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1025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记住哦!

    晨曦比往日更早照耀在黑森林的荒野上,白色的晨雾在布满沟壑的大地上如水流动,一个小黑点逐渐在雾气弥漫中闪现出来,

    那是一只在黑森林荒野最常见的黑雕,展开的双翼上布满黑色的雕翎,体型不大,但身躯矫健,明亮的鹰眼注视着脚下广袤无垠的大地,“

    “呜”随着一声清脆的雕鸣”荒野黑雕的身体如同脱壳的子弹般从荒野的空中飞过,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隐约的黑线,这种黑雕是黑森林的特产,是极为凶猛的空中猛禽,荒芜而贫乏的土地,让这里的生灵都比其他地区更小,更灵活!

    这种黑雕被誉为天空的霸主,以往都是送往萨兰德王室的珍惜贡品,一只成年的黑雕,绝对是荒野中最为凶猛的杀手,它们能够用锋锐如铁的爪子轻易撕开猎手的皮甲,也是追踪猎物的高手,就算是在黑夜里,也能够清晰看见方圆十里以内的目标

    “不要动它!”

    费兰蒂尔勒住自己的战马,揭开自己用黄金镶嵌修饰的奢华头盔,抬起头,目光凌厉的看着天空中越来越远的小黑点,

    他伸手按住身后一名正在瞄准的神射手,举起的强力复合弯弓,嘴角冷笑着说道“我就是要让它看清我们的数量和行进路线,它会将这个信息带回去,这样,苏克百灵那个贱女人才会知道,她要面对的是一次多么力量悬殊的战争“

    “萨兰德之子就是萨兰德之子,费兰家族的血脉,果然是够气魄!“

    在他的旁边,一名脸色硬朗,穿着一件精致铠甲,身体壮实的像铁塔般的壮汉说道“苏克族的黑森林猎骑兵虽然厉害,但是数量只有3千人,伯尔尼克的五千猛虎马穆努克轻骑兵,足以会对付他们了。-<  >-/-<  >-/我们只需要毫不动摇的向着他们的营地前进,用无坚不摧的推进,就可以将这些罪人们的大本营摧毁掉!”

    “哈哈,哈尼根教主真是说笑了。以我们四家联军的力量,对付一个小小的苏克族,难道还需要摆出会战的架势吗“

    费兰蒂尔看着从身边行进的大军,嘴角讪笑着说道,脸色满是轻蔑之色,在他们两人的旁边,从日撒兰城开拔的2万大军。正如同一个巨大的长龙向着荒野的腹地前进,长枪如林,军威鼎盛,

    “想要会战,他们苏克族的那点兵力还不够看啊!“他说出来的话,也让对面的壮汉发出同样的笑声,

    晨风吹来,金色的阳光照在大军士兵的身上。在茫茫荒野中,目睹如此雄壮的一支军队,也难怪两人会有些大地在手。天下我有的豪情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手中舀着简易长矛的萨兰德长枪兵,他们身上穿着几乎遮盖全身的宽大教袍,只在眼睛位置露出空,胸口绣着日月交辉的天空教标志,人数大约在一万人左右,

    这些由教徒组成的士兵手中的长矛可谓非常简陋,仅仅是在前端包裹着一截铁尖刺,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散乱,但好歹胜在人数多,不怕死。

    天空教是诺曼底人统治南方后,才从天空圣殿分裂出来的一支分支,天空教的创始人就是眼前这个相貌如同铁塔般的壮汉,哈尼根,他曾经是南方圣殿侍奉大祭司的一名奴役祭祀,主要负责一些残破圣殿的维护工作

