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六百一十二 你是总院长的亲戚?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612章 六百一十二 你是总院长的亲戚?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沈非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这个蓝袍青年的身上,而是盯着他身旁的另外一人。因为这个人他并不陌生,而且在之前还或多或少与之有过一些小恩怨。

    进入院长室的凌玄从来没有想过与沈非的再次相逢,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而且在看到那个对他来说印象极其深刻的独臂少年之时,这个凌元阁少阁主的心中不由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当时在火云洞三层深处,紫骨突然苏醒大发神威,第一个击伤的人就是沈非,后来凌玄姬霜等人逃窜而出,一度以为沈非已经凶多吉少了。

    那头紫色骨蛇的实力凌玄自然是知之甚深,以当时身受重伤的沈非,根本就没有半丝逃命的希望,为此这个心胸狭隘的凌元阁少阁主还很是幸灾乐祸了一番。

    凭借着当时紫骨周围的那些三阶高级灵妖之火,凌玄很是幸运地直接进入了南火地院。而且凭着他那低级魂医大师的身份,进入到南火地院之后,就连地院榜排名第一的年丰也对其青睐有加。

    在这段时间内,凌玄好事不断,竟然一举突破到了九重明丹境的层次,这让得他信心有些爆蓬,却不料在这个时候,居然意外地看到了沈非。

    “沈非……”

    凌玄口中的喃喃声不由让得他身旁的年丰瞬间知道了那个独臂少年的身份,对于这个还没有进入学院内便被他们这些副院长一系的家伙因为某种原因熟知的小子,年丰自然是没有半丝好感。

    对于之前在凡院之内发生的事情,现在年丰还不得而知,所以在听到凌玄口中喃喃声之时,他的目光也从青颜转到了沈非身上。

    身为人院分院长年堂的嫡亲孙子,年丰知道的事情也算是不少,此时的他,也和副院长一系之人一样,以为沈非不过是凭借上官玉的关系,让月离为他开了后门。否则这小子只有七重明丹境的修为,又怎么可能直接进入南火地院?

    “你就是沈非?”

    年丰虽然半点瞧不起沈非,但对于这样一个实力“低微”却名声不弱的独臂少年,他突然之间却是起了一丝异样的兴趣,所以说出来的话,也蕴含着某种玩味。

    “你是谁?”沈非并不认识年丰,也不知道这家伙乃是副院长一系,但对于此人的口气却是升腾起一丝不舒服的感觉,所以这开口的淡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年丰口中之言。

    被一个七重明丹境的蝼蚁如此平淡地对待,这让一向在地院之中都是横行惯了的年丰眼中怒火一闪而逝。

    不过年丰正要开口再说的时候,另外一边的青颜却是抢先朝着那白眉老者行了一礼,说道:“青颜见过水关院长。”

    那白眉老者正是南火地院的分院长水关,他为人谦和,也并非是辰怀一系,所以对于刚才年丰的话语只是微笑看着,直到青颜朝着自己行礼,这才开口笑道:“是青颜啊,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地院之内啊?”

    对于这个月离大长老的唯一爱徒,水关也是颇为重视。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这种绝世天才就会爬到南火学院举足轻重的位置上去,所以提前打好关系,倒是水关这种谦和之人一贯的作风。

    “青颜奉师命,送沈非过来办理入院手续。”青颜说着,便是伸手示意沈非上前。

    而青颜这短短的一句话之中,所蕴含的东西却是不少。“奉师命”三字,表明了她老师月离对此事也很关注,而让唯一的爱徒亲自相送,那这个独臂少年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啊。

    而且只是办理一个入院手续,等闲又怎么会有人敢来劳烦分院长大人?青颜的这个举动,是在向水关说明,沈非身份不一般,以后在学院之内可得多加照顾。

    对于辰怀一系的动作,水关这个中立之人却是不知道,只是上官玉和月离的那个约定,在他们这些高层之间已经传开,可以说对沈非这个名字,水关倒是并不陌生。

    当然,水关的想法和年丰等人的想法也大致相同,并不会认为沈非这个只有七重明丹境的独臂少年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够进入南火地院,不过是沾了上官玉的光而已。

    “沈非见过水关院长!”沈非脸上没有一丝拘谨,学着青颜便朝水关行了一礼,而见得这个独臂少年如此平静,水关倒是多看了沈非一眼。

    沈非行过礼之后,青颜便是继续说道:“沈非错过了招生考核的时间,这次是通过天火殿特殊考核过关的,至于审核长老,便是我老师吧。”

