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八百七十二 火克木?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872章 八百七十二 火克木?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不管场上这二人最终战斗的结果如何,至少辰宫的姿态做得很足,一点都没有落了南火学院的面子。

    同仇敌忾之下,一些原本对辰宫性格有些不喜的南火天院天才们,也暂时放下了成见,一切,都要以击败东木学院的挑战者为目标啊。

    “这个家伙,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吧!”

    就连一向对辰宫厌恶已极的青颜,也只是撇了撇嘴发出这样一句感慨,看来她和老师月离一样,都是以大局为重的纯粹人。

    一旁上官玉的目光,却没有落在辰宫的身上,而是凝目盯着那个东木学院的第一天才张松,她从这个家伙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远比商彬和卫柏可怕的气息。

    所以在青颜话音落下之后,上官玉意有所指地接口道:“这一战,辰宫想要赢,恐怕有些困难啊!”

    闻言青颜心头一凛,现在她自认无论是战斗力还是眼光都不如这个小师妹,刚刚击败了商彬的上官玉,能说出这话,绝对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擂台之上,张松对于辰宫之言似乎没有半分在意,依然微笑着说道:“辰宫师兄,请罢!”

    不知为何,看到张松这张看似客气的脸,辰宫就十分不舒服,也许是对上自己这个南火学院第一天才还如此云淡风轻,这就像是当初沈非给他的感觉一样,都是那么讨厌。

    所以在张松话音刚刚落下,辰宫已是不再废话,浓郁的蓝色丹气从其身周暴涌而起,八重灵丹境巅峰的气息散发开来,又是引起周围南火天才的一阵惊叹之声。

    刚刚重伤走下擂台的烈衣,在感应到辰宫这股气息之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这个家伙,果然又是走在自己前面去了啊。

    不过在辰宫释放出丹气气息的同时,他对面不远处的张松,也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八重灵丹境巅峰的气息,光从这气息的强横程度来看,两者竟然不相上下。

    这种情形无疑让得辰宫心中的不满愈加强烈,他这两个月努力修炼终于达到八重灵丹境的巅峰,想不到这个一脸笑容的家伙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这就让他有着这两个月的努力都白废了的感觉。

    这些念头在辰宫心中一闪而逝,下一刻,当他缓缓抬起右手之时,其右手掌心之上,竟然是突兀地冒出一朵褐色的火焰。

    “啊,辰宫师兄竟然直接祭出本命之火‘兽灵炎’了!”

    当初见识过辰宫本命之火的这些天院天才们,见到这朵褐色火焰,当即便是发出一道道惊呼之声。

    尤其是烈衣,在看到辰宫掌心之上的兽灵炎时,脸上的苦笑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因为当初的天院榜第一之争,他正是败在辰宫这本命之火之下的。

    擂台之下的众人,都不明白辰宫为什么一上台就祭出了自己的本命之火,这种招式,一向都是留到最后的底牌啊,难道辰宫是想速战速决吗?

    这些人猜得没错,辰宫就是想速战速决,作为南火天院榜的第一天才,他可不想像之前烈衣一样陷入浪费时间的缠斗之中,那样的话,就算是最后获胜,也称不上是干净利落。

    辰宫就是想要在一上来便祭出自己的本命之火底牌,从而摧枯拉朽地击败这个所谓的东木学院第一天才,他想让这些家伙知道,自己,可不是之前的烈衣和上官玉可比的。

    褐色火焰在辰宫的掌心之上成形,下一刻,一头狰狞的褐色巨兽已经是迎风暴涨,而直接朝着对面张松袭去的声势,也让所有的南火学院天才们眼中升腾起一抹火热。

    战斗,难道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

    南火学院天才们心中不无这种不切实际的期待,他们是真心希望辰宫就此击败东木学院的第一天才张松。

    可是事情的发展,并未如他们所愿,能够坐上东木榜第一的宝座,这个张松的实力,自然是比之前击败烈衣的卫柏还要强横几分的。

    之前卫柏能够举手投足之间便破了烈衣的水龙焰,此时辰宫想要用本命之火一举击败张松,那无疑太过理想化了。

    在辰宫褐色巨兽袭近的时候,张松终于是有了第一个动作,只见他身形倒退一步,而后双手印诀极速变动,一缕缕的蓝色丹气从其双手之间不断涌出,能量波动极为强横。

    这些被张松引导的蓝色丹气,下一刻已是聚丝成线,一缕缕丹气缭绕在其指尖,在他双手前伸的同时,更是仿佛化为了一根根的蓝色蔓藤,朝着辰宫的火焰巨兽缠绕而去。

    “藤灵束缚!”

