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四百九十六 死了?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496章 四百九十六 死了?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对于落凌两兄弟之间的微妙,沈非自然是不知情,他在将落天抛出的同时,已经一个闪身来到了老师韩池的身旁。

    落群既然已经作出了承诺,沈非相信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为了维护落阴宗的名声,落群身为副宗主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自食其言的。

    伸手扶起韩池,沈非感应着老师那虚弱的身体,还有那隐隐的鲜血痕迹,不由得心下一痛,哽咽道:“老师,你……受苦了!”

    再次见到沈非,韩池心中欣慰之余,却是有着一丝黯然,说道:“小非,你不该来的,你前途无量,又何必为了我自陷险地?”

    沈非缓缓摇了摇头,说道:“老师待我如父如母,我若置之不理,那与禽兽何异?何况老师受此苦难,全是因为弟子,无论如何我都会来救老师你的。”

    韩池养了沈非十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个弟子的性格。他刚才说那话也是只是有感而发,听得沈非这发自肺腑的情真意切之言,当下心中一暖,便不再说。

    “老师,我们先走吧,这落阴宗阴狠毒辣,此事必不可能就此罢休。”沈非低声说着,随即扶起韩池便要朝着广场之外走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落阴宗那边的落凌却是突然脸色大变,旋即高声惊呼道:“大哥,大哥,你怎么……,二叔,大哥……他死了!”

    这突如其来的惊呼之声不仅让得沈非和韩池的脚步戛然而止,那落群更是脸色大变,当下几步抢上,将落凌手中的落天接将过来。

    不过落群却是没有发现,他这个小侄子的眼中,在这一刹那间掠过一抹杀气与快意,这种一箭双雕的阴谋,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无比得意。

    “真……真的……死了?”落群接过落天之后,便是已经感应到这个曾经的落阴宗少宗主,根本就没有了半点生机,这喃喃声中,蕴含着一丝不敢相信的愕然。

    对面停住脚步的沈非也是暗暗感应着落天的气息,当他发现此人身上根本没有半点生命迹象之时,心中已是瞬间转过无数念头。

    可那边的落凌早就已经想好了后续计谋,在落群口出肯定之言后,便是仿佛异常激动地指着沈非叫道:“是他,二叔,是这小子杀了大哥,他根本就没有交换的诚意,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一定要杀了他为大哥报仇!”

    这一瞬间的变故让得所有人都是有些措手不及,这些围观之人本在失望这场热闹居然变成了一场交易,这可跟他们心中的期望有些差距啊。

    可谁知就在这交易就要达成的时候,竟然变故再起。听落凌那气极败坏的声音,难道那个独臂少年给落阴宗的,真是一个死人吗?

    此时沈非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度阴沉,待落凌话落之后,便是沉声喝道:“胡说八道!落天怎么可能死了?刚刚明明还好端端的活着。”

    虽然沈非对落天也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之击杀千百遍,但为了老师韩池,还是留了他一条狗命。但他绝没有想过这个落天甫脱己手,便即死于非命,这一切似乎来得太过突然了点。

    但落凌此时又哪肯听沈非的辩解,当下厉声喝道:“你休得狡辩,我接到大哥的时候他已经毫无生机,不是你,难道还能是我亲手杀了大哥不成?”

    落凌自认为这番自辩之言言之凿凿有理有据,却不知他话音落下,旁边的落群却是眼中精光一闪,陡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以落群的修为和感知能力,在刚才沈非提出交易的时候,自然是第一时间感应过落天的死活。那个时候,落天虽然气息微弱,但并未身死却是可以肯定之事。

    而之前落凌抢在自己前面将落天接下,紧接着落天便诡异身死,这其中要说没有猫腻,落群无论如何不肯相信。

    落凌这看似自辩之言,让落群想起了落阴宗下一辈兄弟俩之间的微妙关系。这一想通,落群心中竟然突然变得纠结起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落天已经死了,再也活不过来了,那以后这落阴宗,势必会落到落凌的手中,须知在落阴宗,宗主权力是高于一切的。

    为了一个已死之人,去揭穿未来的落阴宗宗主,这到底值不值得?这便是落群纠结的原因,此事现在还未揭穿,倒还有转寰的余地。

    而那边的沈非听得落凌之言,跟之前心中猜测一印证,顿时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沈非可不会像落群这么纠结,当下便是冷笑道:“这个世界上,为了权力地位,弑父杀兄在所居多,谁又知道你落凌不是存了此心呢?”

