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八百一十八 我明白了!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818章 八百一十八 我明白了!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南火学院总院长姜燃两道红眉微微颤动,脸带微笑地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让得辰怀等人脸色变幻的同时,月离大长老更是脸现冷笑。

    经过尚丙与沈非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之后,以月离的眼光,怎么可能还发现不了其中的猫腻?这明显就是辰怀一系又在暗中搞鬼。

    诚如姜燃所说,如果南火天院之中真的出现堪比烈衣和辰宫这等绝世天才之资的妖孽,那诸如各大长老或是分管掌权者,是不可能没有丝毫发现的。

    而且现在这个化身为高湖的家伙,居然还在这一次晋升大比之中成为了垫底的三人之一,这简直就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这种事情是经不起认真推敲的,当然,如果今天尚丙真的将沈非击败或是击杀,那辰怀等人自然有另外一番说辞,但现在的结果,未免和辰怀心中的期望值相差颇大,让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但到了此时此刻,辰怀当然不可能就此承认,当下接着姜燃之言干笑道:“是啊,总院长,这高湖平素极其低调,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的天赋竟然如此之高,只可惜这样的天才,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沈非手中,不得不说是我南火学院的一大损失啊。”

    辰怀说着,目光朝着那具尚丙的无头尸身扫了一眼,在这刻,他居然有点感谢沈非一枪将尚丙的脑袋扫爆,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是姜燃想要揪出什么证据,也已经有所不能了。

    “辰怀,你……”见得辰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而且最后还将沈非捎带上,月离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刚刚说了三个字,便见得姜燃微微摆了摆手。

    总院长姜燃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微笑,只不过双眼之中却掠过一抹精芒,听得他指着地上的无头尸身说道:“辰怀副院长,你说他就是高湖?”

    被姜燃蕴含着莫名意味的目光盯着,尤其还是指着他们这一次阴毒计谋的当事人,辰怀心头突地一跳,但还是嘴硬地说道:“确是高湖不假!”

    姜燃脸上的笑容终于是收敛了几分,而后冷声道:“哼,辰怀副院长,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来人!”

    姜燃先是暗讽了辰怀一句,而后声音陡然拔高,下一刻,当辰怀等人都朝着那越众而出的两人身上看去时,脸色便是再一次大变。

    看到这两人缓步走来,一些在场的天院天才立时发出道道惊呼之声,因为他们赫然看到来者二人之中,其中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竟然和刚才与沈非对战的“高湖”一模一样。

    尤其是那些因为交情而来给高湖助威的天院天才们,此时都是一脸见了鬼的模样,这南火天院,什么时候有两个高湖了?

    而一些心思敏锐之辈,却在一瞬间便想到了某种可能,再结合着之前与沈非对战的“高湖”那极其强悍的战斗力,真实情形,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高台之上的辰怀和邱坎也有些站不住了,因为他们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人乃是姜燃的护卫,而另外一人,正是他们这一次用尚丙冒充的高湖真身。

    辰怀万万没有想到,姜燃今天竟然是有备而来,居然将他们隐藏得极为隐秘的高湖给找到了,现在真身来此,那具尸身有没有脑袋,那还重要吗?

    不过辰怀果然是一代枭雄,反应也是极快,当他心中念头转下的时候,脸上仿佛是大吃一惊似地,指着正在走近的高湖惊呼道:“你……你……你怎么?”

    在这一刻,许多不明真相的天院天才们,都是下意识地认为之前与沈非对战的那个“高湖”这个副院长大人并不认识。

    只是如月离等人却是脸现冷笑,现在人证物证俱在,看你们这些老家伙还如何抵赖?

    一旁的总院长姜燃仿佛也被辰怀的惊呼吓了一跳,转过头来饶有兴味地问道:“怎么?辰怀副院长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此时的辰怀一脸地凛然,眼珠转动间,朝着高湖直接便是喝道:“你是真正的高湖?”

