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二百五十九 武月女皇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59章 二百五十九 武月女皇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抹血红色剑光的主人,正是之前从欧阳火手中救了沈非的血陌。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在这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这个神秘的红发女子,竟然会悍然向沈非出手。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连沈非也是大吃一惊,但血陌这一剑来得好快,沈非刚刚下意识地退了半步,血神剑已经是一剑斩到了沈非的左肩。

    嚓!

    以血神剑的锋利,这一剑自然是立时透体而入,那急涌而出的鲜血,顿时将沈非左边身子染成一片血红。

    “你还是非杀我不可吗?”

    沈非口气之中有着一抹深深的绝望,血陌这一剑并没有丝毫的留手,是真正奔着要自己的性命去的,在这一刻,沈非的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

    而此时血陌的心中,也是异常的纠结,刚才她酝酿了良久,终于是鼓起勇气朝着沈非劈出了这一剑。但当手中血神剑斩中沈非身体之时,血陌心中突然没来由地一痛。

    这一痛之下,血陌手中的血神剑,不由得下意识地收了几分力,当然,这细微的动作,沈非是绝对不可能感应得出的。

    耳中听得沈非有些颓然的话语,血陌心中却是有着另一个声音在催促着她赶紧一剑刺穿沈非的心脏,那是血魔王的声音。

    血陌这一次的任务,就是刺杀激活了天残魔诀之人,在她从血魔海出发之初,这个信念自然是坚定不移的。

    但自从当初在长宁宗牌楼之外发生天残玉之首的变故后,反而是让血陌在宁城广场再次救了沈非一命。

    然而这一切在经过了妖宁山山洞那一次事件之后,便是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血陌此时也不知道到底如何面对这个独臂少年,只是心底深处血魔王的那个声音,促使着她手中血神剑,正一点一点朝着沈非的心脏而去。

    轰!

    而正当血陌手中血神剑离沈非心脏不过半寸的时候,沈非丹田之中的天残玉右臂残片和血陌容袋之中的天残玉之首,都是不约而同地剧烈颤抖了起来。

    在这两大天残玉残片的剧烈颤抖之下,血陌手中的血神剑,便是再也刺不进分毫,这一如当初长宁宗外的一幕,让得血陌瞬间反应过来。

    “该死的,竟然忘了将天残玉之首放起来了。”

    手中传来的绝对阻力,让得血陌暗骂了一句。但心中骂声出口之后,血陌心中却是没来由地松了口气,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忘了,还是有意将天残玉之首带在身上?

    但无论如何,有着天残玉残片的阻力,血陌已经知道今天这一次的击杀,便只能是无功而返,只不过那斩在沈非左胸的血神剑,显得是那样的恐怖而血腥。

    “休得逞凶,看掌!”

    而正当血陌想要收回血神剑的时候,身后却是陡然传来一道大喝之声,而后一股浓郁的丹气波动便是怒袭而来。

    原来之前血陌从出剑,到斩中沈非,再到天残玉残片异动,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场中所有人的念头,都还停留在烈云宫众人灰溜溜而走的场景之中呢。

    所以连魂医师公会的正副会长也是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这一惊觉,血陌那血红色的长剑,已经是斩在了沈非的左胸。

    眼看沈非命在旦夕,一向稳重的魂医师公会会长古山也是怒不可扼。他可不知道血陌已经放弃了击杀沈非,这一掌中蕴含的丹气,的是强横无比。

    不过以血陌的实力,古山这一掌虽然强横,但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她?见得她将血神剑从沈非左胸一拔而出,带出一抹血花之后,便是回身劈向了古山的右掌。

    感应着这道比自己掌力更加强横的剑气,古山不敢硬接,当下闪身一让,便是避开了血陌的这一记剑光。

    原来就身受重伤的沈非,再次受了血陌这一剑后,只感觉浑身力气都在迅速消失,眼皮也是陡然间变得沉重之极。

    但血陌在最后关头抽回长剑,让得脑子浑浑噩噩的沈非并没有想到那只是天残玉的异变,他还以为血陌在最后关头回心转意手下留情了呢,当下不由得瞬间高兴起来。

    只不过身体传来的虚弱却是让他再也支撑不住,耳中似乎听到血陌的声音说道:“沈非,你给我记住了,你的命是我的,千万别死在别人的手里。”

    最后一个字传来的时候,沈非只觉天昏地暗,身子仰天向后倒去,就此人事不知。

    “沈非,沈非!”

