会遭遇一场毫无准备的大反杀!耶律七夜光在密函里提到,有一条紧贴西北地区边缘大山脉,从北向西南延伸千余里,横穿了代州,西北,燕州三地之间的狭长交错的地带,地图上标明这里是山地,所以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但是耶律七夜光曾经亲自确认了一次,证实了那里并不完全是山地,而且还有一条峡谷走道

    当初龙破数万龙家血军,就是利用这条山路,从西北秘密进入燕州,最后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现在耶律古达身后,一举击溃耶律古达的十万耶律军!耶律七夜光还提到,龙家向耶律家提出了停战,但是被耶律七夜光拒绝了“龙家根本就无意于耶律家停战,只是故意利用耶律家的谈判,来让凤台部心甘情愿的与龙家联合,龙破此次必然是要旧戏重演,沿着这条山路回援西南!”

    龙破要回来了!这代表了什么?

    横扫!

    龙破自北进开始,一路连战,吸纳的青壮数量怕是三四十万都不止,龙破一路用缴获的草原军武器装备新兵,用连续残酷的战斗在极短时间内催熟这些新兵,在这些新兵眼里,丢弃他们的中比亚朝堂连狗都不如,对于让草原人打的南逃的皇帝,更是一个个恨的痒痒的,这是一支真正忠诚于龙家的军队,对于他们来说,龙家就是天,龙家军旗所向,就算是草原人,中比亚朝堂,甚至是中比亚皇帝,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掩上去,

    以战养战,以血厉血,这样一股力量,最终让龙家所掌握,就算不全是精锐,也绝对是一股令人战栗的力量,

    从西南龙家突然与帝国开战,胖子内心就一直有一个疑惑,龙破此人的秉性,素来都是胆大敢赌,抓住一点胜利的契机,就敢全力压上,是那种真正的赌徒秉性,面对龙家本营的危机,竟然会待在代州不闻不问,这怎么可能!西南龙家,历代家主都是名将之才,而龙破能够在龙家最为逆境中崛起,抓住中比亚动荡的绝佳契机,一口气将龙家推上神坛的人物,在龙家历代家主中也算是惊才绝艳,甚至比前任家主龙阳还要厉害几分,就是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犯同时与草原军和帝国两线开战的兵家大忌?而以龙破的眼力,怎么会没有预估到宋族在关键时刻的落井下石的可能?

    现在一切一下就明朗了,

    龙破,龙山,两人的默契配合,十余万龙家军与帝国的交锋,真正决出胜负的,其实一切都在龙破回军的那一刻,

    当龙破以积攒的三四十万兵力,从帝国背后横扫而来,就算帝国再强,也必然是只有仓促败北的结果,只要击败了帝国,宋族顶多算是跳梁小丑而已,就算真打到了广临,也只有立即回军逃窜这一条路,除非宋缺认为,自己能够与龙家数十万大军在西南破釜沉舟一战!这是不可能的,宋缺没那么傻,龙家在西南盘踞数十年,岂能是一个进入西南才短短半个月的宋族比拟的,不跑就是死!

    反倒是经此一战,龙家击败帝国,吓跑宋族,加上北进以来所向披靡所积累起来的惊天威望,众望所归之下,龙家驱逐宋族入主朝堂就是必然,随后成为中比亚新的王族,也只是一个流程而已,如果说龙破的这个计划有什么没有预料到的地方,那就是龙破没想到龙山会失败,如果龙山没有失败,而是带着十余万龙家军,按照原定计划杀入了帝国西北,与帝国在西北对峙,

    那龙破对帝国展开的就不是背后一击,而是两面夹击的完美绝杀,真正的一战定天下!

    “不会吧,这真是太。。。。。”听完胖子的解释,芮唐庭娜整个人都傻了,这样的战术,已经不是战术了,这是魔术,胖子觉得想一个西大陆人解释东方战略的精髓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摇了摇头,嘴角冷笑了一下”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龙破当初敢对耶律古达背后一击,为什么就不会对帝国背后一击?最了解龙家人的,还是宋族,宋缺之所以在离昌迟迟不南下,应该就是感觉到了什么,在没有知道龙破真正动静之前,是不肯让船队南下的,现在下令船队南进,只是迫于压力,看着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宋缺的船队怕是没有五六天都不会到广临的!“

    龙鹰口,地如其名,因为河道漫涨的缘故,本就很狭窄的道路,一下变得真成了一个口子

    大战绵延,无数厮杀的声音,就像是洪水激荡咆哮的河道一样,两军交锋的战线上,无数的刀光剑影,犹如一支看不见的大手在刻意压制着什么,身穿红甲的宋族山军,犹如红色浪潮中佁然不动的龙家重甲,

    让宋族山军的这一把巨大红色血刀,猛地切断了大地,撞击之下,爆开的无数鲜血,就像是断裂的草屑残根在风中散开,一阵甲叶微微相击发的金属声音,

    数百名铁盔红缨的龙家重步兵站在前面,手中的重剑猛力劈砍,犹如在红潮中落下的一道闸口,生生将红潮斩断,

    这些龙家重甲士的铠甲从脸一直覆盖到膝盖以下的腿部,手中的近战重剑已经完全被人血所染红,头盔上的狼尾在风中飘展,“杀!杀!杀!”他们的声音传向四野,让宋族山军面无血色,他们才是龙雪山麾下的真正的龙家广临军,

    龙家广临军,总数只要两万人,其中一万为家主亲军,已经随同龙破北进,五千驻守广临,剩下的为各军主护卫军,他们是真正的重甲士,即使是对上西大陆的重骑兵也是不遑多让的强悍兵种,不把真的广临军排出来,对面怎么会相信这是广临军!

    在他们的前面,躺下的宋族山军尸体堆积如山,每一次挥剑,热腾腾的人血溅射到脸上,眼睛都不眨一下,即使是身穿重甲,他们的一些关节薄弱的部位也被砍开了口子,甚至有的手臂都被砍断在地上,但是他们依然没有退后的迹象,

    大战之前,所有人的内心都已经有了准备,当面对杀广临军,排山倒海一般的声音时,他们同时也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前进,冲进去,杀光广临军,犹如闷雷阵阵,山军雪亮的南方砍刀在数万双发红的眼睛瞩目下更显狰狞,犹如一道红浪扑打在龙家军的防线,无数的人蜂拥而出,已经分不出具体的人数,只是朝着龙鹰口里边灌,此时此刻,什么阵列都无所谓了,数十年的刻骨之仇,让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如海浪翻滚,嘴里发出一阵阵激昂的喊声,冲营之战,首重士气,何况对面是龙家最精锐的广临军,

    龙家军的刺枪枪整排向前,看着前方红色的人潮一下撞在上面,几乎是同时短暂屏息的一刻,宋族山军的砍刀已经密密麻麻的砍在长刺枪上

    无数的箭簇也在双方头顶天空铺射而来,带起一道道堪称耀眼的白线,犹如黑夜中无数的星光坠落而下鲜血飙射,残肢断臂被寒光绞到半空中,睁着圆鼓鼓眼睛的人头,带着各种不甘心的神色掉落在泥泞中,

    撑住,还能撑多久?

    扛住,扛不住了怎么办?“龙雪山看着前面龙家重甲士最终被人潮所淹没,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此战,无人可生!只求多撑一刻也好!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