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二百六十三 女皇寿辰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63章 二百六十三 女皇寿辰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不过以鬼老的见识,联想到刚才沈非打入二虎体内丹气的动作后,便是恍然大悟,没好气地道:“这小胖子倒真是好运,恐怕整个大陆之上,也只有绝世功法天残魔诀,才能压制灵妖变异之毒了。”

    对此沈非倒是没有什么异议,而二虎之前借助天残魔诀的丹气,已经将灵妖变异之毒在丹田之内结成了一枚毒丹,现在的二虎,是直接控制了这灵妖变异之毒了。

    又过了约摸半柱香的时间,二虎额头之上的独角才缓缓回缩,而其脸颊双手,也是在他身上丹气收敛之后,变回了正常人类的形象。

    “沈非师兄,我……我居然达到八重小丹境了!”

    睁开眼来的二虎略微感应了一下体内的丹气,顿时惊喜满面,说出来的话,都是有着一丝兴奋的颤抖。

    “呵呵,接下来的几日,你便先稳固一下暴涨的实力吧,我也需要熟悉一下刚刚突破的丹气。”沈非笑着说了一句,便是肩托着小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二虎盯着沈非的背影看了良久,才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地,转身而回,只不过这小院之中,还残留着他刚刚突破之时的气息,诡异而强横。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沈非和二虎都是呆在院落之内修炼,只是偶尔蓝清风会派人前来请沈非参加一些宴会。

    实在是经过了当初的长宁宗擂台殿大战之后,长宁宗的名声,已经是在整个武月帝国传开了。这上门前来拉关系的,道贺的,巴结的每日里都是不计其数。

    以一个二流城池的小宗门实力,在归阴宗和烈云宫这种帝都数一数二的超级宗门之下,还能将归阴宗闹得灰头土脸,长宁宗的神秘,已经是深入了武月帝国每一个修炼者的人心。

    而归阴宗在此役中身死的五长老卫通和被废掉右掌的常山,无疑成了长宁宗名声崛起的背景布。这件事情,也成了武月帝国这段时间以来最为有料的谈资。

    最让这些大大小小势力看重的,还是长宁宗因为沈非的关系,攀上了魂医师公会这棵大树。有着这座靠山,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弱小宗门,瞬间名声大噪。

    当然,随着当日之事的传开,魂医师公会正副两位会长到底是因谁而来,都已经得到了证实。那个当初被烈云宫下放而来的独臂少年,赫然成了整个武月帝国的焦点。

    不过对于这些,沈非却极不擅长,只有当一些份量足够的宗门之主亲自前来,蓝清风才会让人请他过去相陪。至于那些想着巴结谀媚之人,便都交给长宁宗各大长老打发了。

    这一日,当沈非从房间之内出来的时候,却是见得曹龙一脸恭敬地站在门口,不由得微笑道:“曹龙,你怎么来了?”

    现在的沈非,倒是没有再称曹龙为师兄,实在是前几次这么客气之言,让得这个本来的长宁宗大师兄极不自在,久而久之下,沈非也只能改口。

    曹龙现在无疑对这个两次救了自己性命的独臂少年极为恭敬,沈非无论是实力修为,还是气质风度,都让他心折,长宁宗有着这样一个大师兄,曹龙心中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嫉妒之心。

    听得沈非见问,曹龙忙接口道:“宁城城主亲自前来长宁宗,老师让我请沈非师兄去长宁殿一趟。”

    “宁城城主?元东?”

    曹龙之言,让得沈非微微皱了皱眉头,脑海之中浮现出当初在宁城广场有过一面之缘的威严中年人,顿时便是想起了这个宁城城主的名字。

    不过对于宁城城主元东,沈非却是好感不多,当初在宁城广场之上,城主府的袖手旁观,实在是让他心有芥蒂。

    只是因为和元白的关系,沈非并没有将这种感觉宣之于面而已,见得曹龙点头,沈非便是说道:“既然是城主亲自上门,那我便过去看看吧。”

    跟在沈非身后的曹龙,感应到前者那平淡的气息,不由得暗暗佩服。那可是宁城城主啊,在宁城之中,说是土霸王也不为过,而元东四重大丹境的丹气修为,在宁城也确实是无人能及。

    可就是这样一个跺一跺脚宁城都得抖三抖的人物,前面这个独臂少年却是如此地云淡风轻,光是这份心性,曹龙就自叹不如。

    曹龙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沈非,在成为中级魂医师之后,又有着鬼老信息的灌输,其眼界早就已经脱离这武月帝国甚至是整个凡域界。

