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一千四百九十六 这是我的战利品!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1496章 一千四百九十六 这是我的战利品!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作为这血玉岛幻影分阁数得上号的强者,又隶属于幻影卫,郭能的底气就比黄开足得多了,而当他看到沈非竟然真要将那枚血玉之心收入容袋之中时,终于是忍不住出手。

    对于幻影分阁内发生的那些事,常年守在这血玉矿脉的郭能并不知情,他只知道血玉岛上的所有血玉或是血玉之心,都是属于幻影阁的,任何人也不要想轻易地拿走,何况还是在他郭能的眼皮子底下。

    霜影的喝声或许对黄开有一定的威慑力,可是这郭能一来丹气修为了得,二来自恃是霜影的长辈,又是为了血玉之心,所以立时显出一副理直气壮的颜色来。

    “小姐,此事你我都作不了主,那可是血玉之心,若是让总部之人知晓你竟然如此轻易就将一枚血玉之心给予一个外人,说不定连阁主大人都会受到牵连。”郭能侃侃而谈,这番道理却是很能站住脚,让得霜影一时都有些语塞。

    要知道之前为了给霜枫治病,幻影阁已经损失一枚血玉之心了,如果那还能说是看在霜枫这么多年死守血玉岛的功劳之上不予深究的话,那这一枚血玉之心可就没有丝毫理由能够说服那些总部的掌权者们了。

    说实话霜影刚开始也没有料到沈非真能抓到一枚血玉之心,所以才毫无顾忌地和其打了那一个赌,可是真当沈非成功抓到血玉之心后,这麻烦却是源源不断而来。

    只是一个黄开,霜影无论是身份还是丹气修为都能力压而下,可是当这个“义正严辞”之人换成七重地丹境的郭能时,她却是感觉到事态有些脱离掌控。

    不过身为幻影阁分阁主之女,霜影却也是有一些脾气的,见得她目光一凛,而后低喝道:“郭能,你可知道这位乃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你不可无礼。”

    “啊,分阁主的病好了?”听得这话,郭能先是一喜,之前霜枫大病不起之时,将他们实在是吓得不轻,能够起死回生,幻影阁也不用人人自危了。

    “是的,沈非于我幻影分阁有大恩,这一枚血玉之心,就由我作主给予他了。”这个时候霜影自然不会说自己已经给过一枚血玉之心的报酬了,而拿这件事来说服郭能,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哪知道霜影话音刚落,郭能已经是摇了摇头,说道:“小姐,这一码归一码,两件事可不能混为一谈,这位小兄弟对阁主的救命之恩咱们自然会报,可是这血玉之心,却不能这么随意便送予他人。”

    “郭能,难道一枚小小的血玉之心,还及不上我父亲的一条性命吗?”霜影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老家伙,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小姐,血玉之心乃是我幻影分阁的根本,就算是那天丹境的丹魔余朔想要强抢,咱们也得舍命相护,更不要说将之送人了。”郭能只是不从,那一双盯着沈非的目光也越来越是凌厉。

    或许此时郭能已在暗骂这残废小子怎么如此不识时务,这么珍贵的一枚血玉之心,岂是你一个四重地丹境的家伙能够拥有的?他之所以提到天丹境的丹魔余朔,就是想要沈非知难而退自动让出那枚血玉之心。

    只是郭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想到,那个在他口中用来镇慑沈非的天丹境丹魔余朔,早已对沈非言听计从,还曾经听从沈非的命令先后击杀了万毒阁的洪戮和金剑门的杨锐。

    霜影的脸色也有些古怪,想来也是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事情,不过她还是沉声接口道:“这是我和沈非之间的赌注,既然输了就要愿赌服输,难道我作为幻影分阁阁主之女,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郭能只顾摇头,说道:“小姐,若是其他事,我郭能绝无二话,可是血玉之心却是万万不能,说不定这小子早有预谋,故意激得你与之打赌,其心之阴险,可见一斑。”

    “你……放肆!”郭能此言一出,霜影一张俏脸顿时胀得通红,指着前者却不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是厉喝出声。

    可是霜影哪里知道,郭能这一番话可没有半点冤枉了沈非,他确实是早有预谋,虽然说这预谋是在那些幻影阁采玉矿工并不能采到血玉之心的前提下。

    而当此之时,见得霜影被郭能逼得满脸通红,心中不由对这个幻影阁的俏丽女子好感大增,反之则对那阴翳老者郭能极度厌恶。

    “小子,将血玉之心交出来,老夫可以作主,给予你十枚普通血玉作为报酬,否则的话,莫怪老夫无礼了。”见得霜影气得浑身发颤却是毫无反驳之言,郭能心下略有得意,而转过头来说的这番话,也充满了浓郁的威胁。

    至于那所谓的十枚普通血玉,在场众人都知道那价值远远不可能和一枚血玉之心相比,而这样的落差,那残废小子会答应吗?

