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7 战争之路(三)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1677 战争之路(三)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呜呜呜——”

    天空苍茫,冬季的阳光几乎没有温度,反而苍劲的北风,似乎更加符合眼前的景象,刚刚下过雪的里斯本托地面,一片雪白,但此刻在里斯本托城下,被无数的人影所堆满,

    “集结,拿下里斯本托!”

    凄凉的战号在风中激昂,犹如恒古万年的风吹过两军间的空隙,

    血腥的味道在蔓延,似乎在预示着,残酷的战争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吞噬人血肉的怪物,足足三十八面刚非人的中队旗,在迸裂的晨风里发出啪啪的声音,刚非人密集的步兵线,在里斯本托前方500米的地区列队

    步骑混合的队列还在源源不断从在城外的山麓林中开出来

    隆隆蹄声和脚步响彻大地,骑兵掀起一件黄色的尘雾,蓝色的刚非军队,飞舞的刚非十字军帜,就如同一片巨大的海浪,在里斯本托单薄的黑色城壁前面聚集,随时都能够将这座半废墟的城市淹没,

    “军团长大人,我看普套人一定是吓坏了,正好可以一鼓作势,直接进攻吧!”二十七岁的刚非第七步兵团长阿卡德勒骑在战马上,看了看远处里斯本托城墙上来回奔跑的普套守军,有些神色不耐的说道,他称呼雷姆夏特为军团长是有道理的,经过军务部特批,为应对普套人的叛乱,军务部特许雷姆夏特所聚集的平乱军队暂编为刚非第十讨伐军团,

    军团长由军务部高等事务官雷姆夏特担任,主要由原普套一万一千驻军和从国内增援的一个三万人的地方步兵团组成,总兵力达到四万之众,而根据情报,城内的普套叛军不到2万,

    雷姆夏特手悠闲的轻轻摆动着马鞭,目光盯着远处的里斯本托城墙。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在雷姆夏特本阵的位置,一面宽达五米的超大型红色铁十字军旗显得格外夺目,

    以这面军旗为中心,向两侧散开的4万刚非军队组成的巨大阵列,就像一道道间隔的金属长剑,蓄势待发,已经准备将前面的里斯本托城墙。在顷刻间捅的千疮百孔。

    “二比一的军力对比,真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局!”

    雷姆夏特微微撇了撇嘴,显得有些淡蓝色的眼睛里闪动着一股慑人的寒意。虽然军团刚刚经过长途跋涉,但对付这样的杂兵,应该足够了!上面的普套守军明显被如此雄壮的大军吓坏了,守城士兵在上面如同蚂蚁搬在来回奔跑

    散乱的队列,乱糟糟的在城墙位置竖起枪阵,一下杂乱的守城器械簇拥着被推上来,几面不伦不类的普套老式军旗在阳光下不死不活的飘扬着,一看就知道是典型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不过也是。普套公爵这个白痴被自己监管了六年,窘迫的差点恨不得把最后一条内裤都卖掉,对于迅速募集叛军这种高度烧钱的事,能够拉出眼前这一批已经很不错了。

    “军团长阁下放心。不用半天时间,我们就能够进入城区将这些普套人全部杀光!”步兵团长阿卡德勒神色恭敬的举起手中的马鞭,非常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就不要耽误时间了!”雷姆夏特嘴角笑道,高举起马鞭。大声命令”第一,第五,第七。第十一。。。。。重步兵出列!目标,里斯本托!“

    随着命令下达,一名名背着蓝红色靠旗的传令骑兵。就像出弦的箭簇一样,带着战场迸裂的风,从刚非人列阵的军阵面前飞驰而过,被喊名字的几个整队的刚非重步兵,步伐齐整的从军阵里向前迈出,嘴里高喊道“重步兵出列!”

