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1章 一千九百八十一 不战而屈的神兵阁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1981章 一千九百八十一 不战而屈的神兵阁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在将金剑门丹仙强者屠灭殆尽之后,聂戈等人也遵循着沈非的命令,并没有对那些天丹境地丹境的低阶修炼者们大开杀戒,而是将他们尽数遣散。

    从此以后,地通界再无金剑门,这地通界四门之一,也将由万晓阁取代,同一时间,万晓阁连日传书各大宗门,将万晓阁更名为万晓门,掌控地通界南域。

    而接到这个惊天消息的各大宗门,心中都不无羡慕,不过他们却是清楚地知道万晓阁之所以有今日,靠的全是千通那独到的眼光。

    因为万晓阁今日的强势崛起,离不开那个叫沈非的青年,如果不是千通当年独到的慧眼,在沈非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全力相助,又怎么可能有今日的收获呢?

    所以说一分付出就有一分回报,各大宗门在羡慕之余,却都是派人前住地通界南域向万晓门道贺,在如今的形势之下,谁都不可能再去得罪沈非的非常门,自然也不可能得罪这新上位的万晓门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在圣刀门、万晓阁和幻影阁灭掉金剑门的半个月之后,曾经的八阁之首,也就是神兵阁的总部,却是收到了一封特殊的传信。

    当日沈非曾经在非常门让千通将自己的意思传书给万晓阁,而千通之所以这个时候才传书,那是想让神兵阁有得到金剑门和万毒阁覆灭消息的时间,那样的话,或许那些神兵阁老家伙们的想法,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变。

    …………

    神兵阁总部,天兵殿!

    天兵殿乃是神兵阁最为重要的一座大殿,而此时坐于大殿内的这些神兵阁掌权者们,脸色却都是不太好看,甚至是很难看。

    坐于上首的,是神兵阁的总阁主厉芒,他手中拿着一张打开的信纸,那微微颤抖的双手,昭显了他心中极度的不平静。

    “这个沈非,未免也欺人太甚了,我神兵阁一向是八阁之首,他凭什么让我们退出八阁之列?”坐在厉芒右边下首的正是神兵阁的大长老卞松,当初在清泉宗,他曾经和沈非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此时看他的样子,却是极度愤怒。

    卞松在神兵阁中的地位绝然不低,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身份,平日里在阁内说话也是一言九鼎,很少有人敢反驳。

    但是此时当卞松话音落下之后,坐在他对面的另外一名老者却是阴声接口道:“卞松长老,今日之事,说起来你应该要负一大半的责任吧?”

    “我……我有什么责任?”闻言卞松眼皮一跳,不过说话的乃是神兵阁新晋升的二长老,他倒是不敢像呵斥其他人那样蛮横。

    当初神兵阁的二长老,也就是那魏姓长老在万晓城被沈秋轰成一团血雾,神兵阁是敢怒不敢言,不过这一份仇怨,他们却是没有丝毫忘记。

    所以有了后来在灵泉会之中,卞松联合丁远对沈非出手的那一幕,不过卞松万万没有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之下,沈非居然还能脱身而逃,现在还成长到了地通界无人敢惹的庞然大物。

    如今金剑门和万毒阁被灭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地通界,而这两个宗门很明显都是和沈非有着深仇大恨的,为何被灭,各大宗门强者都是心知肚明。

    卞松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心中有鬼的他知道二长老意有所指,所以很有些色厉内荏,这反驳之言,也有些底气不足。

    “哼,什么责任?大长老,要不是你在清泉宗灵泉会的时候对沈非出手,沈非又怎能对我神兵阁如此记恨,当初魏长老那件事,明显已经在万晓城揭过了。”二长老早就准备好了言辞,这话出口之后,卞松不由又是脸色一变。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长老也是接口道:“是啊,大长老,当初你明明知道沈非已经坐上了天魂谷供奉长老的位置,为何还对他出手,这不是陷我神兵阁于危难之中吗?”

