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八百二十二 丹魔族秘辛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822章 八百二十二 丹魔族秘辛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鬼老跟在沈非身边这么久,两人又灵魂相连,沈非和上官玉的那些事,他自然也是知之甚深,而且他这个旁观者,所看到的事情还要比沈非多得多。

    不过无论鬼老如何聪慧诡谲,也永远不可能明白当初沈非在安然亭外那一刻的心情。那仿佛就是他心上的一块肉被上官玉狠狠地剜掉了,想要再补回来,恐怕永远也不可能了。

    没有意识到沈非的心情,鬼老继续劝道:“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毕竟你们青梅竹马了十多年,难道你身为男子,就不能大度一点?”

    “哼,大度?”听到这里,沈非终于是冷哼了一声,而后冷笑道:“鬼老,你没有经历过背叛的滋味,你永远也不可能明白那种感受,这种话,还请你以后不要再提了。”

    沈非这话说得有些不客气,这也是他知道有鬼老的存在以来,第一次用这种口气和鬼老说话,实在是刚才鬼老所说的那些,触碰到了他心底深处最不愿意面对的那根弦,让得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沈非话音落下,鬼老却并没有立时接口,而是以一种连沈非都听不到的声音喃喃道:“呵呵,背叛么?老夫经历的,可比你这小子多多了。”

    当然,这句话沈非自然是不知道的,要让他原谅上官玉当初的背叛,至少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不能原谅上官玉,但沈非还是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说道:“当初的事情,其实我已经不怎么放在心上了,只是想要再回到曾经……曾经的那种关系,恐怕永远不可能了。”

    说实话沈非心中其实并不是不想回到那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时候,只是他清楚地知道,一面镜子破碎了之后,存在的裂痕无论怎么修补,都不可能再是一面完整无瑕的镜子,有了裂痕的镜子,终究会再次碎裂的。

    沈非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谈,所以在总结了一句之后,便是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说道:“既然短时间内不能出去,那便只能先修炼魂医之术了。”

    也不等鬼老再多说什么,对这天残空间已经有了一定了解的沈非,右手倏然一挥,旋即一袭躺在平台之上的红光人影便是凭空出现。

    天残空间之中,一道紫色光芒浮动,那一对盯着沈非施展虚幻魂针的骨眼一动不动,正是早就存在于这天残空间的紫骨。

    天残空间的神奇,即使是它的主人沈非也并不完全了解,这个空间既能让沈非自己的灵魂之体进来,又能存储像小雪紫骨一样的实体,这在沈非的意识之中,简直就是一种极度不可思议之事。

    不过现在的沈非也渐渐习惯了,不管天残空间怎么玄奇诡异,至少是对他有极大好处的,就算是弄不明白,这些好处也让他受益匪浅,不止一次地帮他度过了生死难关。

    一丝丝红色的虚幻魂针从沈非指尖之上喷发而出,旋即便是插满了那虚幻红光人影后背之上整整五十四条经脉。

    突破到中级魂医大师以来,沈非也只是在地院之中牛刀小试了一番,此时这开扩五十四条经脉,堪堪达到他此时的极限。

    不过在这心无旁骛天残空间之中,沈非有绝对的信心在他灵魂可以回归本体之前,在魂医之术上再作突破。

    晋升大比之后,南火学院陷入了诡异的一种平静,除了沈非这个名字在这段时间内风一般地传遍整个南火学院之外,一股潜涌的暗流,却是在这平静之下缓缓升温。

    …………

    丹武大陆极东之地,这里是属于丹魔界狂丹魔一族的大本营。

    万仞壁立的悬崖上方,有着一处磅礴之极的红色大殿,光看这大殿的建筑造型,倒是和丹魔界极北之地的血魔王大殿有着几分相像。

    此时在这座大殿之内,有着一老一少两人分而坐之,如果有狂丹魔一族之人在这里的话,或许会瞬间认出这一老一少,正是狂丹魔一族的王者父子,狂魔王风殒和其子风翎。

    如果是一名刚刚听说狂丹魔这个名字的人类,或许会认为这以“狂”为名的丹魔一族,个个都长得五大三粗,可是这种意识本身就是错误的。

    比如说此时在大殿之内端坐的这对父子,狂魔王风殒倒是稍显魁梧一些,但也并非是异于常人的那种强壮,至于那丹魔少年风翎,则是比普通的人类还要瘦弱许多。

    丹魔一族之所以分为狂丹魔和血丹魔两个族群,那正是因为他们有着某种联系,又有着实力表现形式的不同。

    血丹魔,体内流淌的丹魔之血便是他们的根本,激活血魔之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就激活他们血液之中的神秘力量,从而达到提升自身实力的目的。

