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六百四十八 严惩不贷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648章 六百四十八 严惩不贷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天残魔诀,听我号令,吞噬!”

    低沉的喝声从沈非口中传出,而后便见得其右手五指之上的红色丝线越来越多,到得最后仿佛都要将那火焰光罩给覆盖了一般。

    而这些血红色丝线内蕴含的吞噬之力,乃是天上地下第一功法天残魔诀赋予的,世间没有任何能量能够逃得过它的吞噬。

    何况这火焰防护丹气罩虽然有着回复功能,但说到底那也只是无主之物而已。当沈非这可以吞噬万物的能量喷发而出的时候,那丝回复功能也仿佛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功效。

    呼……呼……

    空气之中的能量粒子依然呼啸着朝火焰光罩涌去,但一接触到沈非那些吞噬丝线之时,便会侵而进之。

    这些侵进的能量粒子并非是再为那火焰光罩补充能量,而是被沈非的吞噬丝线一并吞噬,最后化为一丝丝能量碎片被沈非吞噬而进。

    这火焰防护丹气罩,乃是一名达到人丹境巅峰的强者所施展,其内所蕴含的能量也是极其磅礴,这一次沈非施展吞噬之力将之吸收,或许还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感应到这种意外之喜,一抹弧度,不由从沈非嘴角掀起。

    …………

    丹武殿丹武技区域的房间之内。

    房间内有着三人,除了负责掌管这丹武技区域的白须老者之外,那丹武殿的殿主林布和年丰二人也同时在场,想来都是在等待古南三人进去收拾沈非的结果。

    唰!

    突然一阵白光闪烁,旋即那负责这片区域的老者便感觉到三道人影突兀地从白光之中出现,正是之前进去的古南三人。

    “嗯?你们三个这么快就出来了?”

    白须老者有些讶异,这三个人比那独臂少年后进丹武技广场,现在却是出来得这么快,这明显有些不太符合常理。

    不过下一刻这白须老者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已经看到古南左肩之上那个恐怖的血洞,此时还在透过古南简单包扎的布条往外冒着鲜血呢。

    这白须老者有所发现,达到人丹境阶别的林布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当下抢上几步,沉声道:“古南,发生什么事了?”

    年丰跟在林布身旁,以他的心智,当然能看出这三人进入丹武技广场之后发生了出乎预料的变故,当下一张脸已经变得有些阴沉。

    听得林布见问,古南强忍着左肩之上传来的剧痛,咬着牙说道:“那独臂小子的实力,绝不可能只是八重明丹境,咱们都被他给骗了,而且……”

    年丰眉头轻轻一颤,这古南虽然只是一重灵丹境巅峰,但是这种层次的修为,和他比起来已经差不了太多。

    如果古南真是在正面对抗之下被沈非击败所伤,那岂不是说明那只有八重明丹境的独臂小子,竟然有着可以匹敌二重灵丹境的绝世天赋?

    这种越阶战斗的能力,连林布也在一瞬间想清楚了,当下沉声问道:“而且什么?”

    古南眼中射发出一丝怨毒光芒,接口道:“而且那小子不知用什么办法,竟然带进去了一只四阶低级的灵妖,这一人一妖联手,我们……我们不是对手!”

    “什么?这绝不可能!”

    听得古南这突如其来的话语,首先惊呼出声的却是那掌管丹武技区域的白须老者。如果沈非真的带了一只强横的灵妖进去,那就是他的失职了,在丹武殿殿主林布的面前,他又哪能不加辩驳?

    此时林布在场,古南倒没有过多忌惮那白须老者,当下侧头说道:“此事乃是我们三人亲眼所见,不然以我三人的实力,难道还收拾不下一个八重明丹境的残废?”

    紫骨的出现,确实是这次行动最大的变故,之前古南受伤,那只是他一时不察着了噬魔枪的道儿,却和他本身的丹气修为没有关系。

    见得林布将目光转过来,另外两人立时点头,这是事实,何况他们还要以此为依据坑沈非一把呢,又岂会帮沈非打掩护?

    三人的众口一词,明显说明了此事不假,因此林布凌厉的目光便又转向了那白须老者。这连灵妖进入丹武技广场都没有发现,这白须老者的能力可是有待商榷啊。

    “殿主,我……我真的仔细感应过了,那……那小子身上确实没有灵妖的气息!”

