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八百二十三 兄弟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823章 八百二十三 兄弟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骤然听到风翎对噬魔枪的描述,风殒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忙道:“正是,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曾经见过噬魔枪?”

    得到了父亲的肯定,风翎心中一阵大悔,伸手狠狠一巴掌拍在椅旁的木几上。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在长宁宗灵妖洞内看到的独臂少年所使用的那把黑色长枪,竟然就是父亲口中魔祖遗留下来的上古神物。

    将心中的这股郁闷力压而下,风翎有些气喘地说道:“父亲,当初我私入人类凡域界,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奇怪的人类小子,此人只有一条手臂,他手中使用的武器,好像就是……就是噬魔枪!”

    “什么?”

    听到这话,风殒的反应有些超出了风翎的预料,待他脸上刚刚浮现出一抹震惊的同时,风殒已经站起了身,急切说道:“你是说,噬魔枪已经被人取走了?而且取走它的人,还只有一条手臂?”

    说实话,风翎从未见过父亲有过这么失态的时候,自己的这个父亲修为大陆罕有,恐怕就算是人类五祖齐至,也不可能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可是现在,当风翎看到父亲脸上那急切的神情时,心中已是有了一些猜测。噬魔枪父亲应该是早就知道的,现在如此失态,想必不是因为这把早就存在的上古神物。

    风翎已经笃定,如果不是因为噬魔枪的话,那父亲的反应,肯定就是因为自己话中的另外一个信息了,那就是“独臂少年取走了噬魔枪”!

    不过风翎所能猜测到的就只能到此了,他根本不知道父亲因何失态,所以心头念转之下,只能是实话实说道:“是的,父亲,当时孩子儿还处于丹气劲的巅峰,可是对上那个比我修为还低了不少的独臂小子,竟然胜之不过,你说奇怪不奇怪?”

    身为狂丹魔一族的王族,风翎自然也知道人类的普通修炼功法,断手折足的残废之人是不可能修炼的,所以这个事情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疑问,此时说出来,看父亲的反应,应该是知道其中因由的。

    再一次得到风翎的肯定,风殒本来激动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兴奋,不住搓着双手来回走动,口中喃喃地道:“断臂能够修炼,还能获得噬魔枪的认主,看来是没错了,是他,真的是他!”

    风翎心中的疑问可不止这一个,也不理父亲的反常,继续问道:“父亲,你不是说噬魔枪只能是我丹魔一族的王者血脉才能收取的吗?那个独臂小子,据蓝冰所说,可是一个拥有灵魂的人类啊。”

    其实这也是风翎当初并没有去想沈非手中乃是噬魔枪的主要原因,因为风殒曾经明确地告诉过他,那上古神物是必须要丹魔王族血脉才能收取的,沈非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又怎么可能取走丹魔一族的圣物?

    见得父亲脸上犹自有些古怪,风翎自顾喃喃道:“难道,那小子其实不是人类,是血丹魔一族的王者所伪装?”

    血丹魔和狂丹魔,从血脉上来说其实是相同的,只是表现方式不一样罢了,这时风翎对沈非的印象已经有点模糊,却是拿不准当时的沈非,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人类了。

    这一句话仿佛把风殒从某种状态之中拉了回来,当即摇了摇头道:“魔祖大人殒落之时有令,噬魔枪是留给我狂丹魔一族的,我那个兄弟虽然野心极大,但对魔祖大人的话却是绝对不可能违背,所以说不可能是他们那边的人。”

    风翎这一下真的凌乱了,疑惑道:“那到底怎么回事?还是我看到的那把漆黑色长枪,并不是噬魔枪?”

    “不,那就是噬魔枪!”风翎话音刚刚落下,风殒已经是斩钉截铁地肯定,而且其脸上忽然掠过一抹挣扎之色,最后咬牙道:“那个人类的独臂少年,恐怕……恐怕正是你同父异母的亲……亲哥哥!”

    “啊!”

