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九百一十五 杀人偿命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915章 九百一十五 杀人偿命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辰怀的目光从儿子身上转过,感应着天空中的一银一紫两头火焰巨兽陷入僵持,当下眼中怒光一闪,而后整个身子掠出,倏地朝着沈非这边扑来.╋┭.┼c┯o┿m

    原来辰怀对沈非的杀意一点也没有减少,趁着紫骨本命之火被拖住之时,他是想就此凭着丹气碾压将沈非击杀在此了。

    见得辰怀气势汹汹地掠过,紫骨空洞的骨眼也是闪过一抹凶戾,它知道沈非此时已经受重伤,所以它不能退,退开的结果,就是将沈非暴露在这个强横的人类敌人面前。

    可是紫骨的实力,也并不比激活了天魔气的沈非强上多少,五阶低级灵妖和九重人丹境巅峰的人类强者之间,那也是有着货真价实的两个分水岭啊。

    而且辰怀根本就没有想和紫骨恋战,他一心想要先击杀掉沈非,所以在紫骨一蛇尾扫击过来之时,他只是轻轻一掌,便将紫骨整个蛇身拔出了数丈之远。

    九重人丹境巅峰的辰怀,如果只是想避过紫骨朝沈非攻击的话,那紫骨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唯一能够阻挡辰怀的本命之火,又被辰怀的银色火焰巨兽拖住。

    “叽!”

    被拔开的紫骨眼看着辰怀已经举起了右掌,而后狠狠朝着沈非劈下的时候,那凄厉的蛇鸣声,从这红炎殿中传出了老远。∈≠.╊.

    辰怀的眼中泛着一丝血红,虽然眼看这个独臂少年就要被自己一掌劈死,可是他心中却无半点快意,因为就算是击杀了沈非,他的独生儿子辰宫也永远不可能活过来了。

    但是这并不影响辰怀的手中动作,那狠狠朝下劈去的右掌,刚刚激活过天魔气的沈非,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要死了么?”

    沈非此时毫无办法,可是他心中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救上官玉而死,至少他是拉了一个辰宫陪葬的,那个胆敢欺负上官玉的家伙,终究还是死在了自己的前面。

    只是当沈非目光转到那边脸带凄绝的倩影身上时,另外一个全身沐浴在血红色之中的身影却是突兀地出现在他脑海之内。

    “血陌……”沈非嘴然有着一丝苦笑,低声喃喃道:“对不起,或许当初的承诺,我办不到了!”

    呼……

    极致的劲风伴随着辰怀下击的右掌,眼看沈非便要在这一掌之下脑浆迸裂,却不料在这千钧一之际,这个南火学院的副院长却是忽然一个转身,而后那劈向沈非脑际的一掌,和其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只洁白手掌交击在了一起。≠∈网.╈┮.╈c┯o╬m

    砰!

    一道大响之声传来,原本已经闭目待死的沈非瞬间睁开了双眼,旋即他便是看到在辰怀的身后,一个白色身影斜退一步,而自己的脑袋,居然毫无伤。

    “月离大长老!”

    沈非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正是属于南火学院的大长老月离,这一下认出,他不由得大大松了口气,有着这嫉恶如仇的大长老在此,恐怕辰怀再想要自己的性命,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了吧?

    刚刚进殿的白衣身影正是南火学院的大长老月离,她从之前听到沈非的咆哮之声时便尽全力赶往这边,终于是在这最后关头救下了沈非。

    要说沈非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要不是他进来之时将这殿门给一枪轰烂,月离也不会在殿外就现他情势危急,这要是耽搁上那么一息的时间,恐怕沈非就是个脑袋碎裂而亡的下场。

    但是不管怎么说,此时的沈非还好端端地活着,而且月离大长老驾临,虽然她的实力比辰怀要稍低一筹,但是辰怀想要战胜月离,想必也得在数百招开外。≡.┯╊.┯c╳om

    “辰怀副院长,以你的身份,对沈非出手,似乎有些不妥吧?”

    月离先是目光隐晦地在地上的两具尸身上扫了一眼,尤其是看到辰宫胸前的那一个大洞之时,其眼中的惊色一闪而过,最后却是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击杀沈非的好事被月离破坏,辰怀此时是满腔的怒意得不到喷,独子的身死已经将他理智吞噬了大半,这时又岂会有好脸色给月离看?

    听得月离居然还以这样的质问口气说话,辰怀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当下厉声道:“月离,沈非杀我独子,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今天要不将他大卸八块,我辰怀誓不为人!”

