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二百七十六 我敬你一杯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76章 二百七十六 我敬你一杯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沈非和蓝清风进入星月殿,便被所有人注视的目光惊得有些呆了。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场面的聚会,莫说是蓝清风有些不适应,就算是沈非,心中也满是震撼。

    在这星月殿之内的,可是云集了所有武月帝国稍有点实力的势力之主啊。这些宗门,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比长宁宗的整体实力强上不少,但现在这些宗门之主的目光,却都是尽数集中在了自己二人的身上。

    “两位,这边请!”

    不过那侍女倒是尽职尽责,也不去管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自顾朝着沈非二人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领着二人便朝着东首那第二个位置而去。

    而看到那侍女所带领的方向,星月殿中众势力之主不由得更加惊骇了。那个位置,可是堪比魂医师公会的尊贵所在啊,这个长宁宗,到底是哪里来的牛鬼蛇神?

    只是在场除了那些毫不知情的势力之主,还有着不少信息灵通之辈,这段时间也听到过一些长宁宗和沈非的传闻。

    而一些原本就是帝都月城本土势力之人,更是对沈非和烈云宫的那一段往事知之甚深,当初的烈云宫第一天才,在整个帝都月城可是如雷贯耳的。

    这些人在看到蓝清风和沈非双双落座之后,不由都将目光转到了星月殿西首第三的位置上,在那个位置,正是烈云宫众人。

    感应着这些幸灾乐祸的目光,上官烈不由有些坐立不安。沈非的重新崛起,无疑是烈云宫一件极为讥讽刺之事,但这种事实,却是半分也作不得假。

    毕竟当初沈非乃是烈云宫第一天才,那如日中天的时候,甚至是压过了皇室的武轻和归阴宗的落天。而当沈非断臂从天才神坛跌落之时,烈云宫却是无情地将其下放到了长宁宗。

    现在沈非所落座的位置,竟然比烈云宫这种帝都三大宗门还要尊贵,这就让那些事不关已的势力之主们愈加感兴趣了。

    像这种戏码,无疑是所有人喜闻乐见的,这中间自然也包括归阴宗和落月门,连那一直没发一言的姬兰,也是有些好奇地不断在烈云宫所属和沈非之间打量。

    但是自从当初的长宁宗擂台殿之战后,上官烈也是知道烈云宫和长宁宗之间,再无调和的可能。毕竟当初要不是魂医师公会及时赶到,长宁宗说不定已经在归阴宗和烈云宫联手之下覆灭了。

    不过在上官烈心中电转之时,其身后的唐宁却是冷笑一声,说道:“沈非这个残废何德何能,居然敢坐这么好的位置,我倒要去会会他。”

    这个现今的烈云宫第一天才,在经过皇室中级魂医师聂昌的开经之术后,这两年时间来实力也是突飞猛进,堪堪达到了七重小丹境的阶别。

    这种天赋,在帝都来说,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而感应到沈非只有六重小丹境阶别的气息之后,唐宁心中那一抹嫉妒却是无可抑止的爆发了出来。

    在这一刻,唐宁选择性地遗忘了沈非当初被烈云宫驱逐之时,可是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的废物,这种速度,比他唐宁快了不知多少倍。

    唐宁的心中,已经被满满的嫉妒所填充,在那一年时间内对沈非的欺压****倏地缭绕上心头,再也挥之不去。

    这样一个废物,现在将场中所有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这让唐宁这个烈云宫第一天才尤为感到不满。所以在说完那句话后,他便是端起桌案上一只酒杯,朝着对面而去。

    “宁儿,你……”

    见得唐宁的动作,唐胜刚要出声阻止,却不料一旁的上官烈却是笑道:“年轻人之前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管了吧。”

    唐胜愕然回头,见得上官烈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精光,不由得恍然,不过片刻之后又是有些担忧地开口道:“这里可是女皇的寿辰,事情闹大了恐怕不好吧?”

    上官烈怀着一丝莫名意味地接口道:“放心吧,唐宁也只是去敬酒而已,而且七重小丹境,可不是六重小丹境可比的。”

    两人的对话中,都只是在担心事情闹大了会引来皇室的不快,却绝没有想过唐宁会吃亏。诚如上官烈口中所言,七重小丹境,和六重小丹境之间,隔了一个分水岭,中间的差距,也确实是有些大。

    在之前的几次战斗中,沈非的表现虽然惊艳,但上官烈和唐胜却是知道那些都是依靠着外力。诸如那神秘的红发女子,还有沈非肩头那只看似人畜无害的雪白猫型灵妖。

    要不是靠着这些外力,光凭沈非自身的实力,恐怕早就死在归阴宗和烈云宫联手之下了。所以二人对于沈非的真正实力,其实了解得并不深,只是这样一来,唐宁今天的挑衅,注定是要悲剧了。