    尤其是和血陌发生那暧昧的关系之后,沈非的目标,乃是“让所有人都不敢反对”,这个目标,在这小小的武月帝国自然是不能实现的。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长宁宗接待贵客的长宁殿前,曹龙却没有跟着沈非一齐进去,自顾转身而走。

    沈非呼了口气,踏步走进长宁殿内。而此时的长宁殿内,却是有着三人,其中一人,乃是长宁宗宗主蓝清风。

    至于坐在客位的那个威严中年人,自然便是宁城的城主元东了,而站在元东身后那个年轻人,却是与沈非有着几分交情的城主府少主元白。

    “沈非,你来啦,快过来见过元城主。”

    见得沈非从殿外走进,蓝清风脸上便是露出一抹笑容,今天宁城城主能够亲自光临长宁宗,这可是长宁宗从来没有过的殊荣啊。

    城主府隶属于武月皇室,在宁城之中一向有着超然的地位。而像长宁宗这种宗门,虽然在宁城范围内已经算得上大势力,但一般来说是不会被一城之主放在眼里的。

    蓝清风自然知道这个宁城城主亲自前来,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或者其他长老,眼前这个独臂少年,才是真正让宁城城主亲至长宁宗的关键人物。

    “沈非见过元城主!”

    虽然心中不太喜欢这个元东,但沈非表面上还是要显得恭敬一些的,毕竟长宁宗还在宁城地面上,得罪了这个元东,说不定会引来无尽的麻烦。

    话音落下之后,沈非又对着元东身后的元白点了点头。对于元白,沈非还是颇为看重的,也许是在元白的身上,他没有发现元东那种万事以已为中心的感觉吧。

    早在沈非进殿的时候,元东的目光便已经尽数集中在这个独臂少年身上了,当初的长宁宗之变,他自然有所耳闻。而让得魂医师正副会长都如此看重的少年,元东是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了。

    武月帝国魂医师公会,那是一尊不弱于武月皇室的庞然大物,从某从意义上来说,魂医师公会的影响力,甚至比皇室更大。

    毕竟皇室所管辖的,还有着不计其数的普通子民,而对于一个丹气修炼者来说,可以得罪你皇室,但也绝对不可能去得罪一个魂医师公会的人。

    须知整个帝国的魂医师,虽然各有所属,但却都是以魂医师公会马首是瞻。这个大陆上最为尊贵的职业,受到威胁时爆发出来的能量是极其庞大的。

    而且当初归阴宗和烈云宫在长宁宗闹了个灰头土脸,元东虽然身为宁城城主,但自问也不可能强过归阴宗这样的帝都老牌宗门。

    在沈非话音落下之后,元东便是接口笑道:“哈哈,沈非,你跟小白乃是至交好友,咱们之间就不用这客气了吧?”

    元东也确实不愧为一城之主,知道那日宁城广场之事已经让沈非对自己起了不快,所以只能是从元白与其的关系上拉近距离。

    沈非对元东之言不置可否,自顾走到下首的椅中坐下,而后开口道:“元东城主今天来,应该不只是叙旧吧?”

    沈非这不冷不热直指主题的话,让得元东不由愣了一下,旋即心中暗叹,现在的沈非,已经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拿捏的了。有着魂医师公会正副会长的支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非的身份,也并不比他元东低。

    所以元东也没有生气,说道:“呵呵,我这次来长宁宗,乃是因为我武月皇室的一件大事。”

    “哦?什么大事?”闻言沈非不禁来了一丝兴趣,连一旁的蓝清风也是竖起了耳朵,对于元东口中所谓的大事,他也是好奇得紧啊。

    元东的神色忽然变得异常恭敬,正色说道:“再过半个月,便是我武月帝国女皇陛下的生辰,到时候将会大宴宾客,各大宗门家族的掌权人,也会前住帝都月城,为女皇陛下贺寿。”

    “女皇陛下的生辰?”

    听得这个在武月帝国至高无上的称呼,沈非不由得愣了一愣,脑海之中想起当初在灵湖秘地之时,那个武轻,应该就是现任帝国女皇之子吧?

    一旁的蓝清风听得这个消息,不由得脸现震惊之色,不过片刻之后,便是有些尴尬地接口道:“以我们长宁宗的实力,应该没有资格参加女皇陛下的寿辰吧?”

    蓝清风这话并非是没有道理的,每过一两年,武月皇室为了笼络各大宗门家族势力,都会以女皇的名义举办一些集会,这所谓的寿辰,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而作为二流城池之中的小势力,长宁宗无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高层次的集会,同样,地阴宗落月谷也是没有资格的。

    不过沈非却是心头一动,这个宁城城主今天亲自前来长宁宗,想来应该不会只是带来这样一个消息,蓝清风的担忧,似乎有些多余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