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9 高卢悲歌(六)_权国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1719 高卢悲歌(六)

作者:爱吃大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天放明时,雨点小了一些

    胖子从床上起来,从自己的弟子贝苏卡雅手中接过沾湿的毛巾,狠狠的擦了一把脸,半夜的情报让他知道,自己在普套的好日子结束了,与高卢人默契停止了一个冬季的战争,很快就会因为这场暴雨而在此爆发,

    自己必须赶回拉斯蒂,亲自指挥这场决定帝国国运的战争,

    胖子与斯特兰特人洽谈的事,全权托付给海军大臣杜斯特伦凯,派人给还在伯罗斯家族驻地的图里特科琳也送了一份说明信,菲兰顿雅作为三万西庭军队的指挥官,在清晨亲了胖子一口后,兴致勃勃的赶回里斯本托集结西庭的部队,随后由海路赶往西南区,这次的大战,胖子已经许诺让西庭的军队参战,

    “把这些军务部刚送来的文件带上!其中有一些是急件”胖子拿起桌面上的一叠文件,交给旁边正在整理行囊的贝苏卡雅,舰队已经在港口等待,这次负责将胖子送往西南区的正是停靠在港口的蒂格尔的舰队

    在舰队旗舰的甲板上,胖子手扶着船舷,转身看了一眼烟雨朦胧的普套地区,白色纷飞的雨点,将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老师,我们还会回来吗?”贝苏卡雅大大的眼睛也在看着随着战舰升起风帆,急速在视线中后退的城市,尖顶的房屋被雨水冲刷的一尘不染,闪闪发亮,清晨的港口透着一股宁静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胖子嘴角苦笑了一下,谁敢说帝国的至尊就能无所不为的。比如自己,就不得不为了帝国的未来而奔波,在别人还在沉沉入睡时,就不得不为了一场突然而来的雨季烦恼,

    根据多择的报告,自从入春以来,拉斯蒂地区就是阴雨绵绵的天气

    多择是个极为细心的人,初春是耕种的季节。这位帝国总督亲自指挥,但是效果却非常差,不是因为准备不足,而是入春的这一个月里,下雨天就占了24天,从拉斯蒂地区从西往东横贯而过的最大的三条大河河水暴涨,先前的战争被破坏的拉斯蒂地区防洪设施。让洪水一下变得无法遏制,并以惊人的速度在扩大,洪水混杂着大量的泥沙,滚滚向前,在一夜间漫过了河堤,冲入低洼地区和城市区。造成不少地区都被洪水淹没,

    拉斯蒂一半地区,在初春之交成为水泽之国,三条贯穿的内河道就像三条肆虐的黄色巨龙,卷席大地。将整个拉斯蒂地区搅乱,撕碎。冲垮沿途的河道和桥梁!冲垮村庄和田地,

    在猎鹰军所控制的拉斯蒂南部地区,洪水主要集中在地势低矮的城市区域,因为猎鹰帝国执行了先前的驱赶难民政策,城市的城墙抵挡了洪水的冲击,城外大部分被淹没区都是无人地带,

    在这场春季暴雨中,遭受的影响还不算很大,在20万虎视眈眈的帝国军队压制下,高卢人一些小规模的对抗和骚动很快就被镇压,多择这位“仁慈”的总督也开始得到占领区的认同,抵抗的力度在减弱,加上地方势力的投靠,洪水虽然破坏很大,但占领区基本稳定,

    但是高卢人控制的地区就惨了经过短暂的冬季修养,高卢人从各地征调来大批的粮食以救济灾民,但是聚集在高卢人控制地区的难民数量依然有着50万之众,加上高卢人在这个冬季从各地聚集的兵力40万人,接近上百万张需要吃饭的嘴,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让高卢帝国先前就日渐枯竭的财政负担再次凸显出来,这次突然而来而暴雨,冲垮了大片的难民住地,一片凄惨,淹死的难民多达十余万人,惨不忍睹,为了防止这些绝望的难民冲击到城市去,高卢方面已经下达城市限制难民进入的法令。