    尘土飞扬,就像一道突然耸起的金属长墙,

    这些刚非重步兵身穿刚非军队特制的鳞片重甲,主要武器是重型长枪和近战的短柄斧,右手臂外侧是精铁打造的盾牌,巨大的能够将人完全遮盖住,所以走动起来,完全就像是一面铁墙在移动

    头上戴着带着两鬓护面翘起的尖顶式头盔,整张脸都被金属的面甲遮盖住,只有在眼睛的位置,有一道能够看清外面的十字形的裂缝,铠甲的外用白色披布上,是用红色涂抹的一个巨大十字

    血十字!

    这是当初被誉为神圣欧巴罗帝国的标志,刚非帝国素来都以当初那个大帝国的后裔自居,所以也沿袭了这个标志,但对于刚非的敌人来说,血十字的含义明显更加深刻,

    这代表着屠杀,劫掠,灭亡的红色血十字,让站在城墙上的普套公爵身体微颤了一下,眼睛紧张的充血,手重重的捏住城垛,普套公爵因为过于用力,手指关节发白,

    当初兰米亚军团攻破里斯本托,同样派出打头阵的就是这种红色血十字重步兵,对于这种重步兵的可怕,普套公爵现在还记忆犹新,普套公国的军队在这些职业屠夫面前,就像一片片的麦子一样被收割,箭簇射到这些屠夫的身上,几乎没有效果,一般的轻武器顶多也就是扎破外面的第一层鳞片,然后就会被第二层的桶甲挡住,不少的普套士兵就是这样被杀死,仅仅五千人的血十字重步兵,就轻松击垮了自己的一万五千守军,

    普套对于刚非的抵抗,在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陷落了,攻入城内的刚非军队,对整个公国首府进行了残酷的洗劫,整个首府被洗劫一空,三万六千里斯本托人因为这场劫掠丧生!

    “前进,杀光前面所有你们能够看见的活物!“刚非的重步兵队长们大声的嘶喊着,在距离城墙200米的位置,这些蓝色披风的步兵队长,整齐的拔出手中的指挥官刺剑,士兵们紧随其后,气势如虹,在各种各样的激励下,士兵的眼神开始从惬意变成发出狂热嗜血的光泽

    八个中队的刚非重步兵齐头并进,战旗挥舞,一阵轰然的雷动声,步兵方阵组成进攻梯队。犹如钢铁洪流开始滚滚前进,阵头闪烁着铁甲盾牌和长枪的金属光芒,进攻势头犹如海啸汹涌,象雪崩般无法阻止,

    蓝色的铠甲就像掀起的巨浪,裹着整排锋锐的步兵长枪,在早晨初升的阳光下闪动着凛然的寒光,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猛扑向里斯本托城墙。

    “天啊,我们快点跑吧,我早就说过。我们抵挡不了刚非人的!我们还有岛链,那里是安全的!“

    站在普套公爵旁边的拉斐尔郡王被下面的景象,吓得一脸凄惨的又哭又叫,刚非人还在300米外,他就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250米,这个家伙两条腿就像麻花一样颤抖,200米,如果不是被身后的护卫半看押状态。这个属性鸵鸟家伙就是滚也要滚下城墙去,这里太危险了!

    与他相比,普套公爵的表现就非常可圈可点了,虽然同样是脸色发白。虽然同样是双腿打颤,但这位再一次战争被吓尿了的公爵,至少这一次没有跑,他努力的扶着城垛。松开被牙齿咬出血的青紫色嘴唇,竭尽全力的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似乎这种做法能够让他变得坚强。最后他终于站直了身体,在一种愤然中,朝着远处移动的枪林寒光,大喊道

    “来啊!刚非的杂种,这一次,我不会再跑了!”

