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二百一十三 给我开!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13章 二百一十三 给我开!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沈非右手,轻轻地抚上了那趴在桌上的年轻人后脑,而后眉心之中的灵魂力量磅礴涌出,顺着掌心就透入了那年轻人的脑海。

    而这一个动作,让得本来已经濒临崩溃的年轻人瞬间镇定了下来。沈非这融合灵魂力量,虽然并比不上那龙森,但对付这一缕毫无后援的灵魂之力,却是丝毫不觉得吃力。

    北方座椅之中的龙森,在沈非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还在脸现冷笑,不过下一刻,他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因为龙森发现自己那一缕灵魂之力,在片刻之间便消散于无形。与之有着灵魂联系的龙森自然第一时间知道,自己控魂之术所依赖的灵魂之力,被沈非破去了。

    不过在片刻的失神后,龙森脸上又是浮现出一抹淡笑,低声道:“沈非,不得不承认你很有本事,不过就算你破得了我的控魂之术,但那人已经面临崩溃的突破,你一个小小的低级魂医师,我看你怎么挽救?”

    龙森的信心也并非是空穴来风,他的控魂之术,之前已经完全破坏了那年轻人突破的节奏。而在突破之时被强行打断,要是沈非没有其他逆天手段的话,那今天的这场比试,沈非还是得凶多吉少。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龙森只知道沈非是低级魂医师的基础上。而广场之中的沈非,在施展鬼老传授的控魂之术平复了那年轻人紊乱的气息后,便是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

    相对于龙森来说,沈非对面的石空就有些惊疑不定了。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对面那年轻人的突破气息已经缓缓收敛,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石空今天的赢面还是很大的。

    石空惊疑的,是沈非接下来的动作,这个独臂少年那平静的脸庞,让得他隐隐有些不安,这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怎么就那么的不保险呢?

    沈非倒是没有去管石空脸上的变色,在安抚了那年轻人的突破气息之后,手掌从其后脑之上收回,而下一刻,便是轻轻抚上了那个黑色的木盒。

    “这……这是……”

    沈非的这个动作,不仅让对面的石空心头一跳,连那北方座椅之中的龙森也是眼中精光闪烁。

    不过沈非的动作极快,只见其手指连动,一共五枚魂针倏地飞出,旋即稳稳地插入到了那年轻人的第二十条经脉之中。

    “不可能!”

    见到这心中隐隐猜测到的一幕,北方座椅之中的龙森陡然间霍然站起,口中之言所蕴含的那一抹极度不可思议,却是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而随着龙森站起来的,正是城主府的莫伦和落云谷的董昌,他俩身为魂医师,自然是知道沈非这五枚魂针的施展意味着什么。

    “莫先生,你们怎么了?”

    所谓内行看热闹,外行看门道,宁城城主元东见得这几名魂医师脸上的震惊之色,知道场中沈非的动作一定是非同小可,当下便是开口问了出来。

    莫伦脸上的震惊之色犹自未减,听得元东见问,当下便是缓缓开口道:“沈非现在施针的经脉,是第二十条经脉,而这,也是中级魂医师的象征!”

    “什么?中……中级魂医师?!”

    元东刚才开口发问的时候,诸如蓝清风丁同等人也都是将目光转了过来。这一听到莫伦的解释,顿时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极度的震撼之气,在这几张座椅之中弥漫。

    相对于蓝清风和丁同震惊过后的狂喜,那地阴宗主谢鹰的脸色便是极度阴沉了,目光死死盯着广场之中的独臂少年,心中咆哮道:“此子,绝对留不得!”

    而见到沈非再次将五枚魂针刺入那年轻人的第二十条经脉之中,离他最近的石空自然是看了个清清楚楚,这种近距离的感应,又比北方的龙森等人直观了许多。

    “不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是中级魂医师?”

    极怒的咆哮声在石空心中响起,一双眼睛也是骤然间变得血红,而心中之声落下后,口中又是直接出声叫道:“你不可能成功的,第二十条经脉,你不可能成功的!”

    这一道高声,远远回荡在这宁城广场之上,让得之前安静的广场瞬间变得暴乱起来。实在是那“第二十条经脉”六个字,意味着什么,一些见多识广心思敏锐之士仿佛都是意识到了。

    “第二十条经脉,天,沈非这是要做什么?”

    “我听说只有达到中级魂医师,才有可能开扩第二十条经脉啊。”

    “这么说来的话,难道沈非居然是中级魂医师?”

