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四百二十 突破变故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420章 四百二十 突破变故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一场大战终于落幕,以长宁宗的胜利而告终。

    今日的归阴宗,本是与烈云宫的联姻喜事,可长宁宗这样一闹,整个归阴宗高层尽数殒落,烈云宫大长老唐胜祖孙二人身死,真如沈非来的时候所说,喜事变丧事。

    但是所有人却都觉得不虚此行,虽然没有看到两大宗门的联姻盛事,却看到了一个传承数百年宗门的殒灭,从今天开始,武月帝国就再也没有归阴宗了。

    在绝阴殿中众人的嘈杂声音之中,蓝清风和二虎两人将沈非扶了,并没有在归阴宗内多留。而丁同李木等人则是留在这里收拾残局,偌大一个归阴宗,需要处理的后事还多得很啊。

    至于那落天,二虎直接是将其一把抓在手里,以他此时的肉体力量,抓着这个七尺男子,简直犹如抓着一只小鸡仔似的。

    二虎也知道,沈非老师韩池的行踪还要着落在这个讨厌的家伙身上,要不然他只要手指一捏,那这个人灵界下来的天才,只怕瞬间便会死于非命。

    长宁宗的焦点人物虽然离开了,但是今天这件事,必将被这些各大势力之主们口口相传。相信在未来的数天时间内,这件大事一定会成为武月帝国最为火爆的谈资。

    诸如武梦姬兰等人,都是与长宁宗笑谈了几句便即告辞了,只是她们心中,恐怕从今天开始,都不会忘记那个耀眼的独臂少年了吧?

    …………

    月城,烈云宫!

    刚刚回到烈云宫的上官玉,脸色还是异常惨白,今天这件事,给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那个她曾经最深爱之人,也是将之无情抛弃之人,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诠释了“你会后悔的”这句历历之言。

    “玉儿,为父对不起沈非,也对不起你,当初……,唉,是我错了。”上官烈看着女儿凄然欲绝的样子,只觉得异常不忍,但是大错已经铸成,现在后悔,也早已晚了。

    听得上官烈这自责之言,上官玉不由得娇躯一震,而后眼皮一翻,竟尔晕了过去。见状上官烈大惊,连忙抢上一把扶住,口中大呼道:“玉儿,玉儿,……”

    一旁的邵平旁观者清,开口劝道:“宫主,小姐应该是伤心过度,这才导致昏迷,不如我去请吴石过来看一看?”

    邵平口中的吴石,是烈云宫唯一的一名魂医师,等级嘛,在半年前堪堪突破到中级,在烈云宫的身份地位却是一点也不低。

    闻言上官烈忙摆了摆手,示意邵平赶紧去请,而他自己则是将上官玉抱回房间。看着爱女那虽然昏迷,但还是一脸愁容的样子,这个烈云宫宫主的悔恨之心,不由更加浓郁了。

    在上官烈忧急而悔恨的心情之中,邵平终于是带着吴石过来了。

    吴石虽然已经突破到中级魂医师,但其本身的丹气修为却还处于一重大丹境,鉴于吴石对烈云宫的重要性,这一次上官烈便没有带其前往归阴宗。

    因此吴石倒是幸运地逃得了性命,只不过这个中级魂医师在来的路上听到邵平所说的那些事后,心中也是激起了惊涛骇浪。

    当年沈非身为烈云宫年轻一辈第一天才的时候,吴石与其关系倒是不差。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沈非有些年少轻狂,吴石这个低级魂医师,也并没有能让沈非有多看重。

    当吴石听到当初那个因为断臂而下放到长宁宗的独臂少年,竟然一手覆灭了归阴宗之时,心中简直是万分的不敢相信。

    不过这一切已成事实,由不得他吴石不信,所以直到他来到这个房间之内,脸上还是一片震惊之色。

    对于吴石的反应,上官烈自然是猜到一些,只是他现在的心情,却不在这个之上,当下便是开口道:“吴石,你先看看玉儿,她为何会突然昏迷?”

    吴石收拾起心神,点了点头,而后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抚上了上官玉的玉腕。

    只是在吴石刚刚探出一丝丹气想要感应一番上官玉体内的情形之时,从上官玉身上,却是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悍的气势。

    “嗯?”吴石猝不及防之下,那按住上官玉右腕经脉的手指直接是被一震而开,而在吴石脸色微变时,上官烈和邵平,自然也是同一时间发现了上官玉的异变。

    “吴石,怎么回事?”上官烈脸上惊疑不定,但他还是选择性地先问了一声中级魂医师,毕竟对于这些病症伤势的判断,还是魂医师最有发言权。

    吴石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上官烈之言,而是灵魂力量溢出,仔细感应了一翻上官玉的异变之后,脸上突然之间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古怪这中,夹杂着一丝惊喜。

    “竟然……要突破了!”

