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六百一十九 治一治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619章 六百一十九 治一治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嗤……

    赵闲的黑凝爪乃是人阶低级的强横丹武技,这一门丹武技,也让他挤进了地院榜五十九的名次,而这一次的含怒一击,他也根本没有对沈非留手的打算。

    其实徐洛也知道自己的那一道喝声并不能阻止已经被怨毒蒙蔽了双眼的赵闲,他只是想让赵闲不致于对沈非下杀手而已,但是看这一爪的威力,这个家伙哪有半分留手的打算?

    说时迟那时快,在徐洛三人惊骇不定的目光之中,沈非眼眸中不知何时已是升腾起一抹隐晦的冷笑。

    这个赵闲为人如此刻薄,沈非从来都没有想过能这样就让他服软,他虽然是朝着徐洛在说话,但灵魂之力却一直注意着这个奸诈小人呢。

    眼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赵闲的攻击随之而至,沈非心中杀意顿起,旋即天残魔诀飞速运转。下一刻,那打通了九十条隐藏经脉的右臂已经是悄然变得粗壮了几分。

    赵闲眼中噙着即将击杀沈非的快意,这一记黑凝爪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便朝沈非的后颈抓了下来。

    可是就在赵闲手指即将触碰到沈非后颈之时,这个独臂少年的右臂衣袖却是突然“嘭”地一声爆裂开来,随即化为一袭灰烬。

    淡淡的蓝色火焰瞬间缭绕上沈非的右臂,而后他便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身子倏然转了个半圈,那泛着淡蓝色火焰的右臂,已是极速朝着身后的赵闲挥击而去。

    胜券在握的赵闲完全没有想到沈非的动作会如此之快,仿佛只是一个瞬间,那泛着淡蓝色火焰的手臂已经离着自己的侧脸不过半尺。

    赵闲的反应也不可谓不慢,眼见得沈非有了防备,当下手爪一横,青黑色的手爪已是瞬间移到了自己的左侧脸颊旁,想要趁势挡住沈非这一记火焰臂击。

    砰!

    蓝焰火臂和黑凝爪瞬间交击在了一起,发出一道大响之声,这两门人阶低级的丹武技到底谁更胜一筹,下一刻,便见分晓。

    如果单单比拼丹气修为的话,或许沈非和赵闲只在伯仲之间,天残魔诀虽然强横,但它最为强横的地方永远都不是在那丹气之上。

    被天残魔诀淬炼过的肉体力量,还有那打通了整整九十条隐藏经脉的右臂力量,才是沈非一向以来克敌制胜的绝佳法门,这也是天残魔诀最为强横之处。

    所以这一下虽然蓝焰火臂和黑凝爪都是人阶低级的丹武技,但是在沈非强横到恐怖的右臂力量之下,赵闲的黑凝爪连一瞬都没有坚持住,便被这一记蓝焰火臂摧枯拉朽般地破击而去。

    这种肉体力量的碰撞,正是沈非的拿手好戏,本以为沈非只是凭借那把黑色长枪逞威的赵闲,完全没有想到这一下真正的血肉交击,竟然会是如此的结局。

    咔嚓!

    一道仿佛骨裂般的声音传出,让得旁边几人的牙齿都是不由自主地酸了一下。因为他们赫然看到赵闲的右手五指,已经是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刚才那骨裂之声,想必正是从其手指之上传出。

    沈非蓝焰火臂的力量却不会因为赵闲的指骨断裂而停止,见得他眼中精光一闪,而后便是连带着手爪一臂轰击在了赵闲的右侧脸颊之上。

    “噗!”

    一口鲜血夹杂着几枚牙齿飙射而出,这个九重明丹境的地院天才赵闲,便是直接倒滑出数丈,直到后背碰在了东墙之上,才因为阻力而停止了下来。

    这霸气的一臂扫击,无疑是让得徐洛等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结果,似乎比之前那种诡异的战斗还要强势得多啊。

    这一下徐洛雪荒曹破三人总算是见识了这个独臂少年强势的一面,虽然说赵闲强施偷袭或许并没有注意到沈非突然暴起反击的一臂,但那一臂轰飞九重明丹境天才的情形,还是让他们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本来并没有怎么看重沈非的徐洛,只是出于礼貌对沈非客气,但心中其实也如赵闲所想一样,以为这独臂少年不过是个走了后门才得以进入南火地院的家伙。

    可是这短短两次与赵闲的战斗,让得沈非那个独臂形象瞬间变得高大起来。现在要是谁还敢将这独臂少年当成一个只有七重明丹境的蝼蚁,恐怕在场三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上前抽他几个大嘴巴。

    可怜赵闲一时刻薄和贪婪之心作崇,落得个如此下场,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祸从口出”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只是沈非眼中却是没有半分的怜悯之色,见得被自己一臂轰出的赵闲已经扶着东墙缓缓站起,其身形却是瞬间掠出,那掠出的方向,正是东墙之下。

    砰!