    不说上官烈和唐胜这一脸看戏的表情,唐宁端着酒杯,大踏步朝着对面的桌案之前走去,看着那熟悉的独臂身影,一抹冷笑,倏地从其心底升腾而起。

    “哼,沈非,这次一定要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颜面大损。”

    心中念头落下,唐宁已经是在沈非的桌案之前站定,而之前一直在与魂医师公会古山和孟开笑着交谈的沈非似乎是有所察觉,转回的目光,正好和唐宁对上。

    “唐宁?”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沈非心底深处一抹戾气便是不可抑止的蔓延而起。当初他断臂之后,烈云宫对其羞辱最甚的,就是这个大长老的嫡亲孙子,唐宁。

    只不过经过那一年时间的低谷期,沈非的心性已经是磨练得异常坚韧,现在的他,却不是一见到唐宁便会大怒的性子了,目光盯着唐宁片刻,淡淡地问道:“有事?”

    见得沈非这云淡风轻的样子,唐宁心中没来由得冒出一股厌恶,不过此时乃是在人前,表面功夫却是要做足了,当下便是皮笑肉不笑地接口道:“沈非,好久不见了,想不到你居然也有翻身的一天,来,我敬你一杯!”

    唐带着自认为很是真诚的笑容,只是那话中之意,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在场任谁也听得出他口气之中的那一抹嫉妒,当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这边两人的身上。

    此时星月殿中强者云集,像唐宁和沈非这种六七重小丹境的实力,自然是不被这些早已达到大丹境阶别的势力之主们重视。但能在女皇寿辰之前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倒也算是一饱眼福。

    对于唐宁之言,沈非不置可否,当下只是微微一笑,端起面前的酒杯,施施然举将起来。而唐宁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手中酒杯,倏地朝着沈非手中之杯碰去。

    叮!

    一道杯盏交击的清脆声音传出,两人的两只酒杯却是仿佛粘住了一般,在这一刻居然是定在了半空之中。

    “哼!”

    唐宁心中一道冷哼声落下,旋即一抹隐晦至极的丹气便是从其丹田之中喷发而出,顺着手臂经脉便是浸入了手中酒杯之中。

    感应到一股极其强横的丹气波动怒袭而来,沈非自然是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唐宁要做什么。对于这个家伙能在两年之内达到七重小丹境,沈非也是有些惊叹其天赋。

    只不过这种实力的唐宁,对于现在的沈非来说,根本连放在眼里的资格都是没有。七重小丹境,或许对上其他普通的六重小丹境能够大占上风,但沈非是谁?那可是修炼了天上地下第一功法天残魔诀的妖孽。

    在唐宁丹气隐晦袭来之时,沈非早已是天残魔诀运转,那种对万物的吞噬之力,让得唐宁这一道丹气攻击犹如石沉大海一般,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怎么回事?”

    感应到自己的丹气并没有对沈非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唐宁脸色微微一变。他并不知道沈非的天残魔诀有着吞噬丹气的诡异手段,当下便是再次功法动转,一股比之前强横许多的丹气便又是借着酒杯朝着沈非喷发而出。

    可是沈非又岂是只挨打不还手之人?天残魔诀运转间,唐宁这一抹丹气攻击又是无声无息地被其吞噬。而后沈非握着酒杯的中指微微一屈,一抹银光便是从中指电射而出,瞬间没入了唐宁指尖。

    五云弹指术之雷云!

    沈非这中指弹出的,正是凡阶高级丹武技第二式,中指雷云。这一式雷云弹指,除了本身那极致的速度之外,还蕴含着极为强悍的雷属性。

    而如此近距离地施展这雷云弹指,唐宁又怎么可能避得了?在他脸色大变之下,雷云弹指的那抹雷属性已经是在他手臂之中爆发开来。

    轰!

    咔嚓!

    右手臂的一阵麻木,让得唐宁顿时把持不住,手指微一用劲,那一个酒杯便是被他捏得粉碎。酒杯碎渣和酒水一起溅射开来,让得沈非连忙一个缩手。

    而随着雷云弹指那雷属性能量的爆发,唐宁除了一支右臂已经麻木之外,这抹雷属性能量当即随着右臂攀延而上。转眼之间,唐宁头上毛发便是根根竖起,这诡异的形象,不由让得星月殿中众人目瞪口呆。

    “呵呵,唐宁少爷不是要敬我酒么?怎么这么不小心?”

    淡淡的话语从沈非口中传出,那一抹揶揄之意,让得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烈云宫的第一天才唐宁,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是着了沈非的道儿。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