    吴石的惊喜喃喃声让得上官烈和邵平一愣之下,既而便是大喜。上官玉之前处于九重小丹境巅峰,如果真是要突破的话,那就是大丹境阶别了。

    在整个烈云宫内,上官玉的丹气修炼天赋虽然比不上唐宁,也比不上曾经的沈非,但也绝对能算上烈云宫的佼佼者。

    上官玉今天不过十七之龄,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大丹境阶别,就算是比起皇室的武轻和落月门的姬宏,也是不遑多让了。

    当然,这种天赋跟沈非或是那落天自然是没法比,只不过这两人都不是普通修炼者,上官烈压根就没敢去和这两人比。

    不管怎么说,上官玉身周的能量波动越来越烈,那种突破的气息也越来越强。在这个时候,上官烈三人再也没有怀疑,上官玉真的是来到了突破至大丹境阶别的契机。

    上官烈万万没有想到,经过今天这一场变故,上官玉竟然幸运得走到了这一步。他心中隐隐有种猜测,恐怕现在上官玉的突破,和今天的变故绝对脱不了干系,这惊怒与后悔之下,丹气被心伤催发,终于造成了这一次的突破。

    空中飞舞的能量粒子蜂拥着朝上官玉小腹之上涌去,而其功法在不经意间悄然运转,吸收着这些磅礴的能量粒子。

    经过功法的转换,这些空气之中的能量粒子化为一缕缕精纯的丹气,存储于上官玉的丹田之中。而当这些丹气达到某一个临界点时,那突破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这样的波动持续了约摸一个多时辰,某一个瞬间,上官烈三人仿佛从上官玉体内听到一道轻微的咔嚓声。而在三人惊喜交集的目光之中,空气中的能量波动,竟然是再一次地变得剧烈起来。

    以上官烈三人的见识,自然是知道上官玉的这次突破已经到了一个极为关键之时,能不能突破成功,在此一举。

    “噗嗤……”

    而正当上官烈三人面露喜色地看着上官玉突破之时,这个脸色异常苍白的少女口中却是突然狂喷出一口鲜血,其身周的气息,也在这鲜血喷出的这一瞬间萎靡直下。

    “怎……怎么了?”见状上官烈不由得脸色大变,这种在突破之际陡然口喷鲜血的情形,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感应着上官玉身上的气息波动越来越是微弱,见得吴石还目瞪口呆没有动作,上官烈不由得怒道:“还不赶紧看看玉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闻言吴石一个激灵,连忙抢上两步,再次伸出右手搭在了上官玉的玉腕之上,只是片刻之后,这个烈云宫的中级魂医师脸色不由变得极其难看。

    见到吴石的脸色,上官烈心中咯噔一声,而后颤声问道:“玉儿她……她……怎么样了?”

    吴石难看的脸色有着一丝疑惑,沉吟着说道:“宫主,小姐的经脉似乎……似乎……”

    这种要紧关头,吴石还如此吞吞吐吐,登时让得上官烈大怒,厉声喝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吴石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这才说道:“据我感应,小姐的全身经脉,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这种情况,我……我从所未见。”

    “什……什么?”闻言上官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经脉堵塞,这种事情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可是之前的上官玉,明明什么事情也没有啊。

    上官烈关心则乱,一旁的邵平倒是沉得住气,开口问道:“吴石,你说清楚一点,小姐到底有没有性命之忧?”

    吴石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疑惑,说道:“按说小姐之前修炼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怎么会突然在这突破到大丹境的时候发生这种情况?这经脉堵塞遍及全身,如果不能及时施救的话,恐怕小姐的生命力,也会一天一天消散!”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施救啊!”上官烈很是不满吴石的拖延之态,当下便是大喝出声。

    吴石脸上有着一抹难色,说道:“宫主,属下无能,小姐的这种经脉堵塞,不同于一般的经脉杂质,以我的魂医等级,恐怕……”

    吴石言下之意,乃是自承自己的魂医等级不够。他乃是最近一年才勉强突破到中级魂医师的,所能开经通脉的数量也不过区区二十二条,在中级魂医师之中,也属于绝对的低等层次。

    上官烈毕竟一宫之主,从吴石的言中之意,当下便是当机立断地说道:“邵平,你马上准备一份厚礼,随我去皇室请聂老先生过来一趟。”

    上官烈所说的聂老先生,自然便是武月皇室的首席魂医师聂昌了。聂昌乃是老牌的中级魂医师,恐怕其魂医等级,比起魂医师公会的副会长孟开来,也是不遑多让。

    加之烈云宫和聂昌一向交好,当初沈非唐宁上官玉的开经,都是请这个聂昌前来进行的。这时上官烈听得吴石自承魂医等级不够,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聂昌。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