    高卢帝国在入冬时就颁布了募兵税,随后有连续增加了春耕税,牛羊税,劳力税等一系列税种,这一次,高卢帝国方面将征税的范围从农村小自耕农扩展到了地主,小贵族,部分拥有大片土地的大贵族,这些不甘心被突然增加了一身税收的高卢中产阶层,派出了代表到高卢京都向皇帝陛下呈请,

    接到呈请的宫廷事务官阿尔杰农茱莉亚,在清晨来到皇帝的寝宫,得到皇帝又是一晚没有休息的消息

    阿尔杰农茱莉亚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皇帝窗前走廊的边沿,那里正有几个宫女在神色紧张的清理着什么,一些地段铺上了一层灰,或者摆上了花卉,这些花还只是花骨朵,都没有开放,放在那里显得孤零零的,一点也不协调,总让人感到别扭,几名宫女看见阿尔杰农茱莉亚连忙停住说话,神色彷徨的离开

    ”昨晚又发生了,是吗?这一次是谁?“阿尔杰农茱莉亚深吸了一口气,秀眉微蹙,低声询问门口的皇帝近侍,这名皇帝近侍是一个面容英武的年轻帝国军官,穿着红色底绸的夹衣,金黄色的绒边袖口上是两把长剑交叉的标记,这是皇帝禁卫军队长的标示

    ”是刚刚加入的副队长隆卡则多“

    近侍面色惨淡的回答道,脸上带着一丝凄冷”本来昨天是斯托拉德值班的的,他的夫人刚刚为他生下一个儿子,所以他就自作主张让还不了解情况的隆卡则多顶替下半夜,谁知道,就是在下半夜,皇帝怒气冲冲的剑刺穿了隆卡则多的咽喉!“

    ”真是该死,这是严重的渎职,皇帝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阿尔杰农茱莉亚脸色微暗,目光向走廊里的花卉看了一眼,继续问道

    ”刚刚清醒过来,陛下为此很自责!已经下令按照禁卫军将军的规格厚葬隆卡则多“近侍叹息了一声说道“皇宫已经封锁了这个消息,但也不知道能够封锁多久。可怜隆卡家就这样一个子弟”近侍摇了摇头“隆卡家是京都的一个侯爵家族,几代人都为帝国出生入死。以至于人丁凋零,这位隆卡则多才22岁就能够荣升为帝国禁卫军副队长,可见皇帝对于隆卡家的看重,可惜。。。。。。。”

    “尽力而为吧!虽然不是死在战场上,但也算是为帝国尽忠了”阿尔杰农茱莉亚陷入一阵沉默

    皇帝陛下平日里都是非常冷静而且睿智,对人和蔼,但似乎上天不愿这样人成为伟大帝国的君王,小时候遭遇过一次毒杀。好不容易救活了,却留下了一种很古怪的心理疾病,常常在梦里惊醒,怒气冲冲,容易失去理智!这病在多年的调理下已经好了很多,但是只要提到曾经让皇帝爱的刻骨铭心的朱利尔斯特莉萨,皇帝的病情就会出现波动。不得已,由有王室代言人之称的阿尔杰农家族出面,逼迫朱利尔斯家族离开帝国京都,尽管两家曾经拥有接近百年的友谊,阿尔杰农家族最后还是默默的执行了这个计划,但后面的事情就开始失控了。

    西北地区的强势崛起,朱利尔斯家族的背叛,

    帝国连续在西北西南失利,短短一年时间就丢掉了三分之一帝国土地的年轻皇帝,在内心中陷入一种严重的自责。对于这位一心想要超越前代,殚尽竭虑。却毫无进展的年轻病人,来自西北地区的猎鹰帝国,就像一道凶猛的噩梦击碎了他貌似坚强的表面,

    三十万帝国军队的死亡,东西两个战场的全面失利,强大的帝国一下从强盛之巅急转直下,即使是再盛大的庆典,也无法掩饰这种盛世转衰的苍白无力,那些大臣们的私下嘀咕声,似乎就像在他的耳边回荡”真是一个无能的人啊!“

