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六百五十五 口舌之争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655章 六百五十五 口舌之争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从房间之内出来的沈非,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兑换了玄火无极指的丹武技,竟然惊动了南火学院的总院长大人。

    刚刚走出房间的沈非,第一眼便看到了徐洛三人的身影,时间过去了大半天,他们三人居然还在门口等着自己,这倒是让沈非感到心头一暖。

    看到沈非出来,徐洛三人自然是满脸的惊喜,之前年丰等人那鬼鬼祟祟的模样,也确实让他们担了不少的心。

    不过徐洛三人旋即便看到了跟在沈非身后出来的年丰四人,而当他们看到古南左肩之上那还在不停渗血的凄凉惨状之时,脸上神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

    这四个家伙原本就是蛇鼠一窝,恐怕在南火地院之中已经是无人不晓。而现在古南身受重伤地从丹武技区域的房间之内出来,那自然不可能是年丰或是另外两人将他打伤的了。

    看着沈非云淡风轻的模样,徐洛三人心中不由感慨,心想这个独臂少年也太深藏不露了,连地院榜第三的古南都能够击伤,而且还可能是在几人联手的情况下,难道说这个独臂少年的实力,已经可以进入天院了吗?

    在徐洛三人打量古南的时候,年丰也已经带着三人走近,这个地院榜第一的天才在与沈非的目光交接之下,不由迸射出一股极强的战意。

    在出来的时候,年丰已经得三人详细述说了一番丹武技广场之上发生的事情,古南一个大意之下被噬魔枪穿肩而过的情形,自然也让年丰想了许多。

    至于三人口中所说的强横灵妖,年丰并没有怀疑,但这样一来,沈非击伤古南的事实就变成了一场运气,这不由让得年丰那原本有些不安的心神再一次变得嚣张起来。

    既然沈非击伤古南是靠的运气,打败另外两人的联手又是靠的灵妖之助,那沈非本人的实力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这便是年丰重新拾回信心的底气。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之中交织,仿佛将空间也摩擦起了一丝无形的火花。而见得这边针锋相对的异样情形,不少人都是感觉到要发生什么好戏似地,缓缓朝着这边靠拢。

    不过明知水关在身后房间之内的年丰,自然是不可能找这么一个时间和沈非动手。

    片刻之后,年丰率先收回了目光,而后略含讥讽地开口说道:“沈非,你果然是一个只知道躲在别人身后的孬种,上一次是女人,这一次是院长,下一次呢?灵妖吗?你什么时候才能凭靠自己的实力与别人公平一战?”

    如果是丹气战斗,或许沈非还没有那么容易收拾这个南火地院的第一天才,但是这家伙偏偏要想在口舌之上占点便宜,那可真是自取其辱了。

    在年丰话音刚落之后,沈非已经是眼中精光微闪,淡声笑道:“第一,无论是什么力量,女人也好,灵妖也罢,只要能为自己所用,都是一种实力,第二,如果你年丰不是身在南火学院之内,不是有个人院分院长的好爷爷,你认为会有如今的地位吗?”

    两人的唇枪舌箭,让得众人听得津津有味,而对于沈非言中之意,不少人都是暗暗点头。这个年丰那身为南火人院分院长的祖父,也确实是他嚣张跋扈的一项重要资本。

    但这项资本年丰一向不会宣之于口,基于他天赋确实不俗,所以这些年来,他努力地想要让人淡忘他人院分院长之孙的身份,从而只让人觉得他是依靠自身的修炼天赋才达到如此地位的。

    可是沈非初来乍到,言辞竟然如此犀利,瞬间便是扎中了年丰心中最不愿意承认的一项资本,虽然这项资本确实让他得到了无尽的好处。

    淡淡的能量波动在年丰身周凝结,听得他阴沉着脸说道:“沈非,半年后的晋升大比,我会让你知道,任何的外力都是靠不住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会为你今天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听得年丰这话,沈非眼中不由掠过一丝戏谑的笑容。姑且不说以现在沈非八重淬灵境的实力,也不一定会败在这年丰手下,更不要说半年之后了。

    沈非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再过半年的时间,他一定能够让天残魔诀再做突破,或许运气好一点的话,直接突破到下一个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以天残魔诀的强横,只要达到下一个相当于普通修炼功法灵丹境阶别的境界,那像年丰这种低级灵丹境的货色,哪怕他身为地院榜第一,也绝对不可能再是沈非的对手。