    沈非眼眸之中一丝厉芒闪过,而后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将右手之中的血玉抛了抛,轻笑道:“这可是我的战利品,如果你真有本事,那便自己来取吧。”

    这独臂青年云淡风轻又蕴含着一丝淡淡讥讽的话语,让得郭能的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他自问已经给足了这小子面子,如此不识抬举的四重地丹境修炼者,他还真是好多年都没有看到过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郭能感觉到自己的强者尊严被生生挑衅了,在一道哼声发出之后,其身周已经是涌现出了浓郁的明黄色丹气。

    “郭能,你敢!”见状霜影不由怒容满面,只是她的这一道喝声却并没有什么效果,下一刻,郭能理也没理她,已经是一掌朝着沈非力劈而去。

    自身实力修为的低微,让得霜影此时根本就做不了任何的事,以她这二重地丹境的修为,哪里能够阻止七重地丹境的郭能对沈非出手?

    不过霜影心中却是并没有太过担心,这不仅仅是她曾经见过沈非独立对抗那杨锐和洪戮,更是有着地雏榜上那堂堂第十的排名。

    要知道原先的地雏榜第十封轩,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六重地丹境天才,可是那样的金剑门第一天才,却依旧败在了沈非的手下。

    所以霜影知道,哪怕沈非不一定是七重地丹境郭能的对手,也一定不会在顷刻之间便落败,能够击败封轩的天才人物,自有他的一套特殊手段。

    只是霜影并不清楚,她所了解的沈非,只不过是那冰山一角,而且地雏榜之上对于沈非那些底牌的描述甚是模糊,诸如噬魔枪、提升实力的秘法还有天魔之翼这样的关键手段,都并没有提及。

    想来是和沈非交情不错的万晓阁邓化,有意隐藏了沈非的这些底牌,至于那些经过口口相传的信息,却并非会像地雏榜一样闹得人人皆知。

    而看到这个老家伙竟然真的不顾道义地朝着自己发动攻击,沈非是真正被其给激怒了,原本心里还有些歉意的他,在这一刻也将那丝歉意抛到了九霄云外。

    沈非并没有将那血玉之心收入容袋之中,而是右手握拳,在郭能一掌轰来的同时,其右臂之上陡然腾地升起一袭淡蓝色的火焰。

    蓝焰火臂!

    这一门沈非在凡域界就修炼而成的人阶低级丹武技,在他打通了九十条隐藏经脉的加持之下,早就不是其原本的创造者所能想像。

    沈非的右臂衣袖直接被这蓝色火焰焚烧成一抹灰烬,而下一刻,他的那只右臂,便在郭能冷笑的目光之中,与后者的右掌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

    郭能当然要冷笑了,要知道他可是七重地丹境的高级地丹境强者,死在他手中的六重地丹境修炼者都有很多,甚至是有一次曾经击杀过一名同为七重地丹境的强者。

    而这样的丹气修为,眼前这个独臂小子竟然敢不自量力出臂与自己的攻击硬碰硬,在这一刻,郭能打定主意要将沈非的这一条手臂也给轰断,那样不仅是能抢回血玉之心,更能让这小子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郭能倒是没有想过就此要了沈非的性命,一来这小子曾经救过霜枫这个幻影阁分阁主,二来看身旁霜影的神情,若是自己真的杀了这小子,说不定以后会麻烦不断。

    只是自以为手下留情的郭能,在右掌刚一接触到沈非那泛着蓝色火焰的右臂之时,一股极其磅礴的力量却是从这条看似并不粗大的手臂之中疯狂涌出,让得他的脸色倏然大变。

    沈非可没有去管郭能心中的骇异,达到四重初引境巅峰的他,早已不是枪神岛之时对上林直也要束手束脚的那个沈非了,光是这正面的肉体力量对抗,他并不会怕了这个幻影阁的七重地丹境老家伙。

    砰!

    臂掌相交,发出一道大响之声,旋即一旁的霜影和黄开甚至是那些远处的采玉矿工们,便是惊骇地看到,那个幻影阁的七重地丹境矿脉守护者,被他们奉为天人的郭能,竟然在这一次对轰之中拿桩不住,蹬蹬蹬连退了四五步。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