    ”猎鹰陛下都交给我的是什么人啊!!”负责指挥利达库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还没完全缓过神的普套公爵,

    他虽然是文职出身,但跟在维基亚猎鹰屁股后面南征北战,什么景象没见过,这才4万人就能够吓成这样?那要是碰上几年前30万大军鏖战的斯托罗斯大会战,这个家伙还不吓尿了,利达库斯不知道,当初普套公爵已经吓尿过了,

    “更不要说卢旺阿卡一战,老子独自面对西南军十万人的绝代风华!”利达库斯自我意淫在内心说了一句“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猎鹰帝国铁壁之王的厉害吧!”

    “弩手准备!目标,一百五十米线!”利达库斯神色平静,已经以名将自居的武器走私世家的家伙,开始不急不慢的下达命令,下方的刚非人已经进入一百五十米攻击线,按照利达库斯多年跟随胖子的经验,他知道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是猎鹰陛下,一定会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已求达到重重挫伤其锐气的目的,攻城之战,锐气第一!

    随着命令,原先埋伏在城道内的六千名帝国中央军士兵,弯着腰从城道出来,小心翼翼的纷纷依据在城垛射口后面半蹲下,手里端起自己手中的强力步兵弩,目光随着缓缓而来的刚非兵线而移动,

    “这是。。。。。”

    普套公爵完全傻了,他知道这次埋伏,但是他没想到,这可是一百五十米啊!按照一般的弓箭射程,不是百米才开始攻击吗?

    其他的普套士兵也完全愣住了,虽然大部分都是新兵,但他们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些来自所谓猎鹰帝国的中央军身上那股可怕的杀气,就像寒冰,似乎将四周的空气都冻结了,

    每一个射手都像是一尊雕像,没有人说话,

    这是真正的射手啊!

    普套人里边,一些见多识广的佣兵心在颤抖,这些平端着古怪弓箭的士兵的手就像铁铸一般,没有丝毫的波动,目光凌厉的就像一把无形的刀,这是超越一般射手的熟练级射手才能够达到的层次,射手从来都是最难培养的,一名好的射手,能够将最悍勇的敌方战士,在远程就轻松扼杀掉,所以即使在佣兵中,一名熟练射手也是队长级的人物,

    而一下蹦出如此多的队长级射手,佣兵们完全傻掉了

    他们此刻看向下方举着盾牌,还一无所知的高昂的唱着刚非战歌的刚非军队的目光,就像在看一群半只脚踩入陷阱的猎物,充满了悲催的可怜,虽然刚非人手中有盾牌,但是盾牌在熟练射手的精准击杀下,能够起到的作用太低了,更不要说前面的行走数百米的距离,已经让刚非人原来的盾墙,因为地势高低前后,已经开始散开,这些漏洞简直就是致命的缺失,

    对于射手而言。一次失误就足够了,

    这些普套人并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横扫了一个大陆的帝国精锐,

    每一个帝国中央军的日常操练里边,就有弩弓吊石块2小时的训练,弩弓是猎鹰帝国的主要攻击武器,这些中央军士兵可能不是每一个都是优秀的射击弩手,但当作为一个整体平端起手中的弩弓,绝对能够形成让人骇然的杀伤

    此刻,整个城墙上一片寂静。宁静的甚至能够听到风卷起地面尘土的声音,所有人的心都拧在了一起,萧杀的气息,让远在对面的雷姆夏特都意外的生出了一种异样感,他抬起头,有些意外的偏了偏,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发觉,刚才还纷乱无比的里斯本托城墙守军。此刻却意外的停顿了,那种不好的感觉,就像一张突然紧绷到极点的弦,似乎就要突然断开!

    “怎么回事。是错觉吗?”

    雷姆夏特优秀稳定性格占了上风,第六感带来的意外,只是让他的眉毛微蹙了一下

    “前进,攻击!”

    前方传来刚非重步兵发出的欢呼声。胜利在望,攻击线推入了一百五十米,原本还有些惧怕的投石机竟然意外的没有发射。还等什么呢!刚非重步兵开始兴奋了,加快的脚步踩得的地面咚咚作响

    “射击!”