    ”是啊,谁说不是呢,竟然牺牲了三十万帝国精锐,还是丢了帝国的西部!“

    ”帝国的百年根基,就这样在一年内丢掉,真是子孙不幸!败家子!“

    这些声音就像在风中,雨中,宁静无人的大殿角落,自从残酷的寒冬降临,皇帝的病情越发严重,常常听到寒风刮过玻璃的声音,就认为是某种私下议论自己的声音,暴怒的年轻皇帝往往会亲自拿着长剑推开门去看到底是谁在外面谈论,大部分情况,都是空寂无人,但有一两次也能够看见宫中的侍卫和奴役,皇帝会毫不留情的杀了这些人,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尸体,皇帝的心似乎才能够平静一些

    ”如果皇帝问起,就说我来过了!没什么事,一切平安!“阿尔杰农茱莉亚抬起头,微微一笑,神色恢复平静,手里的呈请被她紧紧的捏成一团,

    ”真是一群无知之辈,值此帝国风雨飘摇之际,不求为帝国出力,反而拖帝国的后腿,如果帝国前线失利,猎鹰帝国军横入腹地,这些只知道贪图享乐的家伙,只怕连现在的好日子也没有了!“

    手里拿到呈请的宫廷事务官阿尔杰农茱莉亚,穿着修身的白色拖地长裙走下皇宫的大理石台阶,秀发盘卷,一如既往的冷眼,只是冷峻的俏脸上就像蒙上了一层寒霜”帝国的风雨不能再继续吹来了,否则,皇帝的精神会彻底坍塌的!

    五天后,蒂格尔舰队在西南区靠岸,胖子从海路转向陆路,

    策骑北行,在无边无际的西南区丘陵上向拉斯蒂地区推进,贝苏卡雅一身白衣靓妆,手中轻摇着金色流苏的马鞭,与胖子并骑而驰,后面是两百名随行的近卫骑兵,马蹄飞跃,卷起升入天空的程度,大地化为一片片迅捷而过的光影,

    时值初春,满山遍野的嫩绿中点缀着点点的嫩黄,那是西南区一种不知名的小花,因为它的颜色类似于金黄色,花朵也有点像风信子,所以当地人都称之为小风信,现在正是小风信开的最盛的时候,

    放眼看去,整片大地都是这种星星点点的金黄,而在这种点点的金黄中,若隐若现的能够看到不少村庄的轮廓,西南区本就是人口稠密,城镇林立的地区,在帝国控制之后,大批的商队涌入。西北地区和帝国本土的移民,更是让西南区更加繁茂

    “我从未见过比这里还要美丽的地方!”出身寒冷的北地。从未见过这样景色的贝苏卡雅发出一声惊叹,

    “确实很美,但是比起拉斯蒂,还是差了一点,你知道吗?拉斯蒂在高卢语里边的意思是“神之水国”的意思,你可以想象那是怎么美丽的景象”听到自己弟子的感慨,胖子看起来心情很好,嘴里边发出一声轻笑声。马蹄飞越过眼前的山坡,

    “神之水国!”贝苏卡雅在马背上听到目光闪亮,紧随而上,

    两天后,胖子进入了拉斯蒂地区,雨水刚刚停止,眼前的景象再次震撼了贝苏卡雅

    在升起的阳光下。前方连片的水泽在阳光下闪动着如同一连串珍珠的光泽,受到马蹄的惊扰,一群白色的水鸟扑展着翅膀飞上天空,金黄的色光下,大地无穷无尽地延伸至地平的远处,

    葱绿的原野。茂密的树林,婉蜒交错的澄碧河流,在青草上飞伏起落的鸟群,一切一切都是如此和平和美好。

    天上白如雪花的云,细致得象棉丝混成的梦境。碧蓝的天空,不见半点混浊和污染。参天古树。不时有泉水从地底涌出来,形成一个连一个的清潭,低垂入潭上的植物柔弱湿润,和哨兵般挺立的不知名巨树相映成趣。

    “这就是拉斯蒂!帝国即将展开激战的战场!”

