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 碧野谷(六)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1495 碧野谷(六)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总领大人,猎鹰军防守战力太强,我军难以攻上去!”

    来自前方的战报,让后面压阵的阿尔杰农卡佳脸色阴沉,他紧握马鞭的手心全是汗水,数万大军激战半夜,一段看似并无险要可言的坡地,却成了阻挡数万精锐的天然屏障,

    在这片长约2百米的斜坡之地,两军对垒,号称百战精锐的西南军一个军团一个军团开上去,杀得血肉横飞,却难以撼动对方防线分毫,反而隐隐有被对方反击溃败的趋势,

    阿尔杰农卡佳的两道眉毛完全拧在一起“果然,连续赶了7天路程的后遗症,还是显露出来了,连续的激战,让每一个士兵都是全力以赴,双方在拼的是体力,是意志,自己这边是疲惫之师,而对方却是躲在碧野谷以逸待劳,此战越来越对我军不利了!”他目光不安的往远处天际的白线看了一眼,那是天明的预兆,内心的不安感觉也越来越重,那不仅仅是一种直觉,

    阿尔杰农卡佳能够担任西南总领,并不全是依靠家族的蒙荫,其本身也被高卢帝国军界,誉为年轻一辈最有军事才能的天才,他很清楚,一旦天色放明,自己乘夜突袭碧野谷的优势将荡然无存,反而对方可以在碧野谷高处,对本方情况一目了然,到时候,无论自己是继续打下去,还是选择撤离都会很困难,!”看来,只能放弃了!“

    阿尔杰农卡佳也是心智果断的人,发觉无法在短时间取得战果,果断决定选择放弃,

    与取得一时痛快相比,阿尔杰农卡佳更需要考虑,如何将这六万大军安全的带回去,此次突袭虽然没有成功,但在全面撤回西南之前  。狠狠的敲了猎鹰军一次,也算是与猎鹰军打了个半斤八两,抱着这样的想法,阿尔杰农卡佳下定了决心,

    “今天会是一个少有的好天气啊?”阿尔杰农卡佳带着浓浓的无奈,嘴角苦笑了一下,远处的天空已经能够看见日出前的红光,他抬了抬手,向身后的传令兵命令道”命令所有作战军团撤回休整!准备撤离!“

    随着命令下达,前面交战的西南军如同潮水般回撤。激战之声顿时平静下来,一名从前面撤回的满身浴血的西南军将军,从前面气冲冲的跑过来,一把揪住传令兵的衣领,满眼都是血丝的狰狞问道“说,谁下令让军队撤离的,要是不说,我立即就杀了你!”

    “是……是总领大人!”传令兵的脸色吓得雪白,在这名如同铁塔般强壮的将军面前。他就像一只鸡子般弱小

    “总领大人……”

    这名面色狰狞的将军楞了一下,跟他一样,不少将军都对于撤离命令非常不满,一名将军更是说道”为何命令我们撤回!再给我半个小时。我军就可以撕开敌人的防线“

    “是啊,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将军们群情激奋,西南军激战半夜,伤亡人数超过五千人。对面的斜坡上躺满了西南军士兵的尸体,将军们眼睛里满是不甘,虽然是面对自己的直属上司。语气里也透着一股愤然”半个小时?你们是质问我吗?“阿尔杰农卡佳威严的目光扫过几人,嘴里重重闷哼的了一声,”不敢!“几个将军发觉失态,连忙不敢啃声”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也不需要如此隐忍,大家都是军人,我的心情和你们一样!”阿尔杰农卡佳看了看他们不服气的脸,

    “那总领大人还……”一名将军嘴张了张,在同伴的目光示意下,最终什么也没说

    阿尔杰农卡佳神色严肃说道”我军已经激战超过2小时,对方依然丝毫没有崩溃的迹象,继续推进也不会有太大进展,什么半个小时之类的话,不过是我们自欺欺人而已!””反而与敌人相比,我军在此之前已经连续赶了7天的路,大军疲惫不堪,强行发起2个小时的突击已经是极限,在这样僵持下去,等到敌人的大批援军赶到,碧野谷地就是我们六万大军的死地!