    但因为对于圣殿在与诺曼底人战争中的表现太失望。于是自称在清扫一座圣殿时,受到天空大祭司弗兰先知的感召,自创了天空教,

    天空教的教旨与天空圣殿的和平包容的宗旨相反,属于典型的宗教异端,哈尼根宣称天空教是萨兰德人唯一应该信仰的宗教,除了天空教以外的宗教都是假宗教,都应该暴力铲除,

    这种言论在对圣殿失望的南方人中,像他这样由信仰圣殿到痛恨圣殿的人不在少数,特别是在南方遭受欺辱的人群中很有市场,

    天空教的人数大约在五万人左右,这次派出近1万人的教徒,他自告奋勇在前面开路,不仅仅是为了在掠夺苏克族的粮食中占到足够的利益,更是为了向其他势力展示自己的力量,如果遇到袭击,这些长枪兵组成的枪阵就会将来袭的骑兵缠住,

    跟在教徒后面的,是在中间行动迟缓的重装部队,2千名身披重甲的马穆努克骑士构成了队形的中坚和五千名萨兰德重装步兵,这些是费兰蒂尔最引以为傲的本钱,这些马穆努克骑士大多都是南方人,他们经历过败北的耻辱,也感受过亡国的命运,

    他们曾经奋战不息,却最终被王国所出卖,他们曾经是萨兰德军队中被誉为英雄军团的萨兰德第一马穆努克骑士团,

    在与诺曼底人的战争中,五千人的第一马穆努克骑士团负责断后,结果被苍鹰阿维则的战隼骑兵击溃,在月安斯城被围困了足足2个月,最后终于因为缺粮而被诺曼底人破城而入,

    有传说他们都战死了,也有人说他们还活着,但是做了诺曼底人的俘虏,而费兰蒂尔当初就是这支部队中的一名中层军官,对于这支部队遭遇的事,也只有他最清楚,既没有死,也没有被俘,当初剩下来的2千人通过一条无意间发现的暗道逃往去了中部,当了最让人不耻的逃兵

    正因为如此,他才清楚,这些从新披上铠甲的马穆努克骑士,一旦有机会再次握紧手中的剑,他们就会像是欲火重生那样,成为一把劈开一切的利剑,

    马穆努克骑士的防御力比正规骑士要差,但是却可以完胜轻骑兵,他们手中的武器可谓是五花八门,有利于破甲的重型连枷,也有传统骑士使用的重剑,

    他们行走在队列的中间,神情严肃而冷酷,目光不时扫过眼前苍黄一片的沟壑大地,头盔上跃动的红缨随着战马的跃动而晃动着,

    铠甲撞击在马甲上发出一阵哗哗的声音,在白色的晨雾里透着一股夺目的猩红,沉重的马蹄起起落落。将地面踩踏的满是泥泞,

    费兰蒂尔相信有这2千名正统的马穆努克骑士和五千名精良装备的重步兵,黑森林那些依靠速度进行作战的杂牌猎骑兵,只会在这道铁壁面前成为一个笑话。

    按照计划,这次四家联军分别从2个方向向着黑森林里的苏克族营地出发,东面是费兰蒂尔的2万日撒兰军队和天空教的五千名教徒,他们的目标是直袭苏克人的大本营,一举将苏克人的势力连根拔起,所以部队都是以擅长推进作战的步兵为主

    负责南面的是另外两派势力,伯尔尼克的五千猛虎马穆努克骑士和斯萨菲的一万一千名突击长枪兵。这两个人都曾经是南方贵族中赫赫有名的领袖人物,其中伯尔尼克曾被誉为“最英勇的马穆努克!”