    被沈非当众说中内心所想,落凌眼皮不由突地一跳。这个面部表情虽然隐晦,但一直注视着他的落群却是看了个清清楚楚,当下心中更加笃定了。

    但落凌这时又哪敢承认,厉声喝道:“休得胡说,落阴宗谁不知道我跟大哥关系最好,你这挑拨之计,注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沈非此时已经知道今天此事无论如何不能善了了,当下也是豁了出去,高声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不到堂堂落阴宗,居然净是一群卑鄙无齿言而无信之徒,你这招嫁祸之计,使得可并不高明啊!”

    沈非句句不离落凌弑兄之举,这让得落凌的脸色愈发阴沉。

    其实场中一些心思敏锐之人早就已经看出些端倪了,沈非救师心切,又怎么可能拿一个死人来做交易,这种把戏,想要揭穿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而见识了沈非的口舌之利,落凌自知要和这个独臂小子辩驳大道理恐怕会输得很惨,所以当下便是转头说道:“二叔,此人杀我大哥落天在先,辱我落阴宗威严在后,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南域城。”

    落凌话音落下,抬头之际刚好对上落群那蕴含着莫名意味的目光,当下心中不由猛地一跳,心想难道这个二叔也发现自己的诡计了?

    不过落群的目光却是一发即收,此时他心中已是雪亮,但眼下却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这种家事,到回了落阴宗再说也不迟。

    之前落群受到沈非挤兑,又一心想换回落天,这才迫不得已答应在三天之内不对沈非动手。

    可是这时变故再起,落天已经身死,无论他是谁所杀,这个凶手却是一定要推到那个独臂小子身上的,对于沈非,落群自然是绝对没有半丝好感的。

    所以落群将目光转到不远处的沈非身上,眼中的杀意已经是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听得他沉声说道:“小子,既然你如此没有诚意,那便怪不得本座了。”

    听得落群这话,落凌的一颗心才算放到了肚子里。直到此时,他都还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隐秘之极,连落群这样的灵丹境强者也没有发现,这又让落凌大大地得意了一把。

    而且落凌对自己这个二叔的实力异常有信心,心想只要有着落群出手,那个讨厌的独臂小子今天自然是插翅难飞了。

    不过落群话音落下,却是没有立时动手,却是朝着身旁喝道:“小凌,常战,你们俩联手对付那小子,我在旁边给你们压阵。”

    身为四重灵丹境强者,落群自然是有些自恃身份,对付一个表面上初入明丹境的独臂少年,亲自出手似乎有着以大欺小之嫌。

    虽然这种虚名对于落群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有着落凌和常战两个六重七重明丹境的联手,如果还拿不下沈非的话,那他再出手,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而且落群也相信落凌和常战联手,沈非也绝对不可能像刚才对战落凌一人那么轻松。这一次让落凌来南域城,落宗的目的就是想让这个小儿子历练历练,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一旁的落凌听得落群的命令,倒是没有多想,让他一个人上去与沈非对战,他还真有些发怵,但要是加上常战这个七重明丹境强者的话,他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无论落凌怎么看不起常战,但这个落阴宗执事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七重明丹境强者,比起他落凌来还要强上一筹呢。

    另外一边的沈非眼见落凌和常战二人已经目露凶光缓步而上,当下便是侧头说道:“老师,你先走,往南城方向走,那边会有人接应你。”

    “小非,你……自己小心!”韩池本来想要劝说几句的,但眼见情势危急,自己呆在这里也是徒然增加沈非的负担,当下话落之后,便是闪身朝南边人群之中奔去。

    对于韩池的动作,落阴宗根本就没有丝毫理会,这种不过五重大丹境的蝼蚁,只不过是他们用来引诱沈非自投罗网的诱饵而已,逃了也就逃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沈非还在,那落群他们的目的便算达到,沈非的妖孽天赋,才是这些落阴宗强者最为担心的,击杀天才的快感,也是由此而来。

    “嘿嘿,沈非,我看这一次你还能逃到哪儿去?”

    这下开口说话的竟然是常战,他之前在红叶庄被沈非打得落荒而逃,一直怀恨在心呢,完全想不到这个报仇的机会会来得如此之快。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