    这白须老者声音有些发颤,冷汗从额头直冒出来,显示了他此时心神的紧张,何况他也知道,自己这番解释的漏洞实在是有些大。

    果然,在白须老者话音落下之后,林布已是冷笑道:“仔细感应?你可知道,有些强横的灵妖是懂得隐匿自身气息的,凭你这五重灵丹境的实力,又如何保证感应得丝毫不差?”

    见林布都已经这样说了,深知其性格的白须老者立时低头说道:“是,殿主教训得是,属下一时不察,让那小子偷带了灵妖进去,等他出来,我一定严惩不贷!”

    此时这白须老者已经看出林布是有意找那独臂小子的麻烦,现在这个情况虽然是自己检验不力,但却正好给林布送上了一个找沈非麻烦的机会,这样说来的话,自己不仅无过反而有功了?

    这种古怪的念头在白须老者心中升腾而起之时,林布果然是没有过多斥责于他,只是冷冷地道:“哼,私带灵妖进入丹武技广场,这沈非真是好大的胆子,真当我们南火地院的规矩是摆设吗?”

    白须老者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中默默为那独臂少年默了一下哀,只不过他和沈非并没有什么交情,现在自己脱身才是最重要的。

    在年丰眼中冷笑一掠而过之时,古南却是有些迟疑地说道:“那沈非,好像……好像……”

    “有什么话,赶紧说!”林布有些恼怒这几个办事不力的家伙,丝毫没有顾忌古南已经是身受重伤,喝出的话也是半点不客气。

    古南身子一颤,忙道:“那小子好像是对玄火无极指有兴趣,我们进去的时候,他正好是站在那最后一个卷轴的面前,好像是有什么动作。”

    闻言林布眉毛一掀,而他身旁的年丰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古南,你是被沈非给气糊涂了吧,那玄火无极指都放在丹武技广场多少年了,虽然只是残篇,也没有品阶,但对他感兴趣的人应该不少吧,可你见过有谁破开过那防护丹气罩了?”

    对于这门只需要八百积分就可以兑换到的玄火无极指,像年丰这种地院榜第一的家伙自然不会陌生,而且他也曾经打过要将之拿来研究一番的主意。

    只是这玄火无极指虽然只需要八百积分,但是那强横的防护气罩有着自动恢复功能,而且这门丹武技的防护气罩乃是由南火总院长亲自所设,就连林布也不敢在这上面玩什么猫腻。

    所以这门不知品阶,而且还是残篇的玄火无极指,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存在于地院丹武技广场之中,很多人对其兴趣不小,却从来没有人触碰到过那个玄奇的卷轴。

    听得年丰的大笑之声,古南皱了皱眉头,今天在丹武技广场之中见过沈非的诡异之后,他是再也不敢将这独臂少年当作一个八重明丹境的普通修炼者了。

    将古南的欲言又止的动作看在眼里,年丰接着说道:“你就不要担心这个了,无论他取得了什么,就凭那小子私带灵妖进入丹武技广场这一项,他都得将兑换的东西交出来。”

    年丰心中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他心想如果沈非真的成功得到了那玄火无极指,到时候靠着玄布的压力让那小子无功而返之后,倒是可以将那求之不得的玄火无极指拿来先研究一番。

    虽然并不知道玄火无极指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但知道那防护丹气罩是总院长大人亲手所设之后,年丰对这门诡异丹武技的觊觎从来没有淡过,他有理由相信那绝对不是一门普通的丹武技。

    对于年丰的话不置可否,以他人丹境的实力,确实不可能将沈非放在眼里,而且他也想看看,沈非是否真的能够取得那一门连他都不敢轻举妄动的丹武技。

    …………

    外间的这些谈话,此时的沈非根本就丝毫不知,而且他担心的林布会因为古南等人告状直接闯进来的情况也并没有发生。

    林布当然不会现在闯进来,因为他有信心,凭着自己的实力,沈非无论在丹武技广场取得了什么,最后都只能是做无用功。

    没有人干扰的沈非自然是效率大增,天残魔诀强悍的吞噬之力尽数催发,浓郁的紫色火焰防护罩,也在半个时辰之后,悄然变得黯淡了起来。

    咔!

    某一个瞬间,沈非本来微闭的双目突然大睁,因为他清晰地听到一道有些轻微的破裂之声响起。待得他目光上移,果然见得火焰防护光罩之上,一丝明显的裂缝已经攀延而上。

    咔!咔!咔!……

    随着这道破裂之声的响起,防护光罩仿佛起了连锁反应一般,一道道裂痕接连出现,只不过两个呼吸之间,便是爬满了整个火焰防护光罩。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