    心中念转直下,沈非已然是淡笑道:“年丰师兄还想再输点积分给我吗?或者想将刚刚输给我的两千积分再赢回去?不过半年时间,这可有点久啊。”

    “哗……”

    沈非此言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哗然,因为从沈非的话语之中,他们竟然是得知这个地院榜第一的超级天才,居然已经输了两千积分给沈非。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所有人都不由感到了极度的好奇。而这正是年丰的切齿之痛,又怎么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曝其耻?当下一张原本颇为英俊的脸庞登时阴沉得如要滴出水来。

    此时的年丰不由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在口舌之上去挑衅这个独臂少年,比起此人的丹气修炼和魂医天赋来,这口舌工夫好像才是他的强项啊。

    到了现在,年丰才明白了自己的愚蠢挑衅是多么的不明智,当下再也不想多说,沉着脸冷哼一声,直接转身便走,那越众而去的背影,很有些灰溜溜的味道。

    看到这一幕,不少想看好戏之人,在心中失望的同时,又不由对那个独臂少年投去了若有所思的目光。

    这个独臂少年在进入南火地院仅仅三天的时候,便凭借着一手惊艳的魂医之术战胜了低级魂医大师凌玄,而现在更是与年丰这个地院榜第一的天才起了冲突。

    可以说这个进入南火地院不过六天时间的沈非,这第一炮是打得极响的。到得现在,恐怕沈非的大名在南火地院之中已经无人不知了吧?

    至于沈非刚才所说赢了年丰两千积分的话语,那年丰没有半句辩解便脸色阴沉地离开,这就说明此事乃是事实,这更加增添了围观之人的想像空间。

    对于年丰的小儿科般的挑衅,沈非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中,而是朝着目瞪口呆的徐洛三人招了招手,说道:“回去罢!”

    话音落下,沈非当先消失在了这丹武殿之中,至于徐洛三人愣了半晌之后,旋即反应过来,循着沈非的背影而去。

    一众围观之人的议论之声不绝于耳,而其话语之中的焦点人物,自然是那个才进入南火地院不过六天的独臂少年了。

    一路无事,沈非没有去在意众人的惊诧,他无意惹事,一切都是年丰等人自行挑起来的,只不过最后吃亏的,也是这些家伙而已。

    回到院落之后,沈非直接进入自己的房间,因为此时的他,对于刚刚从丹武技广场之上得到的玄火无极指,已经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看之前林布年丰那贪婪的模样,沈非便是知道这门看似只有残篇的丹武技一定非同小可。而且攻破防护丹气罩的过程也如此艰难,这要只是一门普通的丹武技,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沈非解下背后噬魔枪,盘膝坐于床上,右手在腰间容袋上一抹,旋即一个古朴的卷轴便是凭空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玄火无极指!”

    看着手中这小小的卷轴,沈非喃喃了一声,旋即将整个卷轴展开,这门玄火无极指的修炼之法便是跃然卷上。

    之前沈非只是粗略地翻看了一下这卷轴之内的修炼之法,此时再也没有丝毫迟疑,心念动间,天残魔诀悄然转动,而后一丝丝的丹气便是从丹田之内溢出,瞬间进入全身经脉之中。

    在沈非的控制之下,这些丹气仿佛有着某种规律,最后都是尽数汇聚到了右肩之上,而后开始一丝丝一缕缕进入打通了九十条隐藏经脉的右臂之内。

    古往今来,恐怕除了天残魔诀之外,没有任何一个魂医师可以在一条手臂之上寻出九十条隐藏经脉。这种强横的隐藏经脉,是沈非一直以来可以越阶战斗还能克敌制胜的关键所在。

    而现在,在这些天残魔诀的丹气进入如此之多的隐藏经脉之中时,所能产生的反应也不是世间任何一名修炼者能够比拟的。

    或者说在这淬灵境相对应的明丹境阶别,再也没有人可以比沈非的右臂力量更加强悍了。

    而以如此强悍的右臂来修炼玄火无极指,这门神奇而诡异的丹武技所能产生的威力,恐怕也会远远超出当初将其创造出来的前辈前者的想像。

    只不过沈非的右臂力量虽强,但是这门不知品阶的玄火无极指,修炼起来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光是要将这些丹气能量转化为所谓的玄火,就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

    丹武技的修炼,越是高阶越是困难,这丹气化玄火,或许和之前沈非修炼的蓝焰火臂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在修炼过程中,沈非明显感觉到了这门丹武技的修炼难度,可是比蓝焰火臂强横了数倍。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