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二百四十八 来者不善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48章 二百四十八 来者不善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砰!

    一道大响从擂台之上传出,而二虎一只右拳轰然击在曹龙的胸口,让得这个曾经的长宁宗大师兄顿时拿桩不住,蹬蹬蹬连退了数步,脸上已是一片惨白。

    “曹龙师兄,承让了!”二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而说出来的话,让得曹龙顿时没了与之再战的勇气。

    曹龙知道,以自己二重小丹境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五重小丹境的二虎的对手,这中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刚才那一下,要不是二虎在最后关头收了一半的力道,恐怕曹龙就不会只是气闷退步这么简单了。二虎的战斗力,可比普通人类修炼者还要强悍不少啊。

    “二虎师兄,我曹龙认输了,从今天开始,你便是长宁宗新一届的二师兄。”对于二虎的手下留情,曹龙输得心服口服,这认输之声,也是得到了擂台之下众弟子的大声叫好。

    至于曹龙没有说出的那个大师兄,自然便是沈非了。以沈非此时的声望,他这个长宁宗大师兄的名头,是绝对没有人能够抢得走的。

    所以这些长宁宗弟子在欢呼二虎获胜的同时,脑海之中都是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个背负黑色长枪的独臂身影。

    “要是沈非师兄在此的话……”

    不少人心中都是冒出了这个念头,不过旋即便是将之抛开了。

    沈非的天赋和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就算是表面上的丹气修为和二虎相差不多,但那让人惊艳的魂医之术,便让这些长宁宗的年轻弟子再也没有底气和其同辈论交。

    沈非表现出来的这一系列手段,就算是李木邱厉这些长宁宗的老一辈强者,也是有所不及,至少中级魂医师的身份,就比李木这些长老尊贵得多。

    而沈非如果来参加这宗门排位战的话,莫说二虎并不一定会是沈非的对手,而且以二虎的心性,也不可能去与沈非争这个大师兄的名头。

    见得二虎获胜,北方座椅之中的蓝清风也是站起身来,面带笑容地朗声道:“我宣布,这一届长宁宗的宗门排位战,最后获胜的是,二虎!”

    听得蓝清风这高声的宣布,擂抬殿之中的欢呼声不由得更加热烈了。而听得殿中到处一片“二师兄”的欢呼之声,蓝清风和诸位长老的脸色不由都是有些古怪。

    一直以来,长宁宗这宗门排位战,最后的胜者自然是荣获长宁宗大师兄的称号,但今年这一届却是如此奇葩,最后的胜者竟然只是二师兄。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都是感叹那个独臂少年,虽然人不在此,但沈非的表现已经深入了每一个长宁宗弟子的脑海深处,大师兄的地位,无可撼动。

    “哈哈,没想到今天的长宁宗竟然如此热闹,本宗主倒是来得有些巧了。”

    而正当蓝清风几人感慨不已之时,一道蕴含着莫名意味的大笑声却是突然传进了这擂台殿,让得蓝清风几人的脸色瞬间大变。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长宁宗?!”

    四长老邱厉是个火爆的脾气,听得话音之中的嚣张意味,顿时便是开口大喝。在这长宁宗宗门排位战的日子被人偷入长宁宗,实在是对长宁宗威严的极度挑衅。

    “哼,一个小小的长宁宗,本宗主想来就来,你又能奈我何?”

    那个嚣张声音一道冷哼之后,狂妄之言更是让得包括蓝清风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阴沉,话音落下,一行十数人已经是施施然从擂台殿的殿门走进。

    而当蓝清风和丁同等长宁宗长老见到那领头之人时,心中不由齐齐翻起了惊涛骇浪,丁同更是惊呼出声道:“欧阳火?你们是归阴宗的人?”

    听得丁同的惊呼,所有的长宁宗弟子不由都是想起了当日在宁城广场之上的一幕,那被神秘红发女子一剑劈成两半的龙森,不就是归阴宗的二长老吗?

    此时见得归阴宗连宗主欧阳火都来了,所有人心中顿时都是起了一抹来者不善的念头。看来这些归阴宗的家伙大张旗鼓而来,必然是为了当初的那件事啊。

    “原来是欧阳宗主,大架光临我长宁宗,蓝某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蓝清风毕竟是一宗之主,一转念间便想到了这归阴宗的来意,但所有先礼后兵,作为地主长宁宗的宗主,蓝清风也没有失了长宁宗主的风度,说话之间,已是带着三位长老缓缓朝着归阴宗一众人靠近。

    这一走近,以蓝清风的见识,自然是瞬间发现归阴宗不仅是宗主欧阳火亲自来了,连其他三大长老也是尽数在列,就连那地阴宗的宗主谢鹰,也是在队伍之中脸露冷笑。

    见得归阴宗的这等阵容,蓝清风心下一片发凉,这个归阴宗,难道今天是想灭了长宁宗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长宁宗可是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啊。

    而听得蓝清风之言,欧阳火直接是冷笑道:“哼,蓝宗主,我听说你宗内弟子沈非,杀了我归阴宗的二长老龙森,有没有这回事啊?”

