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 血与火,北方争夺战(十)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596 血与火,北方争夺战(十)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596血与火,北方争夺战(十)

    “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图里特科琳在台阶中间停住脚,有些犹豫的问一身碧绿明艳的毛摩娜青,身边的这名美女明显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一举一动都透着高级贵族的典雅和仪范,很难相信,这个全身上下都透着高贵的女人,会跟那个满脸无赖的死胖子搭上关系[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你听说过维基亚的猎鹰公爵吗?”

    毛摩娜青嘴角轻笑的问道,听到这个名字,停滞在台阶中间的图里特科琳身体微颤,目光暴痴的看着毛摩娜青好一会,有些不屑道“你不会告诉我,那个死胖子是维基亚猎鹰吧这样的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可这要不是笑话呢,难道科琳妹妹没发觉自从那晚之后,你的处境就变了很多”毛摩娜青对着她眨了眨眼,手拢了拢耳边的发髻,脸色淡然的说道

    “作为一个来自异大陆的贵族,你所掌握的信息,对于整个维基亚,乃至伊卡迪瓦大陆来说,都是无可估量的如果不是大人亲自下令,谁敢给予妹妹这样大的自由“

    “这不可能。。。。。。“

    图里特科琳脚下一个嘡啷,差点摔倒,脸上一副暴傻的表情,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这个真相依然远远超过她的设想,她目光茫然的抬起头,海峡对面的维基亚猎鹰,竟然出现在南方岛国萨兰德,这说出去,打死也不会有人信

    想到那天晚上,还当着胖子的面描述自己的爱人,应该是像维基亚猎鹰那样的英雄,图里特科琳不由感到脸上像是火烧一般

    “是与不是,这次战争之后,妹妹自然会知道“似乎感受到图里特科琳心中的尴尬,毛摩娜青一脸宽慰的伸出手拉着她,缓缓走进城堡主厅的大门,此刻,图里特科琳才发现,整个城堡大厅内摆放着十几排长桌子,

    褐色的木质桌面上,堆放着一捆捆的白色布帛,大约有30名左右身上穿着侍女服装的年轻女孩,莺莺燕燕的站在长桌的后面,三五成群的交头接低声谈论着什么,看见毛摩娜青和图里特科琳进来,连忙停住嘴,一个个挺直身体,可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不时偷偷打量着毛摩娜青身边的图里特科琳,

    “这是大人特意为妹妹新配的侍女,都是一些来自医生家庭的女孩”毛摩娜青挽着图里特科琳的手,在她耳边亲妮的低语道“大人希望妹妹能够好好指导她们,教授一些最基本的医疗之道她们将成为我维基亚第一批随军的军医“

    “军医?“图里特科琳美丽的眼睛闪了一下,原来这个死胖子也有依靠自己的地方啊

    清晨,白雾环绕的莫伦堡山坡上,一排排的木质栅栏被竖起,在四面宽阔的低洼地形成数道防御带,在低洼地的对面,一道隐约的白线也在开始越来越明显,

    最先是一队2百人左右的萨兰德斥候骑兵,这些目中无人的的轻装骑兵在莫伦堡斜坡的栅栏前200米左右才停住马蹄,目光轻佻的打量眼前的木堡,

    从野马山脉开始,这样的堡垒他们已经见了不下十几座,都是空空如也,听说是一些喜欢狩猎的北方领主在山区狩猎时使用的,在最初的一些谨慎后,前行的斥候骑兵基本已经无视这种东西的存在

    眼前的这座堡垒跟那些空堡并没有多大不同,一样的修建在较高的斜坡上,一样用附近的山木所建造,因为雾气的关系,他们只能看见在前面那座简易木堡的前面,散乱的竖立着一些木栅栏,

    可能觉得眼前的这座堡垒上飘扬着领主旗,这些斥候骑兵在转了一回后,就迅速消失掉

    “**这些家伙太嚣张了”

    一名弩手头上顶着用野草编成的帽子,趴在挖到胸口的坑道内,目光炯炯的盯着不足百米的目标,手指有点忍不住诱惑的摸上弩弓的弩机,眼睛随着一名越来越远的萨兰德轻骑兵移动着,他手中的步兵脚踏弩可以达到200米的射程,只要他的手指一扣,这些优哉游哉的家伙绝对要倒血霉

    发觉这名新手的反常,他旁边的中年弩手连忙用自己粗糙的大手,猛然按住他的弩弓,严厉呵斥道“你想要干什么?难道忘了上面的军令了吗?擅自射击是要判死罪的”

    “不会吧,难道我射敌人还有错“

    这名年轻弩手一脸不服气说道,他是今年才加入南方军的士兵,因为南方平稳已久,已经一年多没有仗打,在讲究军功赏赐的维基亚军队中,以南方军积累的怨气最大,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打一场,难免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冲动

    “你懂个屁那是行走于大军前面的斥候骑兵“这名老兵指着远处逐渐消失的萨兰德骑兵,低声骂道“这种轻装骑兵的任务就是侦查敌人的布置,你这一箭射出去,不但暴露了我们,更是让大人的苦心全白费了,到时候不要说你父亲是波契夫中队长,就是在高的官职,也不可能保你活下来因为这次指挥作战的是猎鹰公爵大人”

