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七百八十二 帮个忙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782章 七百八十二 帮个忙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哦?你倒是说说看,那人是谁?”

    水关心中虽然暗赞,但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是反问了沈非一句。

    沈非此时哪会去和水关打什么哑谜,当下便是开门见山地说道:“水关院长,学院副院长辰怀一系的野心,你不会一无所知吧?”

    见得沈非一句话便这样单刀直入,水关不由佩服这小子的魄力,不过沈非并没有等他回答,便是自顾又道:“说实话,他们这些家伙对我的明枪暗箭,从我还没有来南火学院便已经开始了,不过,水关院长要是只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话,那咱们的对话就到此为止吧。”

    沈非点到即止,是想试试这个水关的态度,因为他知道水关一向保持中立,但这中立其实就是一种态度,一种绝不与辰怀一系同流合污的态度。

    现在沈非要做的事,就是将这个一向中立的水关院长拉到自己这一边的阵营,他相信,在经过了当初火妖山火玄帮对自己和青颜的劫杀之后,月离大长老一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对辰怀一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水关身为南火学院地院的分院长,在学院之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在南火人院分院长已经落入辰怀掌控之中的情况下,能将这个水关拉过来,无疑是一件让月离大长老喜闻乐见之事。

    沈非现在虽然已经突破到了四重灵丹境,但比起那些南火学院的人丹境强者来,还是很有些不够看。

    何况沈非在学院之内的依靠,还只有那因为上官玉扯上一些关系的月离大长老,其他的那些长老们,和他沈非根本就没有半分交情。

    眼看辰怀一系已经胆敢在南火学院之内对自己下杀手,沈非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迫在眉睫,因此才出言想试探一番水关的态度。

    当然,这也是沈非在有一定把握的情况下才说出这番话的,刚才水关执意要将林布送到刑罚殿的举动,让得他知道这个一向中立的南火地院分院长,并不是一个只想和稀泥之辈。

    以水关老而弥辣的心性,自然是不会因为沈非这几句话便表明自己的态度,而是饶有兴致地盯着这个独臂少年,微笑道:“置身事外如何,不置身事外又如何?”

    这仿佛绕口令一般的话语让沈非眼前一亮,心中暗道有戏,如果水关真的不想管这闲事的话,那此时就应该转身离去了,又岂会和他这个四重灵丹境的小子多说这种废话?

    所以此时沈非终于不再试探,朝着水关躬身行了一礼,说道:“水关院长,我想关于副院长辰怀一系在学院内的所作所为,你都有所耳闻吧,再这样下去,整个南火学院,恐怕都会被此人颠覆,作为南火地院的分院长,相信你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发生吧?”

    水关依旧不动声色,淡声道:“你这也太危言耸听了吧?难道就因为这个林布今晚刺杀于你,就说明副院长大人有如此之大的野心?”

    沈非正色道:“水关院长应该还不知道吧,当初我跟着青颜师姐在火妖山之中,曾经受到过一次劫杀,那一次,他们的目标是我,但最后却是想将青颜师姐一起击杀。”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水关终于是忍不住变色,要知道青颜在学院的地位,可就比沈非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子尊贵得多了。

    别的不说,光凭青颜之前乃是月离大长老唯一的嫡传弟子便可见一斑,敢对青颜下手,那就是直接挑衅月离大长老的威严,这可不是小事。

    沈非趁热打铁地说道:“今晚之事虽然微不足道,但由此事延伸出去,既然他们都敢在学院之内对院内学生出手了,那还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

    见得水关依然闭口不言,沈非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做心理斗争,当下继续道:“难道水关院长要等到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才会做出正确的决定吗?恐怕到了那个时候,想要怎么站队,却是由不得你了。”

    这最后的几句话,仿佛是触碰到了水关的某些底线,见得他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沈非说道:“我最后再问你一句,月离大长老,真的已经都知道这些事情了?”

    沈非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辰怀一系的野心,只要是明眼人谁不出来?只是以前他们没有闹得太过,总院长大人和月离大长老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好,我便信你一次,今晚之事,我会亲自去禀报给月离大长老!”听得沈非的肯定之语,水关终于是下定决心,这句话,也算是表明了某种态度。

    之前水关并不知道总院长和月离大长老的想法,以为这些年来辰怀的所作所为,连这两位都没有心思去管,他又何必去趟这淌浑水?