    “呜呜“辽阔的荒原上,一阵急促嘹亮的号角声从前面的一个突起斜坡传来

    “全军停住!“伯尔尼克听见前面传来前锋斥候吹响的,代表与敌人骑兵接触的号角声,向身后的骑兵队列高举起手,马蹄声顿时消失,整队排列的骑兵纷纷停住战马

    伯尔尼克向身后的一名骑兵军官挥了挥手,命令道“布康斯。你带一个中队去看看“

    “是,大人“旁边那名头上带着两只红色缨荣的的骑兵军官点头应道,骑马从队列中飞驰而出。马蹄卷起地上的烟尘,

    年轻军官大声喊道”第五中队给我来!“”一队百人左右的马穆努克骑兵从队列里冲出来,紧随着这名年轻军官身后,向着号角响起的方向冲过去

    “是苏克人的一个猎骑兵小队,已经被前锋斥候驱赶走了”不久,那名前去探查的军官就回来了,向他禀报道“

    “有伤亡吗?“伯尔尼尔问道

    “对方溜得很快,我们有一名骑兵在追击中贝射伤了肩膀,已经将箭簇拔出来了,属下检查过。上面没有毒“年轻军官回应道

    “是吗,这还真是万幸啊!“听到箭簇上没有毒,伯尔尼克沉重的脸色微微松懈,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猎骑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距离苏克族的营地还有一百多里啊!难道是已经发现我们的意图了?“

    伯尔尼克双眉紧蹙,只见他双眉如剑,目若朗星。充满成熟男性魅力的鬓角间隐约间杂着白发,饱受风霜而挺拔的身体,虽然年纪已经超过五十岁,依然看起来如同一把利剑般夺目,

    他曾经是萨兰德马穆努克的总教官,其年轻时创下的连续5次获得马穆努克大赛冠军的记录到现在也没有人超越,他麾下统领着被誉为南方的猛虎的马穆努克骑士团,在与诺曼底人的战争中,因为侧翼奔溃而导致被苍鹰阿维则的战隼骑兵所击败,

    伯尔尼克及其麾下五千多人也因为战败被俘,在一月前,发现诺曼底看守日渐单薄,寻找机会杀掉了负责看守的五百名诺曼底人,带着当初的部下逃到了日撒兰,依靠自己曾经的威望,很快就吸引了不少的马穆努克,重建了猛虎马穆努克骑士团

    他丰富的战争经验告诉他,在这个地方发现对方的猎骑兵,实在是有些不寻常,因为是骑兵部队,所以推进的速度最快,选取的进入地区也是最荒芜的,

    以步兵主力主动暴露来吸引苏克族骑兵的注意力,然后再以伯尔尼克的猛虎马穆努克骑士从背后发起突袭,这样即使苏克族的猎骑兵如何奋战,也难以逃脱被两面夹击全军覆没的结果,完美的计划出现了一丝不祥的疏漏

    “属下认为应该只是例行巡逻“年轻的骑兵军官脸色犹豫的说道“这支猎骑兵小队似乎并没有交战的意思,只是刚刚接触就撤退了,苏克族的猎骑兵素来以速度快和使用有毒的箭簇闻名,这次他们没有使用毒箭,恰恰说明他们没有想过会遇到我们,所以他们并没有按照战时的配备,如果只是例行巡逻的话,那就很正常了”

    “现在也只能够希望是这样了,否则,我们就准备一场恶战吧!”伯尔尼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说道“苏克族的兵力虽然少,但都是久经战争的精锐,擅长游击战术和使用见血封喉的毒箭,特别是苏克族的猎骑兵。是萨兰德轻骑兵中最为犀利的突击骑兵,战力强悍,毒箭如风而至,一击不中。立即逃走,极为难缠,就连当初诺曼底人中被誉为不败的苍鹰阿维则也感到极为头疼,所以诺曼底人才最终放弃了征服黑森林的打算

    “呜呜”

    一阵急促紧迫的长号声再次穿透前面的薄雾传来,只是这次与前面那一次有些不同,更像是一种被逼入绝境的嘶喊声,夹杂在吹过旷野的呼啸晨风中。如同呜咽般的呼气声

    “前面出事了!”伯尔尼克和旁边军官的脸色同时变了变,这两长一短的号角声只有在最为紧迫的情况下才会使用

    “所有人跟我来!”伯尔尼克高举起手大声喊道,战马如雷,还没有赶到发出号角声的山坡,一阵刺耳的呼啸声已经从头顶的空中传来,

    伯尔尼克脸色变得煞白,他高抬起头,只见在头顶刚刚升起的晨曦照耀下。无数闪着寒光的东西如同漫天星光般罩下来,想到这些可能就是苏克族猎骑兵见血封喉的毒箭,伯尔尼克直感到一股寒气从背后冒出来

