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一千五百一十一 野狗乱吠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1511章 一千五百一十一 野狗乱吠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呵呵,想不到霜影妹妹你居然突破到五重地丹境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管夷感应到了霜影的真正实力之后,其口中虽然说着恭喜之言,但沈非还是从其口气内听出了一丝异样。

    五重地丹境,那基本已经可以挤进地雏榜前二十的排名了,甚至是像邓化这样的地雏榜第十二,也才五重地丹境的层次。

    原本在这幻影阁中,哪怕是在灵幻城幻影阁总部,年轻一辈内之前也只有管夷一人达到了五重地丹境,这也铸就了他幻影阁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谓。

    曾经第一次见到霜影的时候,管夷就对其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幻影,实力比之管夷来还差得很远,管夷的想法,也不过是想玩玩而已。

    只是霜影在这幻影阁总部也并非没有后台,管夷就算是有什么歪主意,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来,而现在他在发现霜影竟然诡异突破到五重地丹境之后,那种占有欲反而更加强烈了几分。

    要知道像管夷这样的强大宗门超级天才,那眼光可是很高的,一般的女人他们很难看得上眼,而要遇到一个相貌出众实力又不算太低的良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霜影听得管夷之言,目光不由自主地在身旁的沈非上扫了一眼,心道要不是因为这个独臂青年,自己又怎么可能在这短短十数天时间之内,就能突破到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而一直脸露笑容对霜影说话的管夷,看到前者居然不搭理自己却去看一个残废小子,终于也是将目光第一次正眼对向了沈非。

    其实沈非的这副独臂形象,此时在地通界各大宗门内已经不会太过陌生,因为地雏榜这一次突然之间的大变动,一直是整个地通界为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偏生这个管夷为了这一次的地雏夺榜战,最近一段时间都在闭关修炼,所以丝毫不知眼前这个背负长枪的独臂青年,在地通界已经拥有了偌大的名声。

    至于管夷身旁那个家伙,自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沈非,更加不知道这个独臂少年真正的战斗力,远超其表面上的实力。

    “四重地丹境巅峰?”

    管夷斜眯着眼睛瞥了沈非一眼,虽然有些惊讶沈非如此年纪达到四重地丹境巅峰的天赋,可是身为幻影阁第一天才的他,却并没有怎么将这个独臂小子放在心上。

    像幻影阁这样的地通界超级宗门,宗内天才无论是所修炼的功法或是丹武技,都远远不是那些小宗门小家族所能比拟的。

    在管夷心中,就算是同为五重地丹境,只要不是一谷双宗四门八阁之内同等层次的天才,他是不会有任何顾忌的,这就是强大宗门天才的底气。

    只是因为霜影那莫名的目光,管夷看向沈非的眼神有些不善,他看上的女人,是不容许有任何一人来横插一脚的。

    似乎是感应到了管夷眼中的敌意,沈非已经知道这家伙在幻影阁内的地位,他无意再去招惹一尊庞大势力,所以脸上笑容并没有减弱半点。

    不过原本想要见识一下幻影阁的沈非,这时却再不想在这里多呆,所以转过头来,对着霜影说道:“霜影,既然你已经回到了幻影阁,那我就先告辞了。”

    沈非此言一出,那跟在管夷身后的年轻人早看到管夷脸上的不虞之色,常年溜须拍马的他哪还能不明白管夷的意思,当下跨出一步喝道:“你小子算是什么东西?管夷大哥和霜影小姐说话,哪轮得到你插嘴?”

    这人此言一出,沈非不由脸色一沉,因为他说出那话,原本就是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无礼,当下冷着脸将目光投向了那说话之人。

    此人名叫赵岩,四重地丹境天才,其实他在幻影阁的身份也并不低,只是比起管夷来却颇有不如,加之管夷老师乃是幻影阁大长老,所以赵岩平日里总是跟在管夷身边巴结奉承,一点都没有幻影阁天才的样子。

    赵岩早就知道管夷对霜影那些龌龊的心思,只是霜影背景也自不俗,明面上他们却不敢做得太过,但此时看到一个残废小子居然敢打断管夷说话,当下便暴露出了他那狗腿的本性。

    虽然说赵岩只有四重地丹境,但是有着五重地丹境的管夷撑腰,再加上这里乃是幻影阁总部,一个面目陌生的残废小子,他又岂会有丝毫顾忌?