    沈非速度极快,快到连徐洛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一脚踏在了赵闲的小腹之上,让得这个家伙又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那血腥的模样,徐洛三人不由都是心惊胆战。

    “呵呵,既然想要毁灭别人,就要有着被别人毁灭的觉悟!”

    沈非的口气之中没有一丝温度,体内早就一团乱麻的赵闲从这一句看似淡笑声中听出了一抹真正的杀意,让得他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

    赵闲眼中终于是升腾起一丝惶惧和后悔,这个初来乍到的独臂少年,分明就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乖乖虎,而是一头杀伐果断的凶悍猛虎。

    沈非眼中的杀意没有半分掩饰,对于胆敢对自己下杀手的敌人,就算是在这南火地院之中,他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

    多年的生死历练和天魔气对心智的影响,现在的沈非,体内已经有了充沛的嗜血因子,见得其眼中红芒一闪,那高高扬起的右掌,便是朝着赵闲狠狠劈下。

    “饶……饶命!”

    沈非身上那一丝真实的杀意,让得赵闲终于是舍弃了最后一分尊严,只是这个时候的求饶声,未免有些太晚了。

    “沈非!等等!”

    而正当沈非想要一掌拍碎眼前这家伙的咽喉之时,身后却是响起了徐洛的声音,让得他下击的手掌不由缓了缓。

    死里逃生的赵闲满头的大汗,他知道生死就在一瞬之间,沈非的手掌虽然缓了下来,但是眼中的那丝杀意却是丝毫未减,自己的性命,还掌在眼前这个独臂少年的身上。

    虽然对赵闲之前的卑鄙偷袭很是不耻,但此时徐洛却是不得不站出来,见得他走上几步,在沈非身后说道:“沈非,学院之内虽然并不禁止私斗切磋,但这里不是擂台殿内的正式赌战,你杀了他,会麻烦不小的。”

    沈非眼中红芒一闪而逝,耳中听得徐洛意有所指之言,那丝因为天魔气而产生的杀意,当即便是缓缓消散开来。

    沈非现在的实力虽然已经不算弱者,但在这强者如云的南火学院,却还是不怎么够看。他初来乍到,副院长辰怀一系本来就看他不顺眼,正愁找不到理由将他赶出南火学院呢,这个时候又怎么能让他们抓住把柄?

    沈非脑海之中瞬间便是转过了很多念头,在这南火学院没有站稳脚跟之际,如果真的强行击杀了这个赵闲,那到底时候辰怀一系肯定会拿此事大做文章,沈非可不是如此蠢笨之人。

    而被沈非一脚踏在小腹之上的赵闲,此时不由得有些庆幸还好没有去擂台殿进行正式赌战。要是那样的话,恐怕在擂台之上被沈非击杀,谁也不可能会有丝毫的异议。

    原本以为只是很轻松的一战,不料最后轻松是轻松了,却是自己轻松地败了。赵闲自进入南火学院以来,今天估计是他最为倒霉的一天了,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自己的刻薄和贪婪,还有眼神不好。

    “哼!算你运气!”

    沈非缓缓将右手落下,而口中说出的这句话让得徐洛三人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让赵闲有着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啪!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沈非放下来的手掌却是在此刻倏然一动,旋即反手一掌,当即狠狠掴在了赵闲的右侧脸颊之上。

    刚才赵闲的左侧脸颊受到沈非蓝焰火臂一击,口内左侧的牙齿早就碎了一地。这时右脸再受一记,当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那飞出的牙齿,自然是属于右侧的了。

    突然的一巴掌不仅赵闲猝不及防,就连徐洛三人也是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等得他们目光凝聚,赵闲的身子已经朝着斜里跌去。

    看着两边脸颊都肿得犹如猪脸一般的赵闲,徐洛和雪荒都有些忍俊不禁,但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不由又是暗叹这一切都是赵闲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沈非缓缓收回手掌,淡淡地瞥了一眼气息萎靡的赵闲,冷声说道:“既然你言语如此刻薄,那便让我给你治一治吧,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教训。”

    治一治?听到沈非的这个说法,徐洛三人心中不由又是升腾起一丝古怪的感觉。

    赵闲刻薄的言语几人自然是知之甚深,只是这个家伙实力不俗,平时讨几句口头便宜也没有人敢还嘴,至于那些实力比他还强的地院天才,这家伙却是有着自知之明不会去挑衅。

    而今天,在这里,被一个七重明丹境的独臂少年给“治疗”刻薄之症,说起来也确实是怪异。

    只不过满口牙齿都被沈非击碎的赵闲,此时就算想要刻薄也已经有心无力。何况就算他还有着牙齿,恐怕也不敢再在这个独臂少年之前口出狂言了吧?

    今天这一战,已经击碎了赵闲一直以来的信心,或许对他以后的丹气修炼,都会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