    “所有人竖盾!注意头顶”

    伯尔尼斯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道。右手熟练的举起鹜型骑兵盾将自己的身体挡住,刹那间,无数急促的箭簇如暴雨般落下,撞击的盾牌嘡啷作响,四周顿时一阵人仰马翻,骑士盾牌护住了马上骑士的身体,但却无法保护胯下的战马,无数的战马中箭后发出悲鸣的嘶鸣声倒下

    “卑鄙的家伙!”伯尔尼斯放下手中的盾牌,咬牙切齿的看着插在盾牌上还在晃动的箭尾,神色恼怒的看了看四周的地势。不由深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段奔跑向山坡的毕竟道路,四周的迷雾让附近的能见度不高,所以根本无法判定箭簇射来的方向,虽然不少人都竖起了盾牌,还是有上百名马穆努克骑士中箭。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在原地打着转,而其他的马穆努克骑士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追击

    “东面,敌人在东面!”

    旁边传来副官的喊声,顺着手指的方向,伯尔尼斯看见一队大约千人左右的苏克族猎骑兵刚刚放下手中的弯弓,正准备狡猾的选择逃走

    “卑鄙的家伙!杀光他们!”伯尔尼斯手指着正在逃窜的偷袭者,身后的数千名马穆努克骑士纷纷迈开马蹄,如同山崩般紧随其后,他们目光紧紧的盯着逃跑的猎骑兵,耳边是晨风呼呼刮过的声音,想到刚才惨死的同僚,马穆努克骑士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大人,我觉得有些问题!”副官在策马奔跑中靠近伯尔尼斯,大声说道“这些猎骑兵的握弓礀势不对,他们手中的弓也明显不是猎骑兵那种突击骑兵使用的轻型弓,属下觉得怎么看着有点像是传说中的猎鹰军的强力复合弓!”

    “强力复合弓?”

    伯尔尼斯脸色有些微微变色,他是一名资深马穆努克,当然知道强力复合弓与猎骑兵的突击轻弓的区别,不仅仅是射程上,更在于威力上,这就难怪刚才一轮箭雨,让自己麾下的马穆努克骑士倒下那么多,如果仅仅是猎骑兵的轻弓,在哪个距离上,根本连马穆努克的铠甲都无法射穿!“

    “难怪自己总感觉不对劲呢!“醒悟过来的伯尔尼斯连忙大喊道“全部停止追击!全部停止追击!“但是因为铺开的阵型有些太大,全力冲锋的马穆努克们只到十几分钟后,才总算是停了下来,

    看了看四周有些内凹的丘陵顶部,那里正有着一种异样的光线在晨曦中缓缓从白雾中浮现出来,伯尔尼斯再傻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上当了!“

    伯尔尼斯目光呆滞,脸色煞白的看着四周从雾气中浮现的一道到黑色的线条,

    他虽然是一员猛将,但却并不是那种思绪慎密的人,当初诺曼底人与萨兰德军队会战时,突破防线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他这里撕开整个防线的突破口,而这一次,他很不幸的再次中招了

    “是敌人!好多啊!

    “我们被包围了!这些是什么人?”

    马穆努克骑士们面面相窥,茫然而恐惧的看着四周,他们骑在马上,完全就是被压迫式的往中间靠拢,

    一队队的黑色骑兵就像迷雾中出现的魔神,黑压压的就像是一下从地下冒出来似的,大地都在这股威势下微微的颤动,一面又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不断的浮现出来

    ‘这个第一马穆努克勇士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抓啊“

    在不远处的丘陵山顶上,胖子骑在马上,眯着眼睛看着下面被团团围住的五千马穆努克骑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记住哦!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