    而此时的霜影却是没有在意赵岩之语,听得她略有些着急地说道:“沈……沈非,你要走了么?我还说将你引见给我爷爷呢?”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霜影突然有些忸怩,经过这一段时间,她已经对沈非产生了爱慕之情,说是引见自己那在幻影阁身为三长老的爷爷,倒不如说是有着其他的心思。

    可是霜影没有想到这刚进入幻影阁,管夷和赵岩这两个家伙就突然冒了出来,一想到沈非要走或许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的原因,霜影连将这两人直接杀掉的心思都有了。

    霜影的神色和口气,管夷都看在眼里,当下更是恼怒,这一幕被赵岩看得清楚,当下再次跨前一步,喝道:“嘿,小子,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么?识相的就赶紧给老子滚,幻影阁不欢迎你!”

    一般来说懂得溜虚拍马之人都有着几分眼色,原本脸有不虞的管夷,在听得赵岩之语时,不由对其所作所为深感满意。

    而且一想到这残废小子若真的因为赵岩一言而走,那这胆小怕事的名头恐怕就躲不掉了,他就不信以霜影此时五重地丹境的修为,会真的在意这么一个胆小如鼠之辈。

    哪知赵岩话音刚落,管夷耳中便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将过来道:“我没有听见谁说话啊,我只听到一只疯狗在乱吠乱叫,让人耳根不得清静。”

    “噗嗤!”

    沈非此言一出,管夷和赵岩一齐脸色一变,而一旁的霜影早忍耐不住笑出声来,她对沈非的口才也早就见识过了,心想要是打嘴仗,恐怕就是十个赵岩恐怕也不是沈非的对手。

    “小子,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骂我是……是……”急怒之下的赵岩,差点冲口而出“竟敢骂我是狗”这句话,还好悬崖勒马及时收住,但是其中之意,更是让霜影忍俊不禁。

    “咦?我可没骂你是狗,你干嘛对号入座?”沈非一脸的惊奇,似笑非笑地反问了一句。

    虽然沈非无意与幻影阁为敌,但这赵岩实在言语无礼,他才反唇相讥,而且以他此时四重初引境巅峰的实力,一个区区四重地丹境的赵岩,还达不到让他忍辱退让的资格。

    莫说是赵岩这个四重地丹境的家伙了,就算是那号称幻影阁第一天才,五重地丹境的管夷,沈非也有信心在十招之内将之刺于枪下,只不过真要动手的话,在这幻影阁总部,他自然是不会真的将管夷给击杀。

    沈非犀利的指人骂狗,终于是将赵岩给激怒了,平日里虽然幻影阁很多人都瞧不想他老是跟在管夷后面的狗腿形象,但从来没有人敢当面对他不敬,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残废小子,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阁下是在挑衅我幻影阁的尊严吗?”相对来说,一旁的管夷却是要比赵岩沉得住气得多,而且一开口,便将沈非这无礼的言语,上升到了挑衅幻影阁威严的高度。

    “管夷兄这话不知从何说起,我对幻影阁一向心存敬畏,可是对于某些……某些……那个东西,却不能同礼视之。”沈非一边说话,一边斜瞥着赵岩,那模样,就差没有直接指着后者的鼻子骂其是狗了。

    “狗杂种,就凭你也有资格和管夷大哥称兄道弟?给老子去死吧!”赵岩的脸庞已经极度扭曲,一道厉声咆哮之后,终于是爆发了。

    赵岩怒声落下,其身周立时涌现出明黄色的丹气,那是属于四重地丹境丹气的气息,如果是一个普通天才对上这种气息,恐怕会感受到极强的压迫。

    可是沈非是何人,这种对别人有压迫的丹气气息,他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应,其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他倒想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到底敢不敢对自己出手?

    事实证明,赵岩的勇气确实不小,早就被沈非气昏了头脑的他,在这幻影阁总部哪里会有任何顾忌,在其身周明黄色丹气浓郁到一个极致的时候,一道虚幻的七彩之物已经是陡然朝着沈非怒袭而至。

    沈非看得清楚,那七彩之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赵岩的丹气,只是不知用什么方法将之变幻成了七彩。

    而这种七彩丹气攻击如果猝不及防,或许会被那五花八门的颜色迷惑住双眼,沈非心想这或许又是幻影阁一门迷惑人眼的幻术丹武技吧。

    只是这种程度的丹武技,对沈非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威胁,见得他伸出右手,而后五指微弹,旋即同样一抹七彩毫光,便是从其右手五指之间被弹射而出。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