    贝苏卡雅生生打了一个激灵,看着眼前的美丽大地,感到一阵心神触动,她终于知道老师为什么如此关注这场降临拉斯蒂的暴雨季节了,暴雨模糊了大地的边界,甚至在一些河段,形成凶猛的冲击,席卷一切阻挡,而这无疑是老师在等待的东西,至于是什么,贝苏卡雅还无法猜测,但她知道,在被称为帝国战神的老师脑海里,一定有着极为可怕的计划,

    在拉斯蒂总督府,帝国的各方将军正在汇聚,会议大厅内站满了人,大厅内灯火通明,一条长达10米棕红色漆面光洁的长桌在四处透亮的光线面前,闪着如同火焰般的红色光晕,照在长桌两侧坐立的将军们脸上,就像点燃了战争的号角,大家各自相互讨论着,猎鹰陛下亲自召开的军事会议,让所有接到命令的将军们都感到精神振奋,在静候了一个冬季之后,将军们已经是蠢蠢欲动,猎鹰陛下终于决定出手了,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猎鹰陛下会怎么做?这是将军们讨论的焦点,

    一群将军们围着桌子上的巨大地图,相互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这些将军大部分都是索尔顿的南方军将军,里边也是名将荟萃,

    偌德名将诺瑟安维克手指着地图,说道”拉斯蒂地区,我们与高卢帝国军相互交错据守,已经是一盘僵持的死局,谁先出手,无疑会让自己处于劣势,高卢方面拥有优势兵力,坚固的防区,但却缺乏作战士气和必胜之心,我们军队拥有精锐士兵和高昂的士气,但却缺乏一个足矣打破局面的突破口,以20万猎鹰军强行攻击依据十余座城市形成防线的40万高卢军队,即使一向悍勇的猎鹰陛下,在心里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说实话,如果是我,就不会选择进攻!“

    ”你见过采取防守的猎鹰陛下吗?“一名年轻的偌德将军对于这个观点,不屑的笑了笑,其他将军也是一样的神色,维基亚猎鹰会防守?开什么玩笑!进攻如疾风燎原,势不可挡,那才是维基亚猎鹰的风格!

    ”所以我成不了猎鹰陛下!“诺瑟安维克讪笑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是没撤,看见他没办法,其他的偌德将军们也没什么有意义的建议,实在是这场战局已经僵死了,谁先出手谁就失去了主动权!

    “啪”会议室沉重的大门从外面推开,一身黑色衣服胖子从大门外走进来,

    “陛下”

    所有的将军们立即站直身体,用炙热的目光注视着曾经灭亡了他们国家,但在精神彻底征服了他们的一代战神,

    南方第二军的5万大军已经接到命令集结,随时都可以成为这位帝国战神轰然击出的锐利长枪,整装待发的气势和必胜的气势,无一例外的体现在将军激动难平的脸上,虽然南方第二军已经组建了2年,但是真正被维基亚猎鹰亲自指挥还是第一次

    这表明,这位帝国战神已经决定让偌德军方的精英真正进入帝国的权力构架中

    维基亚猎鹰的第一击,会落在那里?这个最大的谜团在所有人的脑海中转动着,即使是偌德第一名将,曾经让胖子耍的团团转的偌德残狮索尔顿也很好奇,他曾经仔细分析和研究过维基亚猎鹰的一系列辉煌战役,希望能够寻找到这位帝国战神用兵的轨迹,但很可惜,越是接近这位战神在每一次作战中的思想,索尔顿就会发现,这位战神的思维总是在别人永远想象不到的地方,如果非要找一个规律的话,那就是鬼神莫测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处于众人焦距中心的维基亚猎鹰,身上带着一股肃杀,径直来到长桌的主位,向两侧站立的将军们微微点了点头,大家都在拭目以待,不少人的心中都在想着“这一次,到底是防还是攻?”

    “大家都坐下”胖子一脸平静的向所有人摆了摆手”诸位都是偌德的精英,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一次将诸位召集来,只为了一个,那就是彻底击溃对面的高卢人!”“

    ”我知道你们很好奇,可惜,我的字典里没有防守这个词,所以这一次,我们依然是进攻!“胖子目光扫过众人,声音顿了顿,似乎看破众人的心思,嘴角微翘一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其他书友在看:异界之召唤天书 左手封魔 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龙组特工 七界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