    “看看你们的士兵,他们还有力气在打下去吗?“阿尔杰农卡佳手中的马鞭指着撤回来的部队”士兵……“将军们面面相窥,不知道总领大人此话是什么意思,等到他们转过头来,一个个都呆立在哪里,整个军团都乱了,见撤下来的部队,散乱的坐在地上,武器丢在旁边,不少人就这样躺在地上,虽然是冬季,但很多士兵将身上的铠甲都解开了,全身上下都冒着热气,这在以前,如此散漫的景象,在军纪严厉的西南军是完全无法想象的,”这真是……丢脸啊!“将军们脸上很难看,正如阿尔杰农卡佳总领所言,士兵已经到了疲惫的极点,

    一旦对方发现并且抓住这一点,突然发起猛烈反击,这些疲惫的连挥剑都困难的士兵,还能够作战吗?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很清楚答案,不能,而且会很快就崩溃掉,到时候大军溃散如同山崩,到时候这碧野谷将被西南军的鲜血所染红”在即将取得胜利之时,就这样丢下目标撤走,实在是不甘心!“第五军团长贝利夫蹲下身体,首先耷拉下脑袋”有时候,放弃比坚持更需要勇气!“阿尔杰农卡佳沉声说道,满脸惋惜”但这就是战争,身为统帅,我不能因为个人的一时冲动,就将数万大军送上不归路,在帝国战争的历史上,已经有太多因为统帅放不下目标,而最后被敌人一口反吃掉的事了,好了,大家整顿一下部队,我们立刻撤离!“阿尔杰农卡佳向被转过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包含着不甘,双拳紧握在一起,十根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发白!”就这样放弃,真是不甘阿!“这样的话,同样在他的脑海里徘徊不去

    “陛下。西南军看来是想溜!”看着撤回并排除行进队列的西南军,带领南方军激战了半夜的斯塔图恩科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脚下的鞋靴上还沾着红的血,踩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血脚印

    “意料之中,我们不就是在等待这一刻吗!”

    胖子微眯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远处金色的晨曦,已经从大地平线上跃起,如同一道横线,将大地化为光明与黑暗两个世界。

    从碧野谷的高处就可以看见,一道迅捷向前的黑线,从谷地的侧面1000米左右的森林内飞驰而来,如同一卷狂风,势不可挡,那是猎鹰军的5千骑兵,是目前胖子能够调集的所有骑兵总和,也是一直隐忍了大半夜,最为锋锐的尖刀。如果是在正面交战,五千骑兵的突袭可能仅仅只能打乱西南军的阵脚,

    但是现在,长途奔袭了7天路程。又与猎鹰军激战了半夜的西南军,还具备阻挡这股钢铁洪流的能力吗?”不能!“

    答案毫无疑问,就算是被誉为军神的胖子,在这种突发情况下。也只能选择仓惶逃命,

    而此刻,疲军在骑兵冲击面前。连最基本的抵抗都无法展开,何况下方休整的西南军还对此茫然无知,

    他们正排出长条形队列,一支万人左右的步兵负责断后,一切显得有条不紊,西南军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山坡上的猎鹰军,而不知道自己薄弱的侧面,完全暴露在猎鹰骑兵的冲击弧面上,”这是一场屠杀!“

    斯塔图恩科脸色冷峻的看着下方西南军飘扬的战旗,被迅速冲击的黑线撕开,骑兵切入了西南军的整列的景象,就像一团打着旋转的尖刺连枷重重砸在单薄的铠甲上,碎片飞溅,甚至能够清晰的看见最先接触的上百名西南军士兵,直接被疾驰的战马卷入,化为地面上的一团肉泥”杀!“五千把猎鹰骑兵战刀,就像在晨曦中翻起的一片光明之河,马蹄轰隆,大地颤抖,猎鹰骑兵整齐的向前,然后在200米的地方突然如雪崩般借着坡地的弧度冲向西南军,”妈呀,骑兵!“乱成一团的步兵完全被骑兵所压制,带着呼啸血腥而来的黑色骑兵,已经如同飓风般从他们的身边袭过,带起一道道冲天的血污,斗大的人头被利刃一刀劈飞到半空中,骑兵如滚雷而来.千万只飞扬的马蹄从正面揣踢而下,无数雪亮的马刀正闪烁着白光,令人闻风丧胆的成千上万的喊“杀”声,看着同伴的尸体如同暴风中被卷起的残叶,被飞驰的战马撞倒,践踏,最后撕碎,

