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六百零二 红口白牙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602章 六百零二 红口白牙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嗯?”

    自己的院长室被人如此没有礼貌闯将进来,于烬的红脸不由也瞬间阴沉了下来。不过待得他看到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壮硕老者之时,怒意升腾之际,心中却是一动。

    秦山叶凤等新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壮硕老者何等身份,不过紧接着从身旁玉书和铁奇的恭声称呼之中,终于清楚了来人的底细。

    “玉书(铁奇),见过副院长大人!”

    玉书和铁奇几乎是同时开口,而且这开口的恭敬之声,似乎比刚才对于烬还强了几分,这便让秦山等人心中有些疑惑。

    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况,于烬心中却是了然,他可是知道这个叫做木苍的南火凡院的副院长,正是学院副院长辰怀一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木苍乃是辰怀派来制衡他于烬的,这南火学院副院长的手,早已经遍布了整个南火四院之中。

    辰怀一系,在学院之内一向嚣张跋扈,在院内除了总院长或是大长老月离之外,谁的账也不买。所以延伸到这南火凡院,分院副院长木苍的威信,倒似比分院院长于烬还强了几分。

    所以像玉书铁奇这些学生之中的佼佼者,对于表面和蔼的于烬还可以侃侃而谈,但对上这个行事作风都张狂之极的分院副院长木苍,便不敢再那么淡然处之了。

    “不必多礼!”分院副院长木苍声音之中似有金戈之声,听在人耳中甚是不舒服,这一道冷声发出,让得玉书和铁奇当即退到一边不敢再多发一言。

    对于木苍的无礼,于烬早已司空见惯,所以只是沉着脸冷冷地道:“木苍,你如此不经通传便闯进我房间之内,所为何事?”

    听得于烬这暗讽之声,木苍仿佛是没有听出来似地,自顾将阴冷的目光转到秦山等人的身上,说道:“我听说有几个来历不明之人闯进了我南火凡院,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副院长大人,他们……他们持有青颜师姐的随身令牌,新生的身份,应该……不假!”听得木苍这意有所指之言,将秦山等人领来这里的铁奇却是不得不说话了,只是口气之中,有着一丝隐晦的颤抖。

    “哼,我在和于烬院长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这木苍果然霸道之极,铁奇刚刚说完,他根本就没有理会其话中之意,而是首先劈头盖脸呵斥一通。

    铁奇心中郁闷,当即不敢再多说,不过心下却是有些疑惑,他这刚刚把秦山等人领来了这里,这分院副院长木苍就随之出现,莫不是……

    “白圭……”

    铁奇心思倒是转得极快,这木苍的出现,明显是他那第五小队里面有了内鬼,而除了一向与自己不和的白圭之外,铁奇想不到第二人。

    木苍却是没有去管铁奇心中所想,只是拿眼冷冷地瞧着上首的分院院长于烬。看他那态度,这要来一个不知内情之人,还以为他木苍才是这南火凡院的分院长呢。

    以于烬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会像玉书铁奇一样被木苍的气势给吓住,见得他伸手朝着玉书手中一指,说道:“青颜这块令牌我已经检验过了,确实无误,所以说他们应该确实是通过特殊考核的新生。”

    “哈哈!”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木苍在于烬话音落下之后,竟然是仰天大笑了一声,在于烬阴沉的脸色之下,接口说道:“于烬院长如此轻易便下结论,未免有些糊涂吧?”

    能以分院副院长身份对着分院院长说出这样的话,这木苍也算是嚣张得没边了,但于烬知道这家伙还有话说,所以只是阴沉着脸不发一言。

    果然,听得木苍继续说道:“姑且不说这令牌的真假,就算是真的,于烬院长又怎么能断定他们几人手中的这块令牌不是偷来的?或是抢来的?”

    不得不说这木苍虽然为人狂妄嚣张,但这几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只是一块令牌,这只能说明是青颜的令牌,但是不是青颜亲手交给秦山等人的还有待商榷。

    “副院长大人,我们……”

    听得木苍这意有所指之言,秦山却不得不为自己等人辩驳一番了,可是他刚刚说出这几个字,便被木苍凌厉的眼神看将过来,让他不得不将后面的话又咽回了肚中。

    “哼,你们还是先住口吧,你们身份还未查明,是不是想混入我南火学院的奸细还是两说呢,再要危言耸听,莫怪我手下无情。”

    木苍这再次开口之言便有着浓浓威胁之意了,秦山等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加之这个副院长木苍大人身上的气息实在太过恐怖,恐怖得让他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心生绝望之下,秦山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于烬。他们并不清楚这南火学院副院长一系的那些猫腻,无端被卷入这场纷争之中,此时这夹板气受得确实是有些委屈。

    在秦山等人急切的目光之下,于烬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木苍,你也不看看这几人的实力,以他们的丹气修为,怎么可能不经过青颜的同意便从其手中取得这身份令牌?”