    这名年轻的新兵吐了吐色头,用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连忙将自己的脚踏弩小心翼翼的放下,掠过一片草叶时,晶莹剔透的露水挂在紧绷的弓弦上,在这名新兵的旁边,索特斯旗团的4千名弩手正静悄悄埋伏在这里

    清晨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和美好,冉冉升起的朝阳将万道霞光洒落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春日的阳光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有一种非常惬意的感觉,

    在静静的等待中,刚才那些离开的斥候骑兵又回来了,他们在一道起伏的斜坡停住马,在他们的身后,头上戴着白色头盔的步兵,就像从远处地平线上突然冒出来似的,一堆一堆的排列着,如同一道倾斜的白色长线在远处抖动着,带着一股凝重萧杀的气氛,空气显得有些压抑

    “这么多人啊”

    刚才那名新兵有些胆怯的张了张嘴,目光显得有些呆滞,作为一名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这种上万人的阵仗还是第一次看见,特别是远处在早晨的雾气里飘动的三角形长条旗,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杆,立在迸裂的风中,

    莫莱赫停住自己的战马,精致华丽的鎏金马鞭盘在手上,目光有些不屑,轻飘飘打量着不远处的木堡,

    军团已经跨过最可能遭遇阻击野马山脉,在自己面前的不过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如果是自己,一定会选择据守坚固的城墙,来抵抗大军的侵袭,像对方这样布军在这片宽阔的滩地之上,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对面纵横交错的简陋木排,在他眼中完全就是一个玩笑,这种沿着山坡斜度修建的木栅栏,除了能够有限的阻挡骑兵冲击外,对于步兵推进几乎就是毫无压力,

    只需要利用兵力上的优势,步步推进就可以轻松占领这些木排,而在实际中,往往只要占领第一道木排,后面的守军就会出现动摇,如果是一些毫无战斗纪律的部队,还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溃军现象

    “大人,让我去吧“

    一名长得大胡子的马穆努克军团长明显看出了便宜,不等莫莱赫下令,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后面站出来,他叫斯泰,是萨兰德第七马穆努克军团长,麾下拥有1080名经验丰富的马穆努克骑士,都是多次参加战斗的老兵,战力极为强劲,是莫莱赫麾下战斗力最强的的马穆努克队列,

    “你?有把握吗?”

    莫莱赫抬头看了看他,这是他的爱将,也是自己军团最锋利的一把剑,他要是首战失利,会对整个军团的士气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有把握”斯泰斩钉截铁的点头道“虽然我没跟北方军真正交过手,但从对面的军队规模看,人数大约在7千人左右,应该是传说中维克领军队的主力,勉强也能够算是一个对手,对方在此集结主力,明显是打着一战定胜负来的,布局虽然还算紧凑,但在如此短的距离内,没有抵抗重骑兵冲击的长枪,也没有能够与之抗衡的骑兵,在属下眼中,根本就是一群等待屠杀的羔羊”

    “大人,你就看着吧“如果中午拿不下这座木堡,属下愿意提头来见“说完这个,斯泰目光扫过对面的山坡,对于这些所谓的北方军队,嘴里呵呵冷笑,正如他所说,这次磨刀赫赫的来到北方,只是捕获一些西部海岸的小鱼小虾,如何能让他满足

    “好,只要你斯泰能够在中午之前击溃他们”莫莱赫看见爱将请命,高举起手中的马鞭,声音兴奋的大笑道“我就给你记首战之功打进维克城,许你任意劫掠一天“

    听到可以任意劫掠一天,斯泰高兴的鼻翼煽动,满面红光,浓密的胡须一根根竖起来,手臂向身后的传令兵挥舞道“命令第七军团集结,告诉他们,谁第一个冲进木堡,直接提升一级“

    “是“这名传令兵大声回应道,

    就在这时,一名马穆努克骑士突然指着远处喊道“快看,那是什么?“在众目睽睽下,只见从对面浓雾飘渺的木排后面,缓缓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

    “女人?“莫莱赫眼角抽了抽,盯着那个身影的眼睛闪过一丝困惑,眉毛微蹙,那是一个身形修长的女射手,因为头上戴着头盔,看不清容貌,但身上紧贴的银色锁甲勾勒出一副足以让任何男人喷血的骄傲身材,如同火焰般绚丽夺目的红色长裙,从银色锁甲的金属围裙下摆一直拖到地上,

    “咕噜“

    莫莱赫听到自己耳边响起一阵雄性动物的咽喉颤抖声,几个马穆努克军团长眼光炽烈的盯着那名女射手,

    一把精致的银色长弓握在这名女射手中,竟然比一个人还高,美人如火,长弓如血,简直就是美丽与暴力的绝佳组合体,在轻雾弥漫的早晨,犹如降下凡尘的仙女,身姿绰约,美轮美奂