    “你……你们……,难道我堂堂八阁之首的神兵阁,还能怕了沈非那新建而成的非常门不成?”见得自己竟然瞬间变成了千夫所指的祸首,卞松有些气极败坏,这话出口之后,连上首的阁主厉芒都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呵呵,大长老,不是我长他人志气,万毒阁姑且不说,你认为我神兵阁,比那金剑门如何?和那隐杀门的丹魔们相比又如何?”二长老冷笑一声,这说出来的话,顿时让得满殿鸦雀无声。

    神兵阁说到底,也不过是八阁之一,就算整体实力比起幻影阁万晓阁来说强上一些,但也绝对不可能比得上金剑门。

    更不要说连整个地通界宗门联手都没有能剿灭的隐杀门丹魔了,可是这两大势力,一个灭于沈非等人之手,另外一个却是在三大宗门联手之下顷刻间飞灰烟灭。

    究其原因,这几件大事都和沈非的非常门脱不了干系,此时几乎所有的地通界修炼者都知道,在整个地通界,或许除了天魂谷,根本就没有能和非常门抗衡的宗门,哪怕是霸绝宗和清泉宗也不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卞松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那完全不是豪气干云,而是愚蠢之极的自不量力了,所以二长老这话语之中,蕴含着浓郁的讥讽之意。

    虽然二长老所说之言是事实,但是在场全都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神兵阁长老,要就此屈服于一人之下,还是有很多人咽不下这口气的。

    良久之后,上首的厉芒仿佛终于是下了什么决心,听得他沉声道:“卞松长老,即日起,你不必再担任神兵阁大长老了,却分阁做一个分阁主吧!”

    “阁主,你……”厉芒此言一出,卞松不由大吃一惊,不过旋即他便看到这个神兵阁总阁主凌厉的目光投射过来,让得他将义愤填膺的反驳话语不由自主地咽了回去。

    在这一刻,卞松突然明白厉芒此举的用意了,这个神兵阁的阁主是要丢车保帅啊,毕竟不管怎么说,神兵阁之内,和沈非有所交集的,也就已死的魏姓长老和他卞松了。

    不得不说厉芒不愧为一阁之主,他很了解沈非的心性,知道神兵阁的性质和金剑门万毒阁并不一样,按沈非的行事风格,只要处理了卞松,应该能保得神兵阁安全。

    镇慑住卞松之后,厉芒转过头来,说道:“二长老,从今日起,你升任大长老,我限你在三日之内,拟一份神兵阁自动退出八阁之列的昭告出来。”

    “是……,阁主!”新上任的大长老略有些犹豫,但他却是知道胳膊必然拧不过大腿,如果再不服软,金剑门和万毒阁,就是最好的下场。

    在卞松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之下,厉芒站起身来,而后又道:“给我准备一份厚礼,我要亲自去非常门,向沈非门主道贺!”

    在场这些神兵阁的丹仙强者们并非傻子,他们清楚地知道厉芒虽然嘴上说得好听是去道贺,其实是去向沈非请罪。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今的非常门,已是神兵阁难以抗衡的庞然大物,而且天魂谷、圣刀门、万晓阁这些强大宗门尽皆和其交好,厉芒为了保住神兵阁,也只能是拉下这张老脸了。

    转眼之间,大殿之内的这些神兵阁强者便走得一个不剩,除了已经被卸职的大长老卞松。

    此时卞松心中是无比懊悔啊,早知道沈非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冲天而起,那他当初就不该答应丁远的毒计,最后却是落得如此下场。

    卞松在这儿发呆,厉芒却是自去准备向沈非致歉的厚礼去了,只不过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亲自前去地通界东域的非常门,却是扑了一个空。

    因为此时的沈非,已经领着上官玉小雪他们,驾临了地通界中域东北的清泉城。

    …………

    清泉宗,天水殿!

    在这座蓝意盈盈微有水意的大殿之中,同样坐满了清泉宗的各大实权人物,其中最上首的,依然是满头银发的清泉宗副宗主丁远。

    而在丁远之下,闵圭、高舜、马轶和夏衮四大长老俱在,还有其他的一些仙丹境长老也是一同在列,不过他们的脸色,和神兵阁众长老一样,都是没有半点笑容。

    丁远并不知道闵圭和夏衮都中了沈非的沈家御魂术,此时和他已不是一条心,他一直以为这两人都是自己的心腹,甚至是比高舜马轶等李家宿老还要值得信赖。

    沉寂的天水殿之中,当气氛越来越是凝重之时,丁远终于是沉声开口道:“诸位,关于非常门之事,你们怎么看?”

    丁远此言一出,闵圭和夏衮对视了一眼,却都一言未发,反倒是二长老高舜沉吟着接口道:“副宗主,自当初灵泉会大战之后,我们清泉宗和沈非之间的关系已是不可调和,看金剑门和万毒阁的下场,说不定非常门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我清泉宗啊。”

    听得高舜之言,丁远目光一凝,沉声道:“难道我还不知道沈非会对付我清泉宗吗?我是问你们,该如何应对?”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