    于烬这番话也是说得合情合理,这六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也只是秦山的二重明丹境,这样的实力,比起四重灵丹境的青颜来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在玉书和铁奇暗暗点头间,木苍又是冷笑一声,说道:“于烬院长心思细腻,木苍佩服,可是你又怎么能肯定这几人身后没有另外的强者呢?或许他们就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混进我南火学院,从而盗取我南火学院的重要情报。”

    一顶顶的大帽子扣将下来,让得秦山等人想辩也无法辩。这个木苍简直就是强势之极,这一进来的风头,将于烬这个分院院长都是生生盖过了。

    而想到沈非和青颜面对那么多的黑衣人围攻,或许多耽搁一刻便多一分丧命的危险,叶凤却是怎么也忍不住了,说道:“两位大人,青颜师姐和沈非命在顷刻,还请学院派出强者前往援救,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

    听得叶凤之言,木苍眼中精光一闪,抢在于烬前头说道:“住口,你等身份不明,焉知不是在火妖山设下了埋伏,要对我前往支援的学院强者动手?”

    木苍的突然开口,倒是让于烬找到了一丝突破之口,当即接口冷笑道:“木苍,好像我们并没有告诉你青颜他们遭遇了什么危险吧?你怎么就知道是在火妖山之中?难不成你和那些对青颜出手的黑衣人有所关联?”

    于烬突然变得攻击性极强之言,让得木苍眼角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暗道了一声失言,但口中却是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也是推测而已,总之这几人居心叵测,我建议还是先了解清楚再报与学院长老,免得到时候背一个识人不明的斥责。”

    这木苍乃是副院长辰怀嫡系,能派来监视分院院长,那当然也是信得过之人。所以对于这一次辰怀和二长老邱坎的行动,他木苍也是知道几分。

    之前得到白圭的禀报,木苍便是匆匆赶来这院长室想要阻止于烬通知月离,所以这才在一进来之后便强势给秦山等人扣了一顶奸细的帽子。

    只是木苍也知道这种阻挠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他的目的只是为那火玄帮的围杀争取一些时间,只要拖上一分,那这次行动成功的可能性便大上一分。

    见得这个木苍轻易地便转移了话题,于烬又哪能让他如愿,当即说道:“你这个决定我认为不妥,既然此事事关月离长老爱徒,那还是让大长老亲自决断吧。”

    “不行!”木苍脸上似乎有些愤怒,直接开口的一道反对之声让得于烬那张红脸都快要变成黑脸了。

    “这个木苍,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恐怕他都忘了这南火凡院到底是谁作主了。”

    于烬狂怒之余,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之后,便是沉声说道:“木苍,此事恐怕还轮不到你来作主吧?”

    于烬这意有所指之言让得木苍眼角一跳,旋即还是接口道:“于烬院长,这几人出现得甚是诡异,说不定正是我南火学院的敌人使这苦肉之计,如果到时候真的是计,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于烬闻言正待接口,没想到木苍又再抢着说道:“何况如果不先查明便即上报,到时候情况有误,对于我凡院的声望和识人眼光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于烬院长身为凡院分院长,难道不为了凡院的名声考虑考虑吗?”

    木苍这连续的大道理说得似是而非,连一旁的玉书和铁奇都听得一愣一愣,更不要说秦山等人了,暗想这木苍真是一副好口舌啊。

    但身为凡院的分院长,已起敌忾之心的于烬又岂会在意木苍这番鬼话,在其话音落下之后,便是沉声道:“此事一应后果,由我一人承担,如果木苍你怕名声受损,那便置身事外便好了。”

    听得于烬这仿佛下定了决心之言,木苍暗暗叫苦,心想这个一向好像和稀泥一样的家伙,为何今天会如此强硬,这是吃错什么药了吗?

    而就在于烬坚定的话音落下,木苍正愁找不到什么话来阻挠之际,一道有些穿透耳膜的声音却是突然从推开的门外响起。

    “哼,一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