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二百八十八 我也看上了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88章 二百八十八 我也看上了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位小哥,可是看上了老夫摊位上的东西?放心,老夫这摊位价格实惠,童叟无欺。”

    那摊位老头盯着沈非的目光异常火热,说出来的话,也仿佛他真的只是个地道的商人一般。

    不过沈非自然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对那老头的话语不置可否,伸手指着那块灰白色的布片说道:“这块破布,怎么卖?”

    “破布?”

    听得沈非之言,那摊主顿时大叫了一声,似乎显得极度的惊愕,指着沈非说道:“你说这是块破布?小哥,说话可是要凭良心的,老夫的摊位上,可没有垃圾货色。”

    看着摊主老头义愤填膺地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沈非不由得暗暗好笑。现在他心中已经确定,这块布片和天残玉残片有关,而体内没有其他天残玉残片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感应得到这布片的特殊之处的。

    这摊主老头明显就是针对沈非的话做出的一番好戏,明知道沈非对这块布片感兴趣,他又怎么可能承认这只是一块“破布”呢?

    沈非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问道:“那么请问老板,这块布片,到底有什么了不得之处呢?”

    摊主老头神情一僵,但作为一个奸商,他的反应还是极快的,当下便是接口道:“这块布片乃是老夫从一个极度危险之地得来,虽然我还没有研究出它到底有什么秘密,但可以肯定,这块布片绝对是非同寻常。”

    沈非心头暗笑,这老头明明并不知道这布片的秘密,却在这儿虚张声势,不过此时他心情大好,也没去计较老头的胡说八道,当下笑着问道:“那么这块蕴含着大秘密的布片,老板你准备卖多少金币?”

    见得沈非明显是对这布片很感兴趣,摊主老头眼中不由得掠过一抹惊喜,但脸上却是露出难色说道:“本来吧,这块布片我是不想卖的,不过看你这么识货,那便三十……哦,不,四十万金币吧?”

    那摊主老头本来想说三十万金币的,但最后却是咬牙改口。在他心中,反正三十万金币都是狮子大张口了,那叫个四十万也无可厚非嘛。

    “真黑啊!”

    听得摊主老头的报价,沈非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四十万金币,那都相当于一门凡阶高级功法或是丹武技的价格了。

    这摊主老头根本不知道这块布片到底有什么秘密,却敢开出这样的天价,这可真是将沈非当作冤大头了,奸商本质,显露无疑。

    不过此时的沈非却不是当初那个十来万金币都要去向蓝冰借的穷小子,此时的他,姑且不说那些杀人越货得来的财富,就是从地阴宗赢来的那万丹楼,每天也在源源不断地进项。

    现在的沈非,不说富可敌国,至少在宁城范围内,估计没有人能比得上他的身家。四十万金币虽然看似不少,但相对于这块跟天残玉残片有关系的布片来说,却是值得不能再值了。

    沈非自从知道天残玉还有其他五大残片之后,便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将这些残片凑齐。此时得到这布片线索,莫说是那摊主老头报价四十万金币,就算是一百万,两百万,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砰!

    就在那摊主老头以为沈非要讨价还价一番的时候,一道大响声便是传进了他的耳中。紧紧接着他眼神一凝,因为在他面前的摊位上,已经是多了一个沉甸甸的口袋。

    “这是四十万金币,老板你点一下!”沈非脸上犹自还着淡淡的笑容,说出来的话,让得那摊主老头不由有些后悔。

    “早知道你小子这么财大气粗,老子就该报个一百万金币的。”摊主老头心中嘀嘀咕咕,不过还是伸手拿起了沈非扔在摊位之上的口袋。

    一经查验之下,摊主老头虽然有些后悔没有开口更多的价格,但这四十万金币,对于他心中对这块布片的价值来说,肯定是价超所值。

    “四十万金币,没错,这布片是你的了。”这摊主老头不知是什么样的心情,当下便是朝着那布片一指,示意沈非自己去取。

    闻言沈非微微一笑,旋即伸出右手,便朝那灰白色的布片抓去。这手指离那布片越近,丹田之中的天残玉右臂残片便颤抖得越是厉害,沈非眼中的兴奋也愈发浓郁。

    嗤……

    就当沈非指尖离那灰白色布片还有寸许的时候,一道轻微的破风之声便是突然传来。而沈非脸色微变间,那布片已经是无风自动,倏地朝着一个地方飘去。

    这一下猝不及防,就算以沈非的反应能力,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那布片急飞而出。而当他转头瞧向那布片所飞方向的时候,一张脸顿时变得极度阴沉。