    擂台殿中,眼见血陌身影刚刚消失,沈非便即仰天而倒,蓝清风李木等人连忙抢上。实在是刚才血陌那一剑强悍之极,他们都以为沈非已经在这一剑之下性命不保。

    不过蓝清风毕竟身为长宁宗宗主,在短暂的慌乱之后,陡然想起武月帝国第一魂医师在此,当下便是大喝道:“大家让一下,让古山会长来瞧瞧沈非的伤势。”

    古山也没有矫情,刚才那一剑到底致不致命,他并不清楚,所以听得蓝清风的喝声,古山便再也没有去管从擂台殿飘然而出的红发女子,而是跨前几步,倏地拉起了沈非的右腕,开始把脉。

    良久良久,在所有长宁宗弟子和长老们焦急的目光之下,古山却始终没有开口。蓝清风等人忧形于色,生怕从这个魂医师公会的会长口中,会说出“没救”两个字来。

    好在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古山终于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眼中有着一抹惊叹之色地说道:“想不到沈非的肉体力量竟然如此强悍,受了这么重的伤,但生命气息却是没有半点衰弱的迹象。”

    长宁宗四长老邱厉是个急性子,并没有听出古山话中之意,闻言焦急问道:“古山会长,沈非到底会不会死啊?”

    古山收回右手,抚须微笑道:“受伤虽重,性命无碍,蓝宗主,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待本会长替他施针一番,或许可以让其伤势好得快一些。”

    闻言一众长宁宗之人不由得大喜,蓝清风更是忙道:“有的,有的,古山会长,这边请!”说完当先朝着擂台殿外走去。

    待得古山和孟开也跟着蓝清风而去之时,李木则是将地上的沈非扛起,快步跟上。

    至于剩下的两位长老丁同和邱厉,则是留在这擂台殿中处理残局。今天的长宁宗,发生的事情可真不少,而那十来具长宁宗弟子的尸体,正是这一切不幸的最好见证。

    好在因为沈非的关系,长宁宗并没有就此覆灭,而是得到了魂医师公会这一大强援。以后只要有着魂医师公会做靠山,相信归阴宗烈云宫之流,也不会再敢来招惹长宁宗。

    至此,这一次的长宁宗之难终于是告一段落。而经过今天这件事情之后,长宁宗沈非的名声,想必会为更多的武月帝国修炼者所熟知。

    这一次的动静,可是比当初的宁城广场那一次浩大多了,连帝都三大宗门之二的欧阳火和上官烈都亲自出动了,最后还闹得个灰头土脸,长宁宗之名,注定是要大大露脸了。

    不过这些,已经陷入昏迷的沈非自然是不知道了。他被李木直接背回了蓝清风的房间,此时的魂医师公会会长,武月帝国第一魂医师古山,正在给他施针治伤呢。

    …………

    武月帝国,月城,皇室。

    在长宁宗发生变故的同时,武月帝国皇室,却是有着一男一女两人立于一座庞大的亭楼之内,两人口中的话题,却也是与沈非有关。

    如果沈非在这里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认出,那个年轻一点的男子,正是之前与他在灵湖秘地之地有过一番交集的武轻。

    此时的武轻,脸上带着一抹极度的恭喜,朝着身前的华贵女子开口道:“母皇,沈非兄弟确实有着极其出色的天赋,而且人品性格都与孩儿相投,咱们是不是可以试着拉拢一下?”

    被武轻称作母皇的华贵女子,一身华丽之极的锦袍,上面用明黄色的金线绣着一条巨大的金龙,而其头上的凤冠,更是为这位容貌美丽的女子凭添了几分贵气。

    而能被皇室继承人武轻称作母皇之人,自然便是整个武月帝国的主宰,武月皇室的女皇陛下武梦了。

    对于武月女皇武梦其人,坊间流传着多种版本,有说其残忍好杀的,也有说其仁治天下的,总之不一而足。只是这个武月女皇的神秘由来已久,就算是很多皇室的高级官员,平日里也是难得一见。

    此时的武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仔细聆听着儿子武轻对那个烈云宫曾经第一天才的称赞,却是不发一言。

    对于沈非其人,武梦自然是有所耳闻,作为一个帝国的女皇,自从沈非断臂被下放到长宁宗后,她便对其失去了兴趣。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下面报上来的荒城书信,信中提到一个叫沈非的名字,陡然间将她的思绪带了起来。那个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便再一次进入了武月帝国女皇陛下的视线之中。

    而见得自己说了半天,武梦竟然一言不发,武轻顿时说道:“母皇,你到底有没有听孩儿说话?那个沈非,是真值得我皇室极力拉拢的天才人物啊。”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