    疲惫到极点的西南军就像被惊吓的鸭子到处奔跑,”总领大人,我军左翼发现大批猎鹰军骑兵!第五军团和第七军团已经全乱了!其他军团也开始出现波动“一名将军气喘吁吁的骑马飞奔而来,”骑兵!“阿尔杰农卡佳的脑袋轰的一下懵了,他所设想的最糟糕局面竟然被证实了,不过对方不是利用步兵反击,而是用骑兵来冲击自己”混蛋,我应该想到的“阿尔杰农卡佳握着缰绳的手发出一阵咯吱声,在碧野谷这种地形上,正是骑兵纵横的最佳战场啊!骑兵出现的时机如此准确,除了事先埋伏,没有其他可能”这是一个圈套!“在生生打了一个机灵之后,阿尔杰农卡佳咬了咬牙,大声问道“弗朗西斯呢,弗朗西斯现在在哪里?”

    “因为部队崩溃难以再战,弗朗西斯公爵的班戈军,在昨晚上下半夜就撤走了!”将军神色慌乱的说道

    “混蛋,一定是弗朗西斯这个家伙,他出卖了我们!”阿尔杰农卡佳的脸上全是暴怒,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像要吃人”总领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告诉第五军团的贝利夫和第六军扎姆萨,无论如何,必须顶住对方的骑兵!给予其他各军脱离碧野谷战场取得时间!这里地势平坦,对我军交战不利,如果对方正面部队与骑兵夹击,我军将无一人能够撤出碧野谷!“”大人的意思是要放弃第五军和第六军吗?“那名前来禀报的将军打了一个冷颤,声音发颤的问道

    “现在,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无论如何,必须坚守,如果军团长阵亡。由副官长担任,如果副官长阵亡,由直属的第一中队长担任,以此类推,直到战至最后一人!”阿尔杰农卡佳脸上闪过一丝默然,扬起马鞭“身为军人,应该早有面对这一天的觉悟了吧!为数万大军断后,虽死犹荣,至于他们的家人,我阿尔杰农家族会厚待的!他们可以完全可以放心!”

    “好吧。希望总领大人能够遵守承诺!”那名将军带着一呛凄冷而去

    “跑呀,不想死就跑啊!”西南军左翼完全乱了,无数的黑色骑兵如同离弦的箭簇般,猛然从仓促组成的整列中间冲过去,jīliè的撞击声随风传来,强大的撞击力,将西南军的队列切成了碎片,西南军士兵成飞或者整片倒在地上,仅仅在接触的的两分钟里。就如狂风吹倒弱草般强行冲垮了西南军侧翼的部队”杀!“激昂的喊杀声,让所有的西南军士兵心胆皆裂,

    一排,两排.三排。成队列的猎鹰骑兵的冲击,完全是以一种毫不避讳的碾压姿态,强行对着西南步兵的侧翼进行战略横切,排出行进队列的西南军。面对突然来的大批骑兵的侧翼打击,根本无法及时调集部队做出反应,

    军队完全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一个个的中队旗帜在猎鹰骑兵的冲击下崩溃,面对如同利刃切割的猎鹰骑兵,恐慌就象瘟疫一样从阵列中间开始向全线蔓延。疲倦又士气低落。高速的骑兵部队在平坦地势上的强大冲击力,体现的淋漓尽至,

    “所有人向我集结!”

    如同铁塔般强壮的西南军第五军团长贝利夫挥舞着自己的佩剑,站在军团战旗下,声嘶力竭的大喊道,在他的前面,军团直属的一百多名精锐步兵整齐的举起了刺枪,长长的矛尖齐齐向前,犹如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片由长矛组成的树林,矛尖闪烁着金属的可怕光芒,

    “冲过去,斩断那面旗帜!”

