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六百五十二 交出来罢!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652章 六百五十二 交出来罢!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之前刚刚被林布的话语惊了一下的年丰,自然很快明白过来林布此举的用意。

    年丰等人都在第一时间想到,沈非之前既然已经在丹武技广场之内显露了那灵妖的形迹,又怎么可能在出来之时还将之带在身上呢?

    明知出来之后会受到林布的质问,沈非看起来也不像傻子,自然是不可能做这愚蠢之事了。这个独臂小子一定将那灵妖藏在了丹武技广场的某一个地方,等下次再进去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将之带出。

    可是年丰等人却是没有想到,将灵妖放在丹武技广场之内,也并非是一个完美的办法。比如现在,当林布让那癸则进入丹武技广场之后,并不太大的丹武技广场,当然不可能再藏得下任何东西。

    对于那癸则的实力,林布也没有丝毫担心,那头灵妖连古南等人都能逃掉,自然是不可能超过四阶中级,何况只要一发现灵妖的踪迹,癸则自然会立时发出信号。

    房间之中陡然之间便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是沈非那依然云淡风轻的神态,却是让得年丰暗暗腹绯,这家伙到现在还在虚张声势,等下灵妖现身,看你小子怎么抵赖?

    至于林布,一双眼睛则是在沈非身上扫来扫去,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自己的那缕丹气暗袭,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化解掉的?

    感受到沈非平衡而有力的气息,林布可不会相信这个小子是在重伤之后强撑,自己那一抹丹气有多强横,只有他自己知道。

    可就是这种程度的暗袭,还是让沈非化解于无形。在这一刻,林布不由对辰怀传来要扼杀此子的命令感到明智之极。

    沈非的神秘,现在的林布可算是见着冰山一角了,何况这几日沈非的名头在这南火地院之内可是不弱,作为丹武殿的殿主,林布自然是有所耳闻。

    修炼天赋惊人,又在如此年纪达到低级魂医大师,沈非这一生注定不会太过平凡,这一点林布此刻感受得尤为深刻。

    而且看着沈非这平淡如水的脸色,林布不由对自己的猜测也有些动摇起来,要是那灵妖真的在丹武技广场之内,这小子为何会如此平静?

    时间就在这寂静之中一晃而过,某一个瞬间,当那道丹武技广场出口的白光亮起时,所有人都是神色兴奋地朝着那正缓缓走出的癸则看去。

    只是这一看,众人的脸色各有不同。

    沈非目光依然平淡,但年丰几人则有些站不住了。因为他们从癸则的脸上,没有看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惊喜之色,取而代之的,还是一抹淡淡的纠结。

    “癸则,怎么样?”

    其实林布从癸则那空空如也的双手和并没有战斗迹象的气息之中,已经知道结果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启禀殿主,丹武技广场之内,除了沈非取走的玄火无极指之外,并无异常,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癸则虽然知道这个结果绝不是林布想要的,但事实如此,他也不可能无中生有。

    “怎么可能?你……你不会是漏掉了什么地方吧?”接着癸则这落下话音开口的,却是有些气极败坏的年丰,对于这个结果,比起林布来,他更加不能接受。

    “哼!”

    听得年丰这有些质疑自己的这客气之音,癸则不由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个年丰,仗着自己乃是人院分院长的嫡孙,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这丹武殿的殿主林布是副院长一系的人,但这个癸则却不是,他只是职位和修为都矮了林布一头,不得已才对林布恭敬而已。

    但年丰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年轻一辈的学院天才,身份地位以及丹气修为比起他癸则来更是大为不如,这家伙如此口不择言,简直就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癸则的冷哼声让年丰身子一颤,旋即想起这老家伙并不是自己这一系之人,当下便将目光投向了林布,这最后一根稻草,只能是靠这个丹武殿的殿主了。

    哪知林布还没有开口,那个讨厌的独臂小子却是施施然抢先说道:“既然没有发现灵妖的踪迹,那就多谢年丰师兄的两千积分了。”

    被沈非目光灼灼地盯着,年丰有心想要赖掉这场赌局,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这样的事情做出来,可是太丢面子了。

    如果说场中全是副院长一系倒还好说,但偏偏其中还有一个并非他们这一系的“搅屎棍”癸则,这简直就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嘛。