    就在此刻,一阵如同暴雨砸落地板的声音,就像突然爆碎的花瓶,从里斯本托方向响起,一片黑色的闪光,就像黑色的蝗虫群,突然从里斯本托城壁上倾斜而下,铺天盖地,如同天空中的星星全部坠落在地上,

    “怎么可能!”在后面观看到此景象的雷姆夏特眼睛差点爆掉,什么时候!城墙上布置了这么多的射手了!在他的瞳孔,白色的光羽,不断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绚烂的光彩,一层层的箭簇,就像瀑布一般,在本方重步兵的盾牌阵前被挡开,那种感觉就像骤然落下的暴雨,华丽丽的砸落在大理石花纹的窗台上,产生了一种叹为观止的美丽奇观

    只是这种奇观中,代表的是本方士兵的死亡,是让人心颤的可怕杀戮和血腥,

    无数的鲜血飞溅,中箭的士兵成片的倒下,即使最严密的盾墙,在如此可怕的水银泻地般的猛烈攻击前,被覆盖最密集的地段,刚非重步兵几乎无一活口,就像在哪个区域活生生的挖掉了一块,其他几个队列被切开了数段,

    “妈的,有伏兵!”

    刚非重步兵队一片混乱,他们骇然的发现,最为倚重的重步兵甲,竟然在对方的箭簇下被撕开,锐利的呼啸声完全占据了四周的空间,四周都是同伴的惨叫声,在一阵人仰马翻的混乱中

    “快,格盾!”

    面对几乎遮挡了阳光的迸裂箭雨,刚非重步兵非常职业化的齐齐发出一声振奋的喊声,无数的盾牌如果翻动的浪抄般竖起来,啷!啪啪,箭簇射在精钢盾牌上,被重重的弹开箭簇如同瀑布般覆盖而下,

    “箭车!全力射击”

    利达库斯这个最喜欢揣摩胖贱人做法的家伙,此刻丝毫不给予刚非人一丝喘息机会的,对方将重步兵如此集中的派出来,在他的眼里就是一盘香喷喷的大餐,真是省时省力的好事啊,错过了,会遭天谴的,在弩弓齐射的几次之后,他就毫不迟疑的将对付集群部队的最可怕武器使用了出来,虽然箭车的装填很费时费力,发射一次要十分钟的间隔,

    但利达库斯果断的判断,给与了刚非重步兵毁灭性的灾难

    城墙两侧的投石机台,30台装填完毕的箭车,愤怒的发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齐射,来自猎鹰帝国的军工业杀戮杰作,第一次在异大陆的天空登场,无数的寒光,就像天空骤然满是银色的光点,从刚非重步兵防御空洞的两侧猛扑下去!

    重步兵完全被射的抬不起头来,散乱的队列让他们临时竖起的盾墙破洞无数,上面的猎鹰弩手对着下面的刚非人一个个的点射,不断有士兵就像插满了箭簇的刺猬般痛苦的倒下

    为了减少在乱流中被射中的几率,重步兵们已经选择半蹲在地上,艰苦的咬着牙躲在盾牌后面,

    不要说前进,就是后退都是困难,

    来自城墙上的一些刁钻的箭簇,以难以想象的精准从可以射进的缝隙射进去,

    鲜红的血从盾牌后面炸出来

    ”啊,我中箭了!

    “救救我,我不想死!”

    各种各样的声音,很快这些声音就会在急速而来的破空声中断掉,眼前的大屠杀,让后面的刚非部队完全傻了,

    谁也没见过如此密集可怕的箭雨,虽然听到前面凄厉的哀嚎声,但却没有一个人有胆子上去救人

    “后退!命令重步兵立刻后退!”

    前方两个中队的全军覆灭,四个中队的残缺,让后面的雷姆夏特彻底急了,重步兵是他攻城的最大依凭,要是一下损失掉,总不能派出轻步兵和骑兵去冲击眼前这个顷刻间变得比地狱都还可怕的里斯本托吧!(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