    这一下轮到风翎目瞪口呆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会从风殒口中说出这样一个结果来,一时间,当初与沈非在妖宁山和长宁宗两次相遇的情形瞬间涌上心头,那独臂少年的模样,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清晰。

    之前得父亲说起当年的一段往事,风翎却是从来就没有想过父亲和那个人类女子,竟然还遗留下了一个儿子,今天这一天,对于风翎来说,简直就是这辈子最为充实的一天。

    风殒自然是知道这个信息对儿子的冲击力有多大,因为现在的他还沉浸在这个震撼的消息里呢,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心底深处的那个人,竟然会给自己留下另外一个儿子。

    风殒虽然震惊,但更多的还是兴奋,他已经可以有九成肯定,那个断臂之后还能修炼,而且还取走了丹魔一族圣物噬魔枪的独臂少年,应该就是自己的儿子。

    见得风翎失魂落魄的样子,风殒轻声道:“翎儿,你应该知道人类之中,断臂这种残废之人,是不可能再修炼丹气的,整个大陆之上,只有一种情况例外。”

    “是什么?”风翎呆呆地反问了一句。

    “天残魔诀!”风殒也没有卖什么关子,见得风翎终于回过神来抬起头盯着自己,便又道:“这门功法号称天上地下第一功法,正是当初魔祖大人所修炼的绝世功法。”

    风翎本就是个心思通透之人,闻言早已转过了一些念头,沉吟道:“父亲的意思,是那独臂小……那人修炼了天残魔诀?”

    风翎本来是想说“独臂小子”的,但突然想到那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大哥,当即改口,不过这个猜测,却是十足的真相。

    风殒点了点头,说道:“除了天残魔诀,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功法可以使人类能够断臂修炼的,而且魔祖大人遗留下来的六块天残玉残片,其中两块,正是我赠予那……那人的!”

    风殒面对自己的儿子,也不好意思说起当初那个心仪女子的名姓,索性学了儿子的称呼,只不过“那人”两个代表的意义,风翎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

    见得风翎沉默,风殒继续说道:“想要开启天残魔诀,除了本身要身怀天残玉残片之外,其中一个必要的条件,便是需要我丹魔一族的王族血脉,再结合着你说他取走了噬魔枪这个情况,他……他恐怕真是……”

    风殒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可是这种种言之有据的推测说出口,风翎心中其实也已经有七八分相信了,只是这个信息对他的冲击太过巨大,大到他一时之间都有些无法接受。

    风翎永远也不会想到,当初曾经在人类凡域界两次相遇,甚至是有过生死相搏的那个独臂少年,到头来竟然是自己的亲大哥,这……这真是从何说起啊?

    但事实就是事实,风翎就算是接受不了,也必须接受,大殿之中的父子二人各自陷入了沉思,一时之间,整座大殿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直到良久之后,风翎才深吸了一口气,从椅中霍然站起,说道:“父亲,我想去看看母亲!”

    风殒心神也在恍惚之间,也不知听清了风翎之言没有,只是摆了摆手,风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径直出殿而去。

    在这座大殿之后极深处,有着一个并不甚大的幽静小院,小院虽小,却不局狭,院中落花缤纷花香四溢,的确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

    不过在风翎推开院门而后朝着正中间一间大屋走去的时候,他的心情却是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待得他推开这道房门,一股与屋外花香迥然不同的药味便是扑鼻而来。

    这处房间倒是颇为宽敞,只是偌大的房间之内却没有什么摆设,只有北墙之下有着一张大床,床上锦被倾盖,盖头之上露出一张极度苍白的女子脸庞。

    “母亲……”

    风翎走上几步,目光有些发怔地盯着那张苍白脸庞,口中的喃喃声,显露了这个丹魔女子的身份,她,正是风翎的亲生母亲。

    本来有着好多话想对母亲说的风翎,在见到因伤势沉重而沉睡的母亲时,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而且他也知道,父亲今天和自己所说的,除了那个独臂少年的事以外,母亲恐怕早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到了最后,风翎居然是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在母亲的床榻之前坐了一天一夜。

    当第二天的曙光照射进这幽静小院之时,风翎心中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当即深深看了母亲一眼,而后推门而出。

    径直跨过院落,而当风翎再次推开院门之时,却是见到院门之外,竟然俏立着一个他熟悉之极的绿色身影。

    “蓝冰?你怎么在这儿?”

    风翎有些吃惊,这个当初他从丹武河西岸随手掳来的人类少女,正一脸笑容地盯着他,让得他疑惑开口。

    蓝冰笑靥如花,也没有回答风翎的问题,若有所指地说道:“我知道你肯定心情不太好,所以就过来看看你!”

    风翎并不傻,听得蓝冰这样说,当即开口问道:“父亲都给你说什么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