    在年丰微一犹豫之时,其身旁的林布却是没有丝毫迟疑地将其身份令牌在沈非的令牌上一划,旋即整整两千积分便是转移到了沈非的身份令牌之中。

    “林布殿主,你……”见得林布的这个动作,年丰仿佛心口被戳了一刀似地,但是只说得这五个字,便见林布蕴含着莫名意味的目光投射过来,让得他将剩下的话语咽回了肚子里。

    心里滴着血将林布递回的身份令牌接过,虽然年丰的身家比起当初的赵闲或是凌玄来都要丰厚不少,但这两千积分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尤其是在年丰心中有着必胜的把握之时,这种急转直下的败局,让得他一双盯着沈非的目光,如要噬人一般。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沈非占得便宜,此时的年丰已经将沈非恨到了骨子里。如果今天林布不能给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那他说不得只好去南火人院找自己的祖父出主意了。

    看着林布递给自己的身份令牌,沈非心中却是突然升腾起一丝警觉。这几个家伙沆瀣一气,现在却是这样爽快,这其中有什么猫腻,沈非却是一时没有看出来。

    见得沈非已经接过身份令牌,林布眼中精光一闪,说道:“好了,你们的这场赌注已经结束,我这个见证人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没有去管这个林布到底想玩什么把戏,沈非将身份令牌收入容袋之中,朝着几人微一点头,便转身朝着房门之处走去。

    “且慢!”

    身后传来的朗声,让得沈非暗道了一声果然,缓缓转过身来之后,见得林布眼中泛着莫名的光芒,正在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林布殿主还有什么事吗?”似乎是对林布这一道声音颇为不解,沈非脸现疑惑地问道。

    林布伸手指了指古南三人,说道:“虽然在你身上并没有搜到灵妖,在丹武技广场也没有灵妖的气息,但有着这三人的指证,却不能完全洗脱你的嫌疑。”

    沈非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沉声道:“那林布殿主想要怎么样?”

    林布眼中精光闪烁,淡声道:“既然此事是因你进入丹武技广场兑换丹武技而起,那在此事没有查清楚之前,你所兑换的丹武技卷轴便不能带出丹武殿,待事情查明之后,本殿主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听得林布这似是而非的大义之言,沈非眼中的怒火不由更甚,反观年丰几人却是一脸的喜色。

    现在年丰的心中,满是对沈非的怨毒,只是眼前的情况,在没有找到那头灵妖之前,看来是不能拿沈非怎么样了。

    年丰没有想到的是,林布竟然还留着这样一手,现在古南三人指证沈非,虽然说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情况不明之下,身为丹武殿的殿主,也确实有着这样的权力。

    之前那玄火无极指在强横防护气罩的保护之下,就算是林布也不敢强行将之破开,现在以这种理由让沈非交出玄火无极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倒算是沈非帮了他们的大忙。

    见得沈非盯着自己一言不发,林布眼中的精光愈盛,冷声道:“沈非,将你从丹武技广场得到的卷轴交出来吧!”

    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得沈非身上一股戾气升腾而起,不过就在他即将爆发的时候,却是看到林布眼中那一丝一闪而过的得意光芒。

    “这家伙,原来是在引诱我先出手!”

    沈非身上的戾气一下子便收敛了,他之前并没有想到以林布的人丹境修为,居然还会来这一手,这一下想通之后,当即恍然。

    不管怎么说,林布也是丹武殿殿主的身份,如果他因为还没查实的原因直接对沈非动手的话,有着癸则这个“外人”在此,相信此事的真相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林布之所以说出如此无理却又似是而非的话语,正是要让沈非在一时激愤之下,先行对自己出手,那个时候自己再一举拿下这个独臂少年,可说是顺理成章。

    只是当沈非那一涌而起的戾气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林布便是知道自己这激将之法终究还是失败了,这个独臂少年,比他想像之中还要懂得隐忍啊。

    林布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独臂少年在当初断臂后的那一年之内,所受到的羞辱比现在要强烈百倍。而且那足足一年的时间,他的这点小手段,对于沈非来说,是如此的可笑。

    不过虽然没有激得沈非怒而动手,但林布的话语却是随之再次传出道:“怎么?沈非,你信不过本殿主吗?如果你不将兑换的丹武技卷轴交出来,可别怪本殿主对你不客气。”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