    而狂丹魔,也有着他们这一族独有的秘法,那便是可以催发体内的某种能量,来达到让自己手臂、腿脚、躯干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得到强化的效果。

    狂丹魔一族这种秘法,和血丹魔激活血魔之力看似有着某种联系,实则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受到这种秘法催发之下的身体某处部位,那一处的力量会变得异常的强大,这一点,就算是血丹魔激活血魔之力也是比之不上。

    在没有激活这种狂魔能量的时候,这些狂丹魔一族与血丹魔也没有什么区别,至于他们的丹气,在不用药物隐藏的情况下,自然也是血红色的,这一点,身为丹魔倒是没有什么例外。

    此时大殿之中的这对父子,也不知道已经端坐在这里多长时间了,狂魔王风殒的脸上看不出神情,但是风翎本来就有些白晰的脸庞,此时却是有着一抹激动,还有一抹……怒意?

    “父亲,你刚刚所说的这些,可是……可是真的?”风翎颤抖着出口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消息,只是这个反问,又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翎儿,这些事情,你母亲也是知道的,之前你年纪小,就没有告诉你,现在你已经经过了狂魔池的考验,也算是成人了,我们并不打算瞒你。”风殒脸色一片平静,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可是……可是父亲,你所说的那人,她……她是人类啊,是咱们丹魔一族的死敌,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风翎的一段话断断续续,最后却是已经不知道怎么措词,今天听到的这些话,实是他降生以来最为震惊的一次。

    风翎永远也不会想到,在他印象之中和母亲关系甚好的父亲,竟然和一名人族女子有过一段难以磨灭的过往,虽然这是在父亲与母亲成亲之前发生的事,但作为人子,风翎一时之间自然是不可能接受得了。

    此时风殒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惆怅起来,听得他轻声道:“你也别怪她,都是为父的错,说起来,这些年她在人族之中,恐怕也是极不好过吧?”

    风殒这有些自责之言,让得风翎身子微微一颤,说道:“父亲,你对她……对她,还有旧情?”

    风殒怅然一笑,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翎儿,当初你母亲为了将我从人族那些老家伙手中救出来,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这些年是愈发严重了,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们母子的。”

    风翎松了口气,狠狠定了一番心神之后,突然说道:“父亲,你今天忽然跟我说这些事情,恐怕还有一些另外的打算吧?”

    风殒抬起头来,有些惊愕地看着风翎,片刻之后笑道:“看来翎儿是真的长大了,这心思也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

    风翎心中其实甚是烦躁,他只是不想在刚才那个敏感的话题上多谈,当下直接问道:“父亲有什么事就请说吧。”

    风殒也没有再卖关子,开口问道:“翎儿,我记得当初你曾经前往人类凡域界,去找过为父曾说过的那件东西是吧?”

    听到这话,风翎心下一动,当即点了点头,接口道:“当时年少气盛,说起来,父亲你还没告诉过我那到底是一件什么东西呢?”

    当初在长宁宗灵妖洞中,风翎和沈非曾经有过一段交手,只是在那个时候,他终究不清楚其实与自己对战的那个少年,其手中的漆黑色长枪,正是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既然风殒自己将话题带到了这个之上,所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说道:“那东西,叫做噬魔枪,乃是我丹魔一族至高无上的魔祖大人所用的武器,当初魔祖大人殒落,便将之封印在了一处隐秘之地。”

    “噬魔枪,魔祖大人?”

    风殒这段话中的信息量有点大,大到风翎好一阵都没有消化过来,不过在听到“噬魔枪”三字的时候,他心中却是忽然一动。

    因为风翎当初曾经去过灵妖洞三层的那处秘密之地,而噬魔枪在那时已经被沈非得了去,风翎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深邃的地洞而已。

    想到这里,风翎陡然想起当初沈非所用的那把长枪武器,当即脱口而出道:“父亲,那把噬魔枪,是不是身长五尺,通体漆黑?”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