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八百九十 石破天惊的消息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890章 八百九十 石破天惊的消息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张松心脏之中的这滴血丹魔精血,无疑是最为强悍的,但是这丝强悍可以让张松承受更大的痛苦,可让沈非花费的时间却并不长。

    之前之所以花费了三天的时间,那是因为张松全身的血管千百,有大有小,沈非不得不控制吞噬之力将其全身血管都梳理一遍,如果有残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灰复燃。

    而此时来到这最后的心脏之处,沈非所要做的,无非就是加大吞噬之力的输出,那血魔蚀心术再如何强横,这滴精血此时也只是毫无后援的无主之物而已。

    而且天残魔诀的吞噬之力,本身就对丹魔的手段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这一点只是现在的沈非还没有察觉到罢了。

    所以只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张松心脏之内的精血便被沈非吞噬一空,而当最后一丝血丹魔精血被吞噬殆尽之时,遥远南火城的某处地底密室,一道壮硕的身影却是微微一颤,旋即双目大睁。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睁开眼来的,正是当初领着张松三人到南火学院踢院的丹魔强者厉罡,而他这一道蕴含着莫名意味的咆哮之声,将离他不远的厉苍和董伤都是吓了一跳,旋即一齐睁开眼来盯着这个突然失态的家伙。

    “二弟,怎么了?”厉苍无疑对自己的兄弟了解还是颇深的,而此时厉罡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大,那就一定是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是在这人类腹地,又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

    厉罡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和震惊,听得厉苍见问,当下还有些不敢相信地喃喃道:“大哥,我的……我的血魔蚀心术,被解除了!”

    “什么!?”

    厉罡此言一出,厉苍和董伤一齐惊呼出声,那声音之中的不可思议,和刚才厉罡的咆哮如出一辙,而两人的身形,也在这一瞬间霍然站起。■

    血魔蚀心术,那是血丹魔一族独有的秘术,而这门秘术对于人类的控制屡试不爽,可是这就算是在天玄界大6也需要实力不俗的魂医圣才能化解的秘术,竟然在这人灵界被化解了,这由不得他们不惊。

    常年和人灵界的人类强者作战,对于人灵界人类之中有什么高级的魂医大师,厉苍等人也知之甚深。可是据他们所知,这南火学院连个高级魂医大师都没有,又是如何化解掉他们血丹魔一族的秘术血魔蚀心术的呢?

    “沈非,一定是沈非,对,一定是他!”

    在厉苍和董伤都陷入震惊的同时,厉罡却是突然再次高声呼喝,而对于沈非这个名字,现在的这两人却都不会太过陌生。■

    不过沈非的实力嘛,想到这里,董伤疑惑地接口道:“你说是那个只有六重灵丹境的独臂小子,不,这绝不可能,他怎么可能破得了我血丹魔一族的秘法?”

    厉罡其实心中也极度不想相信这个事实,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没来由地认为血魔蚀心术被破,一定是那个独臂少年所为,当日在南火天院擂台殿之中,沈非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三人之中还是厉苍沉得住气,听得他沉声说道:“不管怎么说,血魔蚀心术被破,东木学院的变故恐怕就瞒不住了,这里也不能呆了,那几个小子,曾经来过这里的。”

    闻言厉罡和董伤都是点了点头,这样的变故实非他们始料所及,早知道有人能够化解血魔蚀心术,那厉罡也不会任由张松三人就此留在南火学院了,带走、灭口都是很轻松的事情。

    他们却没有想到这连天玄界魂医圣都感到棘手的秘术,竟然会在人灵界大6被破掉了,这完全不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的计划,注定得再一次改变了。

    …………

    南火天院,殒魔塔之中。

    当沈非吞噬掉张松心脏之内最后一丝精血之后,那顺着血红色丝线带出来的一抹殷红鲜血,似乎在昭示着这一次化解血魔蚀心术之旅,终于告一段落了。∮∮网,.

    噗嗤!