    “那也不一定,没看那石空完全不相信沈非能够成功吗?”

    “……”

    狂烈的议论之声响彻整个宁城广场,而除了一些极度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外,另外一些老成持重之人,则是对沈非这开扩第二十条经脉感到担忧。

    这魂医之术,可不是只将五枚魂针扎在所要开扩的经脉之上就行的,那需要运用极致的灵魂之力,控制魂针去将所扎的经脉开扩而不致崩溃。

    而一个不慎,不仅这条经脉开扩不成,还可能损伤这条经脉,更有甚的,还有让这条经脉寸寸断裂的。当然,这种情况也只在少数,一般没有把握之事,是很少有人会去做的。

    四周的议论声虽然清晰地传进了沈非的耳中,但他却是脸色平静,充耳不闻。因为这在现实之中活人身上对第二十条经脉进行开扩,这对沈非来说也是第一次,他需要极度的心平气和。

    眉心动间,磅礴的灵魂之力再次涌出,而这一次,沈非是将自己所有的灵魂之力,都尽数笼罩上了这五枚魂针之中,成败,在此一举。

    在沈非的灵魂控制下,对面的石空眼皮一跳,因为他清楚地看到那第二十条经脉上的第一枚魂针,突地一颤,而后归于平静。

    这种颤动之后的平静意味着什么,同为魂医师的石空自然是知之甚深。那代表沈非控制的这第一枚魂针,已经完成了他的开扩任务。

    如果五枚魂针都是这样颤动之后平静下来的话,那就代表着沈非这第二十条经脉的开扩,获得了圆满成功。

    死死盯着那五枚魂针的石空,眼皮一共跳动了四下,而在他这四跳之后,沈非的灵魂之力,都已经尽数集中在了那最后一枚魂针之上。

    前四枚魂针的成功开扩,让得沈非极度满意,这在现实之中第一次开扩第二十条经脉,竟然是顺利之极。

    磅礴的灵魂之力控制着第五枚魂针急速颤动,在这一刻,包括北方的龙森莫伦和董昌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那第五枚小小的魂针,生怕错过了这可以载入史册的一幕。

    要是在平时,这样一枚不过三寸来长的小针,可能就算是掉在面前,也只能是让人不屑一顾。可是现在,插在那年轻人第二十条经脉上的第五枚魂针,俨然成了全场万众瞩目的焦点,或许连那枚魂针自己,都会感到万分荣幸吧?

    颤抖!颤抖!

    第五枚魂针急速的颤抖,牵动着全场所有人的心神,这一刻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但在那魂针的颤抖之下,却又仿佛过去了数年一般。

    而此时沈非的额头,已经是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他其实也刚刚突破到中级魂医师不过一天,对于这开扩二十条经脉,实是让他拼了老命。

    此时的沈非,不仅感到身心疲惫,而且灵魂力量也是一阵枯竭。他知道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一个不慎,或许再次功亏一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给我开!”

    低沉的咆哮之声从沈非口中传出,汗出如浆的额际,最后的灵魂力量不要命地从眉心狂涌而出。

    而当这股灵魂之力附上那最后一枚魂针的时候,本来急速颤动的魂针再次变得激烈起来,某一个瞬间,便是在全场注目之下,倏然静止。

    “成……成功了?”

    感受着魂针停止颤动后,那完好无损的第二十条经脉,沈非脸上不由掠过一抹喜色。经脉没有损伤,那便意味着他这第二十条经脉的开扩,已经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全场所有人也一直注意着那颤抖的魂针,当这魂针停止颤抖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便是倏然转到了沈非的脸上。他们想要从这个当事人的脸色,判断出这一刻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而在所有人看到沈非露出的那一丝喜色时,顿时都是清楚,这个独臂少年,竟然真的成功了。那可是第二十条经脉啊,这意味着什么,场中大多数人都在知道的人口口相传之下,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中级魂医师,那是多么尊贵的身份?没有人知道在这宁城地界上,到底有没有一名真正的中级魂医师,但是就在今天,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中级魂医师的诞生,那个独臂少年,还不到十七岁。

    相对于这些围观之人震惊的目光,沈非对面的石空则是双目无神。他不比那些围观之人,他是一名真正的魂医师,早在那最后一枚魂针停止颤动的时候,他便是知道,他输了。而在他对面不远处的那个少年,才是今天这场魂医之术比试的胜利者。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