    张松口中一道低喝声响起,旋即那从他指尖喷发而出的十数道蓝色丹气蔓藤,便是准确地缠绕上了辰宫的火焰巨兽。

    “吼!”

    辰宫本命之火幻化的丹气巨兽,自然也是如之前的烈衣水龙焰一样,是有着一定灵性的,所以当它被十数道丹气蔓藤缠绕之时,顿时发出一道愤怒的咆哮。

    但是张松这蔓藤丹武技却并不是以攻击为主,而是以缠绕著称,而且还有着极其强悍的韧性,无论那褐色火焰巨兽如何挣扎,竟然都不能挣脱那些蓝色丹气的藤蔓缠绕。

    感受着本命之火所化巨兽中传来的那丝强劲束缚之力,辰宫脸色微变,但是下一刻,他已经是牙关一咬,而后手中印诀极速变动。

    在辰宫手印变动间,一缕强横的丹气瞬间从其指尖打入远处空中的褐色巨兽体内,而后所有人便见得那巨兽身上褐光大放,能量气息,也在这一刻暴涨起来。

    “兽灵炎,焚之力!”

    辰宫口中喝声落下,那褐色大放的火焰巨兽一股炽热喷发而出,旋即张松施展的藤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散。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松了口气,而擂台之上的辰宫,见得手段奏效,当即也是脸现喜色,而后冷笑道:“哼,想用这木属性的藤蔓束缚来控制我的火焰灵兽,那可真是异想天开,难道你不知道火克木吗?”

    听到辰宫的冷笑之声,所有的南火学院天才们不由得愣了一下,旋即想起一些传说中的东西,当下不由都是惊喜莫名。

    是的,火克木,五行之中相生相克,而火属性除了对金属性有一些克制效果之外,对于木属性更是有着极强的克制效果。

    从常理上来讲,一些树木藤蔓之流,在遇到火焰的时候,恐怕瞬间便会被焚化为一片虚无,此时辰宫和张松都处于同样的八重灵丹境巅峰,这种相生相克的效果,便是凸显了出来。

    事实上刚才辰宫火焰巨兽的突然爆发,也正说明了这一点,所以他才有那样一番冷笑之言,张松想以木属性功法与火属性功法战斗,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或许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东木学院并没有派人前来南火学院挑战的原因,须知大家在年轻一辈的培养之上一向不分伯仲,而这种克制效果却是真正存在的。

    或许东木学院在与其他属性的修炼者战斗之时会占得一些便宜,但是遇到了修炼火属性功法的修炼者,那终究会被克制得死死的,毕竟南火学院,修炼得最多的正是火属性功法。

    辰宫在这一刻自以为找到了克制张松的法宝,所以说话底气都是足了许多,更是为自己第一刻便祭出本命之火攻击感到明智。

    可是辰宫却是忘了,这种火属性对木属性的克制效果,那是要在同等级修炼者之间才会特别明显的,他的这个对手,表面上只有八重灵丹境巅峰,可是真正的实力,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啊。

    十数道藤蔓被辰宫突然爆发的火焰巨兽给挣断,张松眼中也是掠过一抹赞叹,可是仅此而已,下一刻,更多的蓝色丹气藤蔓从其指尖喷发而出,既而直接朝着那火焰巨兽缠绕而去。

    “哼,不自量力!”

    见状辰宫冷笑一声,这张松难道是黔驴技穷了吗?明知道这藤蔓攻击没有用,却还在这里白白消耗丹气。

    但是张松做出这“蠢事”,终归是辰宫喜闻乐见的,他巴不得就这样轻松将对手的丹气耗尽,从而击败对手呢。

    可是这一次,当辰宫变动印诀想要让那火焰巨兽如之前那般焚烧挣断藤蔓束缚之时,却感应到了一股比刚才强悍了数倍的阻力。

    辰宫心下一凛,旋即在他眼神微凝间,终于是发现这一次张松的束缚藤蔓,比之前那一次要粗了几分,再以刚才的力量抗衡,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过对于这个情形,辰宫也认为是张松的负隅顽抗,在火属性攻击之下,木属性的藤蔓终究是不可能持久的。

    然而下一刻,辰宫的脸色就有些变了,因为他再次打入火焰巨兽之中的一缕强横丹气,竟然遭到了更加强力的抵抗,仿佛张松对于这些丹气藤蔓的力量注入,要比他辰宫还要多得多。

    感受着火焰巨兽之上传来的抗力,辰宫不禁开始怀疑那火克木的理论是否正确,自己的强横本命之火,竟然连这几条小小的丹气藤蔓也挣脱不了,这还能说是克制吗?

    火克木,在绝对的丹气压制之下,终究失去了它原本应该拥有的意义。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