    伊萨莫莉尔一抹抹犹如刀光纵横地肃杀的眼神,在这座战场上飙射着。如若无物的扫过面前的2万大军,秀气的眉毛上挑,檀口微张,“对面的男人都死绝了吗,可有敢出来与我一战的?“

    清脆的女声响彻两军阵前,莫莱赫这边一片默然,跟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打,还真没几个厚脸皮的站出来

    “怎么没有人吗“伊萨莫莉尔显得有些不耐烦,手臂抬起手中的2米长弓,正对着萨兰德人的队列,”咯吱“一声脆响,手中银光灿灿的巨型长弓被拉开一个满月,

    “崩“一声撕裂空气的震动,耀眼的银光带着激烈的呼啸声,划过250米的超远距离,如同精准制导般正中莫莱赫军团的战旗木杆,

    ”啪“碎木横飞,尖锐的箭头深深洞穿了的战旗碗口粗的木杆,在一声不堪重负的断裂声后,从中断成数截,莫莱赫最引以为傲的军团旗在空中打了几个360度转体后,落在下面已经吓呆了的掌旗官脸上。

    这一刻,莫莱赫和几个马穆努克军团长一脸的暴傻,眼睛鼓的更铜铃似的

    “大人,我们还是集群压上吧“

    刚才还主动请战的斯泰,脸色显得极为难看,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有点肥厚的脖子,他也被吓到了,射程超过250米的狙击射手,这是个什么概念?想想就感到脖子后面冒凉气,这要是在远程交战中,谁碰上谁死

    “必胜,必胜“

    对面传来一阵排山倒海的呼唤声,整个萨兰德军队阵列中没有人啃声,沉默的气氛笼罩着,这些本来以为必胜的萨兰德士兵感到一丝泄气,他们相互间看了看,脸上羞愧的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还未开战,就被人一箭射断战旗,简直是闻所未闻的奇耻大辱

    可对面的那个女射手太可怕了,如果她刚才还是美艳的扎眼的话,现在则已经上升到蔑视天下英雄的程度了,

    肆无忌惮而且猖狂的眼神,就象是坫钱上敲击砍刀时迸射出的火星,没有一丝一毫面对大军压境的觉悟。她的表情仿佛一个纵横疆场百战百胜的将军,在巡阅着又来送列的对手。

    “咳咳“莫莱赫很没脸面的狠狠咳嗽了几声,才让几个明显在丢魂落魄状态的马穆努克将军回过神来。

    莫莱赫无精打采的挥了挥手,说道“就按照斯泰军团长说的,各军团全体出击。中午之前,拿下这座木堡”

    “那劫掠一天。。。。。。”一名马穆努克将军欲言又止

    “无论是谁,第一个攻下木堡者,皆可劫掠维克城一天”

    莫莱赫脸色冷冰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但要是今天中午拿不下来,诸位就自己做好向国王陛下独自报告战况的准备吧”

    众人同时默然,谁不知道,自从诺曼底人占领南部以后,战况每况愈下,已经有不少将军在单独向苏丹陛下回报战况的时候,直接被苏丹陛下处以重刑,或剁手,或看脚,甚至还有剥皮的记录,所以那段时间,只要听到苏丹陛下留下哪一个单独汇报,基本上就等于宣判了死刑

    “呜呜”

    一阵嘹亮的长号声响起,停在山丘上的大批马穆努克骑士开始缓缓移动起来,五颜六色的铠甲显得杂乱无章,这些披着各式铠甲的骄傲骑士撒乱的排成几个队列,

    作战时的马穆努克与平日里有些不同,

    因为更多的外置挂饰和带有面罩的头盔,他们的身体显得更加膨胀,头上戴着马蜂窝般的针眼面甲,头顶上飘扬着一缕红羽毛,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胯下的战马披着厚重的甲片,胸甲则由整块钢甲铸造,打磨的光亮华丽,越发承托出这些马穆努克骑士的英武不凡,他们有的手里拿着一种长达五米的长枪,在枪尖的后端挂着代表自己的骑士纹章

    有的手里拿着黑铁铸造的连枷,能够轻松敲碎敌人的铠甲,但最多的,无疑是那种手里拿着巨型骑士剑的马穆努克骑士,巨大的长剑后背极为宽阔,刀锋刃口如同堆叠般,露出一层层白色的云卷纹路,显得锋锐异常

    人马高度达到两米开外,体型健硕异常,全副马甲披挂如同一头狰狞巨兽,前面只能看见战马头上的两个眼洞,最为瞩目的还是马甲外还有一层密密麻麻的针刺,不要说撞上,就是擦着也能划拉出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

    “杀”

    在莫莱赫一声冷静的巨大呐喊声中,最前排的2百名马穆努克骑士开始想200米开外的木栅栏发起冲锋,

    “敌人果然受不了莫莉尔的刺激,不顾一切的全军压上了”

    在莫伦堡的塔楼上,胖子看着如同一条巨大土龙般扭动的骑兵群,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向身后传令兵说道“命令全军按照原定计划执行作战命令,在中午之前,必须丢掉莫伦堡前面的3道防线“。.。

    更多到,地址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