    带有金色流苏的军团战旗,迅速成为猎鹰骑兵的目标,

    伴随着可怕的蹄声和喊杀声,一队百人的猎鹰骑兵闪动着刀光,迅捷的杀戮速度,如同一道巨大的镰刀扫来,位于前列的十几个西南步兵顷刻间就不见了,接着便是无数踹踢而下的沉重马蹄,

    “杀!“

    双方的战士在这一刻血气上涌,长枪刺入面前战马的腹部,带起一阵血雨飘洒,上面的猎鹰骑兵如同遭遇重击般,从马背上被摔下来,掉在下面的长枪上,

    “干的漂亮!”

    贝利夫的喊声还没有完全出口,他就目瞪口呆的看见这些从战马上掉下来的骑兵,完全无视自己的生死,用自己的身躯为后面的同伴,压住向着正面竖起的长枪

    “不,不应该是这样!”贝利夫凄厉的大喊,

    “啪!啪!啪!“失去了长枪的抵制,西南步兵迅速被后面飞奔而来的骑兵撞翻在地上,后续而来的骑兵将他们完全踩踏在马蹄下,紧接着是第二排,第三排,到处都是彻矛断枪折的声音,

    最后是身材高大的贝利夫被无数战马踩踏在马蹄之下,“啪”第五军团的战旗被一刀砍断,金色的流苏在空中飘落

    “大人,第五军团长贝利夫阵亡!总领大人命令我军死守以掩护大军主力撤离!”

    来自侧翼的不好消息,让第六军团长扎姆萨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在他的前方,步兵组成的军阵,正如同纸糊泥捏的一般,在狂风席卷而来的黑色骑兵面前,自己的士兵如同熟透麦穗般一排接一排的倒下,这种情况下令死守,总领大人的心真狠啊

    “真是不甘心啊!但作为军人,总的做点什么吧“扎姆萨嘴角苦笑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他的部队早就乱了,战马高高跃起,如同一道迅捷的箭簇冲向前面的黑色骑兵集群,

    杀!”扎姆萨奋力大喊,长剑带着风声,狠狠刺入一名交错而过的猎鹰骑兵的胸口,

    碰”战马相交,如同两道巨大的箭簇同时撞上,战马嘶鸣着倒下,上面的骑士满身鲜血的从马背上翻转下来,长剑从这名猎鹰骑兵的胸口穿入,锋锐的剑刃完全捅入骑兵的身体

    “噗”

    数把猎鹰骑兵的战刀也同时袭来,毫不留情的从他身上划过去,鲜红的血就像管道破裂时挤压出来的水,从扎姆萨的铠甲间隙喷射出来!尸体重重从战马上抛出去,滚落在下方已经被无数人血染红的雪地上

    “总领大人,继第五军团之后,第六军团的军团旗也断了!“

    正带着部队往碧野谷口飞奔的阿尔杰夫卡佳,听到这个消息,脸上阴沉的就想要滴出水来,

    在连续牺牲了两个军团2万军队的情况下,至少自己保证能够带着更多的人逃回去,

    他目光往前面的碧野谷口看了一眼,宽敞的谷口没有阻碍物,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

    维基亚猎鹰,任你前面布置的再厉害又如何,没有封锁谷口就是你最大的败笔!”陛下,对方已经接近谷口!我们是不是……“在后方的坡地上,斯塔图恩科神色犹豫的向胖子禀报道

    坡地下方,西南军负责断后的部队,已经完全被击溃,漫山遍野都是溃散的士兵,但是他们能够往哪里逃呢?

    碧野谷虽然内部宽敞,但四周却是一片盆地隆起,除了谷口和这片斜坡,再无其他的道路可以出去,这些溃军的最终结局只有两个,投降或者死!

    “对方壮士断腕的做法倒也悲壮,可惜,难道他们真的就以为,谷口就会这样毫无准备的敞开着吗?”

    胖子目光冰冷的打量着下方的战场,抬起右手向斯塔图恩科摆了摆手“点火吧,我可不想让这位极有价值的西南总领大人,就这样被炸死!下令所有部队成队列推进,我要活捉他和他的西南军!”(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