    如果只是一个沈非,水关必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与辰怀一系为敌的决定,但加上总院长大人和月离大长老,那就没有那么难以选择了。

    而水关所说想要亲自去将今晚之事禀给月离大长老,那也是想去探一探沈非口中之言是否属实,反正与副院长一系为敌,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情。

    见得终于说服了水关,沈非也是松了口气,毕竟他现在乃是在南火地院之中,如果没有这个地院的分院长相帮,那辰怀丧心病狂再派几个人丹境强者前来,那他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经过今晚之事,沈非知道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自己实力不济,要是能够突破到天残魔诀相当于人丹境的下一个境界,恐怕在这南火学院之中,就再也没有人能杀得了自己了吧?

    不过现在沈非的天残魔诀还处于四重合魂境,离下一个境界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修炼之事欲速则不达,所以他只能是先寻求一些外力来保护自己了。

    “那我就先走了,这里我会随时派人关注的,你放心,绝不会再有今晚之事发生。”水关说完这话,伸手抓起地上的林布尸身,便欲转身而走。

    “水关院长,等一下!”见得水关要走,沈非突然心念一动,当即开口出声。

    听到沈非的呼喊之声,水关踏出的脚步一滞,旋即转头问道:“怎么了?”

    沈非眼中掠过一丝冷然,而后沉声道:“今夜之事,虽然是因为辰怀一系的谋划,但有些事情,恐怕和那年丰也脱不了干系。”

    “你的意思是?”听沈非突然提到年丰,水关不由一怔,旋即开口问了出来。

    沈非眼中冷色愈浓,接口道:“我想请水关院长帮个忙,这一次的晋升大比,让我尽快和那年丰遇到,这个家伙,我要让他永远进不了南火天院!”

    沈非言语之中的冷意,水关自然是感应得一清二楚,但他既然已经初步决定了站队方向,这种小事对于他这个南火地院的分院长来说,自然只是举手之劳。

    不过水关在感应了一番沈非的真实修为之后,不由为那年丰默了一下哀。这个一直以来的地院榜第一,自恃天赋惊人,等闲谁都不放在眼里,这一次恐怕要自食恶果了。

    之前年丰和林布这些辰怀一系之人暗箱操作,更改了第一轮的对战对手,水关并非是不知情,但对这些小事,当时并没有怎么看重沈非的他自然是不想去多管闲事。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眼前这个独臂少年的神秘让水关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何况那年丰的嚣张他也甚是看不惯,能够让那家伙吃这么一个鳖,也是他水关喜闻乐见之事。

    心中这些念头转过之后,水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而后便是拎着林布的尸身离院而去,这一次,倒是走了院落的正门。

    虽然水关没有表示什么,但沈非知道这个地院分院长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当然,和年丰的对战也不一定非要安排在下一轮,只要让那个家伙进不了地院晋升大比的前三,那自然是失去了与天院最后三名竞争进入天院名额的资格。

    这也是沈非对辰怀一系的第一次正面反击,这些家伙想要自己的性命,那自己便先断送了年丰进入天火学院的后路再说。

    至于辰怀一系会不会狗急跳墙地再派出强者来暗杀自己,沈非有着二虎这一尊超强战力,就算是来个五重人丹境的强者,想要击杀掉他,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且水关只要在见了月离之后,相信也会有一些行动,到时候至少在这地院之中,辰怀一系再想像今天晚上这么轻易地行这暗杀之事,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这一夜院落之中闹出的动静并不小,可是像徐洛雪荒两人都处于深层次的修炼之中,曹破更是达到突破到灵丹境的契机,因此对于外间之事,竟然都充耳不闻。

    当第二天的曙光照进这个院落之时,院中因为暗杀而产生的痕迹已经被二虎清理掉了,所以徐洛三人根本就不知道昨天夜里,在这院落之中,竟然发生过让他们知道了之后会震惊无比之事。

    当然,这三人层次太低,沈非也没有丝毫提及昨晚之事,当他神清气爽从房间之内出来之时,便是直接出院朝着擂台殿的方向而去。

    至于徐洛三人,虽然在昨天的第一轮就惨遭淘汰,但由于沈非的惊艳表现,他们依然选择去擂台殿为沈非助威。

    而且徐洛三人还想看看,当沈非以强横的实力将年丰那一系的家伙尽数击败之时,那些家伙脸上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情。

    对于沈非的实力,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怀疑,而这一次的晋升大比,这个独臂少年,绝对会成为南火地院最为耀眼的那个天才。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