    此时那灰白色布片已经是被一只修长之手抓住,而这只手的主人,却是一个约摸二十六七岁的黄袍青年男子。此人脸上带着的淡淡得意笑容,想来也是对自己刚才这一手颇为满意。

    在这个黄袍青年的旁边,还站着另外一个年纪略微大一些的青年,只不过这人在看向那黄袍青年的脸上满是谀媚之色,让人一看便知道这二人是以那黄袍青年为首。

    让得沈非心惊的却是这黄袍青年的实力,不仅自身丹气修为已经达到了七重小丹境,而且居然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中级魂医师。

    能在如此年纪就达到中级魂医师的层次,那这个黄袍少年无论是修炼天赋还是魂医天赋,无疑都是极为惊人。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在这魂医殿内,难道要行强抢之事吗?”沈非脸色极为阴沉,虽然他感应到这名黄袍青年的实力不俗,但对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异常厌恶。

    “小子,怎么说话呢?你可知道这位是谁?”沈非话音落下,那黄袍青年还未说话,其身旁的那名青年便是抢着接口,口气之中,极尽嚣张。

    “汤永,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那么盛气凌人,怎么总是不听呢?”那黄袍青年似乎是对汤永的态度有些不满,不过这一下的开口,却是让沈非更加感觉到了此人的虚伪。

    “是,是,喂,小子,这位是魂医公会钱副会长的嫡传弟子方易大哥,你这块布片方易大哥也看上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汤永先是朝着那方易低头哈腰,但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嚣张程度却是半点没有变化。

    “钱副会长?”

    骤然听到这四个字,沈非心中一动,他倒是知道这魂医师公会有着两名副会长,其中之一的孟开和他关系不错,至于这个钱副会长,倒还真是没有见过。

    而在听到“钱副会长嫡传弟子”几个字的时候,就连那隐在摊位之后的摊主老头也是倏地抬头。看来方易这个名字,在这魂医师公会也并非是无名之辈啊。

    但此时的沈非,又哪会去管你方易还是圆易,只是沉着脸说道:“不管你是谁,将手中的东西还给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此言一出,那汤永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极度的惊愕,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就连方易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在这魂医师公会乃至整个武月帝国,都好久没有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了啊。

    “小子,你是第一次来魂医师公会吗?你可知道得罪了方易大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这一次汤永的开口,便蕴含着一股浓浓的威胁之意了,而且听其口齿流畅,想来这样的话,以前也绝对没有少说。

    汤永话音落下,那方易却是笑着接口道:“这位兄弟,这块布片我确实很感兴趣,不如这样吧,你出多少钱买的,我便在你出价的基础上再加十万金币,如何?”

    方易自以为自己这番话给足了沈非面子,表面上是在和沈非商量,实际上口气之中却是显露着一抹不容拒绝的意味。

    方易相信,以自己魂医师公会副会长嫡传弟子的身份,再说出这样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拒绝。至于这块灰白色布片,以他那强大的灵魂感知,却也只是微微感应到这布片有些不同寻常而已。

    不过身为魂医师公会副会长的弟子,自然是对自己的直觉异常笃信。而且几十万金币,对于一个中级魂医师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出不起的天价。

    沈非此时已经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再也不想和这看似和善,其实内心一肚子坏水的方易多言,在其话音落下之后,便是再次冷冷开口道:“我再说最后一遍,将我的东西还给我,我沈非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沈非?!”

    沈非这话一出口,四周本来因为方易和汤永而过来看戏之人都是齐齐惊呼一声,这个名字,这段时间以来,在这武月帝国帝都可是有些如雷贯耳啊。

    不过在他们目光投射到沈非那背负长枪的独臂形象时,顿时将那些传言之中的身份和眼前之人联系了起来。看来这个口气有些狂傲的独臂少年,真是那个在女皇寿辰之上大出风头的沈非了。

    而对面的方易和汤永,在意识到沈非的真实身份之后,脸色却是各有不同。尤其是方易,那紧握着灰白色布片的右手,指关节都有些发白,用劲之大,可见一斑。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