    此言一出,蓝清风暗道一声果然,但当此情形,他又哪敢承认?何况此事确实不是沈非所做,当下说道:“欧阳宗主说笑了,当日宁城数万人亲眼所见,贵宗龙长老乃是死于一名神秘女子剑下,可和敝宗沈非没有半点关系啊?”

    听到蓝清风这话,位于常山身后的地阴宗宗主谢鹰顿时开口说道:“蓝宗主此言差矣,那神秘女子与沈非乃是一伙,当时也是万人亲见,这一点,你可不能抵赖。”

    欧阳火似乎是不想与蓝清风多说,直接是冷然道:“蓝清风,我也不来为难你长宁宗,只要你们将沈非交出来,那之前的事,便一笔勾消,如何?”

    以欧阳火的身份,比起蓝清风来确实是要高上不少,无论是本身实力,还是相互宗门的地位,都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所以说欧阳火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并没有让任何人感到意外,只不过说出来的话,让得包括蓝清风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剧变。

    沈非此时已经成为长宁宗众弟子的崇拜对象,所有的长宁宗弟子,都将沈非当作了偶像。而这归阴宗气势汹汹而来,竟然是想要带走沈非,这一刻,这些长宁宗弟子不由都是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但蓝清风并没有立时发作,而是缓缓说道:“欧阳宗主,不是我们不合作,实是沈非一个多月以前便是深入妖宁山中历练去了,此时并不在长宁宗内啊。”

    听得这话,归阴宗大长老常山陡然冷声喝道:“看来你们长宁宗是想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真是不自量力。”

    常山这毫不客气的言语,早就恼了那脾气火爆的长宁宗四长老邱厉,虽然他本身实力比起归阴宗这些强者来差了不止一筹,但还是开口大声道:“难道归阴宗尽是一群不讲道理的浑人吗?那龙森又不是沈非杀的,有本事,你们找那神秘女人去啊?”

    邱厉这话实是戳中了欧阳火等人的痛楚,要是他们敢去找血陌的麻烦,又何必多此一举前来长宁宗?

    而这种当场被人落了面子的事情,欧阳火已经是很久没有遇到过了。见得他眼中精光一闪,而后身形倏地掠出,在蓝清风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已是一掌轰中了邱厉的胸口。

    极致的丹气力量爆发出来,八重大丹境强者的一掌轰中八重小丹境的修炼者,其后果是什么,想必没有人会有所怀疑。

    “噗嗤!”

    这一掌直接是将邱厉轰得倒飞出了十数丈,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后背砸在一座擂台的石壁之上,气息萎靡之下,竟然一掌便被轰得不知死活。

    “邱长老!……”

    见状丁同和李目都是目眦欲裂,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归阴宗的宗主竟然一言不合便下杀手,但那手段之刚猛阴狠,两人愤怒之余,也不由得暗暗心惊。

    “欧阳宗主,你这样的作为,未免太过了吧?”蓝清风强压住心中即将爆发出来的怒气,开口说出的话,已经是蕴含着一丝极度的爆怒。

    眼见邱厉被欧阳火一掌拍得生死不知,蓝清风却不得不为长宁宗数百名弟子着想,如果真的爆发大战的话,今天的长宁宗,恐怕会血流成河。

    “哼,我再说一遍,交出沈非,否则血洗长宁宗!”

    欧阳火淡淡的喝声落下,而“血洗长宁宗”五字一出,整个长宁宗擂台殿内,陡然间弥漫起一股恐怖而凄凉的气氛。难道今天的长宁宗,真的难逃被血洗的命运吗?

    …………

    在擂台殿中发生这一幕的时候,离着擂台殿殿门不远的地方,却是有着另外一拔人悄然而立。当先一人满面浓须,正是武月帝都烈云宫的宫主上官烈。

    “宫主,咱们还不出手吗?”大长老唐胜站在上官烈的身后,轻声问了一句。

    在他们这个方向,殿内的情形一目了然,刚才欧阳火一掌拍飞邱厉的一幕,让得他们也是感到心惊。

    归阴宗来者不善,这事先烈云宫众人是知道的,但却绝没有想到欧阳火竟然会这么决断,看来真是打着要血洗长宁宗的主意啊。

    不管怎么说,长宁宗明面上还是烈云宫的附属势力,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长宁宗覆灭在归阴宗手里,那对烈云宫的面子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