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九百一十三 失子之怒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913章 九百一十三 失子之怒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父亲,救我!”

    凄厉而惨烈的呼声从辰宫口中传出,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莫说沈非的神智已经被天魔气所侵蚀,就算他还清醒着,也不可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网.┼

    所以说辰宫呼救声是出口了,但是沈非手中朝其刺出的噬魔长枪却是没有丝毫停滞,那带起的音爆之声,让得辰宫眼中的绝望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点。

    “沈非,往手!”

    然而就在沈非噬魔枪枪尖离辰宫胸口还有半尺距离之时,一道威严的喝声终于是响起,紧接着沈非便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劲的丹气能量朝着他后心袭来。

    这股力量之强,恐怕已经达到了人丹境阶别所能爆的最强威力,如果沈非是在清醒状态之下,一定会瞬间认出这股力量的主人,正是属于南火学院的副院长辰怀。

    而听到这道喝声,辰宫那原本已经绝望的眼神瞬间恢复了几分活力,可是下一刻,他便感觉到心口一痛,旋即一杆黑色长枪依旧义无反顾地刺入了他的前胸,从后背透心而出。

    “你……你……”

    谁也不能想像,当辰宫心中的那一丝希望刚刚升腾而起便被瞬间灭掉时的心情,他眼中尽是一片不可思议之色,自己,竟然真的就这么死了?

    一时之间,辰宫心中闪过了无数的记忆碎片,从小的锦衣玉食,横行霸道,天赋惊人,无数女子投怀送抱,到最后登顶南火天院榜的榜。vv网≥.╃╈.╋c┼o┿m┯

    可是这些,在此刻胸口被刺穿,辰宫心脏被这把漆黑色长枪轰爆的时候,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那些平生意气,高高在上再也不复存在,所留给他的,只是刹那风华,转眼即过。

    也许在辰宫临死的一刹那,心中有着一丝丝的后悔吧?原本他和沈非是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怨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丝嫉妒之心在作祟,而这也导致此时的他死在了沈非的噬魔枪之下。

    不管辰宫心中有多少不甘,不管他多么懊悔,他都已经没有了回天之力,他所能做的,就只有朝着那无尽的黑暗奔去,那是另外一个世界,或许在那个世界,再也没有沈非,也就再也没有了嫉妒。

    辰宫临死前的这些念头只在一刹那之间,而激活了天魔气的沈非又哪有心思去管他临死的感慨?轻轻将刺进辰宫的噬魔枪一抽,而后顺势一招枪身横打,便是朝着身后袭来的敌人扫去。≈∧∈≤≠.╋┯.╊

    刚才辰怀其实进来得有些晚了,那一道喝声虽出,可是因为距离的关系,他只能是隔空出一道攻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他这个九重人丹境巅峰都出手的情况下,那个独臂少年竟然没有丝毫犹豫地便将他的儿子刺死。

    辰怀后悔啊,他后悔为了给儿子腾出空间,只派了一个尚宽留守,而他自己却走得稍远,以便警戒那些更强的南火学院长老到来。

    红炎殿内的战斗,辰怀在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尚宽竟然会败得这么快,仅仅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二重人丹境的尚宽就死于非命。

    尚宽的死活辰怀自然不会去多管,可是就因为这短短的一个时间差,他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独子辰宫被那一杆漆黑色的长枪刺破胸口,那因为沈非拔出噬魔枪而狂喷出的鲜血,仿佛将他的整个眼眸都染成了一片血红。

    辰怀野心极大,可是他的这份野心,将来也是要传给辰宫的,而现在,唯一的儿子连命都没了,那他的那些野心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宫儿,宫儿!”

    随手一掌劈开沈非扫来的枪击之后,辰怀一把抱住因为脱离了噬魔枪而朝地上倒去的辰宫,只是后者那胸口狂喷的鲜血以及急消散的生机,都在向他诉说着已经回天乏力。网.╃.

    极度的怨毒和怒火瞬间充满辰怀的脑间心际,轻轻将辰宫放倒在上的时候,便是倏一转眼,而后死死盯着沈非,声音仿佛是从九幽之底传出道:“沈非,给我儿子陪葬吧!”

    被天魔气侵蚀了神智的沈非,哪会在意辰怀浑身爆出来的极强威势?见得他轻轻将身旁有些呆的上官玉推离数丈之后,迎着辰怀的掌劈便是一枪刺出。

    上官玉当然得呆了,前一刻她还在担心受到辰宫的侮辱,可是后一刻那个想要欺侮自己的家伙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这数个呼吸之间的变化,简直是让她目瞪口呆。

    直到沈非将她推开,而后与九重人丹境巅峰的辰怀对轰之时,她才掩口出一道惊呼道:“沈非,小心!”