    随着最后一丝丹魔精血被吞噬殆尽,萎靡不堪的张松突然之间便是一口鲜血喷将出来,而极度萎靡的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仿佛有着什么东西被拿走了一般。

    但是下一刻,当张松双眼之中那丝血红色光芒消失之时,属于人类的灵智终于开始缓缓恢复,随之映入他清明眼帘的,是一张清透的少年脸庞。

    血魔蚀心术的厉害之处,就是它不会让一名被控制的人类修炼者失去记忆,只是在血魔蚀心术之下,此人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代表了丹魔的立场,也一定会以丹魔的利益为重。

    而在当血魔蚀心术被解除之后,那被控制之时的记忆自然也是不会消失的,此时已经恢复人类灵智的张松,想起之前的那些恐怖之事,一股羞愧油然而生。

    “张松师兄!”沈非脸上带着微笑,他也可以想像张松在乍一恢复之后的羞愧,作为一名人类,却在丹魔控制之下对人类不利,这种事情是任何一名有血性的人类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接受的。

    “沈非师兄,我……我……”张松苍白的脸色有些胀红,既然之前的记忆仍在,那他对沈非也绝对不会陌生,可真要面对一个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ww.▼

    沈非声音柔和地说道:“你不必想太多,那都是丹魔的诡计,你受了血魔蚀心术的控制,身不由己,我想大家都会理解的。”

    “丹魔!?啊,不好!”听沈非突然提到丹魔二字,张松仿佛是突然之间想起什么似地,虚弱的身体竟然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那剧变的脸色,让得沈非都吃了一惊。

    有些激动的张松一把抓住沈非的肩膀,大声道:“沈非师兄,你赶紧去告诉南火学院的诸位长老,东木学院,已经被丹魔……占领了!”

    “什么?!”

    这一下却是轮到沈非吃惊了,无论他怎么猜测,也绝对没有想到整个东木学院都会沦陷,那可是人灵界五大高级学院之一啊,丹魔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势了?

    本来张松三名东木学院的天才被血魔蚀心术控制,沈非和诸位长老都有过隐隐的猜测,可是这真相却又太过惊人了,丹魔难道已经准备要大举入侵人类疆域了吗?

    然而就在张松焦急沈非震惊的时候,一旁却是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喝声道:“张松,你在说什么?”

    闻言张松不由一愣,旋即转头看着那满脸怒意的卫柏,不过他瞬间便是反应了过来,朝着身旁之人说道:“沈非师兄,看来还得麻烦你了。”

    沈非侧头看了卫柏和商彬一眼,却是沉着脸说道:“不急,这化解血魔蚀心术需要花费的时间不短,而你说的情报又太过重要,咱们还是先出去将此事禀给长老们知道为好。”

    “是,是,还是沈非师兄思虑周全。”张松悚然一惊,当下连忙自责,而沈非也没有和他多说什么,当下便要转身而走。

    “张松,别忘了你的身份!”身后卫柏依然在那儿大声叫嚷,让得张松心中突然升腾起一抹古怪的感觉,这样的行径,在自己被血魔蚀心术控制的时候,应该也是一模一样吧?

    殒魔塔外。

    随着三天时间的过去,上官玉的目光依然盯着空中悬浮的白色小塔一瞬也不瞬,然而就在她思绪纷绕之时,身侧却是突然出现一个白色身影。

    上官玉的职责就是保护沈非不受惊扰,这时惊觉房间之内出现外人,当下便是丹气上涌,倏然转身之时,已是全神戒备。

    “呵呵,不错不错,反应真快!”不过来人见到上官玉这副模样,倒先是呵呵笑了一声,而后口出夸赞之言。

    终于看清这个白色身影的形貌,上官玉身上的丹气立时收敛,紧跟着盈盈行了一礼,说道:“老师,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南火学院的大长老月离,听得上官玉见问,其脸上笑容便是缓缓收敛,既而将目光转到了那空中悬浮的白色小塔之上,沉声道:“都三天了,他还没有出来吗?”

    沈非清醒之后立即进入殒魔塔化解血魔蚀心术的事,上官玉已经告知过月离了,而对这能够容纳活人的特殊空间神器,月离也是惊叹不已。

    不过此时她的心思却不在殒魔塔这件空间神器之上,见得上官玉点头,便又说道:“血魔蚀心术乃是血丹魔一族的秘术,一向中者无解,真希望这小子能再创造一次奇迹啊。”

    是的,奇迹!

    血魔蚀心术的大名,在他们这些南火学院级强者眼中自然是不会陌生,但是那除了施术之人才能化解之外无解的传言,也一样言之凿凿,如果沈非真能化解血魔蚀心术的话,恐怕整个人灵界大6都会轰动一时吧?

    听得月离这似乎有些不太确定的言语,上官玉可就比她笃定多了,淡淡而坚定的声音传将出来道:“放心吧老师,他一定会成功的。”

    上官玉话音刚刚落下,那座三天来一无动静的殒魔塔,竟然在这一刻白光大亮,旋即两道人影便是凭空出现在了这个房间之中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