    天火殿的特殊入院考核,其实只是给予参加考核的年轻天才一个资格,最后的决定权,还是要学院这些长老来审核的。

    不过月离之前根本就没有提这件事,所以青颜便自己作主了,她知道因为上官玉的关系,月离也不会对此有任何意见的。

    而青颜话音刚落,一旁却是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呵呵,咱们南火学院的特殊考核,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轻松了,那几个进入凡院的家伙倒也罢了,水关院长,咱们南火地院,可得好好把把关啊。”

    能当着水关这个分院院长说出这种话来的,自然只能是年丰了。由于水关一向的冲和谦让,让得年丰这种有着人院分院长祖父撑腰的家伙都不太将他放在眼里,此时水关都还未发表意见,他倒是先指责嘲讽上了。

    对于年丰此人,青颜倒是有些印象,也知道这家伙的身份和天赋都不弱,但此时她已视沈非为友,又岂能容得年丰如此暗讽?

    听得这个青衣少女陡然沉声叱道:“年丰,你这是在质疑我老师的眼光吗?”

    “不敢!”年丰笑着接口,只是脸上神色哪有“不敢”之意,听得他紧接着说道:“我只是觉得为了我南火学院的名声着想,将这些实力低微的阿猫阿狗招入学院,没的拉低了我南火学院的水平。”

    年丰再次开口的讥讽之言,让得他身旁的凌玄不由暗爽。他本来就异常厌恶沈非,又知道年丰的身份,心想沈非这个哑巴亏恐怕是吃定了。

    年丰也是在看到沈非只有七重明丹境才说出此言,他心想这种实力,无论自己怎样冷嘲热讽,恐怕这小子都不会有胆量敢出言顶撞自己吧?

    至于青颜,年丰虽然也有些顾忌,但如果青颜为沈非出头的话,那岂不正坐实了这小子只能依靠外力?那样一来,年丰则是更有话说了。

    不过年丰明显是低估了眼前这个独臂少年的心性,听得沈非愕然抬头朝青颜问道:“这家伙是谁?怎么口气比水关院长还大?难道是总院长的亲戚?”

    “噗嗤!”

    沈非这突然的促狭之言,让得一向冷言冷语的青颜也瞬间忍俊不住笑出声来,而一旁的水关也是脸露微笑。

    作为地院的分院长,水关虽然为人平和,但也并非是没有脾气的,平日里这个年丰虽然嚣张,但在自己面前还算守礼。今日这家伙一点不顾自己颜面对沈非出言讥讽,可真是有些惹得这个分院院长不高兴了。

    而沈非此言一出,年丰一愣之下,顿时大怒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沈非脸上依然是那副奇怪的疑惑之色,问道:“咦?我不是正在问吗?难道你真是总院长的亲戚?”

    见得沈非说来说去总是离不开“总院长亲戚”这个话头,一旁的水关和青颜憋得可真是难受,更不要说这话头直指的年丰了。

    年丰身为人院分院长之孙,这也一向是他嚣张跋扈的资本。可是年堂再怎么说也只是个人院的分院长而已,其身份比起南火学院的总院长来,说是天差地别都有些抬举他了。

    沈非自然是不知道年丰的身份,但心想这家伙如此嚣张,又如此针对自己,那只能是副院长辰怀一系之人,拿与之不是同路人的总院长来作文章,一定是一作一个准。

    这一下也确实是戳到了年丰的痛楚,此时的他,哪还有之前讥讽沈非时候的快意笑容,那阴沉得如要滴出水来的脸庞,让得一旁的凌玄也不禁心生感慨。

    凌玄在沈非手下吃过不少亏,也曾见过这个独臂少年的口舌之利,现在想想,刚才盼望年丰就此在言语之上镇住沈非,可是有些天真了。

    “你到底是谁?如果不是总院长的亲戚,那就请不要对我的入院事宜指手划脚,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

    沈非再次说出的话,前半句还是重复着刚才的那个暗讽,后半句却已经是转了口气,让得年丰那即将爆发的怒气,竟然在这一瞬之间缓缓收敛了下来。

    沈非所说的“资格”,确实是一个问题,尤其是年丰侧眼看到水关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时,当下便是心中一惊。

    不管怎么说,他年丰也只是南火地院的一名学生而已,这当着地院分院长的面越俎代庖行这指手画脚之举,可是极为不明智的。

    虽然年丰乃是人院分院长之孙,可就算是年堂这个人院分院长亲亲自前来,其身份也未必比水关尊贵,更不要说直接干预沈非的入院事宜了。

    短短的几句话,便将年丰直接镇住,青颜自然早有所料,但是水关这个地院分院长,不由开始重新审视沈非这个只有七重明丹境的独臂少年来。

    虽然不知道沈非的修炼天赋如何,但对于这独臂少年的口舌天赋,水关是一定不会再有所怀疑,没看那年丰阴沉的脸上都快要滴出水来了吗?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