    辰怀这厉声之中蕴含着一股极致的怒意和愤慨,独子身死,多年谋划后继无人,这是让辰怀变得疯狂的最大原因,一个月离,还不可能让他打消对沈非的杀意。

    不过辰怀话音刚落,沈非已经是脸现冷笑地说道:“辰怀,你身为学院的副院长,教出来的儿子难道就是这般卑鄙龌龊吗?你可知道他刚刚都干了什么?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我只是为学院除害罢了。”

    辰怀自然是清楚自己儿子“刚刚都干了什么”,可是当此情形他又怎么可能承认,所以直接厉喝道:“我不管,总之你杀了我儿子,就要替他偿命,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我为子报仇!”

    嗖!

    辰怀厉声刚落,红炎殿的殿门又是青影一闪,原来是青颜紧跟着老师的脚步终于赶到。≠?网≠≧≥≠.┿.而当她进殿看到上官玉衣衫不整站在一旁时,当下便是跨步上前,从容袋之中取出一袭青衫,将上官玉裸露在外的颈项肌肤给遮掩了起来。

    看着青颜的动作,月离这才注意到了上官玉的狼狈,当下一抹极致的怒火瞬间升腾而起。在这一刻,她终于是知道刚才沈非的咆哮之声为何如此愤慨了,那是看到辰宫想要欺负上官玉才失去理智的啊。

    “哈哈,杀得好,沈非,杀得好啊,这样的人,就是该杀,如果本长老在此,这种学院败类,那也是一掌杀之的后果!”

    月离怒极反笑,上官玉乃是她最为看重的弟子,甚至是比青颜还要看重,眼看这个小弟子的狼狈模样,他恨不得连眼前这个学院副院长都一齐斩杀。

    此时的月离,是怎么看沈非怎么顺眼,这小子虽然有些傲气,对上官玉有时也不理不睬,但在这关键时刻倒是不含糊,这豁出性命相救上官玉的果断劲,真是让人喜欢。

    可是月离在这里大声朗笑,辰怀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虽然他明知今天的事情乃是他们父子有错在先,可是独子被杀,纠结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在月离大笑声落下之后,辰怀眼中怒光一闪,而后竟然是当着月离大长老的面,再次朝着沈非一掌劈去。

    只不过月离早就在防着这老家伙恼羞成怒呢,这家伙能够这么快就赶到这里,说是不知道辰宫所干的龌龊事,那她是绝对不相信的。

    “辰怀,你敢!”

    所以在辰怀举起右掌再次朝着沈非劈去之时,月离已是一声娇叱,而后浓郁的紫色丹气暴涌而出,只一瞬间便挡在了沈非身前,接下了辰怀的含怒一掌。

    “月离,你真的要挡我报杀子之仇吗?再要执迷不悟,莫怪我手下无情!”见得攻击再一次被月离挡住,辰怀那丝怒意疯狂攀延而上,这浓浓的威胁之语,已经是丝毫不顾及月离大长老的身份了。

    可是月离又岂会来怕他,她的修为是比辰怀稍逊一筹,但也不是辰怀短时间内能够收拾得下的。这里的动静相信很快便有人现,到了那个时候,看他这个副院长还有什么脸面在这儿说为儿子报仇?

    辰怀明显也是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太过张扬,但是让他就此放过沈非,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偏生他的本命之火还被紫骨那紫色火焰拖住,施展不出最强绝招,想要快将月离逼退从而击杀沈非,无疑有些困难。

    在辰怀的几次奋力攻击之下,月离打定主意只守不攻,她只要守住辰怀的攻势不要沈非受到伤害就行了,其他的事,时间拖得越久对辰怀越不利。

    事情果然朝着月离的猜想展着,在她奋力接了辰怀数十招之后,红炎殿的殿门便是嗖嗖嗖连续几道破风之声传出,而后数道身影接连闪现。

    来者全是南火学院的实权人物,二长老邱坎、四长老朱越还有七长老付荣等人尽数在列,而当他们看到殿中辰怀和月离那激烈的战斗时,不由都是心头一惊,全然不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辰怀这一次和辰宫所行的计划,除了尚宽之外,根本就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他知道这些南火学院的长老们虽然以他为,可是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

    诸如邱坎朱越等人,虽然心中都有着各自的野心,但是也有着一定的底限,辰怀知道这样的事情让这些家伙知道了,一定会遭到反对,所以他压根就没有告知诸人。

    但辰怀永远也不会想到,正是他和儿子对沈非的怨毒,将辰宫的性命永远地丢在这里,而且到得最后沈非竟然还活得好好的,现在看来,想要报这个杀子之仇都会变得极其困难。

    进来的诸位南火学院长老,目光在战斗中的二人身上扫过后,陡然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其中那个胸前有着大洞的年轻红色身影,好像有点像是新晋的天院榜第一,副院长大人的独子辰宫啊?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