    被那护卫押上擂台的高湖,此时脸色一片惨白,尤其是当他看到地上那个恐怖的无头尸身之时,连他身子都有些籁籁发抖起来。

    高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闹到如此地步,不过他根本没有想过那个九重灵丹境的尚丙乃是沈非所杀,他还以为事情暴露,那冒充自己之人是被总院长大人一掌拍碎脑袋而死的呢。

    “是,是,我……我……”高湖有些语无伦次,而心中有鬼的辰怀自然是不可能让高湖把话说完,直接是将其打断。

    “哼,我明白了!”辰怀打断高湖的颤声,转过头来,指着地上的无头尸身说道:“总院长大人,这个家伙一定是受了某人的指使,来冒充高湖想对沈非下杀手的,属下一时不察,还请总院长大人责罚。”

    不得不说辰怀这心思转得极快,眼看如果姜燃真的要将此事追查到底的话,高湖这里是无论如何也是瞒不住的,所以先行放下了身段,不过所承认的却不是事件的本身,而是疏忽大意。

    这两件事情的本质那可就大不一样了,一种是蓄意毒谋,一种是失察之责,孰轻孰重,辰怀根本就不用再去比较。

    而姜燃根本就没有去理会辰怀,直接侧头说道:“高湖,是这样吗?”

    “总院长大人,我……”高湖的心神还有些不平静,但这一次,他依然只说出了五个字便被打断。

    “高湖,有什么隐情你就尽管说出来,是不是有人胁迫于你?你放心,总院长和我都会为你作主的。”辰怀的又一次抢过话头,却没有发现一旁的姜燃眼中再次掠过的精光。

    听得辰怀之言,高湖陡然抬头,刚好看到这个副院长大人眼中那丝莫名的意味,当下福至心灵,忙道:“是,是,我是被人胁迫了,那人实力极强,我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要不是总院长大人派人来救我,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

    高湖也并非是笨人,从辰怀的话里他总算是听出了一些东西,那个之前来找他的尚宽,恐怕就是受了这个副院长大人的指使。

    现在东窗事发,如果高湖照实说的话,那他自己也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所以他当机立断,承认是被人胁迫,只不过那胁迫他的人嘛,自然是不可能真的说出来。

    好在尚宽心思缜密,在将高湖藏起来的时候为了怕这小子反悔,所以是真的将他绑起来了,这倒让前去解救高湖的护卫看到了和后者口中所说相符的一幕。

    辰怀对高湖的瞎话甚是满意,当即转过头来,说道:“总院长大人,现在事情清楚了,在我南火学院之内,竟然有人胆敢行此破坏规则之事,此事你就交给我,我保证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辰怀说得大义凛然,姜燃目光扫了高湖一眼,他倒是没有想就此和辰怀撕破脸皮,既然这家伙已经服软,要是沈非并没有性命之忧的话,倒是可以暂时放其一马。

    不过该有的敲打还是要有的,听得姜燃淡声说道:“那今天这场晋升资格赛的结果?”

    辰怀心中一万个想就此将沈非一掌轰得粉碎,但此时他是真的不敢啊,何况真要较起真来他无论如何讨不了好,所以只能是堆出一副笑脸说道:“自然是沈非获胜,说起来我倒是鲁莽了,要不是总院长大人及时出手,可真铸成大错了。”

    之前辰怀不顾一切想要击杀沈非,这时自然是要有一番说辞,不过一向高傲的他,对于沈非这个四重灵丹境的少年,就算是认错,最多也只能是做到这种程度了。

    姜燃仿佛挺满意这个结果,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沈非获胜,顺利晋升天院!”

    “总院长,你……”见得姜燃好像要息事宁人,一旁的月离可有些不干了,这一次好不容易抓住辰怀的把柄,不让其掉上几两肉,那可真是不甘啊。

    何况现在沈非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呢,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月离都不知道怎么跟自己的那个小弟子交待,她可是知道上官玉对这个沈非有多宝贝。

    姜燃没有理会月离的不满,而是转头冷声说道:“高湖,虽然此人乃是你的假身,但也算是为你进行了一场资格赛,他失败就是你失败,从今天开始,你就降到地院修习,可有异议?”

    “总院长,我……”此时以为已经度过了危险的高湖却是有些不甘,因为他没有亲眼见过沈非的实力,他一直认为地上那冒充自己的家伙是总院长出手解决的呢。

    见得高湖的犹豫,姜燃似笑非笑地说道:“当然,如果你不服气的话,可以等沈非伤势养好了,再来和他进行一场资格战,不过我得告诉你,地上的这个人,是被沈非在正面对战的时候击杀的。”

    “什么?”

    这一下高湖顿时大吃一惊,失声惊呼中也蕴含了一抹骇然,因为他可是知道地上躺着的那具无头尸身,在活着的时候有多么的强横。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