    上官玉可是知道那辰怀乃是货真价实的九重人丹境巅峰,其实力比起她老师月离来都还要强上一筹,沈非现在实力虽然提升到了二重人丹境,可是这中间的差距,依然是极其庞大啊。

    只可惜被天魔气侵蚀了神智的沈非,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老家伙的强横,他只是本能地想要击杀这个胆敢对自己出手的敌人,不过在下一刻,他便是吃了一个大亏。∥网.┮╇.╇

    见得沈非居然不自量力挺枪朝着自己刺来,辰怀眼中除了极度的怒火之外,还掠过了一丝冷笑,这个残废小子,以为击杀了尚宽,便有实力与自己正面对抗了吗?

    辰怀的怒火无疑已经被激到了顶点,这一掌含怒而,沈非这只有凡阶高级丹武技层次的寒芒一点,又岂会是他这一掌之敌?

    砰!

    一道大响声在枪掌相交之际出,九重人丹境巅峰的丹气力量爆开来,沈非瞬间感觉到自己的一条右臂变得麻木不堪,噬魔枪差点没有直接脱手飞出。

    蹬蹬蹬连退了四五步之后,沈非连眼中的红芒都仿佛减弱了几分。与九重人丹境巅峰的强者硬轰了一记,没有直接身死或是重伤,已经算是他天残魔诀淬炼过的**强横之极了。

    沈非陷入天魔气激活之中无法领略辰怀的强势,可是全力一掌,竟然只将那二重人丹境的独臂小子轰退五步的辰怀,这一下心中不由大为震惊。

    虽然此时辰怀被儿子的身死冲击得愤怒欲狂,可是多年来的副院长生涯,让得他的心性也是坚韧无比,至少还是保有一丝理智的。

    眼前的一幕让辰怀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丹气修为相差这么多,居然还能强到如此程度之人。

    沈非**力量之强横,简直是远了辰怀的想像,他永远无法知道沈非因为修炼了天残魔诀,此时的**力量就算是比起一些五阶中级的灵妖来,也是不遑多让。

    尤其是沈非的右臂力量,那打通了整整九十条隐藏经脉的右臂,早非常人所能想像。辰怀固然见多识广,但在这小小的人灵界,又哪能听说过天残魔诀这样的天上地下第一功法?

    只不过辰怀心中震惊归震惊,那杀子之仇却是一点也没有减弱,这小子的天赋越高,他便越要杀之而后快,一来为子报仇,二来也为将来减少一个强劲的敌人。

    辰怀是一刻也不想和沈非耗下去了,这里生的动静有些大,难保会没人察觉到这边的事情。所以下一刻,在他右掌伸出的时候,一抹银色火焰突地从其掌心之中冒出,而后在空中迎风大涨,直接化为了几有丈许径直的庞然大火。

    这一朵银色火焰,正是辰怀这个副院长的本命之火,而他的这朵本命之火,可比其子辰宫的兽灵炎强横得太多了,光是这本命之火透出来的气息,让得一旁的上官玉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只可惜此时辰怀的对手,被天魔气侵蚀了神智的沈非,根本就不会理会他这朵本命之火是如何强横,那将噬魔枪斜插入地的动作,让得辰怀嘴角不由掀起一抹冷笑。

    辰怀其实对沈非的飞枪攻击还是有些忌惮的,虽然他并不知道噬魔枪到底有多强横,但当初那九重人丹境巅峰的厉罡被沈非飞枪所伤的一幕他还是心有余悸的。

    身为丹魔的厉罡,那可是五魔之一,本身实力或许还要在辰怀之上,连那样的强者都被噬魔枪所伤,所以辰怀一直在防着沈非的飞枪攻击。

    可是现在,当辰怀看到沈非居然将噬魔枪斜插入地之时,心中顿时大喜,这个独臂小子,居然要舍己之长,难道是失心疯了吗?

    辰怀不知道的是,激活了天魔气之后的沈非,心中的最强招式自然不可能是噬魔枪,而是那天残魔诀自带的丹武技天罡残魔拳。

    而且这一下歪打正着,如果沈非施展噬魔枪进行飞枪攻击的话,早有戒备的辰怀是不可能让飞枪轰击到自己身上的。

    噬魔枪之所以强横,正是因为它那恐怖的重量,但是敌人一旦有了防备不与之正面对抗,那就算是噬魔枪再重,也不可能伤到敌人分毫。

    说时迟那时快,辰怀虽然有些疑惑沈非舍枪不用,但是悬浮在其身前的那朵银色本命之火,已是在空中化为一头银色的狰狞巨兽,咆哮着朝沈非怒扑而至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